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2集 沿着电话线追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大陪审团听证会将于三天后,也就是正式开庭。--凤-舞-文-学-网--该章节由提供在线阅读.在听证会上,调查团将向大陪审团展示证据,由大陪审团投票决定,是否对向小强进行起诉。

    调查团掌握的证据目前还是保密的,但人民卫队保安队很容易就探到手了。

    肚子疼把一叠刚洗出来的照片呈在向小强面前。

    向小强低头看着几张还没干透的大照片。照片上呈现的,是一份誊写整齐的证词笔录,最后面一张还有签字、手印。向小强看得出来,这是用间谍照相机页拍一张。

    “做得干净吧?”

    他抬起头问道。

    肚子疼笑道:

    “大人放心好了,干净利落。这也不是国家机密,我们做起来没什么难度。”

    向小强满意地点点头,开始仔细看着这份证词。

    他惊讶地现,这是自己当时给曼谷的那个“公司”汇钱之前,先在皇家银行给曼谷打的电话内容。他仔细看了一遍,又看了最后的证人签字,知道了这个证人是皇家银行的接线小姐。当时就是她为自己接通了曼谷那边的号码。

    但是向小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和那边的对话都会被接线小姐听见。他当时没有选择在大厅打电话,而是要了一个单独电话间,为的就是不让人听到电话内容。自己的夫人偷偷买那种药,还欠钱不给这种事换谁也不愿意给人家听到的。

    向小强又看了一遍当时的对话记录,开始冒汗了。

    ……

    通话开始:

    曼谷女子:萨瓦滴语:你好

    向小强:嘎?

    曼谷女子:卡?

    向小强:嘎?

    曼谷女子:……

    向小强会说汉语吗?

    曼谷女子:会说我明白了,你是向……

    向小强说名字…就是。直接说,多少钱?

    曼谷女子:本来是洋,但您现在要多加洋。

    向小强:什么意思?

    曼谷女子:因为我们死了一个人,您得出点抚恤金。

    向小强:什么?你们死了人?…是,你们人死了关我什么事?

    曼谷女子:您这样无不好吧……您毕竟是我们的客户,而他死的时候,毕竟正在为您这个客户服务,所以您得多给点抚恤金。不知你们大明怎么样,反正在暹罗,我们的风俗是这样的。……您要是不加,那就算了,我们走着瞧。

    向小强:我,哪有你们这样做生意的。干你们这一行,最重要的不就是为客户保密吗?怎么反倒要挟客户起来了!

    曼谷女子:您看着办。

    向小强:……算了算了,二百明洋也不多,妈的拿去烧纸吧。……我用大明皇家银行给你们汇钱吧。你们在大明皇家银行曼谷分行有账户吧?

    曼谷女子:有的。您记一下,账户是。

    向小强:好吧,我现在就给你们汇过去。拿到钱后把嘴巴闭紧点儿,懂了吗?

    曼谷女子:您放心,我们都是专业的。--凤舞文学网--……那个,您的事不是还没办成吗?不用我们再为您服务了?

    向小强:我的什么事

    曼谷女子:呵呵……您找到我们这里……您说是说什么‘事’呀……

    向小强多远滚多远!

    通话结束

    ……

    向小强又恼又恨,抬头看了一眼肚子疼,把照片摔在桌子上。肚子疼也是讪讪地,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看着向小强。

    现在返回来再一看当时的对话,简直是每一句都掉到人家的子里去了。怪不得调查团说有了证据。就凭这份对话记录,足以让任何人往爆炸案上去想。

    突然,向小强问道:

    “子腾。你说在我们大明,像这种人工转接的电话,接线员接通了之后,会不会都会像这样在那里听?”

    肚子疼一怔,摇摇头道:

    “那当然不是了,这种私人电话,接线员不可以听的。实际上一般接线员也不回去偷听电话……可能是那个接线小姐是您的崇拜吧?这样才会偷听您的电话的……”

    向小强眯着眼睛,轻轻敲着桌子,说道:

    想着也不会一定就被听的……那他们打来这个电话是为了栽赃我,既然被人听到的可能很小,那又是什么目的?”

