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集 入关毒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纳闷归纳闷,看着十四格格此刻被自己感动成这个样子,向小强也不想跟她普及医学知识了。--凤-舞-文-学-网--要是让她知道肺炎很容易治好,或者让她明白自己是知道肺炎很容易治好才进来的,那她好不容易被感动的答应嫁给自己了,此刻岂不是前功尽弃。

    向小强搂着十四格格,两人依偎在一起一阵缠绵之后,十四格格好像想起来了,虚弱地问道:

    “对了小强……都好几天了……今天你是怎么知道……我得病的?”

    向小强一阵汗颜。

    是啊,都好几天了,自己根本都把人家忘光光了。要不是今晚因为军事会议碰到难题,临时想起这个“智囊”来,那说不定直到人家病好了重新来上班,自己都不知道呢。那就等于是没有这回事了。

    唉……向小强心中充满了内疚,一百个想说是“这些天打仗很忙,一直想来看你,但就是抽不开,只有今晚才得以偷跑出来”……

    但是,这样牵强的谎言,绝对瞒不过十四格格。还有更重要的,今晚自己出来,就是负有重大军事任务的。洛阳战局艰苦,从而导致整个西部战区毫无进展,而清军随时可能会醒悟过来,开始往山西、陕西增兵……那样,将对整个北伐战争产生严重影响……现在闪电占领山陕,要的就是这个“闪电”般的速度。在山陕兵力还很空虚的况下、在北清最高当局还没醒悟到南明的战略目的的况,一举夺下山陕。

    陕西还好一点,但是山西那种地形环境,只能在清军没什么兵力的况下夺取。一旦清军大军回援,山西兵力充实,那就没法打了。那只能临时调整战略计划,重新从东部强攻,和清军两百万、并且随时可能会增加到三百万、四百万的主力,进行正面决战。

    而且,这种决战还是在没有占领山西、西面战略侧翼随时会受威胁的况下进行的。

    不占领山陕,先在东部平原进行大决战,战争前景就会有很多变数。

    赢了的话,固然能赢得很痛快,年内威北京都不是不可能。但是一旦败,也会败得很惨。且不说北清的几百万大军陈兵华北,就算明军一路高歌猛进、占领山东河南、打过黄河,到那个时候,本、苏联肯定都不会袖手旁观了。他们会看到,如果再不插手,大明真的会统一中国,今后就将面对一个统一而强大的中国了。

    这个,是任何一个强邻不愿意看到的。本很可能会从朝鲜直接出兵南下,而苏联就算不直接出兵,也会对清联军敞开支援。那种况下,如果没有山陕,只有华北大平原的话,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明军能不能顶得住?会不会千里大溃退、导致战争前期成果一朝尽失?

    而要是虎踞山陕的话,那种况下至少能立于不败之地。就算苏联、本、北清三家联手,也没那个本事夺回山陕。山西北面是崇山峻岭,陕西北面是毛乌素大沙漠,都是大部队难以逾越的。明军最多暂时丢掉华北平原,只要山陕和江淮还在手里,就可以退守喘息,虎视华北,随时选择从任意一个有利自己的方向出击。不会失掉战争的主动权。

    如果现在能顺利占领山陕,那战争的前景就没什么变数了。大明就赢定了,北清就输定了。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了。

    眼下最大的困难,就是怎么拿下洛阳,拿下函谷关,进入关中。自己来就是跟十四格格找主意的,统帅部那边还开着会,等着呢。

    向小强觉得不能再磨叽了。他下定决心,硬着头皮,一五一十,把今晚为什么来的原因,都说出来了。

    十四格格咳嗽着一边虚弱地笑着,一副“我就知道你得是这么回事”的样子。

    “阿芳,你不知道,”向小强双手紧握十四格格的手,夸张地说道,“当时传话回来,说陈旺武那小子要当关中王,整个统帅部,上至那帮老头,下至摆沙盘的小女兵,全都束手无策了。--凤舞文学网--你没见当时那场面,就像家家死了老爹一样……当时整个大厅,就我一个人有成竹,笑看风云……我只缓缓说了那么一句:‘你们都忘了,咱们还有辽阳公主呢!’……哎呀,顿时整个大厅都沸腾了,大家又都充满了希望……

    “当时那几个老头就要一起来看你……我说不要不要,你们平时不好好巴结,现在临有事了才求到人家头上,人家根本不稀罕……再说,人家辽阳公主是什么人,人家是整个大明朝的辽阳公主,又不是你们几个老头的辽阳公主,该出的主意自然会出的,岂会因为你们几个没巴结好,就不出主意了?真是的!……于是,大家一致推举我,代表整个统帅部来向你求教……咳咳,阿芳,你看这个这个……”

    十四格格已经笑得快岔气了,含着眼泪一边笑一边咳嗽,一边用另一只他。

    过了好一会儿,十四格格缓过来了,才轻轻嗔道:

    “小强啊……你这张嘴……也太……太能贫了……哦……笑死了。”

    “嘿嘿……”

    十四格格喘了几口气,黑暗中渐渐静下来,只听到她平稳的呼吸声。

    向小强一怔,轻轻抚摸了她一下,问道:

    “怎么,睡着了?”

