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0集 暗杀令和沉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看最新更新

    向小强乘坐装甲车沿着长长的坦克纵队往前开,很快,灯火通明的“冰河”训练场被甩在了后,四周又是一片黑暗。--凤-舞-文-学-网--但是,“砰砰”的炮响却越来越响,前方黑暗中半圆形的瞬间闪光不断出现。

    前方应该在练习夜间击。果不其然,几分钟后,装甲车便置一片此起彼伏的炮响之中。前后左右的桔黄色闪光伴随着震耳的巨响,频繁地闪过,闪光中能够看到一辆辆泛着金属冷光的坦克,还有炮塔上昂首的车长。

    两百多米外的黑暗中,隐约能看见二十只灰白色的大靶盘沿着壕沟上方移动着,移动时速大概在20公里左右。向小强眯着眼睛,努力透过周围不断爆闪的火光,想看清远处的那些靶盘。

    但是很难。天空的星光很微弱,靶盘的距离又很远。要不是它们在移动着,都不容易发现。

    这种训练用活靶向小强当然很熟悉,人民卫队自己的坦克训练场就经常用,靶盘的大小不一样,分为一号靶盘、二号靶盘、三号靶盘、四号靶盘。现在用的他估计了一下,应该是二号靶盘,每个直径米,属于次大的,用于800米内的中距离击训练。现在虽然距离只有200米左右,但是却是夜间,加上又是移动靶,更增加了难度。

    打靶用的是穿甲弹,实心弹头,没有装药,所以只是击穿靶盘,没有爆炸效果。

    向小强端着望远镜,看着远处匀速移过的二十只靶盘相继的被炮弹击穿,靶杆倒下去。几十秒之内,二十只靶盘全部被击穿。

    突然,四周的炮声全部停止,周围一片寂静,也又陷入一片黑暗。

    一个地方亮了一盏灯,照亮了另外一辆装甲车。在装甲车上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坦克作训服的矮胖老头,头戴着工作帽和耳麦,正在挥着手讲着德语。同一辆车上另一个军官也带着耳麦,老头讲完一句,他便翻译一句。

    距离比较远,再加上人家又是对着无线电说的,不需要大喊,向小强只能勉强听到个别的词:

    “……夜间表现……凌晨……突袭……目测……果敢地突击……冒险精神……黑暗中协调配合……下面单辆练习……”

    他说完后,头顶上的灯光熄灭了,整个训练场重新陷入黑暗。紧接着,大地震动起来,周围的坦克都发动了,有的倒车、有的前进,都不开车灯,仅仅依靠星光调整各自的位置。黑暗中仅仅看到几根荧光棒在挥动。那是几个宪兵在坦克之间指挥。这些钢铁庞然大物就从他们旁隆隆驶过,仅仅依靠他们手中的荧光棒才能避免轧到他们。这要是换做普通人,早就吓得不行了。但是这些宪兵们依然沉着冷静,指挥若定。

    很快,大部分坦克都停下了,只是发动机还震动着。远处的靶盘轨道上,一只靶盘以15公里的时速移动着出来了。突然一声巨响,最前面一辆坦克炮口喷出火焰,炮弹深深钻进200米外的阻隔土墙,但土墙前面的靶盘仍在移动。

    第一炮没打中。

    那辆坦克里大喊了一声,然后又是“当”的一声巨响,远处的移动靶盘应声倒地。

    紧接着,又是一只靶盘移动着出来了。

    现在是单独击,每辆坦克有三发机会。

    ……

    向小强在这里看了几辆坦克的打靶。--凤舞文学网--有段时间没来看了,现在坦克部队的击水平比上次又有了明显的提高。在这一个来月的魔鬼训练中,装甲部队各项能力进步得比过去几个月都快。

    炮声隆隆中他看得正如神,装甲车下一个声音喊道:

    “报告!”

    向小强拿下望远镜,看到装甲车下一个传令兵立正站好。

    “说话!”

    “是!”传令兵在不时响过的炮声中大声喊道,“报告大人,古德里安将军询问,您来有什么事!”

    嗯,看来古德里安老头也看到自己了。向小强继续端起望远镜,望着远方的靶盘,并不回头,口中说道:

    “请古德里安将军来见我。”

    “是!”

