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集 传檄定三秦(2)入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10月25,清军郑州兵团全面崩溃。--凤-舞-文-学-网--

    从24夜到25中午,在近一天的持续崩溃中,整个集团军分裂成了若干团级和营级的独立武装,一路向西狂奔,并伴随着大大小小的火并战斗。但是到了25下午,大多数火并战斗停止了。因为有望快速抢到函谷关的途径只有一个:铁路。而铁路只有一条,而且只有反应最快的一个团和两个营“抢到了”铁路,并把其他大多数队伍甩在了后面。

    所谓的“抢到铁路”,其实就是抢到火车。这反应最快的三股武装抢先抢到了火车头和足够的车厢,先后向西驶向函谷关。他们不但自己抢到了火车,而且沿途每到一站他们都要停一下,把站上能找得到的车皮车头破坏一空,才继续西行。

    这样后面的大多数武装发现,一旦落后就再也追不上了。因为每一站的车头车厢都被烧掉炸掉了。从这里到函谷关一二百公里,沿途又都是穷地方,连汽车也抢不到。靠两腿走得走到猴年马月。要是强行军的话,别说抢函谷关了,到那儿之前先得累趴下一大半。

    于是后面大多数“独立武装”的长官们都现实起来了,他们看到抢“镇关侯”确实无望了,便纷纷约束部队,掉头往东,向明军投降去了。这样不管怎么说,当团长的还能拿到10000明洋,当营长的还能拿到3000明洋呢。

    很多官兵们都后悔:早知这样,还不如原来好好打一仗,保陈司令当“关中王”呢。但是大家一看,整个十三集团军这时候已经分崩离析了,再组织起防御已经不可能了。明军大部队也占领郑州、开进洛阳平原、追着后撵过来了。这时候在反过头去抵抗,真的是除了丢掉小命啥也捞不到。直接投降,当官的还能拿到奖金,当兵的也能保住命,直接拿南明“绿卡”。也是很不错了。

    那些当兵的也都想开了,也都在自我平衡:虽然原先陈司令说得好,打死一个明军士兵多少多少大洋、打掉一辆明军坦克多少多少金子的,但那是要拿命去搏的,金子再多也得有命花。就算侥幸不死,弄个缺胳膊少腿的,落个后半辈子残废,那金子再多,活得还有什么味儿。所以说,还是老话说的好:平安是福、知足常乐啊!

    ……

    25上午,明军人民卫队的轻型坦克呼啸开过了郑州城下,向西进。9点钟,陆军一个营和一个宪兵连举行了象征的入城式,在郑州百姓如痴如醉的欢呼声中,排着整齐队列进驻郑州。这支部队将暂时驻扎在城内,维持郑州秩序,防止发生之前的那种大规模血腥事件。

    中午,明军从北汝河走廊北上的部队,和从郑州、荥阳虎牢关西进的部队,在洛阳城下会师。洛阳平原被拿下,洛阳正式光复。中午12点整,又是一个陆军营和一个宪兵连举行了象征的入城式。--凤舞文学网--和明军先前攻克的每一座城市一样,这两样东西:鞭炮和酒,立刻被老百姓抢购一空。十三朝古都洛阳,也弥漫在一片鞭炮声和酒香之中。

    洛阳以西130公里外的函谷关,此刻正是炮声隆隆,枪声震天。

    原先守备在函谷关的有两个师,也是属于第十三集团军的。按道理他们兵力最强,而且函谷关就是他们的防地,如果要是抢“镇关侯”的话,那支部队也抢不过他们的。因此明军为了调动郑州、洛阳方面部队的“积极”,就在传单里明确规定:这场“先入关者为侯”的竞赛,原函谷关的守备部队不得参加。即使他们守住函谷关,“镇关侯”也不会封给他们。这样就刺激了整个郑州兵团都来投这场“竞赛”了。

    到了25号早上,一个团坐着火车从东边飞速奔来,在函谷关前停下,要求换防。

    ……

    函谷关守军编制是一个军,由两个师组成。军司令部这一整夜都不停接到郑州集团军司令部的急电,命令他们紧急把住函谷关,不要放一兵一卒入关。命令一封比一封来的急促,而且每一封都是以陈旺武本人的名义落款的。函谷关军长也早知道了东边发生了什么,也明白自己手中的函谷关奇货可居,整个郑州兵团都想得到它。他也知道陈旺武想利用控制函谷关守军,重新控制郑州兵团。

    军长也假意回复陈旺武,表示服从命令,同时加强防务,心里琢磨着该怎么用手里的函谷关为自己谋最大的利益。

    他知道,自己手里也就两个师,而且还是要塞师,出了工事,手里就基本只有轻武器了,连大炮都很少。而且交通工具缺乏,严重依赖后勤补给。这点兵力虽然可以控制函谷关,但是却控制不了整个关中。所以“关中王”的梦,集团军司令做得,自己做不得。

    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他第二个念头,就是想到要把住函谷关勒索明军,明军把“镇关侯”封给自己。虽然明军传单上明确把自己排除出去了,但是明军急于进函谷关,而函谷关又在自己手里,那明军把“镇关侯”封给自己,貌似也不困难。

    但是他转念一想,这样着明军自食其言,无异于玩火。万一把明军惹急了强攻怎么办?如果当初整个郑州兵团撤入关中、兵力后勤都很充足的况下,那明军未必愿意强攻。但现在自己不过两个师兵力,火力、兵力都远逊于明军,后勤也要依赖整个集团军提供,而现在集团军已经崩溃,等于说是只有靠自己了……

    ……纵然是占有地势优势,又能守多久?手下弟兄可都盼着当大明人呢,有多大的把握让他们为了自己一个人的富贵,浴血奋战?陈旺武手里有两个城市的银行财富,又有实力勒索“关中王”,能开出让麾下弟兄卖命的价码来。自己开得出来吗?

