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1集 王子吊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第9子吊孝

    上一章下一章返回本书返回目录

    大陪审团,这是向小强第一次听到的词。--凤-舞-文-学-网--该章节由提供在线阅读.

    “陪审团”这个词他当然很熟,也知道是干什么的。但是在前面加上一个就有点迷糊了。难道是因为自己的份特殊,所以陪审团的规模也要大一些?

    宋如海建议他立刻要求成立大陪审团,对自己的案子进行听证。这样在大陪审团得出结论之前,对自己就不能进入刑事案调查阶段,也就是说,可以不被拘捕。

    经过宋如海的一番介绍,向小强逐渐了解得多了。大明的法律体系应该属于英美法系,而不是向小强习惯的大陆法系。

    简单说来,大陆法系倾向于职权主义,即法官在诉讼中起积极的作用。英美法系倾向于当事人主义,即控辩双方对抗式辩论,法官的作用是消极中立的。于是,陪审团的作用就很大了。

    “可是,我现在要求陪审团有什么用?”向小强几乎是怒着说道,“有陪审团,也要先把我抓进去,最后在法庭上才决定我有罪没罪。眼下有什么用?”

    “有用!”

    宋如海斩钉截铁地说道:

    “听着,不是陪审团,是大陪审团。陪审团决定起诉你的罪名最后成立不成立的,而大陪审团是在之前,决定起不起诉你的。要是大陪审团听证通不过,那压根儿不会对你提起刑事诉讼,你的案子根本不会进入到刑事阶段,那也就没有后边陪审团什么事了。”

    向小强沉吟着,逐渐明白了。虽然都叫“陪审团”,只不过是一字之差,但根本干的不是一回事。

    宋如海又说:

    “大人,按照目前的况,完全应该先进行大陪审团听证的。他们说掌握了证据,那好,就让他们把证据拿给大陪审团看。大陪审团说行才行。说不行的话,他们就得继续去寻找证据,什么时候证据足到大陪审团认为能够起诉了,那才行!大人,你完全可以这么要求。那么楼下那些人就得老老实实地回去。”

    屋里的其他人脸上都渐渐现出了希望。秋湫和秀秀更是极力怂恿向小强提出要求。至少现在可以不被带走了。向小强也是很意外,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的一玩意儿。这就是英美法系的好处:对当事人权利的保护简直可以说是到家了。

    小强站起来,说道,“那就这么办吧。既然有这种东西,那我们就拿来用一下,先把他们挡回去再说。”

    ……

    两名宪兵和一名检察官进来了。为的检察官扫视了这间烟雾弥漫的办公室,一下子见到了这么多大人物,其中还有两位大名鼎鼎的公主,很是被震了一下。但他马上就感觉到了房间里的那种“众神黄昏”、“最后挣扎”的那种气味。他大步径直走到向小强的办公桌前,直视着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向小强,掏出了一份拘捕令,放在办公桌上,推到向小强面前。

    “向小强将军,杜腾上校,”检察官直了膛,不卑不亢地说道,“你们两位涉嫌策划实施的爆炸案,现在对你们进行拘捕。这是南京地方法院法官开具的拘捕令。请您二位签个字。”

    向小强往靠背上一靠,不紧不慢地说道:

    “对不起,我们不签字。而且,今天你们谁也带不走。”

    检察官一愣,随即眯着眼睛看了一圈满屋子的人,有一丝不祥的预感,慢慢的后退了一步,离自己的两个宪兵近了些。

    “向小强,”他沉声说道,“你想干什么?”

    旁边两个宪兵也紧张起来,右手都不由自主地靠近腰间的枪

    向小强微微一笑,说道:

    “我想干什么?我想要求召开大陪审团听证会。”

    检察官和两个宪兵的脸突然都很窘,检察官到真没想到向小强突然来这一手。--凤-舞-文-学-网--不过他知道今天大概是带不走人了。

    但是他仍然坚持说道:

    “向小强,你看清楚,这是南京地方法院签的拘捕令,已经生效了。你们必须遵从。”

    宋如海马上接过来,冷冷地说道:

    “这张拘捕令是违宪的。任何嫌疑人在受到刑事指控之前,都有权利要求召开大陪审团听证会,以确定是否有必要进行这种指控。而且向小强和杜腾二人现在已经被监视居住了,对于两个没受到指控的人来说,这已经很过分了。除非你们能证明他两人现在正准备潜逃,否则根本不能进行拘捕。”

    向小强笑呵呵地点头道:

    “就是这个意思。”

    检察官憋得脸通红,但他根本说不出更有力的反驳了。他上前一步,拿回桌面上的拘捕令,又看了一遍屋里的每个人,狠狠丢了一个“算你狠”的眼神给向小强,然后咬着牙说了一句:

    “那好,打扰了。”