    “没有……”十四格格轻轻笑道,“我在想……”

    “哦,对对,是得想想。你想吧,我不打扰你。你喝水吧?我帮你倒一点……”

    “我在想……我们向大司令还没在南京当王爷呢……他陈旺武就想先在关中当王爷……呵呵……咳咳咳……敢和我们向大司令抢,这不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向小强汗的不轻,又不好说什么,只是干笑着,抚摸着十四格格的手背。

    大明现在只在三种况下,才封异姓王。一种是世袭的延平王,每一代老延平王去世、新延平王继位的时候,都要由皇帝册封。这一种异姓王,是郑家垄断的。第二种是和大明有藩属关系的国王,现在也就是琉球国王和暹罗国王,也是每次新国王继位的时候,要大明皇帝册封一下。第三种就是姻亲封王了。这就是指当女在皇位的时候,女皇的丈夫,那是一定要封王的。

    十四格格这还是在酸溜溜地暗示自己和朱佑榕的关系……

    但是十四格格说到这里,突然静了下来。向小强虽然看不见,但是知道她又在流泪了。

    向小强觉得自己的手被十四格格的两只纤手握住,她的手无力,但颤抖着,好像在握着一件随时会失去的珍宝一样。

    他心中又是一阵愧疚,刚想开口安慰,说自己不会因为朱佑榕冷落她的,就听着十四格格带着鼻音,轻声说道:

    “小强……你读过史记吧……”

    “呃?哦,读……读过几篇……”

    “几篇……就够了……”十四格格努力地说着,又露出了险地声音,“还记得《高祖本纪》里……写到怀王和诸将有个约定吧……怎么说的来着?呵呵……叫‘先入定关中者王之’……”

    “啊,就是‘先入关者为王’嘛。结果项羽傻乎乎地北上,跟秦军主力巨鹿大战去了,刘邦那老小子轻巧的钻进关中了。然后他脑袋秀逗了,还真把自己当关中王了,把住函谷关不让项羽进,把项羽惹毛了,要找人砍他……结果刘邦吓坏了,让张良又花钱又送礼的,然后不就是鸿门宴了吗。”

    十四格格轻轻喘了几口气,慢慢说道:

    “对……计策就在这儿了……就是这六个字:‘先入关者为王’。如果你们南明舍不得一个异姓王,那就改一个字,‘先入关者为侯’好了……为了拿下山陕,一个侯,年金几十万的那种,你们总舍得吧……呵呵,结果嘛……原先铁饼一块的郑州兵团,马上就会乱得跟楚汉相争一样……大小火拼几十场,那都是往少了说的……嘿嘿嘿……”

    “啊!”

    向小强马上就感觉到了这个计策的歹毒。……的,这也太损了吧,只有十四格格才能想得出这么损的计策。

    原先肚子疼的那个计策也很损,但是见效却很慢。十四格格这个,不但损,而且效果是立竿见影的。

    向小强兴奋至极,马上说道:

    “阿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们大明马上宣布:郑州兵团不管什么级别的军官,只要函谷关在他手里,我们就封他为‘关中侯’!我们大明只认关不认人,最后明军到的时候,函谷关在谁手里,就接受谁的投降,封谁为‘关中侯’……哪怕他只是个团长营长,我们也封他为关中侯!其他的军官,哪怕他是师长军长,手里没有函谷关,我们一概不认!

    “呵呵,这样的话,郑州兵团上上下下,每一个团、每一个营都会眼红得坐不住。当大家都认为自己有机会抢到‘关中侯’宝座的时候,谁还听陈旺武那小子的指挥啊!那几两金子怎么比得过关中侯啊!哈哈,我们这个‘通知’一下,郑州兵团立刻就会成为一堆散沙,而且是相互残杀的散沙,每一个小单位,哪怕一个团一个营,只要他们自己觉得自己守得住函谷关,就会立刻脱离阵地,没命的往西跑,去抢函谷关……

    “一旦谁抢到了呢,就会把住,生怕让别人夺了去……那些没抢到函谷关的部队,就会眼红,就会不甘心,就会纠集起来攻打。一旦哪支部队又抢到了,就继续把守那些机枪堡垒,继续屠杀其他抢夺的部队……整个过程,就是郑州兵团集体上演‘夺宝奇兵’,友军杀友军,从洛阳到函谷关,一路互相追杀,最后相继血染函谷关……我们嘛,只需跟在后面一路打扫战场就可以了。最后他们杀得没剩几个的时候,我们也正好该入关了。”

    十四格格咳嗽了几声,小声笑道:

    “要是……要是最后把住函谷关的那个清将……跟你们坐地起价……怎么办?”

