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集 皇宫:冤家路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向小强烦躁地站起来,背着手原地转了几圈,想马上又把十四格格请来商量。--凤舞文学网--但他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宋如海,宋如海正盯着他,眼中闪出一丝光芒,似乎有了些想法,正等着自己开口请教呢。

    向小强明白了,不能光是一有事就找十四格格拿主意。现在自己边“谋士”可不止十四格格一人了,应该给其他人多留一些表现的机会。

    他重新坐下,叹了口气,对宋如海问道:

    “海公看来,如今该怎么办呢?”

    宋如海夹着香烟,盯着向小强眼睛道:

    “大人,老朽问一句,还望大人坦言相告。”

    “海公放心,”向小强赶紧说,“我没有什么好跟海公隐瞒的。”

    宋如海点点头,沉吟着道:

    “大人,本来如果我们调停的话,陆航最多能拿到一半飞行员。现在内阁主动全部送出,陆航等于拿到了百分之百。对我们不利的,无非就是陆军高层没有看到我们出面,我们留下的影响比较有限而已。但他们之中还是有一些人,会认为这是我们从中使劲儿的结果的……当然,跟我们期望的有些差距。但是事无完美,大人,换个角度想想,这个结果岂不是也很好?”

    向小强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道:

    “海公啊,现在不是不太完美,而是太不完美。我想要的结果压根儿一条都没捞到。陆军那头没拉上关系,这不必说了。关键是我真的想让那些飞行员多一些进入航校。如果我只是为了争一己私利,跟陆航那帮家伙一样,我就会觉得飞行员全归陆航,那好,反正陆航是自己人。但问题是这些飞行员是在大明最好的,而最好的飞行员应该进航校当教官。这是真正为了大明军队更强大,为了在下一场战争中稳制空权考虑的。海公。”

    宋如海呵呵笑道:

    “唉,老朽不如大人啊。大人能抛开私利之争,一心为国,老朽佩服之至。”

    向小强苦笑道:

    “海公,我不是唱高调,我是说真的。”

    宋如海点头道:

    “大人放心,我也是说真的。既然这样的话,我们还得想办法把这些飞行员从陆航手里,再往陆军部的航校弄。”

    “还不能让陆航看出来,”向小强赶紧补充道,“不能让陆航和陆军因为这个记恨我们。”

    “对,”宋如海笑道,“不能为了这事把先自己阵营搞反目了。”

    他抽着烟,沉思着,缓缓说道:

    “我上午跟李高亭谈的时候,李高亭心很差。能看出来,他对沈荣轩让他把飞行员拱手让出,是非常的不满意。他那种不满意是写在脸上的。我觉得,要不是沈荣轩是首辅大臣,他早就跟沈荣轩对着干了。我们可以在他上找找突破口。”

    向小强点点头。宋如海说的李高亭就是现任陆军大臣。向小强眯着眼睛道:

    “海公的意思……是想挑拨李高亭,让他跟沈荣轩对着干,继续跟陆航抢那些飞行员?”

    宋如海摇摇头:

    “不,那他恐怕还不敢。现在他说什么也不敢跟沈荣轩对着干的。怎么说都是顶头上司。……但是,如果给他一个理直气壮的理由,比如陛下让他去要,那他估计就敢了。”

    “呃……”向小强轻咳了一声,低下头沉吟着,“这样啊……”

    显然,宋如海还不知道朱佑榕跟自己翻脸的事。要是在之前,这事真的很简单,自己去找朱佑榕一说,朱佑榕多半就会传陆军大臣进宫,然后跟他说航校教官乃帝国空中力量之根本,不能全弄到一线部队去,赶快给我要回来。

    宋如海眼中闪出精明地光,继续说着:

    “我从他的话中听出来,沈荣轩决定让出全部飞行员,也就是今天上午的事,弄得李高亭也很突然。这样说来,现在陆军那边还应该不知道。如果能及时让李高亭继续争抢,那沈荣轩这一招完全就被化掉了。想想看,上午八点钟刚决定让出去,然后下午两点钟又得收回来,中间这一段时间,陆军那边还完全不知道。

    “那么,就算沈荣轩跟陆军明说:我本来想都给你们的,但现在陛下不让,所以我也没有办法……那陆军也没人信他了,还是会认为沈荣轩和陆军大臣在拿陛下口谕当幌子,不想给就是。这样的话,陆军还得求到大人您头上。那主动权不就又回来了吗?您还可以按照您的想法,把飞行员留一部分在航校。陆军也还得承您的。”

    向小强沉吟着,分析着宋如海的这个算盘。听起来很不错的,可以说是两全其美,本来沈荣轩出一招,就让自己有苦说不出的,现在自己出一招,就能反过来让沈荣轩有苦说不出。--凤舞文学网--唯一的问题,朱佑榕那妮子倔脾气过去了吗?或者说,犯倔归犯倔,自己的专业意见她还能听进去吗?

