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1集 传说中的日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说是夜里更新的,没想到一直写到了早上……好在比较多,这两更加起来有8吼吼

    向小强死死地盯着她,一句话也不说。--凤-舞-文-学-网--专业提供电子下载

    这个傻丫头碰到了他的底线了。他本来还是打算尊重她、不打算对她动粗的。他原想着,如果这位薛小姐当真不愿让开,那自己就不必理她,绕过她直接上飞机就是。她要是泼辣的话,那最多被她拽几下衣服,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丢点面子。

    但是现在这个薛玉珍公然对自己的下属、对跟着自己混的李国梁的下属放话威胁,这是把自己得没有退路了。如果今天不对她“动粗”一把,那在自己下属的眼里、在李国梁下属的眼里、在李国梁的眼里,自己始终是个权势有限的人。那今后,像上次郑恭寅设局陷害自己那样的事,还会时有生。

    只有让大家都认为,自己是大明除了朱佑榕之外的最有权势的人,才会在自己周围形成超越一切的力量团体。

    而眼前这种事,是绝对不许生的。

    向小强盯着薛玉珍一会儿,突然高声喊道:

    “胡炯!”

    “有!”

    “我命令,把这位御史小姐拉到一边去!”

    胡炯干干地咽了一口唾沫,一秒钟后,喊道:

    “是!”

    说着大步上前,就要动手拉薛玉珍。

    薛玉珍瞪着他,冷冷地道:

    “你敢!你知道你要判几年吗?”

    胡炯又咽了一口干涩的唾沫,看了一眼向小强,也不犹豫了,闭着眼睛直接拉住薛玉珍的胳膊,大声道:

    “小姐,对不起了,请你让开!”

    薛玉珍尖叫一声,一下被胡炯拉出了好几步远。

    周围机场指挥机场宪兵都在瞠目结舌地看着,就连向小强自己的警卫,也都显得有些紧张。

    向小强冷笑一声,说道:

    “我们上飞机。”

    说着,先上了飞机。向小强也上了飞机。他站在舱门口,对下面的机场指挥官挥手喊道:

    “多谢了!待我向你们李司令问好!”

    机场指挥官此时才缓过神来,连忙点头说“一定一定”。紧接着,一个班的警卫也都鱼贯爬上飞机。胡炯最后一个。他松开薛玉珍,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欠道:

    “小姐,对不起了!军令如山,请您包涵!”

    说着也转爬上了舷梯。

    薛玉珍揉着胳膊,气得满脸通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狠狠地盯着舱门口,什么也没说,转就大步朝机场航站楼走去。机场指挥官赶忙靠上前去,很客气地说:

    “小姐,您想去哪儿?”

    “有电话没有?”薛小姐气得快疯,大踏步走着,挥舞着公文包,“我要打电话!向小强,他完了!”

    ……

    飞机开始加速,在跑道上越来越快,然后缓缓离地。

    向小强望着下面渐渐变小的机场,转脸跟胡炯笑道:

    “怎么样,刚才执行命令的时候,是不是有点紧张?”

    胡炯此时的确很是后怕。但他知道向小强也是被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妮子到份上了。而且他也知道向小强采用军事命令的方式,是在保护他。刚才向小强的那声“胡炯,我命令你”怎样怎样的,就是说给在场所有人听的。这样后都察院真算起账来,也完全是向小强自己顶着,跟胡炯没有关系。他不过是执行军令而已。

    胡炯小心地笑道:

    “不瞒大人,当时是有点紧张。……但是那个女的也太不识相了。”

    向小强微微一笑,头靠在座椅靠背上,叹道:

    “说实话,我现在倒有点内疚。你说的对,她不识相。不识相好啊!我想起了当时我们采购军火的时候……无论是炼锋号,还是齐顺,当产品在我手上被挑剔的时候,他们都是虽然也是诚惶诚恐,陪笑脸,小心解释,承诺改进……但始终不敢做一件事,那就是给我塞红包。

    “我来大明这么久,成立了人民卫队,办了这么多事,周旋于内阁、东厂、陆军、海军……这些形形的部门之间,见过了形形的实权人物,比我权力大的,比我权力小的……但是,他们也没给我塞过钱,我也没给他们塞过钱。事还是该办就办,办的还都不错。

    “为什么?就是因为大明就是由这些‘不识相’的人组成的。都察院、法院、检察院、内政部调查局、警察署……里面的人都像下面那个女御史一样,非常不识相。所以大明才是今天这个大明。但是大家都知道,在另一个地方,在和我们一江之隔的北清,那里的人们都太‘识相臣识相,军官识相,法官识相,警察识相……老百姓也就不得不识相。--凤舞文学网--在那里,如果不识相的话,你甚至都没法活着。”