    传令兵一个标准的转,跑步消失在黑暗中。

    过了一会儿,传令兵的声音又在车下响起:

    “报告大人!古德里安将军到了!”

    向小强拿下望远镜,望着装甲车下,黑暗中一个灰白头发、鼻子下一抹小胡子的矮胖德国老头盯着自己。

    向小强扶着装甲板翻跃出车外,颇为威严地看着他。古德里安两鞋跟相碰,向他敬了个礼。向小强也回了一个礼。

    要是别的下属将领,向小强一定会笑呵呵地上前,握住他的手、拍着他的臂膀,很亲切地寒暄一阵。但是他对古德里安却很是了解,知道这人是个古板的旧式普鲁士贵族军官,很不习惯中国式的这种“虚伪”的亲。向小强试了几次,古德里安都显得有些反感。向小强索也拿出一板一眼的面孔来和他相处。这样,古德里安反而比较适应。

    向小强做了个手势,请到一边去说话。两人边走边说,后边跟着胡炯,作为心腹翻译官。

    向小强背着双手,在黑暗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一边走一边淡淡地问道:

    “古德里安将军,我对您的某些训练项目感到很好奇。”

    古德里安也在旁边背着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他沉了片刻,微笑道:

    “司令先生指的是……”

    “我指的是冰上渡河。”

    向小强开门见山地说道。然后他停下脚步,看看周围除了胡炯没有别人了,便盯着古德里安的眼睛,说道:

    “古德里安将军,你对部队进行冰上渡河的训练,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哦。”

    “古德里安将军,我们大明的河流,在冬天都是不结冰的。这个,您虽然来的时间不长,但以您的专业素养,不会不知道。”

    古德里安笑了一下,抬起头,三角形的深眼窝中,一对小眼睛闪着狡黠的光。

    “司令先生,”他笑道,“看来我和您收集的资料有点不一样……大明的河流,冬天有时候也会结冰的。”

    向小强一愣,脑中第一个念头就是:啊?不会吧?闹了半天自己火星了一把?难不成三十年代的气温这么低,以至于中国南方的河流也会结冰?

    古德里安点点头,再次肯定道:

    “是的,司令先生,我把贵国的各项地理及气候条件都搜集过了……在长江以南五十到一百公里、海岸线往西一百五十到两百公里的范围内,在冬天河流也会结冰。虽然不是每年都结冰,但是平均每两年半会有一次封冻。而且有些河流封冻的程度,甚至可以许汽车和轻型坦克开过去……司令先生您看,这一区域正是清军最有可能侵入的部分,也是我们最主要的潜在战场。这一区域水网密集,如果每条河流都要架桥的话,那我们的机械化部队将被严重束缚住。因此这种训练是很有必要的。”

    向小强眯着眼睛,狐疑地盯着这个一本正经的小老头。他严重怀疑这小老头在信口开河。起码自己来的那个冬天就没这么冷。要不然自己早就冻死在长江里了。

    他转脸望着胡炯,问道:

    “江南的冬天有这么冷吗?”

    胡炯笑道:

    “回大人,差不多,倒是也会结冰的……不过像古德里安将军说的冰面能开坦克……这么冷的冬天,属下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过。”

    向小强有数了,点点头,又跟古德里安笑道:

    “古德里安将军,我不管是有人跟你透露了什么,还是你自己推测出的……我只关心,你怎么跟士兵们解释的?会不会让士兵们产生某种联想?”

    古德里安一本正经地说道:

    “司令先生,冰上渡河,这是我在德国担任装甲部队总监的时候、就必须训练的一个项目……贵国既然把我请来,我就要按照我自己的方法训练部队,而且不需要解释。在我们德国,士兵们是不可以问这么多‘为什么’的,至于他们脑子里会有什么联想,那是他们自己的事。但是,谁要是把这种联想说出来,或者以各种借口质疑我的训练方法,他就会受处罚。……这个,就是士兵们得到的解释。”

    向小强哑然失笑。过了半晌,他才点点头,笑道:

    “好好,您的解释很好……但是我建议您,将军先生,最好让士兵们以为,这种冰上训练不过是这个德国老头脑袋僵化的结果,并不是为了某种目的而进行的专门训练……因此这种训练不必太多,附带着进行即可……因为您知道……”

    他压低了声音,说道:

    “即使作战中真的需要冰面渡河,我们要作战的地方河流也不是那么多的……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古德里安的三角眼窝中闪过一丝激动,一下握住向小强的手,也压低声音问道:

    “司令先生……您的意思是……我没有判断错?”

