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8集 绑架沙旺苏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汶雅莎和那个暹罗男子被带回林查班基地,并立刻被隔离开。--凤-舞-文-学-网--/快的//

    汶雅莎被安排在一间单间宿舍里,并且按照向小强的要求,进行了严密保护。门口站着四名荷枪实弹的海军陆战队士兵,房间里还有一名女军官全天候陪护。那个暹罗男子被关在闭室里,也是严密看押。

    郭司令命令对他们连夜进行了审讯。但是结果很令人失望。汶雅莎看来对自己的处境完全不了解,完全不知道自己差点被杀掉灭口。只是说那个暹罗男子就是她的未婚夫,就是来接她的。而那个暹罗男子那边,则一口咬定,自己就是她的未婚夫,名叫坤吉狄潘。

    这样搞法,林查班基地也很没办法,他们甚至都不能证明两人不是未婚夫妻。郭朝奉想单干一把、自己取得重大突破的想法破产了。

    于是,郭朝奉不得已,很不愿地联系了南京向小强。

    他现在可不敢在像先前那样端架子了,而是很小心地、尽量友善地把这边的况告诉了他。

    向小强听到不光找到了汶雅莎,还抓到了她的“未婚夫”,大喜不已,对郭司令连声道谢,弄得郭朝奉自己倒不好意思的。

    “好好好,郭司令,”向小强笑得合不拢嘴,在电话里拜托道,“现在你那里把他们看好就行了,不用再审了,我这边已经掌握了不少况了,回头拿到他俩跟前一亮,他们什么都得说出来……哈哈谢郭司令了!”

    “好的向大人,您放心吧,呵呵,这两个人在我这里保证没问题!”

    向小强很不适应,有点搞不懂这个郭司令怎么突然那么好说话了。……也许是想明白了?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朱佑榕那个丫头已经开始悄悄帮他办事了。

    放下电话,向小强看看挂钟,已经夜里一点了。他打了个哈欠,但头脑还很兴奋,现在上估计也睡不着。他先让秀秀去睡了,秋湫留在边协助自己。然后按照安排,后半夜自己和秋湫去睡觉,肚子疼起来负责,秀秀也会起来协助他。

    明天就是十一号了,大陪审团听证会就开始了。这个听证会短也就是两天,最长也不会超过一周,然后就要投票决定,是否对自己提起刑事诉讼。也就是说,决定自己是否“进去”。

    向小强现在心比较好了。因为自己派赴暹罗的四名特工不负众望,很快就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已经直幕后黑手了。虽然坤吉狄潘死了,但自己手上有那两个孩子,他们可是亲眼目睹那些人杀他们全家、并好几次说到“沙旺苏西大人”的。

    当然,不仅有那两个孩子,现在还有汶雅莎,那个打电话给自己下的暹罗女子。这可是直接证人,她知道的东西可就多多了。当然,现在她还不知道人家要杀他灭口,也不知道自己男朋友已经让杀了,所以才那么配合地证明那个家伙就是她男朋友。很可能那个家伙去军事基地接她的时候,就告诉她:你打电话陷害大明将军的事败露了,再不跑就要被抓起来了,我现在就是来带你逃跑的……

    不过没关系,明天把她男朋友的尸体照片往她面前一放,再让她男友的侄子侄女告诉她发生了什么,她就会不顾一切地配合自己这边了。快的/

    ……

    向小强想到这里,又抓起电话打给林查班郭朝奉,请求他现在再派一辆车、几个人去一趟曼谷,把那两个孩子先接回林查班军事基地。那两个孩子是最关键的证人,没了他们,汶雅莎都不会轻易配合。要是把现场的血腥照片给她看,她没准会认为她男友是死在大明特工手里都说不定。

