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集 谁是最优秀人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都说德国人是比较不讲究饮食的民族,德国菜也是公认的烂,但戈培尔家的这顿饭,让向小强彻底改变了观点。--凤舞文学网--

    首先,西餐和中餐最大的不同,是中餐主要把心思花在菜肴本上,而西餐至少有40%的心思都花在了餐具上、还有桌面的视觉效果布置上。还没上几样菜,长条桌上就已经琳琅满目的很漂亮了。雪白的桌布、高高矮矮的水晶杯,喝开胃酒的杯子、喝葡萄酒的杯子、喝香槟的杯子、喝啤酒的杯子、喝矿泉水的杯子……

    然后就是银光闪闪、光可鉴人的银餐具,餐刀好几种、叉子好几种、勺子好几种,还有类似吃牡蛎、海螺的银夹子之类的……整齐地摆放在每人的面前,精密无比,就像修表工具一样。

    头顶的水晶大吊灯明明已经灯火通明了,长条桌上还要放上几只银烛台、点上蜡烛。仿佛这些洋人不看见跳动的火苗,就吃不下饭似的。另外,桌面上还有很多没用的东西,比如鲜花。

    向小强数了数,很满的桌上,竟然数不出几样能吃进嘴的东西。也就是几样干酪、油、切片灌肠、鱼冻、鸡蛋沙拉、蔬果沙拉,唯一让他有兴趣吃一点的,就是一种抹蒜酱的烤猪里脊,也是冷的。

    但是那些德国人都谈笑风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主要是在喝酒。

    这时候谈论的主力,已经成了宋如海。宋如海是前驻德大使,直接用德语跟他们笑谈。但他是魏玛共和国时期的大使,32年退休,退休的时候这些人都还没上台,没跟他们打过交道。要不然就方便多了,都是老熟人了。

    戈培尔夫人很有心,除了刀叉之外,专门给大明的宾客每人准备了一副筷子。典型的德国式思维告诉她:既然自己用惯了刀叉,肯定不会用筷子,那现在中国客人用惯了筷子,大概也不会用刀叉。

    虽然这儿没人不会用刀叉,但向小强他们也很领地用筷子,只是在处理块的时候才用刀叉。

    这几个中国人用着筷子,在这些德国人看来就像变魔术一样。尤其是用筷子飞快地夹起一粒粒豌豆、沙拉布丁的时候,谈话总是戛然而止,一大群德国人盯着中国人手中的筷子,好像在看神器一样。

    戈林也拿了一双筷子,但怎么试都不行。他连一片都夹不起来。

    向小强心血来潮,跟他们表演了一下挑战极限——他从盘底的沙拉中,慢慢地夹起了一粒草莓籽。

    于是,所有德国人都被震撼了。

    向小强很满意他们的反应。对于这些满脑子雅利安人种第一的纳粹来说,偶尔表演一下人的绝活,让他们震撼一下,总是有益无害的。

    ……

    过了一会儿,第一部分正菜上来了。和大多数西餐一样,德国餐的第一道主菜,竟然也是——汤。

    汤有两道,一道是家禽、或者是野味做成的浓汤,另一道是蔬菜做成的淡汤。向小强喝了几口,感觉很一般,尽管是戈培尔家的厨师做的,但也就是这么回事,比司令部食堂做的蛋花汤差远了。--凤-舞-文-学-网--

    偏偏每上一道菜,戈培尔夫人都要很殷勤地问几位大明客人,味道怎么样,吃着喜不喜欢。向小强几个人当然照例是赞不绝口。戈培尔夫人也照例露出满意的微笑。

    然后第二部分正菜上来了。这才真正见到了一点像样的东西。巴伐利亚的脆皮猪肘、汉堡的什锦海鲜、北威州的醋烩牛、柏林的咖哩香肠、图林根的煎香肠、梅克伦堡的烤全鹅、北德石荷州的煎羊排骨、不莱梅的子鸡煲、普法尔兹的烩猪肚、萨尔州的洋葱猪排……

