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集 挺进中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5凌晨前夜的黑暗中,方城县东南侧30公里左右的“龙山”和“凤岭”之间,整条小山沟里满是坦克的发动机声。--凤-舞-文-学-网--月光下,长长的坦克和装甲车长龙反着金属寒光,在两山之间的拥挤着前进。两侧的山岭上,制高点上已经布满了明军的迫击炮发点、机阵地。这些火力点俯瞰着两山之间的山谷,为装甲部队保驾护航。

    这两座山名字都很好听,龙山、凤岭。它们都是方城屏障的一部分,是大别山山脉延伸到这里的尽头。绵延雄伟、海拔一千多米的大别山脉到了这里,已经萎缩成一座座海拔几百米、方圆只有几公里的小山岭。在方城的西北面,是另一条大型山脉——秦岭的尽头。秦岭到了这里也是缩成了一座座小山岭。

    这些小山并不是连在一起的,它们之间有着几百米到几公里不等的间隙,中间有的是小山路,有的是大山谷,还有的中间有村庄。中间比较宽的地方还有几个天然水库。和它们的母体山脉:秦岭、大别山比起来,它们只能算是小丘陵。但就是这种小丘陵,每一座的高度和面积都要超过南京紫金山。它们绵延排列起来,形成了一道足以阻挡大兵团前进的屏障。

    人靠两条腿轻装翻越它们不难,但是要想持续大量的把后勤辎重、轮式牵引火炮等重装备运过去,就很困难了。大兵团想通过,唯一的途径,只能是从秦岭和大别山之间的唯一坦途——方城走廊通过。方城走廊是一条二十多公里宽、三十多公里长的平坦大山谷。这也是几百公里之内唯一能容纳大集团军群宽松通过的地方。

    但是现在,在人的决心面前,这些自然的困难似乎也低下了头。

    隆美尔似乎打算在这里开始建立他“山地之狐”的美名。他带着人民卫队第四师的所有坦克和装甲车部队,从龙山和凤岭之间的小山谷里穿行。人民卫队第四师是装甲师,作战力量是以坦克为主的。隆美尔扔下了所有的轮式车辆,只带着一个坦克团辆左右坦克)、和一个装甲步兵团(124辆装甲车),沿着山间小路向方城后背迂回。

    在只有月光照耀的山谷之间,明军战车的超强越野能力发挥了很大作用。南明一贯设计坦克和装甲车的指导思想,就是适应在江南的丘陵和水田的泥泞条件下快速行进。轻车、大马力、宽履带的特点,把这种特点发挥到了极致。也正是看到了明军战车的这种优势,隆美尔才敢主动请缨,来个出其不意的山间迂回。

    清军的主要防御力量都放在了方城走廊上,在这条二十公里宽、三十公里长的平坦走廊上修建了错综复杂的永备战壕、炮兵阵地,并且在两侧的小山岭上架设了炮台,炮口对准山间走廊。即使明军的飞机能够摧毁走廊上的火炮阵地,但是两边山上的火炮仍能发挥作用。山上的火炮虽然不多,但是却很难被炸掉。

    从这种防御阵地的侧面山间迂回,这就是在。但是向小强敢赌这一把,除了对明军的坦克通行能力有信心之外,还在于清军并未布设地雷场。毕竟,这里距离明清边界超过150公里了。谁会在边界150公里外的“自家后院”埋地雷呢?战略守势的南明没有,战略攻势的北清更不会有。能在两天内推进到150公里的敌国“腹地”,这在现在任何一界看来都是不可想象的。

    如果在这错综复杂的山地之间再埋上地雷,那么装甲师打死也过不去了。--凤-舞-文-学-网--守军可以因为作战意志低下而投降,可以因为没见过装甲集群而一触即溃,但是地雷的“士气”却永远那么高,永远也不会撤退,也不会投降。

    人民卫队第四师选择的这条山间小路,是清军防守最薄弱的一处。依尔觉罗-惠璋把所有兵力都收缩到方城走廊上去了,原先防守各条山谷的部队,现在基本都藏在方城走廊上的水泥战壕里。当然,这样明军的小股侦察部队就很容易渗透过来了。但是清军并不害怕小股部队,最怕的是明军大部队突破方城走廊,长驱直入河南平原。现在两侧小山岭间,清军只留下了营、连级的警戒部队,驻守在山间平地的村庄内。

    但是,无论是军长惠璋,还是下面的清军排长、班长,都万万想不到一支由两百多两坦克和装甲车组成的装甲部队,居然能翻山越岭、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山谷里摸过来。