    飞机里除了引擎的轰鸣外,没人说话。大家都看着向小强在那里很投入地感慨。悄悄地把手伸到了向小强的手背上,温柔地握住。

    向小强突然说道:

    “有机会的话,我打算跟那个女御史好好地道歉一番。”

    一语既出,满机愕然。马上很敏感地看了他一眼,心中忐忑起来。

    ……

    飞机迎着上午九点钟的太阳向东南飞,一个半小时之后,降落在了朱家尖的海航基地。朱家尖是舟山群岛的第五大岛,西侧就是舟山岛,东海舰队的主港所在。北面一海里多就是“海天佛国”普陀山。

    东海舰队是大明最大的一个舰队,也是传统上担任本土防御任务的主力舰队。大明海军的全部六艘战列舰,平时都在东海舰队,停在舟山岛的母港内。舟山群岛大小岛屿一千三百多个,分布海域两万多平方公里,星罗棋布,海峡、水道像迷宫一样。所以东海舰队是采用开放式防御,以舟山岛为中心,主力舰都在这里。

    往外的一些大岛、特别是有良港的大岛上,都建有子港,停泊有轻重巡洋舰。大量的驱逐舰也都停在这些子港内,不时出来巡逻,防止别国潜艇或鱼雷艇偷入群岛,进行破坏。更多的小岛屿,不具备港口条件的,就在修建几条水泥栈桥,作为浅水码头,在岛上修建鱼雷快艇基地。这些鱼雷快艇将在那些驱逐舰不到的次要地方巡逻。

    另外一些有城镇、生活条件较好的大岛上,都有混凝土的潜艇洞库,那是潜艇基地。主要由女孩子们组成的潜艇部队就在上面。

    在舟山群岛的各处较高的山头、以及重要位置的岛礁上,都修筑有强大的岸防炮台和防空炮台。超过的火炮盲区都很少,整个群岛能组成一张密集的火力。

    但是岛屿虽然多,却主要都是山岛,平地很少,能修筑机场的岛屿就更少了。也就是舟山岛、朱家尖、岱山岛、衢山岛这么四个大岛而已。其中以朱家尖的条件最佳、机场最大,所以这里也作为东海舰队的海航主基地。因为四个机场不够,所以东海舰队的空中防卫任务,一半要由上海、浙江的沿岸机场担负。那些沿岸机场,也属于东海舰队的海航体系。

    整个东海舰队广阔地分布在庞大的舟山群岛上空立体交叉防御,母港、子港、大基地、小基地、大机场、小机场……在向小强看来,这简直就像一个海上王国。

    “曰本有濑户内海,我们有舟山群岛。”

    向小强在朱家尖机场上扶着舷梯下飞机,心中激动地想着,这才是一个海军强国应该有的东西。

    东海舰队的航空兵司令亲自来迎接向小强。

    在飞机上,向小强已经接到东海舰队的无线电报告,说他们已经按照要求,击伤了王子的水上飞机,水上飞机引擎冒着黑烟不得不迫降。但是那架飞机降落的地方并不是广阔的海面,而是离泗礁山只有几百米。但是当后来的巡逻艇赶到水上飞机旁边、准备上去抓人的时候,却现只有两个机师,问他们,他们说王子和那个随从已经游上岸了。

    东海舰队航空兵司令一边陪同向小强走着,一边向他介绍了负责海面搜捕的一位军官:张铭玉少校。

    这个年轻的少校马上很地跟向小强握手,笑道:

    “向大人!您不记得我了?”

    向小强也看这个张铭玉很是面熟,突然想起来,大笑道:

    “哈哈,张舰长,原来是你啊!好好好,我们又见面了!”

    然后,他转向介绍道:

    “这位就是我对你说过的,奎木狼号的舰长。我们一起在马六甲杀海盗来着。”

    也露出惊喜的神色,笑吟吟地和他握手,口称“久仰张舰长”。张铭玉自然也是受宠若惊,连连说道“夫人不敢当”。

    航空兵司令把张铭玉引见给向小强后,就告辞离开了,剩下的就由张铭玉负责介绍了。张铭玉带着向小强、坐上一辆长官车,前去朱家尖军港。在车上,他介绍说,听说王子他们跳飞机游上泗礁山后,当时就通知泗礁山军港派海军陆战队搜捕。但是泗礁山很大,二十多平方公里,光渔村就十来个。而且除了巡洋舰军港,,还有一个潜艇基地。所以说岛上的来往货船、班轮也很多。弄不好就让王子他们有机可乘。

    向小强躺在敞篷长官车里,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咸腥海风,听着头上呱呱叫的海鸟,心中却一点也没有心旷神怡的感觉。