    对方肯定已经知道坤吉狄潘家的这两个孩子跑了,肯定在连夜的搜查,而曼谷的大小旅馆酒店,肯定是搜查的重点目标。自己的四个特工有大明军官份,即使被搜到了自保也没问题,但那两个孩子一旦被搜到,那就完了。--凤舞文学网--在对方一心想灭口的况下,不要说军官份,就是外交官份都保不住那两个孩子。

    郭朝奉一口答应,立刻就派了一辆军卡载着一个班的陆战队员,连夜前往曼谷了。

    当夜,陆战队员和带着孩子的四名特工在约定地点见了面,特工们把小阿诗拉和小阿济兹抱上了军卡,交给了陆战队员们。

    至此,他们的心算是全放下了。两个孩子、两个重要的证人,现在是绝对安全了。就算是幕后黑手就在旁边看着,也不要紧了。给他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袭击大明的军车的。

    四名特工感到一轻松,可以回旅馆踏实睡觉了。养好精神,待到明天,还要干一票大的。

    ……

    第二天,

    今天上午九点钟,在帝国法院内要召开大陪审团听证会陪审员要听取调查团的叙述,还要阅览他们列举的证据。在听证会结束的时候陪审员将会投票,以决定是否对向小强提起刑事诉讼。

    和法庭陪审团不一样,大陪审团的作用并不是决定罪名是否成立,而是决定是否进入刑事诉讼程序。因此在这个环节,大陪审团只会听取检方的陈述,而不会听取辩方的陈述。如果决定进入刑事程序,那时候辩方才会出场,形成控辩双方对抗的局面。

    而且和法庭陪审团不同,法庭陪审团认定罪名成立的话,要求非常严苛,需要全体陪审员一致同意有罪。有一个陪审员认为无罪,那都要宣判为无罪。但是大陪审团只要简单多数通过就行。也就是23人中的12人投票赞成,那么就会进入刑事诉讼程序。

    所以说,向小强现在虽然掌握了一些证据,但处境仍是很悬。得要大陪审团认定对他提起诉讼、把他关起来、也就是进入了刑事程序后,他才可以通过辩护律师把这些证据一一呈具法庭。向小强现在是既想把手里的证据拿出来、要暹罗王子好看,又不想让自己被关起来。

    ……

    向小强虽然睡得很晚,但还是七点多就起来了。一个人在官邸餐厅里围着餐巾吃早餐,味如嚼蜡,想着即将召开的听证会,心神不宁。

    一双手臂从后面挽住了他的脖子,然后一个芬芳的气息凑在他的耳边,温柔地说道:

    “小强……别想啦……今天只是开始听证,又不会出结果……”

    向小强抓住秋湫的两只手,轻轻抚摸着,叹道:

    “秋湫啊……如果这次运气不好,我真进去了,那么……外面就要靠你和秀秀撑着了……你们要辅助辽阳公主和子腾,好好利用好已经掌握的证据、线索,继续往里挖,把暹罗那个王子给揪出来……那时候,我就能出来了……”

    秋湫鼻子一酸,心中很难受,但还是装着若无其事地,围着他脖子撒道:

    “小强……看你说的,你怎么可能进去啊!现在是我们主动,害怕的该是那个破王子了……”

    向小强被她这么一说,心里才舒服了些,也笑道:

    “是啊,那个鸟王子,大概还在做美梦呢。/快的//他一定想不到,我们都快摸到他后边去了。”

    ……

    秀秀因为值的是后半夜的班,所以现在还在睡觉。向小强和秋湫吃完早饭,从小门来到了司令部。

    现在人民卫队司令部办公室,几乎已经成了“延平王爆炸案调查指挥部”了。

    十四格格已经来了。她正在司令办公室隔壁的小会议室里,低着头鼓捣着什么。看到向小强,她只是抬头一声,然后低头继续全神贯注地弄。

    向小强和秋湫都很好奇,过去一看,会议桌上铺着几张曼谷的大比例地图,十四格格正在纸上画着、算着什么。

    “公主下,”秋湫很好奇地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呀?”

