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1集 女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对了,”回到酒店后,向小强才想起来,对几个人说道,“希特勒邀请陛下访问德国呢!”

    宋如海有些意外:

    “什么时候?”

    “就上午,刚见到他,还没说两句客气话,他就说,希望女皇陛下方便的时候访问德国。--凤-舞-文-学-网--”

    “这么直接!那你怎么回答的?”

    向小强说道:

    “我也觉得太直接了,毕竟只是非正式访问,还刚见了一面……唉,我还能怎么说?我就说会向陛下转达总理先生的邀请呗。”

    “不错,不错……”宋如海沉吟着,慢慢说道,“大人回答的没什么问题,也只能这样说。”

    向小强和其他几个人对望了片刻,犹豫着问道:

    “你们说,这会不会是希特勒礼节的邀请?仅仅是客气一下?”

    秋湫点着头,说道:

    “对对,就好象两个熟人见面,说吃了吗?没吃上我们家吃点吧?……是不是这样啊?”

    三个老头慢慢望向秋湫,啥也没说。秋湫知道自己被“鄙视”了,马上乖乖地把嘴巴闭上了。

    宋如海笑道:

    “希特勒肯定是希望陛下访问德国的,这是肯定的事。希特勒也知道,他这个纳粹政权上台后诸多倒行逆施,又是烧书、又是种族迫害、又是党-报-,多为国际所不齿,现在在道义上孤立的很。而我们大明是最文明民-主的国家,如果我们的一国之君正式访问他们,那就代表着大明对他们的最高肯定。那对希特勒来说,真要比签十个条约还要有用。”

    孙继业问向小强道:

    “大人,陛下怎么跟您说的?她是不是打算真的访问德国?”

    几个人都看着他。向小强笑道:

    “陛下说,她先让我来试探一番,假如大明能跟德国全面合作,而且比较顺利的话,她会来德国正式访问。”

    宋如海摇摇头道:

    “陛下最好还是慎重,德国这种国家,不要轻易访问。我们跟他们签合作条约是一回事,陛下亲自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真的,就像向大人说的一样,德国是个天天玩火的国家。希特勒就是个赌徒,一把接一把的赌,前几次能赌赢,但绝不可能一直赢下去。他一定有赌输的时候。我们大明跟它合作,只是各取所需,不能有太长期的打算。”

    这几句话,说的几个人都连连点头。向小强是很希望朱佑榕也来德国的,但宋如海的这番观点,原本也是他的观点。现在听宋如海又分析了一遍,更是深以为是。

    “对了,”秋湫又插话笑道,“小强啊,今天晚上大使请我们参加晚宴。呵呵,然后还有舞会。”

    向小强一时没反应过来:

    “哪个大使?”

    “我们的大使啊,邀请我们今晚到大明驻柏林大使馆去。就是你上午被希特勒总理接见的时候,人家来邀请的。”

    向小强想一想,也对,今天已经是来柏林的第二天了。第一晚是德国的几位头面人物相请,加上这又不是官方出访,所以大使馆没凑上。但是今晚怎么说也该轮着大使馆了。

    ……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秋湫拿出了一封电报递给向小强,笑道:

    “你上午去总理府,辽阳公主发来的。呵呵,咱大明可出了个大事。”

    向小强吓了一跳,再看秋湫笑呵呵的,心便放下了,觉得即使是什么“大事”,那也不会是坏事。他亲了秋湫一下,然后笑呵呵地拆看。

    看着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转而两眼失神,呆呆地坐在上。

    电报写的是郑玉璁探听出来的消息:朱佑榕22岁生那天之后,内阁和延平王就开始着手为朱佑榕挑选夫婿了。目前意见比较一致的,就是暹逻国王的大王子,暹罗王国的储君。

    暹逻王子本来连朱佑榕的衣服角也摸不到的,这件事对他来说就是癞蛤蟆吃天鹅。暹逻王子曾经到大明来求亲,想迎娶一位朱家、或者郑家的宗室女子的,那都是抱着试试看的心。上次郑恭寅一气之下要把郑玉璁嫁给暹逻王子或者琉球世子的,当然后来郑玉璁跑了。要是暹逻王子真的娶到了郑玉璁,那整个暹罗王室睡觉都能笑醒。--凤舞文学网--

