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集 幕后显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延平王的灵堂上,张照先右臂夹着军帽和元帅节杖,对着延平王灵位和朱佑榕各深深鞠了一个躬,缓步退至门口,又深深鞠了一个躬,这才转走出去。--凤舞文学网--

    朱佑榕依然穿着洁白的孝袍,跪在外公遗像下的蒲团上,思考着张照先刚刚奏明的事。向小强直接打电话给远在暹罗林查班的海军基地司令,还抬出自己给他的诏书,一定要让郭朝奉司令立刻查找一位什么证人,并保护起来。

    她刚才问了张照先怎么看,但张照先怎么都不肯表自己的意见。他只是说,这件事他和陛下一样,都是仅仅知道这么多,而且这件事事关重大,实在不好仅凭着这一通电话就做猜测。

    朱佑榕明白,张照先老元帅未必就没有自己的猜测,但他说的对,这件事实在太大了,他纵然再有想法,也是不会轻易说出来的。

    郭朝奉司令已经安排查找那个人了,并且在第一时间就上报了张照先,张照先也在第一时间奏明自己了。

    但是,当朱佑榕问到查没查到那个证人、况如何的时候,却得不到答案。因为还正在查找。

    ……他们都太急于向自己报告了。

    朱佑榕这样想着,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

    ……他们都太急于撇清了,都太急于想自己表示、他们和向小强没有任何关系了……他们甚至等不到查找的结果出来。

    这两天,朱佑榕一直就这么跪在外公的灵前,为外公守孝。除了吃饭睡觉,其余大部分时间就这么静静的跪着。灵堂里总是很安静,朱佑榕可以对着外公慈祥的遗像,回想着自己小时候和外公在一起的每一个片段。想到动处,就一个人静静地流一会儿眼泪。平时烦着自己的那些事,现在全都被关在灵堂外面了。朱佑榕只觉得现在外公在保护着自己。这种感觉很舒服,也很温馨。

    开始跪的时候腿还很麻,但是时间长了,连麻的感觉也没有了。璁璁有时候也来陪自己跪一会儿,流一会儿眼泪,但她在这儿呆不住,总是一会儿就受不了,到别处去了。

    也许是外公的在天之灵的帮助吧,朱佑榕在这儿静静地跪了两天,头脑反而清楚多了。原先很多看不清、想不通的事,现在感觉都看得清、想得通了。

    她扶着地面,试图站起来。但双腿好像不听使唤了,使不上力气,而且钻心的痛。她摸摸额头上渗出的汗,突然感到有人搀住自己的双臂。

    她回头一看,是卫子衿。

    卫子衿低头轻声叹道:

    “陛下,您跪得太久了,对骨头不好。”

    朱佑榕让卫子衿扶起来,站了一会儿,让血液恢复运行,然后说道:

    “子衿,我们到外面走走。”

    ……

    外面的侍女、侍卫们见到朱佑榕出来,都慌忙站好,低头行礼。卫子衿也穿着一袭长长的白色孝衣,略落后于朱佑榕半步,低头款款前行。

    两人缓步行至王府花园内。在水塘边上的小石径上,朱佑榕看到四周没有人,便让卫子衿和自己并肩坐在池边石凳上,开口把刚才张照先奏明的事说了。--凤-舞-文-学-网--

    然后,朱佑榕望着湖水,说道:

    “子衿你看,无论是皇宫、还是王府,我没有一个人能够和他商量这件事。舅舅和璁璁,我不能跟他们去讨论向小强的事……他们现在已经恨死向小强了,我知道我一说,他们就会说我不孝,说我在这种时候,心里还在想着向小强,还在为向小强说话……他们肯定会这样说我的。但是,子衿你知道,我并不是因为想着向小强只是想,事是否就像我们看到的一样?还是我们被蒙蔽了双眼?……如果是后,那么,我会非常悔恨的。”

    卫子衿静静地坐在朱佑榕的边,不声不响,也在看着湖水,就像一块石头。

    朱佑榕自顾自地说道:

    “……我不敢跟别人说,只敢跟你说。因为除了你之外,每个人都有很大的利害……他们都只想着他们自己,想着怎么说对自己有利……而且,他们还守不住秘密。”

