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5集 朕与先生解战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193年10月3,d1,星期六。--凤-舞-文-学-网--

    从上午8:00开始,长江防线以南50公里的广大范围内,大规模无线电静默开始了。同时,一场大规模逮捕也开始了。

    八点整往后,这个长条形的广大区域内,所有无线电单位一律不得再向外发送信号,只能被动接收。广播电台不再广播,电报局也停止一切业务。一切通信联络,只能采用电话、有线电报和传令兵。

    整个长条形区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盲点”,几乎和外界隔绝了。

    与此同时,几百辆无线电侦听车开始巡逻。这些侦听车只有一少部分是“原装”的,大部分都是临时用其他车辆改装的。这些巡逻车转着车顶的接收天线,在沿江的所有城市、县城、镇子、村子、以及公路、铁路区域内慢慢开着。每辆无线电侦听车的后面,还跟着一辆军卡。一旦侦听到有无线电讯号,就会以最快的方式辨别方位、然后迅速接近目、锁定。紧接着,后面军车上的宪兵就跳下来,冲进嫌疑建筑物里抓人。

    大规模的无线电静默,让这种侦听辨别变得容易几倍。他们不需要像以往那样先辨别哪些讯号是正常的,那些讯号是不正常的。现在只要一发现讯号,那一定是“不正常的”,也就是北清间谍在发报,直接找过去就行。

    南京街头,一辆辆在大街上呼啸而过,里面坐满了荷枪实弹的人民卫队士兵。

    街上的南京市民望着眼前一会儿一辆的军车,很快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氛。他们有的驻足观看、猜测着,有的相互询问,还有的去买报纸。离家近的马上返回家去听广播,但很快发现了更诡异的现象。

    收音机里,以往那些清晰的中波节目,现在一个也找不到了,只剩下滋滋啦啦的杂音,仿佛有人一个魔术把它们都变没了似的。很多人都怀疑收音机坏了,又调到短波频道试试,但短波频道一切正常。里面传出了来自遥远空间之外的曰本节目、印度节目、新加坡节目、暹罗节目、马来亚节目、菲律宾节目、东印度节目……伴随着短波特有的吱吱哇哇杂音。一切正常,收音机没坏。

    但是奇怪的是,这些短波电台里面,找不到大明国内的节目了。

    ……

    大街小巷里,很快出现了更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那些军车冷不丁的停在一座公寓、或者一个单位门前,然后车上哗啦啦跳下来十来个端着冲锋枪的士兵,二话不说,直接冲进门去。不一会儿,就会押出来一个人。

    有时候这种抓捕不会那么和平,士兵们冲进去之后,里面还会响起枪声,发生短促的枪战。但是,最后要么是某个人举着双手走出来,要么是抬着一具尸体出来。

    南京市民们不干了。尽管两岸经常是局势紧张,但他们什么时候忍受过这种肆无忌惮的“白色恐怖”啊!

    整整一个上午,南京军政各个单位部门都不断接到市民电话,询问、质问、或者是咆哮:为什么我一大早起来听不到广播?为什么街上军车过个没完?为什么我邻居被抓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为这一切负责吗?有人给我解释吗?

    但是家里电话的市民毕竟只是很少一部分,更多的市民直接上门去问。军事单位不能随便进,于是市政厅、市zf、警察局、首辅大臣官邸这种地方,会客厅里都坐满了来“要说法”的市民。

    比市民更多的,是记者。南京大报小报的记者们,从最大牌的名记者、到最下三滥的狗仔队,都在实战神通,无缝不入。--凤-舞-文-学-网--每个人都把平时积累的人脉拿出来用了,纷纷给自己在军政各部门的“新闻线人”打电话,或者要约出来吃午饭。但是这一次,记者们整体失望了。能给记者当“线人”的官员,级别都不够,自然是一问三不知。你跟我打听?我还想跟你打听呢。

    市政厅、警察局、首辅官邸等等地方,每处都安排了十来个下级职员负责接待市民。那些工作小姐们笑眯眯地给市民们倒上水,然后按照上边交代的统一口径解释道:安全部门破获了一个特大北清间谍网,现在正在逮捕北清间谍。无线电静默,是为了防止消息走漏。