    “泗礁山离这儿有多远?”他问道。

    张铭玉回答道:

    “在我们的北面,有八十多公里。但是大人不必担心,我们到港口乘坐水上飞机过去,不会太长时间。呵呵,中午抓到人之后,我招待你们吃我们这儿的清蒸带鱼。活的,清蒸的,大人肯定没吃过。”

    向小强明知道他是在故作轻松,安慰自己,但还是心中宽了一些。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比在大陆上好追捕多了。岛子再大,也是个岛子,跑不出去。只要把岛屿封锁住,命令所有船只停航,那王子就是瓮中之鳖。

    所以,他开始想着中午的清蒸带鱼来。别说,自己在内陆,平时吃到的带鱼都是干咸鱼,而且是红烧的。这样鲜活的清蒸,估计也只有在盛产带鱼的舟山渔场才能吃到。

    在朱家尖军港,一行人连同一个班的警卫,都乘坐了一架“信天翁”水上运输机,向北面飞行。不到一个小时的光景,就降落在了泗礁山军港。

    泗礁山军港里泊着两艘高大的巡洋舰,还有好几艘驱逐舰。向小强一眼就认出了其中的奎木狼号。

    他们刚踩到岸上,就看到几个年轻的下级军官气冲冲地跑过来,向张铭玉报告。他们个个脸涨得通红,甚至都没注意到旁边的向小强。

    “什么?!”张铭玉和向小强同时叫喊起来,“那家伙又劫持了一条船出海了?!”

    向小强快要被气晕了。这堂堂的大明东海舰队,都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如丧家犬般的逃犯,竟能在他们眼皮底下劫持船只?

    这时候,几个年轻军官也都认出了向小强,纷纷惊呼着。

    但是向小强已经顾不得摆直接恶狠狠地让他们说况。

    原来,就在向小强刚到朱家尖机场的时候,泗礁山潜艇基地的一艘小班轮运载着二十个休假的潜艇女兵,往西北驶向上海。刚出港没有一海里,船长现一块礁石上攀着两个人,他们衣衫褴褛、肤色惨白,正在挥手呼救。于是小班轮就驶过去救人。

    没想到女孩子们把那两个人拉上船后,那两个人马上拔出两把手枪,对准她们,随即又把船长和舵手也制住了。动作矫健的就像豹子一样,哪里像是落水的人。

    由于距离军港还不到两千米,这一切都被哨兵在岸上用望远镜看到了。接着就拉响了警报,巡逻艇很快出港,跟了过去。但是那两个人拿船上二十个女兵、还有船长和舵手作人质,用话筒喊话,说他是暹罗王子,受到大明的迫害,现在没办法了,谁要过来就杀船上的女孩子。

    听到他是暹罗王子,巡逻艇都不敢轻易采取行动了。现在只敢在后面跟着,也不敢冒险往前靠,更不敢开枪。

    “现在呢?”向小强怒道。

    “向大人……现在还跟着呢。”

    向小强怒不可遏,骂道:

    “船上的二十个潜艇兵都是干什么的,就这样就被两支手枪制住了?不敢反抗了?”

    旁边军官们相互看看,谁也不敢说话。

    咬咬嘴唇,轻声道:

    “大人,那都是女孩子啊。再说,她们是去休假,也没带武器。……大人,你不能要求那些女孩子都跟你一样的。”

    向小强怔住了,他望着,突然觉得她说得很对。是啊,那些都是和一样的女孩子啊。她们可能也和一样,也有妈妈,也有弟弟……在面对两个穷凶极恶的男人的枪口时,手无寸铁的她们多半只会祈祷自己能活下去,还能有机会回到自己的妈妈和弟弟边。

    他叹了口气,对着点点头,也对这几个军官点点头,算是向他们道歉。然后他问道:

    “现在怎么办?你们东海舰队准备怎么处理?”

    军官们也面面相觑,明显都没主意。向小强挥挥手,说道:

    “地图!”

    “向大人,”张铭玉连忙说道,“请随我来,那办公楼里有。”

    一行人快步走进军港的一座办公楼,在一间会议室里安下指挥部。

    墙上是一副东海大地图。

    向小强站在地图前,皱眉问道:

    “那艘小班轮应该是往东开喽?”

    大人。看来他们是想去曰本。”

    “这种小班轮航程怎么样?航速多块?”

    张铭玉回答道:

    “向大人,航程有三百海里,勉强能到曰本的。航速还是很快的,最高有2过他们想燃料够,就不能按照最高航程走,要按照经济航速,也就是15节。”

    向小强瞥向,轻声说道:

    时。”

    时,到达曰本九州岛西海岸,”向小强沉吟着说道,“那仅仅是进入曰本领海,需要多久?”