    十四格格抬头望了一眼秋湫,笑眯眯地说道:

    “秋湫啊……你猜猜啊。”

    秋湫笑嘻嘻地仔细看了,然后摇摇头笑道:

    “我猜不出来。公主告诉我吧。”

    十四格格瞥了一眼旁边一头雾水的向小强,嘴角带着戏虐的笑,小声对秋湫说道:

    “我呀……在策划绑架沙旺苏西大人。”

    向小强颇为惊喜地道:

    “有办法了吗?怎么弄?”

    看着她这么得意的样子,八成是已经策划妥当了。向小强昨天就把策划绑架沙旺苏西的重任交给了十四格格。他知道,十四格格策划绑架绝对是把好手。当时十四格格策划绑架秋湫她们十二个人的“经典之作”,至今让向小强崇拜不已。

    向小强马上就让秋湫帮着十四格格把那堆东西抱到自己办公室里,关上门研究起来。

    绑架沙旺苏西,难就难在只能依靠曼谷的那四个特工,别的力量再也指望不上。大明在暹罗虽然有两个海军基地,但暹罗怎么说都是个独立的国家,你就算有驻军,也比暹罗强大百倍,也不能就这么去绑架人家国内的大臣。这就好比美国虽然在古巴关塔纳摩有军事基地,也比古巴强大百倍,但也不能去绑架卡斯特罗一样。

    最重要的,向小强知道就算是自己提出请求,无论是郭朝奉还是朱佑榕,都绝对不会支持的。这件事,只能自己偷偷摸摸的干,然后给大家一个“惊喜”。

    四名特工,就想绑架一个警卫森严的实权人物,那确实是太难了。而且准备的时间很短,最多几个小时。所以向小强才把这么有挑战的任务交给了十四格格。

    ……

    上午九点,南京的大陪审团听证会开始了。曼谷的众位大人们,也从大王宫里出来,乘着各自的骏马、大象、汽车……返回各自的府邸了。早朝,这还是从大明传过来的优良传统。

    原来的暹罗早朝是老国王主持的,但现在老国王体不好,老是卧修养,所以一般就由阿南塔王子下主持。但是现在王子去大明了,所以早朝就由王子的老师——沙旺苏西大人主持。

    现在散了早朝,沙旺苏西乘着自己的大象,在卫兵的前呼后拥下,威风凛凛地返回自己的府邸。王子不在,他显然已经是暹罗最有权势的人了。

    湄南河东岸的这条街,是曼谷比较上档次的一条街。曼谷一般的街道都是土路,少数的高级街道则是青石板路。因为大王宫就坐落在湄南河的这一段,紧挨着河边,所以这一段青石路相当于南京的御道街了。路相当宽,路边伫立着一根根路灯柱子。这是曼谷为数不多的有路灯的街道之一。两边做买卖的也比较少,比较肃静,没有那种车水马龙、牛车驴车混杂的形。

    上午九点钟,曼谷的气温已经很了。方贵闵、张得禄、蔡其贵一副暹罗本地人打扮,蹲在路边吃米粉。他们手里捧着大碗酸酸的、辣辣的暹罗米粉,吃得唏哩呼噜的,一边不时瞟着远处,沙旺苏西应该来的方向。

    突然,蔡其贵把手里的米粉放下了,嘴里嚼着,目不转睛地望着远处。

    另外两个人也都望过去,也都紧张起来。

    远处的青石板路上,出现了一个高大的影,一晃一晃地靠近。——那是一头大象。

    这是一头漂亮的大象,长长的象牙往前挑着,圆圆的大脑壳上盖着华丽的刺绣制品。在它高高的背上,安着一顶华丽的包厢。那包厢是坐人的,但在大象庞大的躯上,显得就像小火柴盒一般。

    沙旺苏西大人就坐在里面。

    三个特工都没见过大象,蔡其贵显得很兴奋,小声说:

    象!大象!”