    ……

    这时候,他脑海中浮现了郑玉璁那酸溜溜的话:

    ……跟你说,现在表姐天天都在自己看书。那些军事书难懂的要命,她看不懂就硬看,最后硬是都看懂了。表姐那么痴,我看你一辈子不回去,她就保留军事课一辈子……

    向小强心中一,顿时像惊醒了一样,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这些天的一幕一幕在他眼前过,他吃惊地发现,原来这些天自己一直在逃避!对清空投、人事变动、德官团、新式武器……这些让自己“忙得焦头烂额”的事,无非都是自己潜意识下找的借口而已!要是真忙的焦头烂额,怎么还有工夫去追十四格格?

    就算自己追十四格格,为什么追了几个月都畏手畏脚、没有多少进展,而偏偏这几天就大胆进攻、进展神速?难道潜意识里,多少就没有“用十四格格替代朱佑榕”的成分?

    十四格格和朱佑榕相似的地方太多了。她们不像秋湫秀秀,她们为皇室成员、份高贵,自己对她们的,都是一种“仰慕”的……而且最关键的一点,都是份地位跟自己悬殊很多,道路上存在巨大障碍的。也许是自己跟朱佑榕的严重受挫,才想借着跟十四格格的成功,来自我安慰吧……

    向小强双手揉了揉脸,让自己更清醒一些。当然,自己对十四格格的感也是真挚的,只不过是因为这件事,才给了他更主动的勇气。

    现在,应该打起精神,想方设法去赢回朱佑榕了。不光是感上的,就是利益上也刻不容缓了。要不然像今天这种事今后还有很多,自己如果失去了对朱佑榕的影响力,那将变得毫无招架之力。更坏的结果,如果朱佑榕真下嫁了暹罗王子,那自己就彻底歇菜了。

    ……

    宋如海看向小强陷入了沉思,也不打扰他,只是抽烟望着他。

    突然,向小强抬起头来,问道:

    “对了,海公,如果陆军高层、比如张照先总参谋长面见陛下的话,那他只要一问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他会知道沈荣轩已经打算让出了,但是是我建议陛下,让他们把全部飞行员要回去的。这样我们可就把陆军彻底得罪了。”

    宋如海抽着烟,考虑了一下,说道:

    “不错,总参谋长是可以随时进宫面圣的。不过……他为什么要去见陛下?就因为沈荣轩的一句话?说我本来打算给你们了,但因为向小强从中作梗、我才只能自己留着,不信你去问陛下?……这种话,谁都不会当真吧。”

    向小强缓缓点点头,沉吟道:

    “也是啊……”

    但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不太踏实,多少有点一厢愿了。不能把别人想的比自己傻,这样很危险。尤其对方又是沈荣轩这种人。

    如果沈荣轩又棋高一着、就是让陆军高层相信了呢?如果陆军有一两个心明眼亮的,提醒总参谋长了呢?也许,总参谋长正好有别的事见陛下,顺带着问了一下呢?……那后果可就太严重了。

    让朱佑榕帮着自己撒谎?连门都没有。之前还有可能,比如“向氏弊案”的时候,那时候朱佑榕是很愿意跟自己合谋的。但是现在,想都别想。

    ……

    这时候,门口警卫敲门报告,辽阳公主求见。

    向小强和宋如海对视一眼,然后二话没说,命令放十四格格进来。

    十四格格进来了。左手扛着制服外,右手拎着小坤包,往向小强对面、宋如海旁边的椅子上一坐,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看她这样子,是刚从陆总参或者统帅部回来,连自己办公室还没回,直接跑到这儿来了。

    而且看这表,任务完成的还不错。

    十四格格看他们神色有异,笑道:

    “怎么了?”

    “唔,”向小强摆摆手,问道,“先说说你跑的怎么样吧。张照先来吗?”

    十四格格笑吟吟地点点头,望着向小强,眉眼里露出只有他才能看得懂的一丝温柔。向小强以前从没见过十四格格这种神色。但自从那天晚上、两人月下拥吻之后,向小强就发现十四格格经常这样温柔地望着自己。

    向小强瞥了一下坐在旁边的宋如海,咳嗽了一声,正色道:

    “张照先和唐云生都说来?”

