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8集 屠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深夜的原始森林森恐怖,尤其在河边,各种虫叫蛙鸣,响亮得不得了,好像一个大自由市场一样,几乎震耳朵。--凤舞文学网--我&看书斋深黑的从林中不时闪过绿莹莹的眼睛,不知道是些什么夜行动物。

    两只救生艇各载着十名水兵,静悄悄地向岸边划着。十几只船桨轻拿轻放,尽量不激起一点水花,不发出一点声音。船头的轻机枪手低低的卧在小艇中,枪口指着前方。距离岸边还有500米的时候,两条小艇分开,一条往上游逆流划,一条往下游顺流划。他们的中间,就是建在河岸的海盗村。

    这20名水兵的任务,就是率先登岸,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河边丛林中,摸索到海盗村的边缘,然后用手电筒向驱逐舰发信号,引导更多的水兵登岸,从外部封锁住村子。

    根据海盗的交代,这个海盗村沿着河岸大概延伸“五六百步”,往里纵深大概是“二三百步”。海盗说多少步,舰长换算了一下,那大概就是沿着河岸有两三百米长,向里有一百多米宽。作为村子来说,不小了。奎木狼号这120个临时“陆战队”肯定包围不住这么大的一块区域,何况又是深不见五指的密林里。但主要杀伤肯定是要舰上武器来完成,上岸的水兵不过是在村子周围组成一系列的火力点,尽可能杀伤逃窜经过的海盗而已。

    向下游的那条小艇首先划进了岸边的红树林里。密密麻麻的红树林一直延伸到了河里。红树林里不好划桨了,有的水兵就收起了桨,直接用手抓着红树的树枝,拉动小艇往前行进。班长立刻低声喝道:

    “别乱抓树枝!你不知道上边有什么玩意儿!”

    那个水兵吓得赶紧将手缩了回来。是啊,这种带雨林里,你根本不知道树枝上可能有什么玩意儿,要是一把抓到一条蛇、或者毒蜘蛛的话,那真是还没开打就要有阵亡了。

    水兵们小心翼翼地把小艇尽量往里划,但是往里划了好一会儿,还是没靠到陆地,泡在水里的红树林似乎永无边际。

    突然,最前面的机枪手“嘘”了一声,大家立刻收住桨,进入无声状态。

    机枪手手臂向前指了指。大家顺着他手臂看去,前方很近的地方,也就是不到十米远,矗立着一座高脚竹楼,黑乎乎的。几只“高脚”立在水里,下面系着一条小船。再顺着往里面仔细看看,又发现了第二座、第三座高脚竹楼……看来海盗村也像红树林一样,延伸到了水里。

    水兵们找到了海盗村的一条边缘,便把小艇转过来,顺着河向下划。左边不断发现远远近近的高脚竹楼,有不少还亮着火光,里面传出饮酒喧闹的声音,伴着马来语的大声说笑,还飘来阵阵酒气。

    划了好一会儿,左侧的竹楼稀少了,渐渐的没有了。水兵们相互看着,都知道这就是村子的边缘了。班长一个手势,小艇又掉过头,向着岸边的方向悄悄划去。

    划了十几米,划不动了。水兵们用桨向水里试了试,水已经很浅了,差不多靠岸了。班长一声令下,水兵们悄悄翻下船,在齐膝深的水里推着船,把小船拖上了岸。

    水兵们把小船藏好,接着迅速查看了一下周围,确定这就是村子的边缘。

    “这里到河面还有二三十米的红树林,”班长拿出手电筒,皱着眉说道,“在这里发信号不知舰上能不能看到。只有试试了。如果不行的话还得划出去。”

    他拿着手电筒对准驱逐舰的大致方向,打开光柱挥舞着。

    ……

    奎木狼号静静地趴在河上,一丝光亮也没有,就像一块黑乎乎的礁石。观测手们瞪大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应该打来信号的方向。舰长、秋湫、向小强也站在舰桥上,紧张地盯着河岸,不时看着夜光怀表。

    “舰长,信号!”

    一个观测手突然低声喊道。紧接着,所有人也都看到了。在右侧下游两百多米的地方,伞盖般的密林里,隐约有一点亮光在晃动。要不是此时天地间一团漆黑,这么点亮光一不小心就看不到了。

    “不是让他们在村边发信号吗?”向小强举起望远镜观察那个地方,纳闷地咕哝着,“怎么上岸了,还跑得那么远?”