    肚子疼说道:

    “就是为了让你往暹罗打个电话,就行了!大人你想,先有个电话从暹罗打过来,然后你又往暹罗那边回了一个。不管接线员听不听得到对话内容,反正只要有这两次通话记录摆在那儿,能让人查到,那就算把大人你拉下水了!再加上大人你通完话后又给暹罗一个户头汇了钱,那就更说不清了!”

    “不错!”向小强说道,“应该就是这样。不过……那为什么曼谷那个女的还要冒着让我怀疑的危险,在电话里句句下?又是让我掏抚恤金、又是问我要不要接着把事办成的……好像是很确定这通电话会被接线员听到似的。子腾,你说,为什么?”

    肚子疼眼睛一亮:

    “大人,难道银行那个接线员是对方安排的?”

    向小强摇摇头:

    “不应该。要说安排,在我们司令部的总机里安排还差不多。因为按照常理,我给曼谷回电话,应该就在我的办公室里。不过我当时认为对方就是记公司,觉得这种事很丢人,不想让司令部的号码和记公司的沾在一起,怕留下记录不好看,才到外面去打的。但是,外面能打电话的地方很多,酒店、旅馆、酒吧、电话公司……陷害我的人可猜不出来我会到哪儿打。我在银行里打电话,也是临时决定的。银行那个接线员不大可能是对方事先安排的。”

    “要不然就是事后收买的?”

    向小强又摇摇头:

    “不对。事后收买,也不能确保这个接线员当时就听了我的通话。就算这份对话记录是对方事后拿给接线员,让她背熟了作伪证的话,那还不是说什么是什么,随他们编?曼谷那个女的何必还要在电话里给我下?”

    肚子疼沉吟了一会儿,又试着猜道:

    “要不就是……对方一直派人跟踪着你,看到你在哪里打电话,就立刻找到这个地方的电话总机室,让接线员窃听你的电话?”

    向小强转过脸来,毫无表地盯着肚子疼。

    肚子疼也望着向小强,表慢慢变得讪讪的,半张嘴巴,明白过来自己又说傻话了。

    向小强皱眉道:

    “你是想说,陷害我的人就是沈阁老吧?不错,的确他最有可能,而且跟踪我、并且能‘命令’接线员窃听我的电话的,只有东厂的人。是吧?你是这么想的吧?”

    肚子疼很窘地点点头。

    “但是你用脑子想一想,”向小强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我打电话的时候,爆炸案还没有生,就连曼谷的刺杀事件,消息恐怕还没传回南京,这个刺杀嫌疑犯的帽子还没扣到我向小强头上。那他东厂干员凭什么命令银行接线员窃听我的电话?拿得出合法理由吗?没有合法理由的话,那事后调查团一查,很容易就能现:罪案还没生呢,东厂就开始搜集‘证据只会把怀疑引到东厂上去!他们可没那么傻!”

    肚子疼低着头,两手的大拇指飞快地绕着,点着头,继续想着。

    向小强也靠在靠背里,眼睛盯着天花板,想着。

    过了一会儿,他打了个响指,轻轻敲着脑壳,眯着眼睛问道:

    “子腾,你说这个电话从南京打到曼谷,这么长的线路,中间有可能听到我通话内容的地方,除了银行的总机,还有哪里?”

    “这个……”肚子疼想了一下,说道,“大人请稍等,我帮您问问。”

    紧接着他抓起向小强桌上的电话,叫了一个保安队的侦听技术专家来。

    ……

    “二位大人,”这个侦听专家很肯定地说道,“这种国际长途电话的话,有这么几个地方能听到谈话内容。第一就是我们大明国内,南京这间银行的电话总机室。其次就是江南电报电话公司、或是大明电报电话公司。全南京所有的电话要么从‘南电’那里走,要么从‘明电’那里走。皇家银行是‘明电’的客户,所以大人的这通电话,会从大明电报电话公司里走。