    向小强哼道:

    “他敢?他能守到最后,必定也是大小血拼数十场,麾下没剩几个弟兄的。俺们人民卫队兵强马壮,天上有飞机,地上有坦克,还有210毫米的自行重炮,汽油铝剂燃烧弹……俺们就像当年项羽军一样,来到关前,豪迈地说一声:弟兄们,打进关去,灭了他!……关中侯咱们自己留着!……哈哈,所以估计他不敢。那时候他要再跟明军打,他麾下那些残兵败将也得跟他玩命。所以……估计这个关中侯,还是省不下来啊……”

    十四格格满意地微笑着,轻声说道:

    “不错,就是这样。”

    然后她静了下来,慢慢抚摸着向小强的手背,又开始抽泣了。

    “唉……阿芳,你看你,乐观点嘛。”

    十四格格一边啜泣一边说道:

    “我很乐观……死的时候能有一个最我的人……在我边……他也愿意陪着我死……我感觉很好……你知道么?这样死是很幸福的……比一个人活着,却没有一个真你的人,要幸福得多……”

    向小强也跟着唏嘘一阵。然后他坐不住了。他知道统帅部那边,此刻还是毫无头绪呢。他现在就想着怎么告辞离开,赶回统帅部了。

    向小强又抚摸着十四格格,跟她缠绵了一会儿,然后拐弯抹角地说,他得回统帅部了,那帮老头还等着呢。

    “你……?!”十四格格握着他的手,有些惊异,“你还怎么回去?你也得了肺炎,回去的话要传染整个统帅部的……”

    “啊!对了!真该死……”

    向小强一拍自己脑袋,懊丧地道:

    “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唉……要不我现在就去打个电话,在电话里告诉他们吧。顺便找你的医生怎么治疗……”

    十四格格默然地点点头,“嗯”了一声,轻轻松开他的手。

    向小强爬起来,走到门口,拉开门就要出去。

    “小强!”

    十四格格轻轻喊道。

    向小强转笑道:

    “啥事,亲的?”

    十四格格哭道:

    “你……你出去的时候躲着点人……别再传染给别人……特别是小五……她还不知道……”

    “啊?……啊,好好好。”

    向小强莫名其妙地答应了,拉门出去,反关门,一个人穿过走廊,来到外间。他先找到电话,在电话里把十四格格的计策跟统帅部说了。然后挂上电话,想去找医生,突然想起来,刚才忘了问医生在哪里了。

    一转,看到外面的花园里,胡炯正和刚才那个侍女在一棵树下,好像在聊天呢。胡炯笑嘻嘻的,不停挠着后脑勺,好像还有点紧张。那个侍女羞怯怯的,抿着嘴,被他逗得直笑。

    胡炯这小子,原来在泡妞啊。

    向小强笑呵呵地来到门前,对着花园里这对男女笑道:

    “喂!”

    两人同时转脸,看到向小强,立刻恭敬喊道:

    “大人!”

    向小强问那个侍女道:

    “你们府上御医在哪里?我也染上肺炎了,找他……喂,你们别靠近我啊,肺炎传染上可不是好玩的。”

    没想到这句话一说完,那两人同时大惊失色。

    胡炯张着大嘴,半天才结结巴巴地道:

    “大……大……大人,您……您说什么?您得了什么?”

    “肺炎。跟辽阳公主传染的……咳咳,咳咳咳……”

    “啊”

    那个侍女突然爆发一声120分贝尖叫,声音响彻整个公主府。

    向小强反被吓了一大跳,怒道:

    “怎么了?怎么吓成这样?至于吗?”

    那侍女吓得声音都在打着颤:

    “公……公……公主……真……真……得了肺……肺……肺……”

    向小强不耐烦地道:

    “肺炎。不错,真得了。医生呢?”

    那侍女“哇”地大哭起来,一句完整话也说不出来了。

    向小强火了,怒道: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不就是肺炎吗?又不是癌症!回头大不了隔离几天,挂点滴,打青霉素,就好了!妈的,像死了亲爹一样……”

    胡炯瞠目结舌地问:

    “大人……您说什么?怎么就能好了?”

    “打针,废话!”

    “打……打什么针?”

    “青霉素!”

    “青……青什么素?”

    “妈的,青霉素!不是青霉素就是氯霉素,我也不懂,反正是抗生素!”

    胡炯眨眨眼睛,咽了一口干涩的唾沫,又小心问道:

    “打那什么素的……能治肺炎?大人……您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肯……肯……”

    向小强脑中突然被雷劈了一下,顿时脚下发软,眼冒金星。

    他感到两腿酥软了,一是没法站住,慢慢地蹲下来,坐倒在地上。

    向小强现在是面如土色,脑中不断闪过一个声音:

    1942年……青霉素才出现的说……青霉素出现以前,肺炎是绝症的说……1942年……青霉素才出现的说……青霉素出现以前,肺炎是绝症的说……

    “噗通!”

    向小强两眼一黑,栽倒在地。

    哈哈,又到了年三十了,老猫给大家拜年!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上学的学业有成!上班的事业有成!老猫祝自己写书有成!大家吃好喝好玩好哈!

    整理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