    但是这次随着明荷南洋之战,大明拿到了苏门答腊岛和几个南洋港口,全面经营南洋的时代已经到来。通往南洋的陆上必经之地暹逻,战略地位一下子提高百倍。如果从传统上来说,只通过海上交通经营海外殖民地,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近在咫尺就有一个潜在敌人:曰本。假定、明开战,那么曰本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地掐断大明的能源血脉,也就是大明本土和苏门答腊产油区的交通。而曰本是个比大明还强的海军强国,对海上交通线的威胁太大了。

    这时候,一条中南半岛上的陆上交通线就成了万全之道。凭曰本的力量,想绕过大明本土、从后面攻击中南半岛,那是千难万难。正好在中南半岛上,就有一个大明藩属暹逻,南半部就在马来半岛上,像条尾巴一样,一直向南伸到马六甲海峡北岸。渡过一百多海里的海峡,就是苏门答腊岛。这么得天独厚的陆上条件,不用太可惜了。

    这样的话,大明就需要全面控制暹逻,在上面修铁路、修公路、大量驻军,把暹罗变成类似大明的殖民地、至少是保护国的地位。但是暹罗目前是个独立国家,仅仅是大明的藩属国,连保护国也不是。藩属关系还是从古时候留下来的。而大明为了经营南洋新领地,为了保护自己石油血管的安全,对暹罗又志在必得。在目前的国际环境下,来一次武装侵略肯定是不现实的。那就只剩下政治手段一条路了。

    恰好在这时候,大明有一个待字闺中的女皇,而暹罗有一个年龄相当的王储。于是,古今中外被用了无数次、但仍很有效的一种政治把戏,又进入了大明政客们的视野:政治婚姻。

    有的大臣也提过,把陛下本人嫁给暹逻王子,是不是太委屈陛下了?是不是另选一位公主、或者郡主就可以?但是沈荣轩认为,那除了让暹罗王室里多一位汉族王后外,并没有别的作用。只有未来暹逻王的王后同时也是大明的女皇,才能达到最理想的效果。

    朱佑榕下嫁暹逻王储后,仍然保留大明皇位。现任暹逻王已经病得很重,估计没几年就会驾崩。那样很快,大明女皇就也会成为暹逻王后。大明对暹逻进行进一步控制,就显得合法多了,借口也多得多了。更重要的是下一步:朱佑榕生下的孩子肯定会被立为暹罗王储,而这个孩子既然是朱佑榕的孩子,也会被立为大明太子。

    这样,下一代的暹逻国王和大明皇帝是同一个人,合法达到完美极致。大明不但可以随心所地控制暹逻,而且就算直接把暹逻合并进大明,也不是不可以。

    ……

    向小强目瞪口呆地坐在上,手中拿着电报纸,脑中一片空白,心中如同刀割。他万没想到,正是自己费尽心思地为大明搞来了一个苏门答腊岛,才发了这桩政治婚姻。当初要是老老实实地拿上那一亿明洋赔款,别的啥也不说,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现在,朱佑榕要嫁人了,要永远失去朱佑榕了……

    “小强,小强!”秋湫紧张地在一旁摇晃着他,“你怎么啦?小强,你怎么这个样子?这封电报……”

    她盯着向小强伤心绝的表,忽然,女的本能让她察觉到了什么。一个念头在她脑中闪过,像一道闪电一样,把她吓了一大跳。

    难道是……小强……喜欢了陛下?

    秋湫突然呆呆地,一时难以接受这个可能。这太过不可思议了……紧接着,另一个更不可思议的想法闪现出来:如果他喜欢陛下的话,那很可能陛下也喜欢他!……可能还是陛下先喜欢他的!

    向小强和朱佑榕之间的种种相处……在飞机上,向小强和朱佑榕的那种默契眼神……在广州上船之前,朱佑榕专门把向小强请去单独告别……那一幕幕,闪电般地在秋湫的脑中回想起来。她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感觉没错!

    天哪,小强和陛下,他们相互喜欢……

    秋湫感到心中一阵强烈的压抑,鼻子一酸,望着向小强,轻轻问道:

    “小强……你是不是喜欢陛下?”