    这也到符合事实。不过更多的原因,就连这些工作小姐们也不知道了。市民们一的来,很快又一地走。大家都还满意,比较安心。

    ……

    但是市民们的“安心”并没持续多长时间。很快,让他们心惊胆战地一幕出现了。

    到了上午十点来钟,在名单上的北清间谍全部抓完了,人民卫队的军车也从街上消失了。

    但是,又有一辆辆的重型卡车排着长队,车上运着沙袋,开进市区。很快,南京市内的很多建筑物旁边,都有一帮工人在从车上搬下沙袋,然后贴着墙壁往上垒。

    十字路口、广场开阔地这些地方,工人们堆起了更可怕的东西环形工事。

    南京市民们对这种环形工事不陌生,几个月前,南京街头上还到处是这种东西。高炮就架在这中间。

    不但南京一城,南明沿长江防线的八个城市,也都出现了同样的景象。

    就在恐慌的气氛开始弥漫之前,事先录制好的首辅大臣讲话,在八个城市街头的广播喇叭里播放了。在录音讲话里,沈荣轩请大家不要恐慌,说这只是对清虏可能南侵的必要防范。他说现在虽然不能肯定,但根据种种报分析,清虏接着这次演习再次南侵的可能,还是存在的。如果家里有私人防空洞的,请提前检查,确保正常。另外明天,也就是星期天凌晨四点钟,会进行沿江城市防空演习,请大家定好闹钟,届时防空警报响起来的时候,有序地走出家门,根据警察的疏导就近进入防空洞。

    尽管如此解释,在沿江的城市中,一定的紧张气氛还是弥漫起来。很多市民都无心上班,纷纷请假回家收细软,把现金、证券、首饰,还有饼干、水、急救药品等等装进行李,预备到时候一块儿拿进防空洞。经过上一次明清战争,沿江的市民们都很有经验了。

    在各所中小学校门口,家长们排着长龙,都在接自己的孩子。尽管现在只是上午,下午才放学,但是不少敏感的家长们都嗅到了什么。加上子心切,都挤到学校里提前接孩子了。

    开始学校老师们还不同意,都在劝说家长:这样是不对的,这样是不好的……但是后来,家长们的紧张把老师们也都感染了。他们听着外面街上大喇叭里不断广播的“首辅大臣讲话”,心中都砰砰乱跳。上一次这么不间断的广播讲话,还是在明清战争前夕、全国总动员的时候。

    战争的恐惧,占领了每个人的头脑。越来越多的家长强行把孩子接走了。

    看到这种况,好多私立中小学校都干脆临时放假了。沿江八个城市中的两个市长,也决定全市中小学临时放假了。

    到中午十一点的时候,教育部紧急开会,讨论与其这样,不如干脆把沿江城镇的中小学校都临时放假,让家长们安心。但另一种意见是:这样一来,不是更显得有事要发生吗?家长们一看学校都放假了,会更加认为要打仗。

    整个教育部,目前还只有大臣一人知道明天凌晨的对清作战。他思来想了一句:

    “我们不能认为,只要我们对公众的恐慌视而不见,公众就不会恐慌了。那样是自欺欺人,公众只会更恐慌。很明显,北清南侵的可能还是有的。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要把孩子们交还给他们父母。父母们比学校更知道怎样保护自己的孩子。”

    说完,教育大臣抓起电话,给沈荣轩请示了一下。

    五分钟后,一道“许沿江城镇国立中小学临时放假”的紧急通知,用电话传到了长江防线南侧的各个市镇里。

    到了中午十二点半左右,几个城市中的中小学校都空了。

    ……

    防线以南50公里的无线电静默,已经持续了四个多小时了。由于南京一开始就几乎把所有间谍一网打尽,在这期间,南京没有一条电报讯号发到“封锁区”之外。在其他的沿江城市里,几个小时内陆陆续续有少数电报信号发出去。但是每条主干道上,都有无线电侦听车。这些讯号都是只发了前面几句,就被宪兵破门而入、连人带机子一窝端了。

    至于城市和城市之间、江边连绵的野战部队驻地上,反而成了保密最好的地方。这里要么是荒郊野外,要么是只有村庄。而村庄里是没有发报机、也没有北清间谍的。尽管如此,那些村庄也被宪兵部队守住村口,村民们被告诫暂时不能出村。

    在这种况下,农村里的村民反而比城市里的市民消息更“灵通”一些。他们从边绵延不尽的帐篷、成堆的物资、特别是成堆的救生衣、舟桥设备之类物资上,隐约猜到了一些端倪。

    不仅如此,无论是帐篷还是物资,都插满了树木、灌木的枝叶,那些汽车、大炮、坦克、装甲车上,都蒙着一种奇怪的网子,网子上全是树枝树叶。

    如果村民们懂的话,就会知道,这种网子叫做“伪装网”,是用来防止空中侦察的。

    他们悄悄地问那些守住村口的宪兵,是不是要过江、打北岸清虏一下子?

