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4集 赢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容克52轰鸣着在跑道上停住。--凤-舞-文-学-网--终于又回到南京了。

    “大人,”胡炯弯腰来到座位旁边,小声道,“我们该下飞机了。”

    刺眼的夕阳从舷窗外斜斜地照进来。向小强困倦地强睁开眼睛,解开衬衫领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点点头。他浑疲惫地站起来,拎着军服外,浑浑噩噩地往门口走。秀秀赶紧在后面扶住他。

    这一路睡得疲惫不堪。虽然疲惫,但好像这几天都没有刚才这一路睡得那么沉。多以来,所有压在心上的担子,仿佛都卸下来了。

    机组乘员推开舱门,请向小强第一个下飞机。向小强站在机舱门口,看着下面的形,慢慢的开始惊讶。

    下面的草坪上,停了一长串小轿车,足有三四十辆。每辆轿车旁边都站着几个人。最中间的一辆黑色豪华大轿车旁,郑玉璁一洋装,带着宽边阳帽,双手拎着小皮包,笑吟吟地看着向小强。在她的边,站着她的哥哥郑玉瑭,吊儿郎当的。郑玉璁踢了他一脚,郑玉瑭才露出笑脸,跟飞机上的向小强点点头。

    一名司机弯腰拉开豪华轿车的后门,一根文明棍伸了出来。紧接着郑玉瑭和郑玉璁连忙跑上去,一左一右搀扶着一个人出来。那人拄着文明棍,扶了一下礼帽,咳嗽一声,抬头望上来。

    那正是郑恭寅。郑恭寅笑呵呵地看着向小强,抬起戴着雪白手的手,很有派地挥手致意。

    向小强笑了,把外扛在肩上,也在飞机上对着郑恭寅挥手致意。

    呵呵,这老头,还没登基继位,就已经一副延平王的派头了。

    草坪上除了郑家的车队,明显能看出来还有两拨轿车来自不同的单位。一拨轿车有十几辆,为首一辆豪华轿车旁,也站着一位大人物,也看着向小强笑吟吟的。向小强认出来了,那是东厂的现任厂督——陈伯炎。紧挨着的另一辆豪华轿车旁边,站着东厂一局副局长江美庐。江美庐也是带着、迷人的微笑,望着向小强。

    向小强也向他们笑呵呵地点头致意。另一拨轿车就更多了,有二十多辆。应该说不全是轿车,一半都是军用长官车。向小强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些小车旁边是一张张最熟悉的面孔:肚子疼、十四格格、秋湫、李根生、蜗牛……还有下面的不少主要军官。他们都咧着嘴看着自己,每个人都笑得合不拢嘴。

    向小强也哈哈一笑,冲所有人挥挥手,然后不摆扛着外,扶着舷梯下了来。

    他知道今天这次“强大阵容”的接机,主角就是郑恭寅。因为自己抓住了阿南塔王子,抓住了沙旺苏西,抓住了他的杀父仇人。于于理、于公于私,他都得前来表示一番感谢。至于面,主要原因应该就是郑恭寅来了,也就是马上就要当延平王的人来了,东厂得跟着来帮帮人气。当然,拿上桌面的原因,应该就是他向小强在舟山港对暹罗王子的巧妙安排,为大明弄到了前所未有的报盛宴,东厂作为大明最大的报机构,应该来表示敬意。--凤-舞-文-学-网--

    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这不会是一个好现象吧?……不会是他们都预感到再没有什么强有力的力量、阻止自己和朱佑榕的关系发展了?

    ……

    向小强带着一行人径直走到郑恭寅面前,还没等开口招呼他,郑恭寅拉住向小强的双手,哈哈笑道:

    “小向啊……榕榕已经告诉我了……哈哈,好样的,到底抓住了!本侯的杀父仇人、咱大明的仇人,听说从查到抓,都是你顶着委屈、一力完成的!……怎么说呢……本侯得说一声谢谢啊!”