    张铭玉又回答道:

    “我们和曰本在领海分界上是有争议的。大概往东里左右,就会进入争议海域。那里就经常有曰本军舰巡逻了。”

    小强低下头去,捏着下巴,眼中闪出一丝灵感的光,“你是说,往东里,就会有曰本军舰经常巡逻……”

    “是啊大人。也就是他们差不多8时的航程之后。”

    向小强捏着下巴,开始反复走着。他变得有些兴奋,拍着脑门,喃喃地说道:

    “时…该够我们准备的……”

    “大人?”

    “而他们此去的目的地,”向小强继续沉吟着,“就是曰本……”

    “不错啊大人,但是……”

    向小强立住了,让其他人都退出去,只留下、胡炯和张铭玉。然后,他把脑中的创意想法说了出来。

    顿时,几个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随即,赞道:

    “大人!真是个绝好的主意!……就是不知道张大人,我们东海舰队这边有条件吗?”

    张铭玉也被这个想法搞得很兴奋,他咧嘴笑着,说道:

    “这个……我得问问我们司令去……”

    向小强立刻让他去协调。然后,他让搬出电台,往人民卫队司令部报,让他们抽调出十到二十个语优的特工来,要年轻的,要不晕船的,最好是熟悉军舰的。

    然后,他又给十四格格了一分绝密长电报,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她,请她给润润色。他知道十四格格是玩这种计划的高手。

    捏嘿嘿,玩儿不死他小样儿的。

    很快十四格格也回电了。她也觉得向小强的想法很可行,只是还可能牵扯到一些政治层面、国际法层面、还有明关系层面的“小问题”。不过在她的眼里,这些都很容易搞定。

    各方各面都协调妥当后,这个计划紧锣密鼓地开始准备了。

    与此同时,东海舰队的几艘巡逻艇还在不远不近地,跟着王子劫持的小班轮。

    ……

    九个小时后,也就是晚上八点多,王子和帕猜劫持小班轮,驶进了明、两国的争议海域。

    王子看着海图,越的兴奋了。没想到这次又是绝处逢生。一旦进入了舰出没的海域,那就成功了八成了。一旦现舰,那就打出求救信号。后边这些明军小巡逻艇也就无可奈何了。

    说曹,曹到。

    “下!下!!”

    帕猜兴奋地喊了起来,指着前方茫茫夜色中,远处一艘亮着灯的舰船。那艘船距离估计也就是千把米,根据船上灯光照出的船舶轮廓,应该是军舰。好象是驱逐舰。

    王子也兴奋起来,中狂跳着,祈祷一定要是曰本军舰。

    “加快速度!”他命令道,“朝着那军舰靠过去!”

    船长知道一旦和曰本军舰接触上了,王子固然跑掉了,但他们也就安全了。所以很是合作。

    那艘军舰正在慢悠悠地巡航,小班轮加满速度,还是能很快地靠上去。

    越来越近,最后清晰地看到了,灯光照下,船尾飘扬着放状的鲜红太阳旗。那是曰本海军的军旗。

    船的船头上,用雪白的油漆刷着船名雪

    “曰本驱逐舰!!曰本驱逐舰!!!”

    王子和帕猜疯狂欢呼,喜极而泣。连续几十个小时的悲惨逃亡、若干次被入绝境,直到现在两人搞得衣衫褴褛、两眼昏花。这一切终于就要结束了。

    眼前哪里是曰本驱逐舰,这分明是亲爹啊!

    突然,那艘曰本驱逐舰迅速转,加快速度,舰翻着白浪向自己快速近。同时,舰桥上信号灯一闪一闪的。

    更可怕的事生了

    “咚咚咚咚…………”

    驱逐舰上的机关炮吼叫起来,火光闪耀着。顿时,小班轮的前方几十米处,一排水柱先后腾起来。

    这应该是警告击。

    果然,小班轮上,所有的女孩子都吓得趴在甲板上,船长也趴着,哆哆嗦嗦地去摸船上的信号灯。

    帕猜也吓得脸色惨白,王子一把抓住船长,厉声问道:

    “怎么回事?他们说什么?”

    船长扶着船帮站起来,看了一眼对方信号,颤声说道:

    “他们说:你等已进入大曰本帝国领海,命你等立刻掉头返回,否则予以击沉……”

    王子一巴掌扇到他的脑袋上,骂道: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回信号!说我是暹罗阿南塔王子!请求到曰本避难!”

    船长也不用多说,立刻拍着信号灯,照着王子说的回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驱逐舰上亮起了信号灯:

    “既是暹罗王子下,我方欢迎登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