    宪兵们自然守口如瓶。不过他们也没什么可守的。到目前为止,他们知道的和村民一样多。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能够从军事角度,做出一些比村民们更专业的猜测。

    很多军官、包括士兵们都在想,依照目前我们驻军的这个方式,那么密集,又离长江那么近,完全在对岸清虏的火炮程之内的……

    这不是防守阵势啊!

    清虏要进攻我们的话,这么多部队让人家一顿大炮就报销差不多了。难不成真像是那些村民猜的,我们要过江打清虏一下子?

    可是也不对啊!我们打清虏一下子容易,清虏要是接口直接南侵了怎么办?我们打得过清虏吗?大概还是防守?

    直到吃完中午饭、各个营地都开来了一队大拖车为止,关于“进攻还是防守”的猜测,才算有个结果。

    官兵们亲眼看着大拖车开进营地,然后几个宪兵过去掀掉上面的帆布,里面露出堆得像山一样高的冲锋舟。

    军营里“轰”的一下,所有人都不再怀疑了。所有的争论都停止了。很清楚了,我们要到北岸教训清虏一下。

    ……可是,规模有多大?什么目的?难道就为了“教训一下”?我们惹得起,可打得起码?

    冲锋舟越卸越多,卸下来之后,宪兵们第一件事,就是在上面堆满树枝,进行伪装。然后几个人抬一艘,分发下去。

    官兵们心里嘀咕着,打着鼓,什么想法都有。

    ……

    与此同时,北京的粘杆处总署,也忙作一团。各个部门的电话机此起彼伏地响着。皇宫里,广武满心狐疑地看着一份报告。这份报告表明,在过去的四个半小时里,南明的长江防线以南50公里的长条形区域,居然“消失”了!任何无线电讯号也没有了,在南京的报人员居然一个也没有发回电报!在其他几个城市里的报员,倒是零星地发回了几句,但是都中断了。就连发回的这几句,也没什么实质内容,也都是大清这边也知道的东西:上面命令无线电静默了、早上起来收不到南明国内的广播了……等等等等。

    但是为什么?原因!原因!

    没人能告诉广武皇帝。

    但是,他也没办法做出什么决定。无线电静默这种事说大不大不小。要是在战争期间,对方的无线电静默,说明可能在准备发动一次攻势。但是现在,要说南明这次无线电静默的含义是“准备发动攻势”,广武帝一个不信。这太匪夷所思了。

    很明显,南明在试图掩盖什么。

    但是派过去的侦察机,大部分刚飞过去就被击落了。现在人家南明空中力量厉害了,就算派战斗机过去侦察也没用,人家战斗机编着队在天上密集巡逻,几架打你一架。无论数量还是水平,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何况,侥幸完好返回的侦察机,也没带回什么有用的来。

    机场报告,洗出来的照片上看不出什么异常来。长江防线以南1020公里的范围,有南明防守部队的大量集结。但是在防线以南10公里之内,并没有什么大规模的部队。

    广武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以南明军队的位置来看,也不像是要进攻。至少短时间内不可能。……其实话说回来,按照常识判断,长时间也不可能。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紧张过头了。但是心里总觉得是个事,想放又放不下。他只能传旨,命令下面加紧侦查,赶紧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

    人民卫队司令部里,电话铃此起彼伏。每个人都忙得焦头烂额,但是大家的心都兴奋得快跳出来了。人民卫队司令部里,基本上所有的军官都知道明凌晨的进攻了。每个人都抑制不住激动的心,就连走路都像飞的一般。和外单位打电话的时候,如果对方并不在知名单上,那都要用很大的努力抑制心中的兴奋,竭力保持语调正常。

    “好了,”向小强看看表,对秀秀说道,“下午两点整了,按计划,该向机动队下发通知了!秀秀,帮我接通陛下。”

    接通紫城了。

    “之!”

    朱佑榕熟悉的声音出现在听筒中。听的出来,连她的声音也变了。

    殷切、关心、兴奋。

    “陛下,”向小强小声笑道,“终于,我们快要开始了。”

    “是啊……要开始了,呵呵……“

    “呵呵……说点什么?”

    朱佑榕半晌沉默不语。

    但是过了片刻,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她朗朗的吟诵声:

    “大将北征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

    风吹鼍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月高。

    天上麒麟原有种,中蝼蚁岂能逃!

    太平待诏归来……归来……朕……朕……朕与先生解战袍。”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