    静了片刻,秋湫猜道:

    “可能河面一直伸展进去的,他们不划进去看不到村子。”

    “啊。”

    第一组信号有了,现在就等第二组信号了。--凤-舞-文-学-网--我看.书斋第二组小艇是逆流向上划,肯定会慢一些。但是又等了一会儿,在左侧上游一百米的地方,第二组的信号也看到了。

    舰长立刻命令后续部队跟上。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第六只小艇都放下去了。四十名水兵划着桨,朝着海盗村两端的手电光信号而去。

    这回有了灯光指引,速度快得多了。继先前的六只救生艇之后,六只充气橡皮艇也放下去,载着56名水兵靠过去了。这116名水兵沿着海盗村的边缘摸了一圈,完全摸清了村子的大小和形状,在外围一两百米的密林里设立了36处伏击点,并在两条出村道路上架设了轻机枪。

    口袋布好了,这个临时陆战连的连长命令三个水兵摸进村子去侦察。必须提防这种可能:就是那两个海盗故意指给他们一处普通的渔村,最后打杀了半天,才发现杀掉的都是普通渔民……

    过了一会儿,三个水兵回来了,还拖着一个人。这个人让捆得结结实实,嘴里也塞得很紧。连长用手电照到他脸上,这家伙还瞪着眼珠子,喉咙里“唔唔”的闷叫。

    连长叫过来马来语翻译,对他进行了一番审讯。舰上那两个海盗没说谎,这个村子就是海盗村。翻译问到人是不是都在村子里时,这个海盗很小心地说道,村里只有一半人,因为昨夜有两个首领带着人出去干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这样,一切都对上了。

    奎木狼号上的四门103毫米主炮、两门40毫米乒乓炮、四门20毫米机关炮、两米机枪,全都压低了炮口,对准了海盗村,就是两端手电光之间的标定区域。从宋卡基地空运来的那门60毫米迫击炮,也在甲板上组装完毕,两名炮手就位,校调好了击角度。

    虽然这门迫击炮威力不能跟主炮相比,但是对付密林中的村庄这种目标,迫击炮的曲状弹道要比舰炮的平直弹道更有效。而且它作为迫击炮,一分钟打出的炮弹比四门舰炮加起来还多。

    舰长和秋湫都端着望远镜,纹丝不动地盯着岸上两处手电光。什么时候两处手电光都变成双重的,那就是岸上发来了“确认无误、准备完毕”的信号,舰上就可以开炮了。

    向小强没有他们这么好的耐,他不停地踱来踱去,往返于指挥室和舰桥之间,像尾巴着了火一样。

    突然,下游处的手电光晃动了几下,旁边又多出来一处手电光。

    过了一会儿,上游的手电光也由一处变成了两处。

    信号明确无误:这就是海盗村,而且岸上已经布置完毕,可以开火了。

    ……

    舰长拿起舰上电话,命令道:

    “40毫米炮,打照明弹。”

    “嘭嘭嘭嘭……”

    一串巨响响彻甘巴河面,火光耀眼,40毫米乒乓炮吼叫着,首先把一串照明弹打进了村子,和周围的密林。打完了四只弹夹就停火了。

    一枚枚照明弹“嗞嗞”燃烧着,躺在地上、林间、水里,不停喷着雪亮的镁光,很快,这整个一片就被照的像白昼一样。无数的鸟兽鸣叫着,一群一群已经入睡的鸟儿“扑啦扑啦”拍着翅膀,钻出树冠四散飞逃。村子里这时候也有很多人喊叫起来,有男声有女声。这些海盗和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整个甘巴河和附近的森林都被唤醒了。

    舰长又命令道:

    “所有枪炮,自由击!”

    四门主炮先后怒吼起来了,驱逐舰全舰震颤着。仿佛下的河水也在跟着颤抖。紧跟着40毫米、20毫米米的枪炮都加入了大合唱,无数道火光向岸上的密林中飞去,林中很快就形成了一片火海。两个迫击炮手跪在甲板上,不住地往炮管里填炮弹。虽然只有一门炮,但速是主炮的好几倍,可以说是“倾泻”炮弹了。

    火光加镁光,整片区域都亮如白昼,红光照亮了半边天。在强光中,一座座的竹楼轮廓看的清清楚楚。随着每一次爆炸,都有竹楼燃烧着飞上天空,然后碎片燃烧着撒在广阔的区域。火光中,也不时能看到人的残肢断臂被抛得老高。更多的是残断的树冠枝叶,不断在空中飞舞着,横七竖八地落下。