    她转脸望向卫子衿,像个朋友似的望着她,并且握住她的手,两人手指交叉在一起。

    “帮我分析一下吧,子衿,”朱佑榕半眯着眼睛,泪水几乎又要溢出来了,“我因为这件事太痛苦了……向小强说沈阁老也有嫌疑,本来,我是应该高兴些的,因为毕竟有了第二个嫌疑人,总算分去了向小强的一半嫌疑,向小强有可能是冤枉的……无但我却高兴不起来。论是向小强还是沈阁老,他们无论谁说了谎,我都会很难过的……现在林查班基地正在查找向小强说的那个证人,我让他们一有结果就告诉我……我知道,即使对你来说,目前的依据也太少了……”

    卫子衿转过脸来,也望着朱佑榕,静静地说道:

    “陛下,已经够了。”

    “什么?”

    “这件事和沈阁老没有关系。”

    朱佑榕心一阵紧缩,一滴泪珠滚下来。

    她知道卫子衿是目前头脑最清醒的人了。她这么肯定地说沈阁老没关系,那基本上就……

    但她仍强迫自己正常地问:

    “为什么没关系?”

    卫子衿略低下头,轻声说道:

    “陛下……暗杀一共生了两次。第一次在曼谷车站,第二次在南京。如果只有第一次暗杀,我是不敢做任何推断的。因为嫌疑可能来自任何一方:北清、曰本、英国、法国、暹罗内部、向大人、沈阁老……但是,又有了第二次暗杀。

    “假如这第二次暗杀用的还是子弹,那嫌疑仍然会是来自四面八方。但炸弹是在王子下乘坐的防弹车里爆炸的。因此,奴婢觉得,这有自作聪明的味道。因为不管目的是为了陷害、还是真的暗杀,凶手都亲手把怀疑范围大大缩小了……只集中在了两个人上。”

    朱佑榕眯着眼睛,凝视着她,好像也有了一丝预感,摒着呼吸,听她说。

    卫子衿继续轻声说道:

    “防弹车的安全检查,是向大人负责的。据向大人说,皇家防弹车平时的管理、以及这次使用前的安检,达到了近乎苛刻的地步。尤其是最后的时候,向大人还亲眼看着特工对三辆车进行了最后的检查。如果说是别人事先把炸弹安放进车里,而瞒过向大人的眼睛,应该是不可能的。所以,奴婢认为跟沈阁老无关。

    “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了:要么是向大人说谎,炸弹就是向大人事先装进去的。要么就是……是其他的人说谎……是除了向大人之外,其他有机会把炸弹放入……或,带入车里的人……”

    说到这儿,卫子衿低下头,不再说了。

    朱佑榕仍旧凝视着她,一时间浑血液运行都加快了。她隐约明白卫子衿是什么意思了。

    ……

    人民卫队司令部,向小强守着电台,转来转去,盯着秋湫和秀秀作电台。

    第一份名单已经过去了,就是东厂的所有处级以上官员名单。现在秀秀正在送第二份暹罗官员的名单,而秋湫正在翻译曼谷那边的回电。

    “小强,”秋湫把刚翻译好的电文塞在他手里,说道,“那两个孩子说,不是这种奇怪的名字,他们说,听到的是正常的名字。”

    向小强快速把电文看了一遍,然后扔到桌上,说道:

    “跟我们想的一样,暹罗味儿越来越浓了。那俩孩子说不是这种‘奇怪’的名字常’的名字那就是说不是我们大明的汉语名字,而是他们整天都在听、都在说的暹罗泰语名字。幕后黑手是暹罗人,现在基本肯定了。……秀秀,加油,现在就等孩子们辨认你这份儿暹罗名单了。”

    很快,秀秀的这份曼谷官员名单也了过去。三个人都静静地坐着,等待着那边的回音。

    过了一会儿,电台的小灯泡亮起来了。秋湫迅速抓起纸笔,记下对方的电文信号,然后交给秀秀翻译。

    电文很短,一下就翻译过来了。秀秀念道:

    “大人,两个孩子非常肯定地说,那些坏人口中的什么大人,就是沙旺苏西大人!”

    “沙旺苏西是什么人?”

