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5集 宠辱之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向小强和朱佑榕拥吻告别后,推开车门出来,一下子又成了全机场的瞩目中心。--凤-舞-文-学-网--上百双眼睛惊讶、猜测、暧昧地盯着他。郑恭寅马上过来,笑呵呵地拉住向小强,说就别坐你自己的车了,咱们同车回去。

    于是,向小强求之不得,又坐回了这辆豪华大轿车里,再度和朱佑榕坐在一起。郑恭寅也坐进来,笑嘻嘻地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吩咐开车。这时候,所有人才知道,郑侯爷邀请向小强同车返回了。他们也都纷纷上车,组成长长的车队,以郑恭寅的座车为中心,簇拥着离开了。

    车队浩浩地开进南京城,沿着长平路上前进,前方是二十辆挎斗摩托开道,俨然是国家元首出巡的排场。不过这也差不多了。郑恭寅后天就是大明延平王了,也算是半个国家元首了。何况,真正的国家元首朱佑榕,也就在车里呢。

    这支长车队是由三个不同的单位组成的:昌平侯府、人民卫队、东厂。按照约定俗成的通常规矩,车队应该是最先送地位最高的人,也就是先在昌平侯府停下,让郑恭寅一行人回府,然后再按照地位高低排顺序。就算人民卫队和东厂的地位不分上下,那也可以按照路程远近、是否顺路的关系来安排。

    但是现在,郑恭寅直接吩咐司机,先送向大人回府。司机本来打算直开到昌平侯府呢,现在赶忙用车内无线电通知其他车辆,先行开往向小强官邸。向小强知道这很扎眼,但却是推辞不掉的,只是说了几声这怎么敢当。

    ……

    回到家中,秋湫第一件事就是跟向小强来了个飞扑拥吻。虽然她也是到机场去接向小强了,但到现在还连一句单独的话也没说过呢。她第二件事,就是问郑侯爷的车里是谁。

    向小强大大方方地告诉她,里面是朱佑榕。然后,秋湫又试探着问道,他们在里面干什么。秀秀在旁边笑而不语,没有问东问西,但秋湫问的显然也是他想问的。

    向小强捏着秋湫的脸颊,笑呵呵地说道:

    “我们在商量,看怎么把她娶进家门啊!”

    秋湫怔了一下,然后“噢”了一声,努力装作很高兴的样子。

    向小强哈哈一笑,又捏了捏她的脸颊,笑道:

    “傻丫头,我们在商量怎么让我在监狱外边儿呆着,明白吗?……嗯,你们都看报纸了吧,都察院的老虎让我给摸啦,这几天都察院喳喳呼呼的要把我捉拿起诉来着,人家佑榕就在车里跟我商量这件事儿的来着,明白了吗?”

    秋湫和秀秀都很惊讶地望着他,听他居然直接叫女皇陛下为“佑榕”,还叫得那么自然。--凤-舞-文-学-网--两个小妮子相互看了看,然后秀秀问怎么处理的。她知道都察院的厉害。

    向小强笑道:

    “估计得交点罚金,几万块吧。喂,你们俩下个月不能做新衣服了啊,得帮着补回来。”

    秀秀有点意外:

    “就是罚金?没别的了?”

    她原以为,就算你跟女皇陛下关系好,那最多不用坐牢,至少还是得降降职位、或者动动爵位、或者减减年金的。没想到只要不疼不痒地交几万块钱就行了。这对于自己家来说,根本就是象征的嘛。

    向小强把她俩一左一右揽在怀里,笑呵呵地道:

    “所以说啊……这么好的女孩,咱还是得把她弄到家里边儿来……秋湫,我不是答应过你,一定要把朱佑榕娶回家来吗?”

    “嗯?!”

    秀秀不敢相信地望着秋湫,嘴巴慢慢成为o型,表复杂,开始浮想联翩。

    秋湫连忙摇着手,结结巴巴地跟秀秀解释,不是那样的……然后她跟秀秀解释了一番,把上次和向小强在德国饭店房间里的那次吵嘴说了。那时候是秋湫第一次知道向小强喜欢朱佑榕,难过得要命。但她最难过的不是向小强喜欢上了别的女孩,而是向小强喜欢上的女孩偏偏是大明女皇,那是个遥不可及的女孩。

    按照秋湫的逻辑,向小强喜欢某个普通女孩的话,那把她娶回家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向小强是要娶很多个的,而秋湫有自信,向小强最的始终是自己。但向小强喜欢上的却是大明女皇,那么肯定是没可能娶回来的,而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那向小强心中最的,就不会是秋湫,而是那个得不到的朱佑榕了……