    向小强笑道:

    “哪里哪里,侯爷太客气了……不要说我为大明人民卫队司令、这是我的本职,就算我为大明的一员普通公民,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啊,怎能当得侯爷一谢呢!”

    郑恭寅拉着向小强的手哈哈大笑,拍着他的手背,然后转脸斥道:

    “你们两个孽障,还不滚到前边儿来!”

    郑玉璁低头红着脸、但却笑吟吟地凑上前来。郑玉瑭也是脸上挤出笑容,跟着妹妹走上前来。

    郑恭寅哼着斥道:

    “你们两个孽障,当初你们两个嚷嚷的最凶,一口认定向大人就是凶手。现在怎么样,错怪人家了吧?你们的脑子都长到哪儿去了!尤其是璁璁,还整天夸你聪明,哼,如今看来,怎能抵得上人家向大人十分之一?也亏得人家向大人宽宏大量,不跟你计较!还背着一的冤屈,替我们家、替我们大明抓到了真凶!……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谢过向大人!”

    郑玉璁和郑玉瑭马上像练习好的一样,对着向小强深深一个长揖,拖着长音齐声说道:

    “玉璁(玉瑭)在此谢过向大人——”

    “哎呀哎呀……”向小强笑嘻嘻地,赶紧双臂搀起,连声笑道,“这是干什么……郑兄快快请起,贤妹快快请起……呵呵呵……”

    兄妹俩都顺势直起腰来。郑玉璁听他叫自己“贤妹”,还顺便瞪了他一眼,但也是美滋滋地。

    然后向小强又跟东厂的陈厂督、特别是跟老熟人江美庐他们说笑寒暄了一阵,还询问江美庐的脑袋有没有什么大碍……

    然后,郑恭寅又亲地拉着向小强的手,凑近了,神秘兮兮地轻声说道:

    “我的车里……还有一个人也来迎接你了……不过是秘密的,别人都不知道…你也知道是谁吧……”

    向小强心中一跳,扬起一只眉毛,小声说道:

    “难道是……?”

    郑恭寅闭上眼睛,微笑着点点头。

    向小强悄悄望向郑恭寅的三排座豪华大轿车,看到后两排的窗帘拉得紧紧的。

    “啊……”

    郑恭寅微笑着叹了口气,摇摇头,拍拍他的手背,用下巴微微点了一下豪华轿车,小声道:

    “去见见吧。”

    向小强知道,这一叹,这一拍,也就代表着郑恭寅认了向小强和朱佑榕的关系,他不会再设法阻挠了。倒不光是因为向小强帮他抓到了杀父仇人,主要也是郑恭寅觉得自己再阻挠的话,没多大作用、也没多大意思了,还不如顺水推舟,和向小强为友非敌,最实际也最划算。

    满机场的人都在看着向小强。但向小强仍是扛着外,信步走到郑恭寅的豪华大轿车旁,弯腰拉开后座车门,然后坐了进去,又大大方方地关上车门。

    几乎在同时,这辆车的司机从前座推门出来,然后关好车门,站到了三步之外,面无表、一本正经地站在那里。

    众人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知道为什么向小强和郑侯爷说了几句话之后,就会诡异地钻进他的汽车后座。但是,有少数人脑子好使、再加上比较清楚向小强和朱佑榕之间的暧昧关系,大胆地猜测到女皇陛下可能就在车内。

    ……

    宽大、幽暗地轿车里,向小强坐在朱佑榕旁,凝视着她。朱佑榕就这么柔顺地坐在座位上,微笑着看着他。两人对视了几秒后,向小强先咧嘴笑了。然后朱佑榕也笑了。

    “回来了?”朱佑榕笑道。

    向小强笑道:

    “回来了!这不是在你跟前坐着么。”

    朱佑榕笑吟吟地垂下头去,两手抚着过膝裙的料子,又轻轻地问道:

    “这几天……在那边好吧?”