    在月夜中,明军装甲部队行驶的很慢、很小心,但是也很隐蔽。凌晨的时候经过了一个村子,李联庄。侦察营端着冲锋迅速包围了村子,紧接着冲了进去,一场短促的战斗,清军一个警备连被歼灭。紧接着,明军的坦克大部队排着长龙、光明正大地通过了村子。

    村民们被声惊醒,惊恐过后,他们发现外面不断传来轰隆隆的声音,自家的和窗台都在颤抖。村民们大着胆子披上衣服出来看,惊愕地看到村口土路上,月光下那连绵无尽的钢铁洪流。

    村子里的明军士兵们小声安慰村民:

    “别嚷嚷,别害怕,你们村子光复了。”

    “啥……啥叫光复?”

    “就是从今儿起,这就是大明的地方了。”

    “……”

    巨大的幸福感迅速包围了每一个村民的心。全村沸腾了,虽然按照明军的要求,实行灯火管制,都没有点灯,但是村内村外,到处都是披着衣服聚在一起的兴奋村民,还有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收拾衣服铺盖,天一亮就跑到南边去!

    ……

    早晨,天亮了。第四装甲师先头部队已经穿过山谷地带,来到了相对广阔的山间平地了。这一代的村庄开始多起来,被清军发现的机会也大得多了。他们离开土路和田野,避开村庄,专门挑选山地缓坡的树林、灌木丛行进。这里距离西北边的方城走廊还有20公里左右,但基本上没有什么高山阻挡了,除了一些低缓的丘陵和树林,没有什么了。全师疾驰一个小时,就能出现在方城的后背,对清军的地面炮兵阵地形成致命威胁。

    中午11点,隆美尔命令全师停止前进,两百多辆坦克和装甲车关掉发动机,埋伏在茂密的树林和丘陵灌木之间。现在就等方城那边的谈判结果了。

    ……

    方城县司令部内,明军的谈判代表正在和惠璋扯皮。现在明军代表也看出来了,这个惠璋根本就不是为了军人的荣誉不想投降,就是想拿架子,多敲竹杠。惠璋吃定了明军不愿强攻方城走廊,也吃定了明军必须快速推进、耗不起时间。因此他就沉住气,一点点地跟明军谈判代表磨蹭,价码越要越高。

    现在,他已经开了价,要求两百万明洋,并且跟他一起投降的下面每一级军官,都要得到明军“投诚奖金”上的相应价码。

    200万明洋,整整比奖金价码高了四倍。200万明洋明军也不是给不起,但是却容不得一个准备投降的清军将领这样坐地起价。这个先例一开,今后每个清军将领都有一种待价而沽的心态,本来该投降的,可能因为没给钱,或者给的钱少就不投降了。

    中午十一点半,惠璋为了表示自己气定神闲,正准备邀请明军谈判代表吃午饭呢,这时候又有一个明军代表被带进来。他们是刚刚新派来的。

    “惠大人,”新来的这个明军军官见面后二话不说,直接道,“现在是十一点四十分,我们和你谈了也有一个上午了。现在我们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愿意投诚的话,十二点之前必须全军缴械。现在我们之间还没有发生战斗,您投诚还能享受到一系列的好处。十分钟后,我们将对你的军队进行最后一次劝降。但是我提醒你,我们只是去劝降的,假如我们的劝降部队挨了哪怕一发炮弹,也算你抵抗了,我们就会开始全面的、空地立体的强攻,我们会把你的部队全军歼灭,然后下午进河南平原。”

    惠璋听得一头雾水,他皱着眉头,慢慢说道:

    “什么意思……劝降部队?你们现在不就在对我劝降么?劝降部队不就是你们几个么?还有谁?”

    另一个明军军官也收起了一上午的客气态度,直接板起面孔,冷笑道:

    “不是我们几个。是另一支劝降部队。也不是在司令部这里,而是在另外一个地方。我可再次警告你,我们的部队是去劝降的,不会先开火,最好也告诫你的部下不要先开火……要是我们的劝降部队挨了一发炮弹,那他们马上就会变成进攻部队……那时候你的部队能不能顶得住,就是另说了。惠大人你,也会从价几十万明洋的起义将军,变成普通俘虏,变成阶下囚。”

    惠璋狐疑地盯着他们几个,心中感到越发的不祥。……他们耍什么花样?

    这时候,桌上的电话铃尖利地响起来。

    惠璋瞥了几个明军军官一眼,有些犹豫地抓地话筒。

    “我是军座……什么?你说什么?啊?!……你疯了吗?你再说一遍!”