    大象又近了些,看得到大象的前面有一队卫兵。方贵闵简单数了一下,有十个人。片刻后,大象又近了些,能看得到大象的后面也有一队卫兵,也是十个人。

    这二十个卫兵都扛着上刺刀的步枪,昂首地走着,眼睛警惕地扫视着四周,防止任何企图对沙旺苏西大人不利的人靠近。

    而这边只有四个人,除去接应的只有三个人,武器只有手枪。要是硬拼的话,根本就不是对手。可以说连刺杀都难上加难,更不用说绑架了。

    但是三个人除了有些紧张之外,都显得有成竹。他们蹲着,津津有味地吃着米粉,眼睛却紧紧盯着越来越近的大象卫队。

    ……

    沙旺苏西高高地坐在大象背上,隐藏在包厢里面,但他并不是那么高枕无忧的。昨晚去绑架坤吉狄潘的人全军覆没,去绑架汶雅莎的人也是一夜都没有消息。他现在已经毛骨悚然了。他知道就在曼谷,就有一股力量,时时刻刻都在觊觎着自己。现在他每时每刻都夹着十二分的小心。

    沙旺苏西隔着帘子,居高临下瞟着四周。

    …面有个米粉摊子。几个人在吃米粉…面的路面上怎么那么湿?好象是青石板上被人洒了好多水一样。

    但这也太大惊小怪了。那是水,又不是地雷……

    他咕哝一声,又望向别的方向,盯着米粉摊子旁边那三个吃米粉的人。

    咦?前方积水中是什么在反光?好像很细,好象是……金属线?

    ……

    方贵闵盯着这支大象卫队。

    前面的十个卫兵走上了积水路面……大象走上了积水路面……后面的十个卫兵也走上了积水路面……

    “好!!”

    他跳起来一挥手,张得禄从板凳下面摸出一个电气开关,一掰按钮,积水路面上的大象、还有二十个卫兵上都出现了蓝色的电光,像蚯蚓似的在他们上蜿蜒爬动着,伴随着“滋滋”地声音……

    顿时,大象上的毛、士兵的头发都站立了起来,二十个卫兵翻着白眼、脸上的肌抽搐着,浑都在抖动,好像在发羊角风。

    体型硕大的大象没有人那么大的反应,但也被电得受不了了。就在它扬起鼻子大吼一声、准备发飙的时候,张得禄关上了电钮,方贵闵一挥手,三个特工各抽出一把手枪,奔至大象旁边,二话不说,同时对着大象的眼睛部位猛扣扳机。这个庞然大物还没来得及怒吼,二十一颗九毫米手枪子弹就从它头骨的眼窗位置,直接-进脑部。

    大象连晃都没打,直接一头栽倒在地。背上的包厢也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周围的一些老百姓吓得目瞪口呆。但更让他们惊呆的还在后面。

    这三个“暴徒”飞快地换上了子弹匣,然后把枪插在腰里,七手八脚从地上的包厢里拖出一个人来。那个人和卫兵们一样,也是头发直竖、口吐白沫、翻着白眼,惨白的脸上一块块的熏黑。而且,显然已经大小便失了,屎尿从宽大的裤腿中不断地淋漓下来……

    这不是别人,正是如今暹罗王国最有权势的、王子下的老师,沙旺苏西大人。

    三个特工也不管躺在地上吐白沫的二十个卫兵,只管拖着半死不活的沙旺苏西往不远处的湄南河狂奔。几分钟后,就跑到了河边。

    王小安已经架着一条小船等在这里了。四个人把沙旺苏西弄上船,然后三两下就划过了不宽的湄南河,又把他弄上了岸……

    这时候的曼谷,城区都在湄南河以东。湄南河以西就很荒凉了。不用几公里就是森林。

    河的西岸,已经找好了两匹马和两头骡子拴在这里。他们迅速解下骡马,各自骑上一匹,张得禄又把已经半瘫了的沙旺苏西横放在马上,载着他,跟着另外三人往不远处的森林中狂奔……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