正文 第48集 传檄定三秦(6)挺进山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地上的人们看到天上的飞机就像下饺子似的往下掉,感觉几乎就是一袋烟的功夫,天上的大飞机和双翼小飞机就全部掉光了。--凤-舞-文-学-网--天上只剩下四架银光闪闪的单翼小飞机。

    地面上不管游击队还是清兵,都瞪大了眼睛,呆呆地望着头顶上不可思议的一切,一时都忘了打仗。

    那四架小飞机清除完天空,放慢了速度,又绕着飞了一圈,然后开始排成队,逐一的“鹞子翻”往下俯冲,扫面上的清兵。

    现在地面战场的局势完全逆转过来了。浮桥桥头,十几个游击队员举着枪,疯狂欢呼着,在弹坑里跺脚跳跃。而对面的上千个清兵炸了营,全部陷入歇斯底里的恐惧。他们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万没想到刚才还是一边倒的局势、十分钟内完全消灭那几个残余的游击队、炸掉浮桥,这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怎么现在反而倒过来了?

    绝大部分的清兵也只能想到这一步了,他们都在鬼哭狼嚎着,四处奔逃,拼命找寻能藏的地方,然后不顾一切的往里钻。稍微有点水平的清军军官,这时候除了逃命,惊恐之余还在想着一个问题:

    ——头上的明军战斗机从哪来的?这方圆几百里内没明军机场啊!

    一个更可怕的念头钻进了很多清军军官的脑子:难道东北边的临汾机场落到明军手里了?!难道是明军已经从别的地方进山西了?!难道……明军大部队已经在自己背后了?自己没有退路了?!

    头上呼啸的引擎声不断掠过,每掠过一次总伴随着那种锯木头似的刺耳机枪声,还有前前后后弟兄的惨叫声。

    ……

    虽然头顶上的明军飞机不多,只有四架,但是它们轮番的俯冲扫,一点也不给地面清兵喘息的机会。地面上的清兵都是平时只会吃喝赌、横行乡里的民团质武装,从来都没打过仗,一年也没打过几次靶。这是在皇帝封官重赏、士气大振、再加上己方掌握制空权的况下,上千人还被游击队几十个人弄得相持不下的。

    现在制空权丢了,被人家压着头皮扫,往人堆里扫,到处都是鲜血、肠子、脑浆和惨叫,这百个还活着的清兵终于崩溃了,不顾一切的四散奔逃。奔逃的过程中,又被扫死更多。

    浮桥边的十几名游击队员此时都知道该做什么了。他们压制着心中的狂喜,端着四没炸坏的轻机枪,还有十几只步枪,瞄着疯狂奔逃的清兵们开始了“打活靶”。--凤舞文学网--

    清兵们四散奔逃的时候,比他们正面进攻的时候更难打中。但是正面进攻的时候,游击队员们压力很大,总不敢在一个地方露头过长,很难沉住气瞄准,否则对面就会有子弹打过来。但是现在不同,对面根本没有人会还击,他们尽可以沉住神,稳住气,争取枪枪见血。

    队员们经过多次训练和实战,在这种况下早已是配合默契了。步枪负责那些垂直跑动的目标,而轻机枪负责那些横向跑动的目标。轻机枪在这种时候发挥了更大优势。捷克式轻机枪慢,但是很准,可以很精确地控制两三发一个点,而一个点总能打倒一个横向跑动的清兵。

    十几分钟的时间,天上的扫加地上的点,竟然又让清军多了二百多个死伤。现在,清兵们只剩下六百来个四肢完好的人。他们完全顾不得打仗了,丢掉了所有的和装备,抱着头死死趴在地上。待到天上俯冲的间隙,就跳起来飞快奔逃一段。而这一段他们又会成为游击队的靶子。听到飞机再次冲下来了,他们又再趴倒在地上。

    所有清兵现在只有一个信念——我要活下去。

    至于后的游击队在飞机扫中还坚持打仗,人家是怎么做到的,清兵们是完全顾不得去想了。

    ……

    天上四架明军战斗机发现,地面上的清兵们已经散得不能再散了,再俯冲扫只能是浪费燃料了。于是,他们统一拉起来,再次编队、爬高,向着向飞去。

    地上的清兵们有大胆的,这时候抬起头来,看着那四架银色小飞机遥遥地往向飞去了。这时候,先前那个“临汾机场被占领、明军已经到了背后”的判断,又更加笃定了。

    这些清兵们由先前的士气高昂,转眼陷入了极端恐惧。临汾离这里只有九十多公里,临汾要是被明军占领了的话,那等于明军已经到了自己背后了,说不定明军先头部队离这里只有几十里路了!据说明军那都是汽车轮子的,几十里路那还不是眨眼就到!

