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集 高仿真战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陆军参与演习,演习规模扩大,参演兵力从四个师扩到了八个师,演习区域也扩大了两倍多,从原来的西到长江、东到茅山,扩展到了西到长江、东到太湖。--凤舞文学网-->``.``东西跨度由原来的五十来公里扩到了一百多公里。

    地域扩大,这也是向小强和张照先、唐云生共同希望的。只有战线尽可能的长,才能尽可能的检验空中优势和机动优势的作用。另外,也能更大程度的仿真。无论是向小强还是张照先,他们都知道,如果真的对清作战的话,那战线就不是现在的一百多公里,而是上千公里的华北平原。

    之所以选定这块区域来演习,完全就是为了模仿华北平原的地形。就仿真度来说,这块区域只能说还可以,有些小河流,但称不上水网;没有成片的山地,主要的大丘陵也都在四周,偶有一些小丘陵影响也不大;就是中间有一条茅山山脉,两侧还有一些小湖泊,但那都没有办法。上海那一片三角洲倒是一马平川,但那密集的水网受不了。

    向小强挑选演习区域的时候也很郁闷,没办法,南明就这个地理条件:六山三水一分田。这一片是整个南明能找到的最像华北平原的地方了。

    这次演习是实兵而不实弹,也就是说步兵、坦克、大炮、飞机等该怎么出动怎么出动,但是不用真弹药,而主要使用空包弹和教练弹,误伤的危险很小。速度。所以只需要给双方划定区域、规定目的、给定胜负标准……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而不需要像实弹演习那样,为了避免误伤,还要预先严格设计双方每一步的位置。因此演习的设计阶段可以很短。

    主要的准备,就是赶制、配大量的空包弹了。从5月23号到6月1号这一周时间里,长江三角洲平原的几座小兵工厂、还有浙江天目山山区里的两座大兵工厂,都在赶制演习用空包子弹、炮弹。这几座轻武器兵工厂,分别属于炼锋号和齐顺。

    大明另外也有专门制造弹药的军火公司,但那比较远,要么在福建山区、要么在西南大后方。炼锋号、齐顺两家的工厂正好都在江浙一带,所以得到了这次演习用弹药的订单。炼锋号和齐顺各分了一半订单。有了这笔还算大的订单,齐顺的股价才稍微好了一点,不再跌的那么难看了。

    向小强知道,空包弹说白了就是没有弹头的子弹、炮弹。但对这东西毕竟不像普通子弹那样熟悉。25号,正好第一批空包弹到货了,王鹤翔正带人在孝陵卫军营验货。为了让他有个感官的印象,警卫连长胡炯专门又陪向小强跑到孝陵卫军营靶场上,体验了一把空包弹的感觉。

    ……

    在靶场上,向小强看着掌心中一颗步枪空包弹。

    这颗子弹只有弹壳,没有弹头。弹壳的颈部塞着一块白色的小东西,胡炯告诉他,这是用纸和棉纤维做成的一种塞子,塞住弹壳里的药,防止泄漏出来。弹壳颈口也做了一个收口处理,使得口部变小,把纤维塞子卡住。击的时候,这个纤维塞子会在一般出膛3-5米之内就完全燃烧分解。所以尽管是空包弹,但还是不能在五米之内对人。否则仍可能会造成伤亡。

    不过演习中,也不大有机会在这么近的距离对敌开火。

    向小强接过装上空包弹的步枪,对着远处靶子瞄准,扣动扳机。

    “啪!!!”

    枪口瞬间火焰闪过,枪在手中往上一抬,随机“叮当”一声,空弹壳弹出,掉在脚下水泥地上,出铜制悦耳的清响。

    很好,感觉和普通子弹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远处的靶子上一个眼也没有。

    不过……向小强心中大笑:就算是真子弹,只要是俺打,远处的靶子也不会有枪眼的……

    空包弹,这也是他为什么敢当众打步枪的原因。速度。

    然后,向小强又接过了一只装了空包弹的汤姆森冲锋枪。--凤舞文学网--他先拔下30的弹匣,在手里掂了掂。

    “轻了不少。”

    他转头跟胡炯笑道。

    胡炯也笑道:

    “大人说的不错,子弹的主要重量都在弹头上。现在换成空包弹,实弹匣的重量也轻了将近一半。”

    向小强点点头,插上弹匣,一拉枪机,对着远处“哒哒哒”就是半梭子。

    ……那叫一个过瘾啊……

    向小强以前还没怎么亲过汤姆森呢。唯一一次亲密接触,就是到北清劫火车那一回。但那一次也没开火。现在体验了一把,感觉枪口大片眩目的火焰、震耳聋的枪声、还有手中那种高频率的强烈震动,都不是便宜货l-36能够比拟的。