    再说,进关的路可不止这一条。南边还有武关。西边还有大散关。郑州兵团一垮,秦岭和汉中的那几个老弱病残清军还不望风而降?守在武关和大散关上的那几个兵,敢跟明军谈条件?等明军从那两边打进来了,有自己好看的……自己就这两个师,总不至于再分兵去守武关和大散关吧?

    最关键的,郑州的黄河大桥到底有没有炸掉,自己可还不知道……要是完好落在明军手里了,那明军就可以先进山西,再回过头来进关中……黄河上的浮桥渡口可不止一处……

    思来想去,函谷关军的军长觉得,绝不能把住函谷关勒索明军。那样没好果子吃。

    但是,函谷关仍然要把住。因为,勒索明军他不敢,勒索友军他还是敢的。

    ……

    25号早上,首先乘火车抵达函谷关的一个团,喜滋滋地下来,要求换防。但是,函谷关守军司令提出了一个让他们意想不到的要求——换防可以,拿钱来。

    这个团长一愣,马上想到这没什么奇怪的。“先入关者为侯”的消息,想必早就传到这里了。守关的这家伙看自己不在“镇关侯候选人”上,估计又没有胆子把住关勒索明军,就开始勒索自己来了。

    要在平时,对方是军长,自己是团长,官大一级压死人,这还差着三级呢,肯定得点头哈腰的。但是现在双方都知道自己的军衔扛不了几天了,回头一投降,都是老百姓。所以军长也不摆架子了,团长也不点头哈腰了,双方在地堡里面对面坐着,喝着茶,像两个生意人一样讨价还价起来。

    团长先开价,愿意签下契约,当上侯爵后给军长50万银洋。

    军长哈哈一笑,不干。50万大洋太少了,他就算直接带队投降明军,光奖金就有50万明洋。同样是50万,人家那可是明洋,比大洋值钱一倍。在他眼中,自己手里的函谷关可远远不止这么多钱。眼前只能这小子要是拿在手里,今后每年可就有50万明洋的收入了。想用区区50万大洋打发自己?他还太嫩了点。

    团长表面气定神闲,但是心里却急得很。因为他只是第一个到函谷关的,后面还有许多人在追呢。

    军长也明白这个。他本来可以把住函谷关,等各路人马都到齐了,再“拍卖”,函谷关由价高者得。那样他能实现利益最大化。但是他不太敢这么干。一来等各路人马都到期了,说不定明军也就到了,那啥玩意儿都吹了。二来这么干太损了,太容易让人怀恨在心。就算某个团长营长咬着牙、许诺他一大笔钱,但是人家投降后,那就是侯爷了。自己投降后也只是个平头百姓。按照军长的逻辑,人家一个侯爷要是想报复自己的话,还不像碾死个蚂蚁一样?就算不报复自己,他要是赖账的话,自己一个老百姓能把人家侯爷怎么样?

    所以,这个军长还是很现实的,他也不太敢勒索太高,太高了将来自己也不见得能拿得到。让人家现付是不可能的。人家一个团长,就算再会敛财,当场也拿不出50万大洋来。肯定要先“赊账”,当了侯爷之后再还。

    双方你来我往,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最后把价码定在100万大洋上。然后团长很会盘算,他又主动多给了15万大洋,条件是函谷关守军协助他守关,直到明军到来。

    本来他一个团的兵力,不一定能保证函谷关不被人家夺去。这样一来,别人无论如何都夺不去了。

    这个军长盘算了一下,欣然同意。这样的话,就等于是50万明洋了。也就是说,这位侯爷第一年的年金要全归自己了。

    敲定后,两人哈哈大笑,煞有介事地开酒干杯。两人都有一种“双赢”的感觉。

    ……

    25早上到上午,先后又有一个团、一个营坐火车抵达函谷关。他们发现函谷关已经被先前的团占领,便联合起来强攻。但是只攻击了一波,狭窄的山谷中躺倒了几十具尸体,进攻者就发现,他们再也指挥不动军队了。原先手下弟兄们嚷嚷着要保自己当镇关侯,嚷嚷的最凶的人,这时候是跑得最快的人。当初手下们的那种狂尽头,在第一次攻击中,就被机枪子弹打得一点不剩了。

    关下的那一个团长和一个营长这才醒悟过来:原来就自己手下这帮人,让他们抢先去“抢关”没问题,要是别人已经抢到了,指望他们浴血奋战的“攻关”,那纯粹是痴心妄想。

    “血的教训”让他们都现实起来,纷纷集合手下的弟兄,掉头向东,投降明军去了。

    守在关上的那个团长,此刻后悔不迭:早知这么好守,就不多花那15万的冤枉钱了。

    ……

    中午1:30,函谷关清军看到,东边的宝洛公路上,遥遥的出现了挎斗摩托车和轻型坦克。坦克上飘扬着南明的旗帜。

    明军人民卫队的先头部队到函谷关了。

    函谷关守军军长已经捞得足足的了,也不敢再刁难明军,立刻下令:各座工事挂出白旗,部队放下武器,排列在公路两侧,等待受降。

    明军人民卫队机械化步兵师一弹未发,四平八稳地从狭长幽深、两侧山体遍布机枪火炮堡垒的“函谷”中开过。

    下午2:00,明军先头部队通过函谷关。

    下午3:30,明军先头部队通过了左侧是崇山峻岭、右侧是滔滔黄河的潼关,正式进入关中。

    整理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