    是秀秀搜集的名单,她对名单上所有人的份都很清楚了。但她却对这个沙旺苏西没有印象,好像这个名字并不在名单上。

    秀秀想了一会儿想不起来,便又拿着名单,仔细对找了一遍。沙旺苏西仍然不在名单上。

    向小强皱眉道:

    “既然不在名单上,那俩孩子是怎么说出来的?”

    秀秀脸上略红,紧抿了嘴唇,蹙着眉头,飞快地了一句话过去询问。马上就得到了回答。

    “大人,”秀秀松了口气,笑道,“名单上有一个‘昆吉苏西’,孩子们听到了这个名字后,受了提示,就想起来了‘沙旺苏西’这个名字。而且方贵闵电来说,孩子们很肯定,绝对是这个名字。应该不会搞错了。”

    “这个沙旺苏西是什么人?怎么没在你的名单上?”

    秀秀又有些紧张,咬着唇想了一下,说道:

    “大人,我立刻去查。”

    秀秀退到一边,拿起自己副官桌上的电话机,一连串地打着电话,调取各种资料……她挽着袖子,一边查,一边不时地用手绢擦额角的汗。今天天气比较,向小强从后面看到,秀秀背后的浅蓝色衬衣已经被汗水溻湿一块了。

    十分钟后,结果出来了。

    “大人,”秀秀拿着刚刚记下的笔录,脸上泛着激动的红晕,说道,“沙旺苏西并不是官员,也不时保守势力的幕僚。他是阿南塔王子的启蒙老师,现在是王子的第一幕僚。”

    说完,三个人都面面相觑,一瞬间都明白了什么。

    是……”过了一会儿,秋湫仍是不可思议地表,望着两人问道,“就算王子为了除掉你而陷害你,那炸弹是怎么装进车里的呢?小强,你要记得,连东厂都不好把炸弹装进去,王子在大明又没什么势力,怎么能办得到呢?”

    “哎呀你这个笨蛋!”向小强一拍桌子,指着秋湫气道,“你这样的,就算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钞票呢!你还不明白炸弹是怎么到车里的吗?”

    秀秀对秋湫小声说道:

    “王子把炸弹从暹罗带来,一直带在上,坐进防弹车的时候就带进去了。反正王子是绝不会被搜的。……下车的时候把炸弹掏出来,放到座位底下,或直接放在座位上……反正车里除了他只有司机,他是放哪儿就放哪儿……然后,应该是捏碎化学引信吧……于是,下车之后就爆炸了。这样就造成一种假象,好像有人处心积虑要杀他,要不是他下车早了几十秒,他就被炸死了……那大家自然都怀疑大人了。”

    秋湫愣愣地,自己想了片刻,突然怒了,一拳砸在桌子上,大声骂道:

    个混蛋!差点害死我们大人!不行,绝对饶不了他!我不会放过他!”

    她说着,眼泪气得流出来了,带着哭腔骂道:

    “那个混蛋!后天要是大人真被抓起来了,我就去杀掉他!我要……我要一枪把他给崩了……”

    向小强看到秋湫这样动,很是感动。他知道对于秋湫来说,自己是这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向小强不对自己刚才的语气感到内疚。

    他赶紧过去,把秋湫拥入怀中,轻轻拍着,安慰着,让她消消气:

    “好好好……咱们这不是把他揪出来了吗?现在他还不知道被揪出来了……主动权已经在我们手里了……好了好了,我的大姑娘……消消气……”

    秋湫子气得直颤,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抬头望着他,直接问道:

    “小强,你说怎么办吧!”

    “妈的,整不死他!”

    么整?”

    向小强抱着秋湫,眼睛却望着秀秀,问道:

    “秀秀,我觉得应该把那个沙旺苏西抓起来!你看怎么样?”

    秀秀吓了一跳:

    “大人,沙旺苏西是阿南塔王子的老师,又是第一幕僚,相当于暹罗的一大权臣了……就算不是权臣,也毕竟是暹罗官员……我们怎么抓?”

    向小强咬着牙,说道:

    “这个……我来安排。现在就等着林查班那边的证人了。证词一到手,立马上奏陛下!……妈的,那妮子的子……那个温吞水……妈的豁出去了,不管陛下支不支持,让曼谷那四个人做好准备,准备绑架沙旺苏西!”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