    向小强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神秘兮兮地笑道:

    “古德里安先生……我说过,在大明服务,一定会让您得到在德国无法得到的东西……”

    小老头咧嘴笑了,嘴唇上的小胡子一抖一抖的。

    向小强又拉下脸来,狠狠地放了一句话:

    “如果提前泄漏了消息,那么我发誓,您只能在家呆着,看着我们干了!”

    ……

    当晚,向小强在训练场各处巡视了半夜,然后也不去狙击手学校的宿舍,索就在一辆装甲指挥车上,躺在硬邦邦的铺上凑合了一夜。第二天,他又巡视了一上午装甲师的白天训练,中午吃完战地盒饭,驱车返回城里的司令部。

    司令部办公室里,秋湫和秀秀早就笔地双双立在那里,一半欣喜一半委屈地等着他了。这次向小强和他们分别这么多天,刚回来就去参加被俘官兵的授勋仪式,然后紧接着又去统帅部开会,接着又去了汤山训练场,更过分的是刚回来的第一晚居然就没回家……

    看到妻,向小强也是相当激动。后胡炯很有眼色地退出去关上门之后,向小强笑嘻嘻地张开双臂,两个小妮子立刻冲了过来,一头钻进他的怀里,差点把他撞翻在地。

    向小强抱着两个女孩,又拍又哄,“三人一体”,一步步艰难地往办公桌走过去。

    又亲昵了好一会儿,秀秀觉得向小强像是有重要事要办,主动地撤了出来,羞赧地捋了捋头发,整整衣扣。秋湫还赖在他怀里不愿出来,向小强便由着她,一边抱着她,一边笑呵呵地对秀秀吩咐道:

    “秀秀,到子腾那儿去一下,把这个交给他……”

    说着,向小强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纸,展开交给她,说道:

    “这是两份证明,张连生惨遭杀害,上面签名的人都参与了。你让他安排一下,拟定一份暗杀计划,在赤峰进行。上面十六个人全部要杀死,手段不限。”

    听着向小强吐出这样森森的命令,秋湫也从他怀里钻出来了,瞪大眼睛看看两人,又接过两份名单看着。

    秀秀也和秋湫凑在一起,两人一块儿看着这两份证明。

    向小强又命令道:

    “这些人都不是高级军官,级别最高的不过是官的级别也不高,都谈不上什么严密的保卫措施,暗杀计划应该不复杂。不过有一条一定要记住:必须要在第四批战俘回来、也就是我们所有的战俘都回来之后,再开始实施暗杀。……给子腾留的时间很充分。”

    秀秀拿过两份证明,郑重说道:

    “是!”

    ……

    秀秀转出去了。向小强马上让秋湫把昨天和今天的报纸拿来给他看。他主要是想看看,郑玉璁在记者招待会上,都说了些什么。

    向小强快速浏览着几份报纸的头版。很快就看出门道来了。

    无论是郑玉璁还是别的官方人员,都只是说北清方面如何造假、如何虐待战俘、以及张连生的勇敢行为和他如何惨遭杀害的。但是对于被俘明军是八千多名而不是六千多名,这最关键的核心消息只字不提。

    被俘人员已开始就是八千多名,而清方一直就对明方隐瞒真实数字,一直说是六千多名。这意味着有两千名左右的战俘,已经在劳动营中被虐待致死了。这个如果说出来,不但在南明国内,在国际上都将是引起激愤的一件事。

    向小强没有料到,他们竟然把这一条隐瞒下来了,并没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出来。

    他又翻了其他的报纸,直到把面前的一堆报纸全翻了一遍,也没找到“两千人死亡”这种字眼。

    可见是被隐瞒下来了……这种消息只要一透露出来,绝对是头版头条的,根本不需要这么找。但是……为什么呢?

    向小强捏着下巴,猜测着这是怎么回事,是谁能给郑大郡主以压力,让她在记者招待会上憋着,不把这最令人发指的事说出来。

    这么做,又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