    向小强心中一阵漾。一种强烈的幸福感充满中。这哪里像个天子,分明就像个妻子一样的。

    他犹豫了一下,伸手握住朱佑榕的一只手,往自己这边牵过来。朱佑榕看了他一眼,脸慢慢红了些,但还是低头浅浅一笑,让他牵了过去。

    向小强轻轻摘下朱佑榕的手,温柔地抚摸着朱佑榕的纤纤玉手,笑道:

    “当然好了。这几天……在那边倒是吃了不少的鱼。呵呵,把长这么大没吃过的鱼都吃一遍了……美中不足的是,那儿没有你。”

    朱佑榕低着头温柔地笑着,也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笑道:

    “之,你可闯了一件祸,看你怎么办吧。”

    向小强笑道:

    “什么祸?”

    “前几天,你在这儿上飞机的时候,是不是把监察御史给拽一边儿去了?公然对抗都察院执法,你可够有胆子的。”

    “啊……”向小强往后面一靠,摸了摸脑门,叹道,“都忘了还有这么个官司等着我呢!”

    朱佑榕看着他,说道:

    “你不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吧?就你干的这件事,最少要判一到三年,还要巨额罚款。明白吧?”

    向小强一怔,然后慢慢笑道:

    “不会吧。你不会是说真的吧?你应该知道当时的况的。我当时要不上飞机的话,那阿南塔王子劫持班轮逃往本的时候,我也就不会在那里……我不在那里的话,谁来想那个主意?那现在阿南塔王子就真的在本了。孰轻孰重,这个我想都察院也会体察的吧。”

    朱佑榕摇摇头,看着向小强,无奈地笑道:

    “没有这一说。虽然现在调查团已经对你撤诉了,大陪审团也解散了,但在那时候,你仍然是不能离开南京的。所以,你犯法了就是犯法了,没有这一‘如果但是’的,法官也不会听的。甚至都……都不会考虑你跟我的关系。”

    向小强轻轻抚着朱佑榕的手,笑道:

    “那怎么办?要不,我就去坐牢?你……咳咳……你等着我?”

    朱佑榕又低下头,脸绯红地微笑着,叹了口气,摇摇头。然后她看着向小强,笑道:

    “唉,你真是的……跟你说吧。你本来是要铁定会坐牢的,本来这儿还会有都察院的车,等你一下飞机就逮你的……但是,我已经签字赦免你了。所以……”

    “所以,”向小强捧起她的手,轻轻一吻,笑道,“这儿就没都察院的车了。谢了哈。”

    “但是……”朱佑榕又说道,“我只能赦免你的刑事处罚,却没法赦免你的其他处罚……就是罚金。你明白吧?”

    向小强哈哈一笑,再次抚摸着朱佑榕的手,笑道:

    “我最怕的就是坐牢了不能和你在一起……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就是把我罚成穷光蛋都没关系……唔,话说要罚多少钱啊?”

    朱佑榕摇头笑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要看法官怎么判……不过对于你,大概会判几万明洋吧。”

    向小强装作很痛的样子,皱了一下眉头。其实这几万明洋对他来说,真的就跟挠痒痒一样。他笑着,叹道:

    “唉……你说我冤不冤,先是被那狗王子陷害,陷害的连你也差点把我当仇人……然后又千辛万苦地亲自去追捕……现在你看,杀害咱大明延平王的凶手也抓到了,还有,暹罗的那些海量报也源源不断地送回南京……到头来我却要掏好几万明洋的罚款……还有啊,要不是跟你关系好,现在我还得在监狱里蹲着……你说我是不是很冤?我图什么?”

    朱佑榕静静地望着向小强的双眼,忽然间满脸通红,微笑着,轻声说道:

    “你不冤……因为……”

    说着,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双臂主动揽上向小强的脖子,含苞放地双唇等待着。

    向小强不需要再多的解释了。他揽住朱佑榕的腰,温柔深地吻了上去。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