    “然后我们大明国内就没有了,接下来就是暹罗国内了。大人您说电话那头是曼谷的一间酒店,那么那间酒店的电话总机室可以听到电话内容。另外和南京一样,曼谷的电话公司也能听到全曼谷的电话。不过那里不叫电话公司,就叫电话总局,因为是暹罗官方垄断的,所以只有这一家。……大概就是这么几个地方。当然,不包括用特殊手段,比如在这几千公里的户外电话线上,做手脚,搞窃听。不过那难度大的,成功率也不高。”

    小强听完后说道,你的事了,你先去吧。”

    技术专家出去后,向小强一下站起来,按着桌子说道:

    “子腾,说真的,我有种感觉,陷害我的人一定非要让调查团知道电话内容不可。因为他们并不像我们原先想的,仅仅是想给我扣个屎盆子。两次嫁祸,他们这明显是想至我于死地。他们知道,仅仅凭着曼谷给我打过电话、我又给曼谷回了电话、汇了几百明洋,这样的事实是不足以给我定罪的!因此,他们就需要有杀伤力的通话内容!

    “所以说,他们一定会在某个地方安排一个接线员,而那个接线员会‘无意间’听到我这次通话,在调查团调查的时候,就会跳出来作证!甚至会拿出录音来!……当然银行这个肯定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会在银行打电话。但是只要我在南京打电话,那么这个电话就必须经过明电、南电、曼谷电话总局、曼谷白象饭店这四个地方!所以,他们一定事先就在这四个地方中的一个,安排下了‘接线员’!”

    “而且大人,”肚子疼也兴奋起来了,也站起来说道,“属下认为可能最大的地方,就是曼谷白象饭店!因为不管是大明的电话公司、还是曼谷的电话总局,每天通过的电话量肯定都非常巨大,可能都有上百个接线员。而很难说大人的这通电话会从哪个接线员手里走,对方也就很难预先收买接线员。

    “另外电话公司、电话局这种地方的接线员每分钟都很繁忙的,不会像酒店、银行这种小地方总机的接线员一样,只有一两个人,而且经常闲着没事干,喜欢偷听客人通话……要说电话公司的接线员‘偶然’听到了谁的通话,那在法庭上说出来都不大可信!大人,对方应该就在白象饭店的总机安排的人!只不过他们没想到银行的接线员‘替他们’窃听了,所以他们自己安排的那个就暂时不用了。大人,现在我们有调查方向了,我们集中精力,去查曼谷白象饭店的总机室就行了!”

    ……

    向小强手捏着下巴,两眼放着光,在办公室里兴奋地转着圈,就像一头急待捕猎的豹子。肚子疼说的不错,这的确提供了明确的调查重点。这等于是把怀疑的目光一下子缩小到了白象饭店总机室里,等于是缩成了一个点,就等着拿放大镜去找毛病了。

    自己这顶黑锅背了那么长时间也许时间不算长,但度如年啊,对手一直藏在暗处,看不见摸不着,两支暗箭就把自己伤的不轻,差点整进大牢,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第三支暗箭就会放过来。但是,现在终于隐约地捕捉到了对手的一丝影子,可以让自己去追踪了。虽然这只是一丝影子,可能对手早已不在那里了,但只要他在那里呆过,做过事,就会留下脚印、留下味道。

    而向小强对自己手下人民卫队保安队的报能力,是非常有信心的。他们都是最好的猎犬,都是从东厂和锦衣卫里选拔出来的精英。虽然人民卫队现在处处落在东厂的下风,但那大都是因为人民卫队刚刚成立的缘故,运作没有东厂这间百年老店那么娴熟默契,报网也远不如东厂张得那么广。

    现在,向小强已经想象着把那只幕后黑手揪出来,然后把他往死里整了。

    “如果真是沈荣轩的话,”向小强凝视着窗外,在心里默默地念着,“那沈阁老就不客气了。您干的也太绝了。您想要我的命,那我也没必要留了。我现在力量虽然不及你大,人也不及您,但我手里还有你们家的一张王牌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