    检察官和两个宪兵转走了出去。刚下到楼下,就听到上面办公室爆出一阵欢呼声。其中两个女声欢呼得格外起劲儿。

    ……

    延平王府里,此时已经成了白色的海洋。不只是亭台楼阁都挂上了白幔,就连所有的人都穿着白色的孝服,出出进进,料理后事,准备大丧。国会已经讨论同意,为延平郡王举行国葬。就在逝世满了“三七”、也就是二十一天之后。本来延平王的份,守灵至少要“七七因为现在已经初夏,灵柩不宜过迟入土。

    灵堂就设在延平王府的正厅上。延平王郑祾镇遗体经过了整理,就躺在水晶冰棺里,水晶冰棺又放在一只更大的青铜棺材里,中间衬着冰块。

    冰块的白气一丝丝地从青铜棺材里溢出来,让这灵堂的温度比外面都低了几度。

    朱佑榕穿着全白色宫装,额上绑着白色丝带,头上一件饰也没戴,静静地跪在棺材一侧的蒲团上,噙着泪,看着堂上外公的遗像。

    旁郑玉璁也是全白色宫装,也是噙着泪跪着,拿着一份名单为她小声念着:

    “……大不列颠及北尔兰联合王国德华八世国王陛下、暹罗王国拉玛七世国王陛下、德意志第二帝国逊帝威廉二世皇帝陛下、德意志第三帝国总理阿道夫希特勒阁下、比利时里奥波德三世国王陛下、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富兰克林d罗斯福阁下、大曰本帝国裕仁天皇陛下、苏维埃社义共和国联盟苏央记……约瑟夫维萨……里奥……什么诺维奇……名字那么长……斯大林阁下……,这都是最早来唁电的……

    有琉球王国尚贵国王陛下,也是最早的一批,不过琉球王室就在南京,他是亲自来吊唁的。还有流亡我大明的沙俄、白俄贵族……表姐,这都是在你昏迷的第一天,人家来的唁电。还有,后来人家知道你昏迷了,好些国家又给你来了慰问电,你看吧……沈阁老、外交大臣、我父亲、还有枚枚……他们已经给人家回电感谢了,你看你什么时候也给人家……”

    “还有啊,表姐……”郑玉璁又凑近朱佑榕,小声说着,“阿南塔王子下,也是当时就来吊唁了。他跪在这里,还哭了呢……”

    朱佑榕有些恍惚地转过脸来:

    么塔?哪个王子?”

    郑玉璁一愣,很意外地说道:

    “就是阿南塔马希敦王子啊!你们小时候还在一块玩儿呢!怎么就忘啦?”

    罗的那个……”朱佑榕仍是恍惚地盯着外公的棺材,淡淡地说道,“又不是他的外公,他哭什么?”

    郑玉璁一时也语塞,也说不出来暹罗王子到底为什么要哭。

    许……”郑玉璁信口说道,“也许……人家觉得,既然马上就会和你…以你的外公,也就是他的外公啊……所以,他哭一哭也是应该的啊……”

    朱佑榕面带愠色,叱道:

    “璁璁!乱说什么!”

    ……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郑恭寅恼怒的声音:

    “什么?大陪审团?什么意思,搞什么底怎么回事?”

    郑玉璁一撇嘴,哼道:

    灵堂外边也敢大吵大嚷的,我看他就这副德行是改不了了……表姐你等着,我出去冲他一顿。”

    说着爬起来,提着长裙冲了出去。紧接着外面也传来郑玉璁的吼声:

    想干什么!你看看,这是爷爷的灵堂,你就能这样…么?”

    外面三个人的声音嘀咕了几句,马上郑玉璁也跟着气愤地嚷嚷开了。

    朱佑榕听着外面声音的变化,有些奇怪,但此刻又不想到外面去,便淡淡地说道:

    “怎么回事?”

    她一说话,外面立刻静下来了。

    片刻后,郑恭寅在门外低声说道:

    “榕榕,舅舅府里的方唐镜大律师在这里,他带来了案子的最新消息。榕榕你看,能否准他堂上回话……”

    朱佑榕点点头:

    “让他进来吧。”

    郑恭寅、郑玉璁,还有一个穿着全黑西装的瘦子进来了。郑恭寅一看朱佑榕还默默地跪在地上,吓了一大跳,赶紧避到了她的后,又让人多拿了几个蒲团进来。

    几个人在朱佑榕的对面,也规规矩矩地跪下,和朱佑榕成了平等姿势,郑恭寅这才敢笑道:

    “榕榕啊,这是方唐镜大律师,舅舅府里的席律师……”

    方唐镜马上深深欠,一字一句地说道:

    “臣方唐镜,叩见陛下。臣平仰慕陛下已久,今有幸得见天容,真乃三生……”

    朱佑榕也没看他,只是淡淡地一声,然后问郑恭寅道:

    “什么事?”

    郑恭寅愤愤地说道:

    “调查团都派宪兵去抓向小强了,结果又没抓,空手回来了!”

    朱佑榕子一颤,低垂目光,默默地问:

    “怎么,向小强跑了?”

    “启奏陛下,”方唐镜欠答道,“向小强并未潜逃,只是他提出要求,在对他进行刑事指控之前召集大陪审团,进行听证……”

    佑榕一听就明白了,平静地说道,“而这是宪法保障每一个刑事案当事人的权利,检方无权拒绝,是这样吧?”

