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5集 土壤和笼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广武皇帝到没有表现出郑玉璁担心的恼怒,而是微笑道:

    “向将军,你是想说,我也是和希特勒、墨索里尼、斯大林一类的统治者是吧。--凤-舞-文-学-网--”

    向小强没说话,只是低着头,夹了一片象拔嚼着。然后看着他,咧嘴一笑,算是默认了。

    象拔就是大象鼻子。广武皇帝这不起眼的一小桌,满汉全席中的“山八珍”都上全了:驼峰、熊掌、猴脑、猩唇、象拔、豹胎、犀尾、鹿筋。向小强在南明一样都没吃过,这次吃广武的,不吃白不吃,抓住机会都尝一遍。

    广武皇帝看向小强“穷酸”的样子,不住露出嘲讽的笑,心中的自尊心得到了不小的满足。

    他淡淡地笑道:

    “这不奇怪。不只是你一人,南明报纸、还有西方报纸上不少写文章的人,都把我跟他们三个比作一起。但是无论是你向将军还是他们,都不明白我和那些独-裁政客的根本区别。希特勒、墨索里尼、斯大林那些人,他们的统治注定是短暂的。我在这里可以做个预言:三个人中,统治最短的将是墨索里尼,其次是希特勒,最长的将是斯大林。当然,我说的不包括突发疾病、被暗杀等意外况。”

    向小强嘴里嚼着筋道的象拔片,没有抬头,但是支着耳朵听着。听到这里心中很是惊诧,一瞬间甚至怀疑这哥们也是穿越来的。现在是但是广武做的判断和后来的事实惊人的吻合。墨索里尼1943年被国王政变逮捕年被游击队处死,-体悬尸广场,第一个结束统治;希特勒1945年饮弹自杀,死后被烧成焦炭,头盖骨放在玻璃窗里供人参观,第二个结束统治;斯大林1953年脑溢血死亡,死后被挖坟暴尸,最后一个结束统治。

    虽然向小强只顾低头闷吃,但广武皇帝仿佛看出了他心中的惊诧,笑道:

    “将军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这么判断。我的依据很简单:土壤。我不否认我也是独-裁者。你看,我很坦然。我就是独-裁者。但是独-裁也需要土壤。三个国家中,意大利的土壤最不适宜独-裁。意大利这块土地诞生了人类最早的代议制民-主政体——罗马共和国。到了中世纪后期,这块土地又成了文艺复兴的发祥地。而文艺复兴又引发了18世纪的欧洲启蒙运动。可以说西方世界的复兴,就是从意大利开始的。而现在的英国、美国、法国、荷兰、比利时、瑞士……包括你们南明,你们这些民-主政体,还有你们脑子中的平等、博’等等这些东西,最早都是来自欧洲启蒙运动。

    “这一切,都造就了意大利人骨子里的国民、精明、不喜欢受拘束。你可以轻易地让德国人在某种整齐划一的秩序下生活,而想让意大利人长期忍受这种整齐划一的秩序,那要难得多了。向将军你看,这就是土壤。而德国的土壤就好得多。普鲁士长期在斯巴达式的、举事化的体制下,人民早就习惯了这种整齐划一的生活方式,也习惯了整齐划一的思考方式。--凤舞文学网--这已经融入德国人的国民了。意大利人对墨索里尼的忠诚度,远比不上德国人对希特勒的忠诚度。

    “德国又是《凡尔赛条约》的主要整治对象,已经破产的况下,还要为整个欧洲大战买单,再加上经济大萧条,雪上加霜……所以尽管它战后有个短暂的民-主政体,但是这一段民-主政体给德国人留下的印象,与其说是自由,不如说是饥饿和屈辱。……这些境遇,都是意大利没有的。因此,德国的土壤,是上天为希特勒精心准备的礼物。德国也是注定要出一个希特勒的。即使不是希特勒,也会是别人。”

    ……

    向小强听的已经很有兴趣。他知道广武皇帝是个独-裁者,但没想到还是个博学的独-裁者。

    郑玉璁也听得入迷了,已经不再夹菜吃,而是目不转睛地望着广武皇帝,听他说。

    向小强发现了郑玉璁眼神不对,很是不爽,下边踢了她一下,把这小妮子“唤醒”。然后,他笑呵呵地说道:

    “皇帝陛下,那么,俄国呢?俄国的土壤一定是最好的了。”

    广武也点头笑道:

    “俄国的独-裁土壤当然是最好的。欧洲中世纪有两大瘟疫,一是黑死病,二是蒙古人。你们南明总说我们是鞑虏,是野蛮人。呵呵,好吧,即使我们是野蛮人,那也是开创了康乾盛世、编修了四库全书、言行如一地善待汉人、实现了治下满汉平等的‘野蛮人’。而中世纪的蒙古人是真正的野蛮人。他们从亚洲开始毁灭文明,一路毁灭到东欧,把他们的愚昧和野蛮播洒到了大半个欧亚大陆。

    “蒙古大帝国最东端的一部分叫做‘大汗汗国’,也就是‘元朝’。最西端的一部分叫做‘钦察汗国’,也就是‘金帐汗国’。而被称作‘俄罗斯’的这个国家,就是在原金帐汗国的土地上诞生的。一诞生就在欧洲最野蛮、最蒙昧的部分,这也算是俄罗斯的不幸。

    “俄罗斯处在欧洲的最东端,几百年来,无论是文艺复兴还是启蒙运动,都没有吹进俄罗斯一丝一毫。即使是彼得大帝学习西方,采用的也是最野蛮粗暴的手段。直到本世纪初,俄罗斯还是个农奴国家。为一个欧洲国家,一个白人组成的国家,居然还是个农奴国家。这也算是上帝对白人的最大讽刺吧。

    “不过,同样,这也是上天赐给列宁和斯大林的最好礼物。愚昧的国民,永远是独-裁者最喜欢的。我也喜欢,呵呵。愚昧,代表了不会思考,代表了容易相信任何东西。你不能想象20世纪的英国国民、法国国民、美国国民、荷兰国民、甚至德国国民会相信世界上有‘乌托邦’。但是20世纪的俄罗斯国民却相信。俄罗斯国民更愚昧、更贫穷,更渴望自己命运能被一个神话而改变。于是,当布尔什维克们为那些愚昧的工人、水兵、农奴们描绘了一个乌托邦后,他们就相信了。于是,改变命运对俄罗斯来说,也永远成了一个神话。

    “和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比起来,布尔什维克可以说是最成熟的一个体系。它的理论诞生的最早,有着近百年的完善演变过程,也有一最完善的组织体系,终极目标也最人,自我巩固的手段也最酷烈,它可以说是进化最完善的一个。这都是另外两种不能比的,另外两种只不过是狂人脑子一的产物,在它面前只是新生儿而已。

    “纳粹是希特勒一个人的纳粹,法西斯也是墨索里尼一个人的法西斯。这两人一旦死去,他们留下的国家是否还能继续这两种主义,就很难说了。但是布尔什维克不是斯大林一个人的布尔什维克,它是有自己的生命的。它既然不是随着斯大林的诞生而诞生,那也不会随着斯大林的死亡而死亡。”

    ……

    郑玉璁听得入神,这时候大着胆子插话道:

    “皇帝陛下,您这么悲观?”

    广武笑道:

    “悲观不悲观,那要看对谁来说。对俄罗斯老百姓来说,对你们来说,自然是很悲观。但对于斯大林、或者对于我来说……”

    他拿汤匙戳起一块酥烂的熊掌,缓缓填进嘴里,闭上眼睛品尝着最奢侈的人间美味。片刻后咽下肚去,才继续笑道:

    “……那是最乐观、最好不过的事。呵呵呵。”

    广武放下汤匙,拿起湿巾擦了擦嘴角,望着向小强笑道:

    “难道不是吗?你们的女皇朱佑榕难道不羡慕我吗?你们首辅大臣沈荣轩难道不羡慕我吗?或者说向将军你,你难道不羡慕我吗?……当朱佑榕想干点什么事还要翻宪法、看内阁脸色的时候,当沈荣轩整天被报纸骂得狗血淋头、被老百姓堵着官邸骂得不敢出门的时候,当向将军你三番两次因为大点事、差点被都察院抓进监狱的时候……你们难道不羡慕我吗?嗯?”