    “是啊。”

    宋如海和向小强对视一眼,然后向小强低声问道:

    “他们……有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

    十四格格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们,轻轻摇摇头:

    “没。怎么了?”

    向小强又和宋如海对视一眼,然后两人一言一语地把事说了一遍。十四格格也拧起了眉毛,食指轻轻抵着眼角,慢慢揉着。

    “没有,”她说道,“我看他们的样子,绝对还不知道沈荣轩把飞行员都让出来了。就算装也装不了那么想。而且,他们为什么要装。”

    紧接着,向小强又把宋如海的计策跟十四格格说了一遍。

    十四格格眼珠转转,抬眼望着宋如海,呵呵笑道:

    “海公这个计策果然高明!赵芳佩服之至!这样两全其美、两头落好,还能让沈荣轩有苦说不出,哎呀,这么好的计策我怎么就想不出来呢?”

    宋如海也笑呵呵地摇头谦逊着,摆摆手,但显得很是满意。

    然后十四格格又转向向小强,轻描淡写地说道:

    “大人如果担心总参谋长有可能向陛下问起的话,不妨把给陛下的建议改一改,不要说把1000名飞行员全部调到航校,就说应该按照比例,一部分进航校,一部分在作战部队。那陛下就会问,多少人进航校?多少人进作战部队?你就可以说,这不能草率而定,要回去和两边沟通协调,再征求一部分德官团自己的意见,然后才好作出决定。

    “这样的话,陛下肯定就会把大权交给你,让你来管这个事。这样你的余地不就是大多了?就算总参谋长真从陛下那里得知了你的建议,问题也不大。你毕竟不是直接建议陛下把1000名飞行员给陆军部,你只是从陛下那里搞到了分配权而已。谁甘心被人家摆布啊,人之常的,陆军那几个元帅们也应该能理解。

    “另外,我也认为海公说的在理。总参谋长不大可能去问陛下。他毕竟也是个臣子,臣子直接向天子打听另一个臣子说了什么,这根本就是犯忌讳的事。两位总参谋长也不是官场新丁,不会因为这件事去犯这个忌讳的。”

    十四格格刚说完,宋如海马上点头道:

    “大人,老朽认为公主下说的非常在理。公主这个计策比老朽的更好,大人完全可以一试。”

    十四格格赶紧笑道:

    “哎哟,海公啊,什么计策不计策的……您老就别惯着我了……呵呵呵……”

    向小强笑呵呵地看着他俩相互吹捧。但他知道,十四格格虽然嘴上谦虚,但她的想法的确要更好一些。最重要的是,这样就把分配权又抓回了自己手里。这样给不给,给多少,就不是沈荣轩说了算的了。也就是说,主动权又回来了。自己又可以凭着这个来拉拢陆军高层了。

    ……

    既然决定了就刻不容缓,等到陆军部正式通知陆总参的时候,那一切都晚了。向小强草草吃完午饭,看时间还刚十二点。这个时间估计朱佑榕还在用午膳,但向小强生怕落后一步,跳上车子直奔紫城。

    中午十二点半,向小强把车停在午门。

    他从车里出来,一眼就看见停车场上,停着三辆很醒目的黑色劳斯莱斯。三辆一摸一样,而且相当宽大厚实,车玻璃像本书那么厚。能看出来,都是防弹车。车旁六七个穿西装带礼帽的彪形大汉,靠在一起抽烟聊天,眼睛四处乱瞟。他们每人脚下都放着一只长方形的“提琴盒子”。

    他们突然看见了向小强,都显得有点紧张,慢慢把烟从嘴里拿下来了,望着他。

    向小强眯着眼睛,冲他们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他心中一沉,已经大致知道这是谁的车了。

    然后径直走向午门。午门口的一队卫军见到他,立刻立正敬礼。一名班长跑过来,恭敬地笑道:

    “大人来了?面圣还是找郑小姐?”

    卫军现在是向小强的部下了,而且向小强又有随意进出皇宫的资格。现在他就像半个主人一样。

    “面圣,”他很随意地解下腰带,连着佩枪一起递给班长,然后头向那边偏偏,小声问道,“那三辆车是沈阁老的吧?”

    “对,沈阁老的,”班长也低声说道,“上午十点多就进宫面圣了,一直没出来,这个钟点儿了,八成是留下赐膳了。”

    “唔……就沈阁老?还有谁?”