    ……老美的东西就是好啊!要不是太重、太贵的话,这真是个好东西了。

    ……

    向小强带着胡炯到了几百米外的另外一个靶场。.这是个机枪靶场,王鹤翔正和几个军官在那里检验一批空包弹。

    两拨人见面叙了礼,向小强看到,地上放着一箱7.97毫米标准步枪弹。当然,也是空包弹。

    一个机枪小组守在一啄木鸟机枪旁,旁边放着一只铝制机枪弹匣。一条弹链从弹匣中伸出来,连在机枪机匣里。

    向小强看到,弹链上的子弹都没有弹头。

    王鹤翔从箱子里拿出几盒子弹,每盒抽查了几,扣掉纤维塞子、倒出药,然后和普通子弹的药做比较。

    果然,几子弹的药装药量并没有偷工减料

    旁边炼锋号的代表站在一旁,正在满脸自信地侃侃而谈,保证他们的空包弹绝对安全,5米之外对人绝不造成一点伤害。然后他主动要求站到机枪枪口前5米处,亲自帮助试验。

    王鹤翔有些犹豫,看了看向小强。向小强正是求之不得呢,笑嘻嘻地点头批准。

    王鹤翔无奈,只得低声吩咐机枪小组道:

    “往穿衣服的地方打,别瞄脸,别瞄手。”

    五米的距离,空包弹即使不安全,也最多是把衣服点着,不会伤人了。.

    炼锋号的代表大模大样地站在枪口前五米处,昂。但他望着眼前黑洞洞的枪口,还是紧张地有点出汗。

    机枪小组再次检查了一遍弹链上的空包弹,确定没有搞错,然后按上机匣,瞄准炼锋号那家伙。

    向小强点点头,副手喊道:

    “打!”

    “啄木鸟”震耳聋的叫声中,枪口巨大的火焰跳动着。向小强堵着耳朵,过瘾地看着“枪扫活人”的场面。

    炼锋号那家伙直地站在枪口前,使劲儿闭着眼睛,脸色煞白,不停沿着唾沫。好几道汗珠顺着额头滚下来。向小强估计这也是他有生以来头一遭。

    唉,跑业务的不容易啊!啥时候都一样。

    近百子弹打掉了,枪声才停了下来。炼锋号的代表这才睁开眼睛,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不过还是站稳了,插着腰颤声笑道:

    “呵呵,多打点儿啊,这么短……”

    向小强和王鹤翔赶快跑过去查看。别说,他还真的一点事没有,只不过前的白衬衫被硝烟熏得有点灰而已,并没有被火舌、高温残留物灼到的痕迹。

    很好,这批空包弹还不错,演习用非常安全。

    ……

    向小强又和王鹤翔等人一起视察了几座靶场正在进行的实验。这些实验和训练都是针对几天后的演习进行的。主要是熟悉和摸索一些特殊规则和战斗方式。

    比如一个训练场上,两拨士兵正在练习齐顺送来的演习用手榴弹。

    一队士兵正端着枪,装模作样地走着,路边灌木丛突然甩出来几枚手榴弹。

    “卧倒————”

    一个上士刚喊了一声,几只手榴弹“嘭嘭嘭”地在队列中间爆炸了,一队士兵应声而倒。

    向小强下意识地蹲低子,但看到那几只手榴弹爆炸声音不大,只是像爆竹一样响了一下,同时喷出几股浓烟,并没有像真手榴弹那样的冲击波和破片。

    旁边灌木丛里钻出一个戴臂章的下级军官,拿着一个本子,来到倒得横七竖八的士兵里面,看了几眼,在本子上写了几下,然后说道:

    “好了,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卧倒及时,算存活,起来吧。你和你,离炸点太近,也算阵亡。.你和你,还有你,算重伤……好了,剩下的,全部算阵亡!”

    士兵们哈哈一阵笑。那些大部分躺在地上的“尸体”们,嘻嘻哈哈地,都掏出一个写着“阵亡”的牌子戴上,躺在地下。

    向小强和王鹤翔对视一眼,都笑呵呵地,满意地点点头。

    ……

    几个人又坐着汽车开了一阵,到了一处更大的训练场,在一处观测工事旁下车。

    这里几乎就像真的战场一样。漫天硝烟,炮声震耳聋。向小强刚下车,几乎都被震得站不住了。

    周围正在进行一场“坦克大战”。

    这主要是检测演习用炮弹、航空炸弹、还有战果判定方式的可行。现在出现的问题都会在今后几天中整改,以便在演习中使用。

    这座观测工事在一处小高地上,就是用沙袋和木板临时建造的,上方支着伪装网。四周视野比较好,向小强接过一顶钢盔戴上,然后拿起望远镜,观看下面的坦克大战。

    头顶上俯冲轰炸机呼啸着往下扑,地面上几十辆坦克排着队形往前猛冲,前方机枪不停扫着,主炮也不时地开火。速度。

    后面是更多的开敞式装甲运兵车,能看到里面坐着士兵的钢盔闪闪亮。

    另一方阵地上,排列着十几门反坦克炮,此起彼伏地开火。

    向小强看到,不论是坦克炮、还是反坦克炮,开火时都和战场上一样,火光闪耀、声音震天、硝烟飘动,只不过对面却没有挨炮弹的迹象。

    这空包弹演习的效果还真不错。

    旁小桌子旁坐着几个军官,有人拿着望远镜观测战场、通报位置和开火频率,其他几个人埋头飞快地进行概率演算。其中一个军官,戴着无线电耳麦,拿着望远镜望着战场,不时喊着:

    “蓝043,蓝043,你已经中弹,车辆中度损毁,驾驶员阵亡,其余乘员生还!”

