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4集 死亡名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当晚,向小强和郑玉璁就被软了起来。--凤舞文学网--虽然没明说是软,但也就和软差不多了。

    战俘营的一座高级军官值班宿舍中,他们被安排在两个房间内,各自门口都站了清兵的双岗,不准他们出去,说是要“保护”他们的安全。这座军官宿舍是值班宿舍,只是供清军军官们在战俘营内部值班、或者是上级军官来视察的时候住宿的。常驻这里的清军高级军官们,在赤峰县城里都有住处,在周围也有别墅,一般也不太在这里住。

    尽管是仅仅值班宿舍,但内部还是相当奢华的。这座“值班宿舍”没有单独房间,全部是带卫生间的里外间,每个房间有镶大理石的壁炉,有电话,而且在这缺水的内蒙古地区,每个卫生间里还有单独的西式淋浴设备。所以这下他们连个出去的借口也没有了。

    向小强和郑玉璁在各自的房间里吃着晚饭,心中都窝火之极。虽然互相见不到面,但两人都在向同一个问题:假如接下来的两天,对方就一直把自己二人这么软着,那该怎么办。

    尤其是向小强,推开窗子,眺望远方的无边黑夜,呼吸着内蒙古大草原上干爽的夏夜凉风,心中却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黄昏的时候凭着中的一股意气,还有有恃无恐的底气,很是逞了一把英雄,确实很爽。在接连饱受了北清的怨气之后,终于夺过一支枪,把面前的北清官员们都得不敢动,保住了大声喊出真相的张连生。自己当时那样做,实在是和自己南明代表的份不相称。而且当时对方还有摄像机和照相机。如果那两个北清记者稍微有点敬业精神的话,那么自己的“野蛮举动”就要载入史册,成为20世纪最雷人镜头之一了。毫无疑问,也会让北清抓住话柄,在接下来的较量中占尽上风。

    但是,自己如果不那么做,那个唯一冒着生命危险喊出真相的张连生,这个几千明军战俘中脊梁最硬、精神最高贵的人,当时就要遭到毒手。张连生能豁出命做出最英勇的选择,那么自己就一定要保住他。

    向小强不知道自己当时那最后几句狠话,是否能吓住那些北清官员,不再对张连生进行折磨报复。但是他知道,他们是绝对不敢再伤害他命的了。

    不过,真的吗?

    向小强心里有些担心。这一切的前提是自己在这里,而且必须是两天后、张连生能在第一批遣返战俘里,和自己同船离开。如果不能,那么自己走了,张连生的生命能不能保障就很难说了。而自己唯一能威胁的,就是如果张连生不在第一批遣返战俘里,那么自己和郑玉璁也不回去。因为这样的话,广武皇帝的弟弟就回不来,而这里的官员是受不了这种压力的。

    现在看来,这里的北清官员比自己想象的要强硬。他们虽然不敢把自己怎么样,但却把自己和郑玉璁都“保护”了起来。这种强硬的程度,倒是超乎了向小强的想象。--凤舞文学网--这样的话,恐怕两天后走不走,都由不得自己。

    ……

    果然,接下来的两天中,向小强和郑玉璁一直被“保护”在各自的房间中,吃饭、睡觉、上厕所都不能出去。向小强心中的窝火越烧越旺,在房间里来回地走动,像被关在笼子里的狮子。而且,他还听到同一层另一个间里隐约传来的声音——郑玉璁在大喊大嚷,发脾气,好像还有摔东西的声音。

    ……唉,郑玉璁那个子,两天被关在房间里不准出去,她也受不了啊!

    这座楼也不高,向小强好几次都想从后窗户爬下去,但每一次站在窗口,都看见下面站着两个清兵。清兵还不要紧,要紧的是他们还扛着照相机,意思很明确:只要你向将军不怕丢丑,从窗户往外爬,我们就给你拍照。

    就这样郁闷、狂躁地挨过了两天。到了第三天,终于,约定的第一批遣返明军战俘的期到了。

    向小强和郑玉璁也迎来了两天来的第一次见面。两人站在战俘营的广场上,都表冷酷地看着眼前一排排衣衫褴褛的人,心中的火焰和悲愤默默燃烧着。

    这些战俘已经瘦得皮包骨头,皮肤干燥粗糙,被晒得红黑无比,好多都带着伤,几乎站不住,被两边的同伴扶着,才不至于倒下。他们知道了自己即将离开这个北清地狱,很快就要回家了,很多人都激动的泣不成声。

    向小强和郑玉璁和这些战俘们见面之后,就开始清点人数。第一批是两人足足清点了两遍,确定人数没有错才罢休。

    但是,向小强没有看到张连生。

    “莫大人。”

    向小强淡淡地说道。

    战俘营最高长官莫尔额中校笑呵呵地,说道:

    “向将军有何指教?”

    “张连生在哪里?我记得我要求他也在第一批,和我们一起回大明的。”

    “张连生?”莫尔额讥笑道,“哪个张连生?”