    向小强慢慢转头望着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秋湫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秋湫,我……”向小强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他拉起秋湫的手,“我……其实是……”

    秋湫拉着向小强的手,泪流满面,尽地抽泣着。向小强不忍心了,把秋湫揽在怀里。秋湫抱住向小强,脸埋在他肩膀里,放声大哭起来。

    向小强轻轻拍着她的背,口中语无伦次地安慰着。秋湫一边哭,一边抽泣着说:

    “小强……小强……你……你怎么偏偏喜欢上了她啊……你怎么那么傻……这……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啊……”

    向小强也鼻子酸酸的,轻轻拍着她安慰道:

    “好了……秋湫,你既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就不要这么伤心了……”

    秋湫哭得更伤心了,她一下一下抽泣着说:

    “我……我倒宁愿你喜欢的是别人……那你喜欢的话,娶回来就行了,我们还是一家人……现在是陛下,你根本娶不回来……那你……那你就会在心里一直想着她……过多久都会想着她……”

    向小强也正难过呢,听了这话不一愣,被秋湫的奇怪逻辑搞糊涂了。

    “秋湫啊,”他低着头轻声问道,“难道我真把陛下娶回来,你就不伤心了吗?”

    秋湫脸埋在他怀里,轻声说道:

    “那不同……”

    “怎么不同?”

    秋湫吭哧了半天,哭道:

    “就算她是女皇,你娶回家后,也就会觉得她是个普通女子一样了……就不会这样老想着她了……那样,你最的……还会是我。”

    向小强很意外,但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秋湫这笔帐算得倒是蛮清的。而且,向小强明白,将来不管娶了多少女子,自己最的肯定都是秋湫。秋秋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将是不可动摇的。这一点向小强自己很清楚,却从没对秋湫这样说过。而现在秋湫有这个自信,让向小强很感动。

    不管这个社会伦理制度也好、婚姻制度也好,秋湫毕竟是个正常的女孩子,而且是深着自己的。现在一个女孩深的人上了别人,她心里肯定是非常酸楚的。这种酸楚,自己上秀秀的时候,就曾经让秋湫受过了一次。现在又开始了。而且,这一次,正如秋湫说的,很可能没有尽头。

    ……

    向小强平静了一下心,又重新看着这份电报。他想尽量以理的心态再看一遍。抛开他和朱佑榕之间的感,纯粹从国家利益的角度,审视一下这桩政治婚姻。

    这消息是郑玉璁从宫里探听出来的,然后十四格格又结合自己的分析,写成了上述的电文内容。向小强又仔细看了一遍,很快找出了两个漏洞。

    第一个,暹逻国王不是傻子,这一系列简单的步骤,大明内阁想得出,暹逻国王怎么会猜不出?这摆明了是要通过这桩婚姻,逐步的让暹逻丧失独立,最后成为大明的一部分。暹逻国王会接受这桩婚姻吗?

    第二个,就算朱佑榕嫁过去,生的也不一定就是儿子,很可能是女儿。暹逻不是大明,没什么女人即位之说。而且,假如朱佑榕生不出儿子,那暹逻王室正好以此为理由,立其他王妃的儿子为储君。那么,一人兼两国君主的设想,就会成为泡影。

    但向小强闭上眼睛略想了一下,自己便把这两个问题攻破了。

    第一,一般人想不到朱佑榕嫁到国外,还会保留皇位。暹逻国王也不例外。按照正常的思维,一个女皇嫁到遥远的海外,肯定要先把皇位让出来,然后以公主的头衔嫁出去。一边做着别国的王后,一边做着本国的女皇,这根本是不可想象的。向小强想了想,觉得要不是自己事先知道,乍一听说朱佑榕要嫁给暹逻王子,肯定也是认为朱佑榕要让位了。

    而单单是一位公主嫁过去,那真是除了让暹逻王室多一位大明籍王妃,没有别的威胁。这样的话,暹逻还能因为娶了大明公主,提高自己的国际地位,增强和大明的关系。再加上朱佑榕美丽高雅、学识广博,是各国皇族中的明星,这样的一位公主绝对是王储妃的最佳人选。有这样一位公主当儿媳妇,暹逻国王还有什么好拒绝的呢?