    所以当时向小强放话答应:要么把朱佑榕娶进门,要么把朱佑榕忘了。而现在的况看,朱佑榕进向家门不但不是遥不可及,反而是很现实的了。

    秋湫这番解释着实把秀秀雷得不轻。秀秀捂着小嘴惊愕了半天,慢慢也觉得秋湫的这番逻辑看似荒唐,但仔细品来还是很有道理的。

    “再说,”向小强搂着她俩叹道,“你们看看我,年纪轻轻,就陡然居高位,手握巨大权力,还跟当今天子交往甚密……这一切都跟我的年龄、跟我的政治经验及不相符。下面的、左右的,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我呢,多数都还是不怀好意的……上次是昌平侯陷害我,这次是暹罗王子陷害我……尤其是这次,简直凶险万分。今后时间长了,比这更凶险的事还会不断找来……

    “如果我把朱佑榕娶回家的话,那况就完全不一样了。那样我就有了一个难以撼动的地位……那样受益的不光是我一个人,还有我们家。秀秀,想想你妈妈,还有你弟弟……尤其是你弟弟,他会有一个截然不同的前程。如果我只是个司令伯爵,那我最多设法把他安排进人民卫队,给他个不太重要的职务,让他跟着别人慢慢混……如果我是大明亲王的话,那他作为我的内弟,也就成了大明最牛的贵戚子弟之一了。”

    秀秀痴痴地听着。这世上她最关切的人,除了向小强,就是她的母亲和弟弟。或者也可以说,首先是她的母亲和弟弟,其次才是向小强。母亲还好,弟弟只有十七八岁,他的前程才是秀秀最放心不下的。现在听向小强这样勾画着美好前景,她不也深深地沉迷进去了。

    向小强加了一把油,又说道:

    “到时候,我甚至可以给子羽安排一门显赫的亲事。暹罗的昆诗达王妃上次提出要把她的女儿、也就是普密蓬王子的妹妹乌玛琳公主嫁到大明,甚至都没要求嫁进朱家或郑家,只是说能嫁给大明的某个年轻的贵戚子弟就行了……秀秀,明白吗?当然,我不是说子羽的亲事一定就是乌玛琳公主,但至少那时候,谁也不能说我们家子羽配不上乌玛琳公主了……嗯,就是这么个关系。秀秀,明白吗?”

    向小强说的口沫横飞,脯拍的梆梆响,心中却有点打鼓,他知道秀秀可不好忽悠。能忽悠的她心甘愿接纳朱佑榕、甚至帮着自己出谋划策,那就更不容易了。但他也知道,秀秀是最疼弟弟的,现在那小舅子的前程和终大事说事儿,正好戳着秀秀的软肋。

    果然,秀秀微笑着,把脑袋轻轻抵在他的膛上,手指也在他膛上轻轻划着,笑道:

    “大人,看你说的……其实,就算她只是个普通女子,没你说的这么一大堆的好处,只要你真她,肯把她娶回来,那也是非常好的事啊……我和秋湫都懂得这个道理的。是吧?秋湫。”

    秋湫趴在向小强怀里的另一边,也赶紧一阵点头。

    向小强看着秀秀心花怒放的样子,心中窃喜。看样子,秀秀这小妮子现在是心甘愿的愿意接纳朱佑榕进门了。下面要做的,就看自己的手段了。

    ……

    回家还没一会儿,侍女就送来了两份请帖,都是这一会儿才送到的。一份是陆航司令李国梁的,请向小强携家眷到他的寒舍去饮宴,顺便两家人也认识认识。

    第二份是统帅部总参谋长张照先元帅的,也是邀请向小强携家眷过府饮宴。

    李国梁反应快,马上来跟自己加深感,这个向小强不意外。有点出乎意料的是,张老头反应也这么快。向小强一直倒没看出来,张照先可能还是个老滑头。

    正看着呢,侍女又送进来两封请柬。一份是泰平记军工公司大老板送来的,不过他倒是比较有自知之明,估计知道自己分量不太够,没敢写请向大人今晚过府饮宴,而写的是明晚。另一不是正式请柬,打开看了,原来是岳父秋老虎请自己带着秋湫到家里去吃饭。

    这么一会儿功夫,四场饭局都凑到一起来了。

    秋湫自然是想让向小强带着自己,回自己家去吃晚饭,正所谓“常回家看看”。向小强没想到的是,秀秀也主张他带着秋湫去秋老虎家吃饭,而把其他几份请柬婉拒掉。她说,向小强现在地位微妙,非比从前,他和女皇陛下的关系,很多人都已经有猜测了。现在就差报纸上没登了。因此这时候向小强应该更加的谨慎。一天没把朱佑榕娶进门,一天就不能放松警惕。现在以他的份,再这么公然、高调地结交军界高官,确实有点犯忌讳,也容易给一些人以猜测的空间。

    这时候,去岳父家吃饭,用这个理由拒绝再合适不过。百善孝为先,就算是张照先也说不出什么来。等过几天,暹罗王子的事处理过了,向小强不再那么风口浪尖了,再低调地去张照先家中喝杯茶、吃顿饭,赔罪解释一番,这样最完美。

    向小强听着秀秀的规劝,深以为是。于是写了三封书信,婉拒了他们,差人送去。当晚,向小强带着秋湫和蜗牛,去了秋老虎的家。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