    向小强冷笑道:

    “莫大人,看来你是真打算给你我都找麻烦了。”

    在场的好几个北清官员都笑起来。

    莫尔额也哈哈一笑,做恍然大悟状,笑道:

    “哦,张连生,想起来了,就是那个那个……”

    然后他收起笑容,摇摇头,有些沉痛地说道:

    “向将军,你这一提,我还真想起来了。这个……那小伙子不能和你一起走了。”

    其他几个北清官员也都跟着摇摇头,颇沉痛地低下头。

    向小强冷眼盯着他们几个,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

    “说起来,这也是很不幸……”莫尔额摇头叹道,“张连生呢,昨天下午突然口疼痛发闷,倒在地上……我们看守的弟兄赶紧把他送到了战俘营诊所。送到诊所后人已经不太行了,军医马上抢救,给他吸氧……但是已经抢救不过来了。张连生么……已经死了。呃,就是说,很不幸,去世了。”

    向小强感到浑的血液都往头脑中聚集,四肢已经冰凉了。他猜自己这时候的脸一定可怕极了。

    郑玉璁怒不可遏,颤声说道:

    “你们……你们居然敢……他……”

    莫尔额接着叹道:

    “是啊,很不幸,我们这里是战俘营,不是大城市,没有很好的抢救设备……不过话说回来,他是急心肌梗塞死的,心脏病突发这种病,到那个大医院都不好治。太快了来不及啊,医院也是治病不治命么。”

    向小强好容易才压着怒火,嘶声说道:

    “尸体呢?把尸体拉来看一下。”

    莫尔额说道:

    “已经火化了。”

    向小强死死地盯着他。

    莫尔额露出了理解的笑,又笑呵呵地说道:

    “向将军,郡主,这个你们想必能理解……我们这里是战俘营,人员密度大,人死了之后尸体不能久放,必须快速火化,要不然容易产生瘟疫……喏,向将军,这一份是军医开的突发心肌梗塞诊断书,这一份是医生开的死亡证明……看到没有?上面都有我们军医的签字,白纸黑字,还有我们的公章,还有我这个最高长官的签字证明……呵呵,向将军,如果不满意的话,你还可以要求查看我们军医的执业资格证书。……怎么样,向将军,你觉得满意吗?”

    ……好,很好,突发心脏病,自然死亡。

    郑玉璁已经泪流满面了,她颤抖着就要发飙,但是向小强一下把她拉了下来,沙哑着说道:

    “骨灰呢?”

    几个北清官员都有些意外。他们本以为向小强一定会大闹一场呢。没想到如此识相。其实,就算向小强再愤怒,他们也不怕。因为这样处理,就是他们请示了皇上,皇上授意的。皇上的意思很明确,必须要让向小强知道,这里是大清,必须要让他意识到在这块土地上,是谁掌控着一切。

    过了一会儿,两个军医还真的把一盒骨灰搬来了。

    向小强看着地上的骨灰盒,摘下了帽子。边的郑玉璁已经泣不成声了。

    向小强抬起头来,望着眼前一千多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战俘,突然高声喊道:

    “弟兄们!这个死去的弟兄也是你们的一员!两天前,就在别的弟兄都在刺刀枪口下、只敢被着说谎的时候,就是这个张连生冒着生命危险喊出了真相,让我和郡主知道了你们在矿山里的遭遇!但是大家看到了,仅仅一天之后,这个兄弟就……就变成了眼前的这一盒骨灰……为什么呢?哈哈,突发心肌梗塞!”

    一千多名战俘木然地看着面前地上的骨灰盒,没什么反应。

    向小强突然明白过来,他们已经很麻木了。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他们已经对这种事、或者说比这残忍黑暗十倍的事,习以为常了。见怪不怪了。

    向小强觉得自己很悲哀,很失败。

    他叹了口气,有种想哭的感觉,悲伤和压抑淤积在口,吸不进去,也呼不出来。

    而这种感觉,几千明军官兵们已经受了大半年。北清几千里地的百姓们,已经受了两百多年。

    向小强慢慢蹲下去,轻轻抚摸着骨灰盒,然后把它抱起来,转交给郑玉璁。

    “几千人里面,唯一一个脊梁没断的人,现在就成了骨灰,正躺在里面。”

    郑玉璁一点没有忌讳的意思,伸手抱过骨灰盒,哭的满脸泪水,使劲儿点着头,仿佛那个勇敢的人,此刻正被她抱在怀里。

    ……

    向小强转过,望着一圈的北清官员,低声道:

    “把诊断书和死亡证明给我。”

    莫尔额马上把两份证明递给了他。向小强拿过来看了看,冷冷地说道:

    “不行,只有军医的签字和你的签字不行。我不认可。”

    莫尔额看着他喷火的双眼,本来想讥讽一句“你不认可又怎么样”,但话到嘴边还是说成了:

    “那你还想要谁的签字?”

    向小强伸手划了一圈:

    “你们在场的这些官员,全都得签上字,做个见证。不然今天我不走。”

    莫尔额一怔,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是他看了看边的下属们,又看了看自己的签字已经在上面了,再让下属门签上字也不是不可以。反正这件事是皇上吩咐的,自己没什么好担心的。向小强这样做,大概也是为了回去后好交代吧?

    他一偏头,吩咐道:

    “你们也都签上字吧。”

    最高长官吩咐了,下面的军官们也都拿过纸笔,陆续在两份文件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接着,向小强又要文官们也签字。文官们犹豫了一下,但看军官们都签字了,虽说莫尔额管不到自己,但还是都跟着签上了字。

    向小强拿过两份证明,数了一下,一共十六个签名,和在场的北清官员人数相符。

    他什么也没说,把两张纸折好,装进口袋。然后,目光又极其缓慢地、森地、挨个儿从这十六个北清官员脸上扫了一遍。

    “走。”

    他说道。

    ……

    第一批明军1500名战俘,在被北清俘虏、经历了8个月的地狱煎熬后,终于踏上了返回家乡的路。

    晚上六点钟,战俘列车驶进了天津大沽口码头车站。

    七点半名战俘和向小强、郑玉璁登上了一艘北清货轮,拔锚启航。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