    要是暹逻老国王实在不放心的话,还可以让朱佑榕先把皇位传给她妹妹,真的以公主的份嫁过去。然后成了暹逻王后、有了子嗣后,大明还可以把皇位再传给朱佑榕。这等于是把皇位在她妹妹那里“寄存”了一下,得手后再拿回来,涮了暹逻王室一把。这样做很无赖,但是完全合法。大明宪法可没规定这样不行。

    第二,就算朱佑榕生不出儿子也没关系,只要大明女皇成了暹逻王后,那就成功了一半,大明在暹罗的行动也有了相当的合法,基本也可以为所为了。至于生下男孩兼两国君主,那只是最理想的结果,很大程度要靠运气,不可强求的。

    ……

    向小强咬着嘴唇,脑中飞快地想,心中却五味杂陈,难受得很。

    我要失去朱佑榕了……

    心中总是出现这个声音,挥之不去。向小强现在才察觉,原来自己对朱佑榕的感觉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我要失去朱佑榕了……

    向小强“腾”地站起来,默默地对自己怒吼道:什么叫“失去朱佑榕”,难道朱佑榕之前是你的吗?就你小子,再在大明混三十年,朱佑榕也不是你的!

    这样一想,立刻像无数根针刺进心脏一般,一阵喘不过气来的痛楚。

    我一定要忘了她!向小强飞快地踱着步子,暗暗下决心:我,一定要忘了她!

    我来大明是为了享受!为了钱、为了权力!为了地位!……而不是为了干爬到树上够月亮这种蠢事!

    向小强转过,看到秋湫坐还在一边哭泣。他突然一阵震撼:那是自己最的人!几个月前,自己还为了她,冒死跳伞到北清!

    他还记得自己参加完东厂会议、从里面出来的那个晚上。那时候得知明朝当局放弃营救,自己是什么心

    如果上帝那时候对自己说:

    “我可以把秋湫还给你,但是在大明这五年你不能再有别的女人,不能去追逐金钱和权力,只能守着秋湫一个过完这几年,你愿不愿意?”

    自己当时会怎么回答?愿意!毫无疑问,一定是愿意!

    向小强现在痛苦的自问:难道……那时候愿意,现在反而不愿意了吗?

    他头脑一,心中大喊道:秋湫,相信我,我要忘了朱佑榕!

    他冲过去,把秋湫紧紧拥在怀里,轻轻吻着,口中重复着:秋湫……

    但是,下面的却再也说不出来了。

    秋湫轻轻抬起眼,泪眼迷离地望着他。

    向小强低下头,口中喃喃地说道:

    “你……你帮我发电报给……给辽阳公主。”

    秋湫点点头,抹了把眼泪,听话地从上起来,拿出了电报机和密码本。

    向小强望着她,心中想着:给十四格格发电报,说什么呢?突然,他想到了。

    “电报就一句话,”他对秋湫说道,“问辽阳公主: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秋湫默默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低着头译成密码,发出去了。

    过了片刻,十四格格的电报回来了。秋湫有些心虚地悄悄问道:

    “是我来译,还是你自己译?”

    什么意思!向小强望着秋湫的眼神,吓了一跳:难道她也猜出我喜欢十四格格了?

    向小强仅仅是犹豫了两秒钟,大大方方地说道:

    “当然还是你译,我又不熟,译得太慢了。”

    秋湫听完没说什么,便转过头,一个字一个字地翻密码本。译出来后,秋湫把电文纸递给他。

    纸上也只有一句话:

    “不为什么,就是想让你知道一下。”

    向小强握着电报纸,心中暗骂道:邪恶的十四!

    ……

    晚上,向小强代表团一行人去大明驻柏林大使馆,参加了晚宴,还有晚宴后的舞会。晚宴和舞会除了使馆人员,还邀请了柏林的很多名流。向小强自然是整晚的中心,秋湫也成了众多男士争相邀请的舞伴。向小强觉得秋湫肯定会像要塞舞会那次一样,借着跳舞发泄心中的痛楚的。但这次秋湫表现截然不同。她只是礼貌的和前几位男士跳了几曲,然后整晚要么缩在位子上不跳舞,要么也只跟向小强跳。

    跟向小强跳舞的时候,秋湫完全没了上次的洒脱舞姿,而只是脸贴在他肩膀上,一句话不说,手臂也紧紧搂着他,就像一个受伤的孩子一样。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