    向小强盯着广武嚣张的样子,恨不得扑上去把他掐死。

    但他又不能说“不羡慕”。说不羡慕那是假的。脸上依旧笑嘻嘻的,但心里窝火的不行。他很想说“你就得瑟吧,你得瑟不了两个月了”,但还是忍住了,话到嘴边变成了:

    “皇帝陛下,你好像并不是想和我讨论出什么结果来,而纯粹就是享受这种讨论的感觉,可见你平时边连个敢说话的人也没有了。你不觉得你这样太孤家寡人了吗?你看,你连想享受一下和人讨论的快乐,都要千里迢迢地从敌方找人来,是不是很悲哀呢?而我们女皇陛下想讨论什么问题,随时就有一大堆的大臣和她讨论,甚至是争论,争论到面红耳赤都没有关系。……这是不是也让皇帝陛下你很羡慕呢?”

    广武皇帝哈哈一笑,说道:

    “有道是‘高处不胜寒’,自古至高无上者都是孤独的。这也是取得权力后必须付出的小小牺牲。将军你看一看,从古至今,有多少人为了至高无上的权力,宁可舍弃安全的生活、舍弃妻儿老小、甚至愿意付出九死一生的代价?至于‘争论的快乐’,这种小小的代价算得上什么?而那些得到了至高无上权力的人,又有哪一个宁可为了得到‘争论的快乐’而把手中的权力交出去的?没有,你一个也找不出来。

    “你不要说你们的女皇朱佑榕。那个女孩从出生到长大,一天也没有品尝过‘至高无上的权力’带来的快乐,当然有一大堆人敢跟她争得面红耳赤。因为她根本就是个被关在笼子里的女皇,她的权力也是被关在笼子里的权力。”

    向小强心中默默地想着:

    “关在笼子里的最高权力”,这个形容得好。后世有人说过,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不是火药印刷指南针,也不是飞机大炮汽车电脑,而恰恰是一种“把最高权力关进笼子的制度”。正因为有了这种发明,人类才得以逃脱了周而复始的暴力革命、定期自我毁灭的悲剧怪圈,人类的财富和技术才可能在近几百年来以加速度积累,才有了工业革命,才有了后世的一切。

    否则,永远无法解释人类几千年来都没什么大的变化,为什么却在最近几百年爆炸式的发展。生产力的进步只是表象。它只是结果,不是原因。导致生产力摆脱桎梏、甩开膀子飞奔的,不是从美洲抢来的黄金,而正是这种“把最高权力关进笼子的制度”。

    否则,朱佑榕也不会是现在这样一个善良、温柔、优雅、富有同心的女孩,而会成为吕后、武则天、慈禧那样权力无限膨胀、满手沾满鲜血的恶毒女人。

    当然,也找得出来‘为了得到争论的快乐’而自愿把自己关进笼子的人。不过这种人非常罕见就是了。但是一旦出现了,就会被载入史册,受到后世的无限敬仰。比如,乔治-华盛顿。打赢独立战争后,华盛顿无论是实际权力还是巨大的威望,都完全可以当美国国王,把手中的权力终生享用,然后传于子孙。

    但是他只做了两任总统,和同僚们制定了一部《宪法》,把最高权力关进了笼子,就回家务农去了。正是华盛顿两百年前的这一选择,才有了后世那个傲视全球的美国。否则,北美最多是南美的翻版。后世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哪怕他只知道一个美国总统,那也一定是乔治-华盛顿。

    ……

    向小强正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些说给广武皇帝听,郑玉璁突然笑呵呵地道:

    “皇帝陛下,你想必是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个道理的。你这样的话,就不怕有一天落得路易十六那个下场吗?”

    向小强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郑玉璁,惊叹她怎么讲话这么彪悍。路易十六两口子被断头机切下脑袋,一百多年来已经成了所有君主的噩梦。小妮子拿这个刺激广武皇帝,气昏了头吗?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