    这些清军原来把宝压在朝廷这边,打算炸掉浮桥、趁明军没过河之前拼命往太原方向、也就是向后撤,到那里的铁路沿线和朝廷主力会合,凭着自己的大功升官发财呢。现在向的临汾都被明军占领了,那也就是北上太原的路被堵死了。

    这些清兵们被打散后,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商量着下一步该怎么办。他们现在谁也不敢去攻桥了。现在这几百人分散在足有两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除非谁有能力、有魄力把这些人重新集合起来,要不然只凭着几个人就去炸桥,那就是送死。

    再说,这些清兵觉得自己押宝押错了,就凭着自己刚才拼命夺桥炸桥、还了那么多游击队员,明军来了就饶不了自己。还有,自己这些守备部队和那些正规军还不一样,人家正规军好歹管得还严一点,还有些军纪。自己这些人整天就是横行乡里、欺男霸女,在老百姓眼里跟那些警察差不多,早就被人恨得牙痒痒了。现在枪也扔了,队伍也打散了,明军也快到了,再穿着这衣服,说不定啥时候就得被老百姓围起来,用锄头砸死。

    于是很快,这些零散的清兵们都脱掉了,装作老百姓各自逃命去了。

    龙门浮桥桥头,十几个浑硝烟和鲜血的游击队员,此时并没有站在那里欣赏胜利后的战场,而是猫着腰,飞快在战场上跑动,捡拾搜集清军丢下的弹药,然后都抱回来,堆在浮桥阵地后面。他们毫不敢松懈,利用这个机会“构筑”阵地,也就是从被炸塌的砖墙和平房废墟中,搜集可以用的砖头、水泥块,在弹坑外围垒起简单工事,随时准备下一轮的战斗。

    ……

    那四架明军“银色战斗机”往临汾方向飞,并不是为了制造假象。他们飞到临汾机场上空,从西南边的太阳光中钻下来,一直俯冲到跑道上方才被发现。但这时候已经晚了。两架刚加满油、正要起飞的哲别战斗机,被他们顺得刚离地就爆炸。两大团火球拖着浓烟烈火、在跑道上翻滚散碎,一连甩出好远,满油箱的航空燃料到处燃烧,大火甚至扑到了跑道旁的另两架飞机上。

    机场上防空警报大作。临汾机场本来就场,只驻有一个中队十几架的哲别战斗机,防空炮更是没有几门。这时候炮兵还没从营房里跑出来呢,四架战斗机又是一轮俯冲,机场上仅剩的五架哲别战斗机刚加满油,转眼也被扫成了大火球,坍塌在熊熊烈火中。

    完成了全部任务,四架“银色飞机”快速爬升,编队消失在向返航。

    这四架神秘的战斗机从郑州机场飞到龙门、再从龙门飞到临汾,然后又从临汾飞回郑州,仅航程就超过了六百公里。中间还有若干的空战、俯冲扫,全程竟然没有一次降落加油。

    这在清军看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于是,不管是龙门的清军、还是临汾的清军,他们都得出了一个结论:明军已经进山西了,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就会遭到攻击。

    原本就空虚的山西清军,陷入了整体恐慌。每个人都在考虑后路。有门路的都在打听:太行山纵队算不算正规明军?要是自己率部向他们投降的话,南京承认不承认?可不可以按明军的规定拿起义奖金?

    ……

    25傍晚六点半,控制浮桥的十几个游击队员,终于看见了期盼已久的景象。

    一千多米外的河对岸,陕西那边的大堤公路上,远远的出现了一连串车灯,排着队往浮桥这边行进。

    山西这边的十几个游击队员一下子激动起来了,在暮色中用望远镜拼命地看,拼命地分辨。十月下旬的六点半,天色已近全黑。再加上距离又过于遥远,借着车灯也看不清旗帜和标志,只能分辨出对面车辆的大致轮廓。

    但是,仅仅是几个轮廓,也让这些游击队员欢呼起来。他们认出了传说中的坦克、装甲车,这都是他们从没见过的东西。这些东西,山西的清军从没有过。

    “你们俩,快去接应!”

    “是!”

    两个游击队员飞快跑上浮桥,激动地往对岸飞奔,一边飞奔,一边流泪。

    对面的车队慢慢停下了。最前面的一辆坦克原地转弯,把正面对准浮桥,两道雪亮地光柱照过了整座浮桥,一直把光亮送到对面的山西。

    两个游击队员迎着光明飞奔,眼泪不断甩向后的黑暗。

    突然,两人被对面的几个人抱住,然后一个南方口音说道:

    “你们是?”

    两个山西大汉听到这个声音,再也不用怀疑了,顿时抱住他们,嚎啕大哭起来。

    “啊……桥好好的……额们守住了……啊……”两个满是硝烟和鲜血的游击队员放声大哭着,“你们快过去吧……快点进山西……啊……额们那的老百姓快被祸害死了……快去救他们……那的官府都是豺狼啊……”

    ……

    25晚6:30,明军人民卫队机械化第一师先头部队开过龙门浮桥,进入山西。

    晚8:00,明军人民卫队主力开始进入山西。随着龙门河浮桥的到手,光复山西指可待。

    也就在同时,大明陆军五个摩步师陆续通过潼关,进入关中。他们没有跟随主力北上,而是继续向西,深入关中,直取关中几大重镇:西安、咸阳、宝鸡、铜川。

    他们的任务是:占领关中,并向南把住大散关和武关,促成汉中、秦岭清军残部的投降。从而把秦岭完全拿在手里,使四川和山西完全连成一片,都成为南明的战略大后方。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