    “蓝189,蓝189,你已经中弹,车辆重度损毁,驾驶员和航向机枪手阵亡,其余乘员生还!”

    “红025,红025,你组已被47炮弹击中,火炮损毁,炮组全部阵亡!”

    “红310,红310,47毫米高爆弹在你右后方8米位置爆炸,你组两人阵亡,一人重伤!火炮完好!”

    ……

    下面战场上,就会有一两辆坦克停下,顶盖掀开,两三个乘员钻出来,然后把一个烟罐放在坦克上,让坦克“浓烟滚滚”,同时又取出一条红布系在炮管上,以示损毁。速度。

    上方不时有俯冲轰炸机呼啸着扑下来,投下两三枚“航空炸弹”。紧接着,着弹点就会腾起浓烟。这时候,旁的那个军官就会拿着望远镜,对着耳麦喊道:

    “红043,红043,100公斤炸弹在你左前方10米处爆炸,你组火炮连同炮组全部成员阵亡!你组火炮连同炮组全部成员阵亡!……”

    向小强好奇地端着望远镜看去,果然,那门反坦克炮旁边,几个炮兵给大炮系上红丝带,表示损毁,然后各自掏出“阵亡”的牌子挂在前,躺下了。

    向小强问道:

    “俯冲轰炸机投的什么炸弹?好像很小的样子!”

    王鹤翔也戴着钢盔、端着望远镜说道:

    “大人,那是特制的演习用炸弹,体积比较小,只有一公斤左右,其实主要就是烟罐,主要就是标识着弹点的……”

    “一公斤?那真的航空炸弹至少也要几十公斤,这样从高空投下来,一公斤的和一百公斤的,飞行轨迹和着弹点肯定有很大偏差,这样能公平么?”

    王鹤翔说道:

    “这个就没办法了,大人。.平时训练倒是都用和真弹同重的教练弹,但演习时候肯定不能用。要不然上百斤的东西从高空落下,不要说落在人堆里,就是落在坦克上,那也要砸死人的。只能用小烟罐。”

    向小强说道:

    “只有一公斤重,从高空落下来也会砸死人的!”

    王鹤翔摇头道:

    “那就没办法了……只能说,这种小炸弹砸不坏坦克,而且正巧砸中人脑袋的几率很小。当然,也要靠地面士兵的及时躲避。这样也有个好处:即使在演习中,士兵们也能保持对俯冲轰炸机的恐惧感,看到飞机冲下来了,都怕砸着自己,会四散奔逃。这样还能够大大的增强仿真程度。……任何演习都会有偶然伤亡的啊。”

    王鹤翔顿了顿,又指着更远处天空的机架俯冲轰炸机,说道:

    “大人请看,那边就是投弹训练场。在那里,演习裁判组会反复比较正常大小教练弹、和一公斤演习弹的着弹点偏差,他们很快就会得出一个大致的通常偏差范围,然后演习的时候,就把这个通常偏差范围加上去,就可以了。

    “比如,如果同一个飞行员空投100公斤的教练弹通常偏差在10米、而空投1公斤演习弹通常偏差在30米的话,那么这中间的20米就是两种炸弹的通常偏差范围。演习的时候,如果一公斤演习弹落在坦克周围30米处,演习裁判就会判定炸弹落点在坦克周围10米处。就是这样。”

    向小强点点头,明白了。

    ……

    下面的十几辆坦克在俯冲轰炸机的支援下,冲到敌炮兵阵地前只损失了四辆。这时候坦克后面的装甲车里,大批的步兵跳下来,端着冲锋枪,猫着腰往前冲,一边呐喊一边开火。防守方壕沟里,两马克沁机枪吐着火舌。进攻步兵中的那些戴臂章的士官,这时候就不停地大喊大叫、指手划脚。意思是谁谁谁被机枪打死了,赶快躺下。谁谁谁负伤了,也躺下,等待救援。

    上百名冲锋枪士兵冲进战壕,拿着冲锋枪朝天开火。因为战壕里距离就不足五米了,只能用朝天开火代替。这时候,在对方的绝对火力优势下,战壕里那些拿着步枪的守方士兵都很自觉,也不用裁判说,都躺下了。

    “好,”旁边那个军官用无线电喊道,“红方阵地已被攻克,现在停下,我来宣布双方损伤!”

    ……

    “大人,”回去的路上,王鹤翔笑道,“您觉得这种训练怎么样?”

    向小强非常满意,点着头笑道:

    “很好,比我想象的好。这样的话,仿真度还是很高的。……这场演习在某种程度上说,是我向陛下、还有明公交的一份答卷。也是给很多人上的一课。我们大明的空中优势、机械化和摩托化优势,就要在这场演习中体现出来了。这几天我们好好训练,六一要塞演习,表演一场缩小版闪击战给大家看看。”

    王鹤翔一怔:

    “大人,闪击战?”

    “唔,就是秒杀。”

    王鹤翔:“秒杀?”

    向小强:“……”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加油吧!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