    方唐镜低下头,恭敬地说道:

    “陛下熟知法律,臣甚为钦佩。正是这样。”

    郑恭寅有点急了,提高音量道:

    “无权?调查团是不是打算包庇向小强啊?他把我父王、陛下的外公都炸死了,那是堂堂的大明帝国延平王啊!就算现在枪毙不了,那先把他抓起来也不行?这么滔天的大罪,怎么权利都在他那边?我们皇亲国戚的,怎么反倒没权利了?……反了他们了还!”

    郑玉璁看了一眼表姐,赶紧拉了一下郑恭寅的衣角,悄声瞪眼道:

    “爸爸!”

    方唐镜瞅瞅郑恭寅,又瞅瞅朱佑榕,慢慢低下头,不说话了。

    朱佑榕静静地说道:

    “舅舅,你听我说,现在这种况,向小强的确有权要求开大陪审团听证会。至少在大陪审团认定我们证据充分、可以提起刑事诉讼之前,都不能抓向小强……”

    “那认定之后就可以抓了吧?什么时候能认定?”

    朱佑榕继续说道:

    “就算明天就召齐大陪审团、开始听证的话,也没那么快……而且,大陪审团最后投票,结果也不一定是我们想要的……”

    郑恭寅怔道:

    “什么意思?”

    “就是说,有可能认定证据不足,不对向小强提起刑事诉讼……”

    方唐镜赶紧说道:

    “陛下说的非常对,侯爷,况基本如此。”

    “那我们怎么办?”郑恭寅怒道,“就让他逍遥法外?”

    “那说明证据不足,只能继续找证据。”

    “不足?怎么会不足?”郑恭寅挥着手,大声说道,“铁证如山!”

    朱佑榕看了他一眼,毫无感地说道:

    “那就好,我们就不必怕听证会了。”

    郑恭寅气鼓鼓地,但也说不出什么来了。他还觉得气没处,转脸问方唐镜道:

    “小方,你说如果我们证据足够的话,向小强那小子最后得怎么判?”

    方唐镜偷偷看了一眼朱佑榕,犹豫了一下,很小心地答道:

    “侯爷,是这样的。如果最后罪名成立的话,向小强基本上就会被判处绞刑。……当然,鉴于他是军人,他就有权利选择适合军人的处决方式,也就是枪决……基本就是这样。”

    听着“绞刑”、“枪决”这些字眼的时候,原本也气鼓鼓地郑玉璁都不住打了个冷战。郑恭寅yy着向小强将要被枪毙的样子,心中的怒气稍稍平复了些。

    朱佑榕依旧是毫无表,目光恍惚地盯着外公的棺材。

    ……

    这个时候,外面一位侍女低着头,小步进来,先见过了朱佑榕,然后又见过了郑恭寅和郑玉璁,轻声禀告道:

    “暹罗阿南塔马希敦王子下求见,请求再次吊唁。”

    一听到这个名字,郑玉璁、郑恭寅相互看了一眼,都露出厌恶的神色。朱佑榕仍像没听到一样。

    虽然都知道暹罗王子这时候凑上来,是打得什么主意,但人家毕竟是来吊唁的,不能不让人家来。而且人家又是一国的王位继承人,代表国家来出访大明了,还在大明地面上被炸弹炸伤了……这怎么都说不过去了。

    郑恭寅勉强地有请。

    暹罗王子额头上抱着一块纱布,穿着一整齐的大明孝服,面带悲痛,缓缓走了进来。

    他进来目不斜视,也不看朱佑榕,而是在延平王的遗像和棺材前跪下,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头,起的时候面上已带泪痕。

    然后,他这才转向朱佑榕,拉了一只蒲团,与她同跪在一处,端详着一缟素宫装、柔弱地跪着、如圣女般凄美的朱佑榕。

    朱佑榕也不直视他,只是微微欠下子,轻声说道:

    “下有心了。多谢。”

    王子望着她,深深叹了一口气,沉声道:

    “陛下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

    说着说着,他自己先是惨然一笑,然后苦笑道:

    真傻,我还想这样劝你……其实,我跟你一样悲痛……王爷是你的外公,但他好像也是我的外公一样……还记得那一年,我刚来大明的时候,那时候我们都还小……我们就在这座延平王府里玩,在书房里看王爷写字……那时候我还不会写汉字,而你已经写的很好看了……王爷就把着我的手,一笔一画地教我……当时,我们一左一右,都坐在他老人家的腿上……而现在,他老人家已经……”

    说到这儿,他喉中哽咽了。而朱佑榕已经泪流满面,口不断颤抖起伏着,不住地哭了。

    王子看着朱佑榕,突然显得很激动,说道:

    “陛下……虽然外公已经不在了,但你还有你的亲人……你还有舅舅,还有表妹,还有……还有我!……陛下,你就可以把我当成……”

    “咳咳,咳咳。”

    郑恭寅和郑玉璁都在旁边低着头,喉中不住地咳嗽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