    班长摇摇头:

    “大人物就他一个,还有都是秘书什么的了。”

    “好,”向小强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很好。”

    ……

    向小强在宫里行走,不时遇到的宫女都向自己躬致敬,口称“向大人”。向小强心中想着:朱佑榕毕竟没有因为翻了脸,就拿掉自己的在宫里自由行走的特权。这女孩倔归倔,还是很厚道的。

    奉天外面,向小强被告知朱佑榕正在谨款待首辅大臣用午膳,可以在奉天内稍等一会儿。

    果然不出所料,沈荣轩被朱佑榕留下吃午饭了。

    向小强知道,自己出使欧洲的两个多月中,内阁的人就往宫里跑得勤。朱佑榕和自己疏远后的这些天,内阁的人往朱佑榕这里跑得更勤,大点事都跑来请朱佑榕“圣裁”,好借机多接近朱佑榕,提高他们在朱佑榕这里的影响。看来内阁那帮老头一准是闻出味儿来了,他们看出自己和朱佑榕之间出了问题,借这个空档插-进去。

    但是,沈荣轩却很少进宫的。毕竟他是一国首辅,不是下面那些部门大臣,份太高,出一次门都前呼后拥的,进一次宫动静太大。

    不过今天很巧,沈荣轩来见朱佑榕了。难道他进宫,就是为了那几个飞行员的事?

    ……

    南京紫城前宫的三大,从外往里分别是奉天、华盖、谨。北京紫城的太和、中和、保和,就是仿照南京的三大建造的。

    向小强站在奉天里,往北看着。

    自己在奉天,朱佑榕在谨,那就是说她现在在自己北边两个的地方,中间只隔了一个……向小强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想象着自己能够看穿奉天的砖墙,看穿华盖,再看到谨里边……那就是朱佑榕了。

    应该已经有宫女向她报告了。她现在大概已经知道自己就在奉天里了。……她会不会也想自己一样,希望看穿宫墙,和自己四目相对?

    后传来女孩子的嬉笑声。向小强回过头来,看到几个小宫女笑嘻嘻地跑进来,突然看见自己立在大中间,吃了一惊。几个女孩子噤声,小心翼翼地鞠了一躬,然后跨出去了。

    其中一个面孔好像有点熟悉。向小强通过宽大的门向外看着。

    那个女孩是黄小桔。她们几个立在外的汉白玉护栏旁,小声说笑,不时往自己的方向看一眼。

    黄小桔趾高气扬的样子,好像在跟她们吹牛,不时扬起脑袋,向门口示意。向小强觉得他们在说自己。

    几个女孩子叽咕一阵,然后黄小桔昂首地跨进大来了。

    向小强叫苦不迭,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个小女土匪的厉害他是早就领教过了,没想到冤家路窄,她居然主动找过来了。

    黄小桔大声咳嗽了两声,然后趾高气扬地道:

    “哎呀,这不是向大人吗!”

    “呵呵,黄小姐,”向小强点点头,笑呵呵地道,“正是向某。”

    “哼,向大人啊,你知不知道,广德夫人交代我,让我一见到你就跟你问话,问你怎么欺负陛下了?”

    向小强头皮一炸:李夫人知道了?!

    她……怎么知道的?朱佑榕不可能自己跟她说……难道是看出了什么端倪,叫黄小桔来诈自己?

    “这……黄小姐,”向小强大汗淋漓,小声笑着,“这是从何说起?……这真是李夫人让您来问向某的?”

    黄小桔看到向小强脸色大变,心中更是有恃无恐。她转头往外看了一眼,外的那几个小宫女正趴在门口偷听呢,看到向小强近乎恭敬地称黄小桔为“黄小姐”,又自称“向某”,早已经是对黄小桔一脸崇拜之色。

    向小强也看到这一幕了,明白黄小桔在趁机向同伴炫耀:看,向小强那么大一个官,还是御前红人,我都能欺负到他头上去……

    他心中恼怒,偏偏黄小桔有鼻子有眼的问话,真把他吓住了。而且这是在宫中,黄小桔又是李夫人的心腹,发作不得。真闹起来,恐怕连朱佑榕都不会为自己撑腰。

    “咳咳,”黄小桔见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心中更不怕了,索大模大样地道,“现在可是广德夫人在跟你问话,你可要放明白点。”

    ……

    突然,外面几个小宫女“哄”的一下子作鸟兽散。一个玲珑的影在门口探了探头,看到向小强嘻嘻一笑,然后轻轻地跳进来,大声说道:

    “我来喽!”

    黄小桔还没回头呢,一听到这个声音毛骨悚然,立马拔腿就往外跑。那女孩“咦”了一声,扭追出去,不到三秒钟,就揪着黄小桔的鼻子,把她拖进来了。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