    德国人是世界上吃最多的民族,尤其是猪。果然名不虚传。餐桌上,虽然这些德国的高官、贵妇们吃相都很文雅,但不论男女,他们吃下去的量之大,是在超乎了向小强的想象。向小强就看着戈林一个人,就那么不动声色地把一整条猪前腿干掉了。而且,他还吃了很多别的东西。

    向小强和秋秋对视一眼,忽然都明白戈林那一的肥都是怎么来的了。

    ……

    向小强以为这些人二号人物请自己来,今晚就可以谈谈合作问题的。谁知道这仿佛就是个纯粹的家庭聚餐,席上这些帝国大佬们天南海北、风花雪月,就是谁也不提明德合作的事。既然他们不提,向小强也不打算主动提。反正他有的是耐心。如果他们一直不来主动找自己,那自己20天的签证一到期,立马拍走人。

    赫斯和戈培尔两个人都是人种狂,就是纳粹人种理论的疯狂信奉者。赫斯先问向小强在德国这一路的经历,向小强自然就说起了火车包厢的事,还笑眯眯地瞥了闷头吃饭的希姆莱一眼。希姆莱有点尴尬,没接茬,但赫斯却很麻木地追问:为什么就那么巧?为什么真的就没有连在一起的三个包厢?我们第三帝国的交通不会这样的,绝对不会的。

    这下不但希姆莱,连戈林也有点尴尬了。他笑着打岔道:

    “我听说是几个见鬼的犹太人,他们把中间的包厢都给占了。哈哈,把他们赶到硬座车厢算便宜了他们!”

    赫斯一听原来是犹太人,冷笑着说道:

    “是便宜他们了。应该把他们像猪一样,都圈起来。”

    这样一来,话题自然就转到了人种问题上。戈培尔聪明过人,但一说到人种理论,也不太收得住了,和赫斯两人一唱一和,把雅利安人种说到了天上。戈培尔的老婆,简直比她丈夫有过之无不及,她虔诚地听着丈夫的极端言论,时不时插上一句更加极端的话。向小强觉得,要是评选最狂的女纳粹的话,戈培尔夫人绝对稳拿头名。

    向小强本来不打算掺和的,这种东西就像邪-教一样,根本没道理好讲。但他实在忍不住了,尽量友好地插了一句:

    “其实我认为,世界上的人种可以分为那么几大类,每一类中都有最优秀的。而这些最优秀的人种是不是和横向比较,决出谁搞谁底的。这就像咖啡和茶一样,大家都知道,只能把咖啡和咖啡一起比较,或者把茶和茶一起比较。而不能把咖啡和茶在一起比较,那样没有可比。”

    餐厅里立刻静了下来。这几个人种狂现在才醒悟过来,才想起这里还坐着好几个非雅利安人种呢。他们不但不是雅利安人种,而且还是有色人种。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要是别的人说这种话,他们直接就反驳过去了。但这些大明的人都是贵客,不能为了“学术问题”而不愉快。但是戈培尔夫妇和赫斯都是人种狂,这对他们来说已经超出了“学术问题”,上升到“信仰问题”了。戈培尔微笑着,尽量礼貌地跟向小强阐述着纳粹的人种观,试图让他理解。

    向小强想要的,只是让他们承认人种是分大类的,至少要分。你们说雅利安人只是西方人中最优秀的,我们不管;至于人,谁优秀谁不优秀,你们也甭管了。换句话说,如果一定要谈人种的话,向小强承认雅利安人是最优秀的西方人种,但也要德国人承认中国人的蒙古-马来混合人种是最优秀的人种。

    这并不是一时的争意气,这对后面的明德合作有不小的作用。本来两国合作,只谈利益就行了。但谁叫德国是被一群人种狂把持着呢。

    今天的中国人是在几千年的民族融合中形成的,是属于东北亚的蒙古人种、和东南亚的马来人种的缓冲。中国北方人和南方人相貌略有差别,这就是因为北方人蒙古人种的成分较多,而南方人马来人种的成分较多的缘故。当然,所谓的“蒙古人种”、“马来人种”只是人种学上的术语,并不一定就是蒙古人和马来人。

    但纳粹的人种思想恰恰认为种族越纯越好,而中国人的人种成分太“杂”。向小强就从基因科学的角度,跟他们讲基因的混合有多重要。一个生物族群必须经常接受外来基因,才能够保持健康昌盛,否则肯定会越来越衰败。