    电话里是一个惊恐的声音:

    “军座,军座……是真的,真真切切!漫……漫山遍野都是明军坦克,有……有好几百辆……不不,上千辆!至少两千辆!明军装甲师……不,装甲军绕过大别山,迂回过来了!我们后路让人家堵死了!”

    惠璋吼道:

    “胡说!你冷静点,别发烧!怎么可能!大别山好几百公里长,明军从东边过来的话,先要过长江,还要一路打过来!没有一年半载的根本打不到这里!你看清楚再说话!”

    “真的啊军座!漫山遍野都是!……啊,现在坦克越来越多……那些灌木丛,原来都是坦克!我们原来都没看见!现在他们开始扯掉伪装,把那些树叶子都拿下来了!坦克越来越多!”

    惠璋满脸色慢慢变白,抬眼惊恐地扫了一眼几个明军军官,然后捂着话筒,低声问道:

    “那些坦克在干什么?攻击你们了吗?”

    “没有,这倒没有……咦,奇怪啊,那些坦克都停在那里,上面都挂着白旗,好象是要向我们投降……”

    “别说话!”

    “不……不是投降……啊,有几辆开过来了,上面的车长拿着白旗在摇……啊,他们大喇叭喊话了……是……是劝我们投降的……他们限我们十分钟内投降,说到了12点还不投降的话,就开过来把我们推平……军座,怎么办啊?我们开炮吗?……军座,我们赢不了啊!我们就这么一百几十门大炮,人家那边有好几千辆坦克啊!……明军说了,现在投降什么好处都有,一开打就啥都没有了……”

    惠璋的耳膜报听筒里的声音吵得嗡嗡响,他的脑袋里也只剩下嗡嗡的声音了。

    “惠大人,”一个明军军官笑道,“是不是我们的劝降部队到了?呵呵,也不多,两个装甲师,不到500辆坦克、三百多门自行火炮、四百多辆装甲车而已。他们是来劝降的,没有恶意,您可想好了再开炮啊。您要是一开炮,他们可都变成作战部队了。”

    惠璋子直打晃,半天挤出一句:

    “你们……他们是怎么过去的?”

    “用履带开过去的。”

    “……”

    惠璋咬着牙,狠狠说道:

    “胡说!根本没有这么多!我不信你们开过去了这么多!500辆坦克、300辆自行火炮、400辆装甲车,这么大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偷偷溜过去!我看,你们最多是百十辆坦克的小股部队!”

    明军军官笑道:

    “那你要不要试试看啊?您只要下个开炮命令,然后看看还击的有多少门炮,不就知道了吗。”

    惠璋脸更白了,口中喃喃地说着什么,慢慢地坐下。

    他紧张地盯着桌上的闹钟,看着上面的分针一点点地靠近12点。

    还剩下五分钟的时候,他坚持不住了,抬起头,声音沙哑地问道:

    “如果我现在投诚,还能得到什么条件?我不要两百万了,给我一百万就行了。”

    “不行,”明军军官斩钉截铁地摇头,“我们不能为你开先例。就五十万,多一分也没有。”

    “八……八十万行不行?”

    “咳咳,还有三分钟哦。”

    惠璋把脸埋在双掌中间,急促地呼吸了几下,然后抓起电话听筒,虚弱地说道:

    “不要开炮……往下传令,全军不要抵抗,都从工事里出来,把武器集中堆放起来……不要和明军发生冲突……听从明军的一切安排……完了。”

    ……

    10月,清军方城守军全军缴械投降。明军左路集团军群没费弹,大部队隆隆开过了方城走廊,进入一马平川的河南平原。

    宽阔平坦的方城走廊上,两侧是起伏的山丘,山丘树林间隐隐见到的清军炮台,也都挂上了白旗。明军的坦克长龙、装甲车长龙、汽车长龙、火炮长龙,川流不息地开过,从襄樊盆地进中原。

    一眼望不到头的行军队列两边,是同样望不到头的投降清军,他们在往返方向行进。但是和南阳、扬州、高邮等地的弟兄们相比,他们幸运多了。他们是不战而降,没有经历过轮番轰炸、炮击,没有那些腿短胳膊折、拄着拐杖抬着担架的伤员。这些清兵四肢健全,而且根据承诺,他们可以不用进入战俘营,而直接成为大明新公民。

    重要的是,在今后战争进入到艰苦的关头,这些新增添的受过军事训练的青壮年人口,将成为大明征兵的良好对象,弥补大明兵员不足的缺陷。他们将心甘愿地为明军而战,去解放自己的家乡。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