    向小强还拿曰本人做例子:曰本是个岛国,历史上长期难以接受外来基因,人种纯不纯?够纯的了吧?但是他们的高、体健壮程度长期不如中国人。……而且还普遍罗圈腿。

    “幸亏他们离中国的距离不算远,”向小强继续信口开河地说道,“好歹能经常交换一点基因,要不然的话,他们早就灭亡了。就算存活下来,也是个低智商的国家。”

    长条桌对面,几个人种狂眯着眼睛、皱着眉头,琢磨着向小强的新鲜理论,觉得不是这么回事,想反驳偏偏又找不到合适的词句。

    “基因”这种概念对他们来说,还是闻所未闻的。

    “还有一些人种更纯粹的国家,”向小强说道,“人种纯粹的难以想象,比如太平洋上的一些岛国。他们基因封闭了几万年,用你们的标准衡量,他们的人种应该比我们中国人好得多。但事实怎么样呢?……他们现在还在茹毛饮血,还在钻木取火,直到上世纪末被发现的时候,很多部落还在吃人。我们文明人称他们为‘食人生番’。”

    当然,向小强在这里偷换概念了,那些岛国落后,倒并不是基因封闭的原因,主要是长期和外界隔绝,文化技术得不到发展而已。

    向小强接下来又讲了很多新概念:

    比如,两种基因越远,差别越大,混到一起效果越好。比如,中国人和德国人生的混血儿,就要比德国人和法国人生的混血儿,要优秀得多。

    他还举出大家看得到的实例:比如,混血儿天生比普通人健壮、聪明、美丽,而且抵抗力强:

    “动物品种以纯为贵,而人的‘品种’以杂为贵。很多纯种的动物,比如观赏犬,恰恰是进化史上最失败的畸形产品。要不是人类为了满足自己的猎奇,而对它们的基因横加干预的话,大自然是不会进化出这么失败的东西的。这些纯种的东西,放在自然界里是活不过三天的。而人类的要求则不一样,我们人类判断优秀人种的标准只有三条:是否聪明、是否健壮、是否美丽。因此诸位,你们在庆幸自己是西方最优秀人种的同时,请不要忘了看到,那里最优秀的人种,正是我们中国人。”

    向小强长篇大论忽悠完之后,餐厅里一片寂静。每个人都在呆呆地望着他。不但德国人,连跟他来的代表团成员、还有秋湫,也都怔怔地望着他,都被他这番“新人种论”忽悠晕了。

    向小强不知道这番关于基因、混血儿的理论这时候有没有,但有一点能肯定:即使有,也只是少数学者知道,这些普通人、政客是不知道的。纳粹虽然也讲究人种理论,但他们的人种理论还停留在“雅利安人是北欧神族的后代”这种程度。

    很明显,一番话已经让这些纳粹人种狂耳目一新了。这对他们来说,无异于一场头脑风暴。

    ……

    聚会结束后,戈培尔派车把她们送回酒店。

    秋湫和三个老顾问都对他的人种知识很好奇,不断追问他是从哪儿学来的。这实在太新了。尽管是闻所未闻,但听起来却很有道理。而且拿这个“基因”什么的学说一,很多问题都能解释的通了。

    “这要是真的,那快赶上进化论了。”

    王鹤翔半开玩笑地说道。

    向小强摆摆手笑道:

    “哎呀,没那么玄乎。这都是早几年胡乱翻的几本杂书,看上面写的有意思,就记住了。刚才我也是连编带忽悠的。说实话,要不是他们一个劲儿的人种长人种短的,没完没了,我也不会跟他们说这些东西。”

    ……

    晚上十点多,就在向小强快要睡觉时,海德里希突然跑来造访了。

    “伯爵大人,”他带着羡慕地目光,微笑说道,“我要祝贺您。”

    向小强盯着他,从金发野兽那张脸上猜测着。慢慢地有了一种不祥预感。

    见他不说话,海德里希笑了,然后双脚立正,很郑重地说道:

    “伯爵大人,明天上午十点钟,您将得到元首的接见。”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