    舰上的军官们拿着望远镜,看着岸上地狱般的村子。向小强也端着望远镜,全神贯注地观战。他现在兴奋之极,全的血液都沸腾了,心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酣畅淋漓。

    向小强虽然不是正牌军校出,但实战经验比舰上的军官们丰富得多。他很快就看出来,舰上虽然“万炮齐鸣”,但村子里接近半数的杀伤、或者说破坏,都是那门60毫米迫击炮造成的。102毫米主炮速太慢米枪炮们速快,但口径威力太小,不直接命中人没什么效果。而且它们都是平,相当大部分弹药都被密林挡掉了,没打进村子里。

    向小强真庆幸跟宋卡基地要了这门迫击炮。

    轰了一会儿,村子周边几百米处也闪起了枪口火焰。那是通向村外的道路上,埋伏的火力点开火了。向小强的望远镜迅速移向那个位置。他仔细分辨着火光的大小、还有开火的频率,很快判断出那是两轻机枪。这明显是村里的海盗们反应过来了,开始向村外密林中奔逃。很快,另一处道路上,也闪出了同样的枪口火焰。

    几分钟内,村子周围一两百米的距离内,已经有十几处火力点打响了。四轻机枪威力最好,所以布置在了两条道路上。因为那里肯定会是海盗的主要逃生之路,所以这两处火力点最强,每处两轻机枪、两只冲锋枪。另外34个火力点,主要武器就是冲锋枪了,每一处两只。

    那些海盗从睡梦中被惊醒,发现处死亡边缘,肯定是衣服都顾不得穿就逃跑的,更别说拿武器了。就算有一些海盗抓上了武器,那少量的破步枪、砍刀,根本不是两只冲锋枪的对手。现在整个村子也就几十个海盗而已,任何单独一处火力点,都能压住他们所有人。

    河边的红树林边缘,游出来了一些人。他们都是往密林深处逃跑、遇上火力点被打回来的。驱逐舰上正有几名的观测手,专门盯着河边的红树林呢。这些海盗一露头,立刻就被发现了。舰上二话不说,两米机枪压低枪口,开始往河里扫。河边小水柱成串腾起。水柱开始还是白色的,几秒钟功夫就变成了红色的。

    被击中的海盗最多惨叫一两声,紧接着就沉下去了。这种米巨大子弹根本就不是用来打人的,都是、鱼雷艇这种半硬目标的,一颗子弹足有钢笔那么大。现在拿来打人,就跟砍瓜切菜一般。打在躯干上,效果就像被大锤砸穿了一样;打在头上,一般整个脑袋就爆得没有了;打在四肢上,也像是被大弹片削了似的,最多还能残连一点。

    驱逐舰索打开了探照灯,照在周围的河面上,很多河里的海盗立刻无所遁形,相继中弹被打成血葫芦,沉了下去。

    村庄后面远处,越来越多的火力点打响。舰长数了一下,36处火力点,已经打响了25处。这说明海盗慌不择路,已经很分散了。这种况,就可以说是大局已定了,可以往村子里进攻了。

    舰长征求了一下像小强的意见。向小强用望远镜看着烈火中的村子,判断着形势,也觉得可以进村了。舰长马上扭头吩咐道:

    “全舰停火。”

    枪炮长立刻拿起舰上电话,传令道:

    “全舰停火!”

    几秒钟内,整条驱逐舰大大小小的枪炮都停了下来。

    整条河面一下子静了很多,只有远处不规律的冲锋枪声,断断续续的。岸上的村子大火冲天,树木烧的“噼噼啪啪”的声音,还有一些微弱的惨叫,隐隐传来。

    一枚信号弹从舰上升起,这是命令岸上部队进村的信号。

    ……

    从河上炮声停止的一霎那,外围所有的火力点都明白要进攻了。水兵们仰着脖子,看到远处天空腾起的信号弹时,立刻从隐蔽处爬起来,端着冲锋枪、端着刺刀步枪、抱着轻机枪,向海盗村里近。

    进到村子里,视线一下变得极其良好了。到处燃烧的大火,照得犹如白昼,再加上村里被炸得最惨,原先茂盛的红树现在都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视野一片开阔。

    “当心有海盗躲在地上的断树里!”

    长官们这样提醒着手下的兵,让这些兴奋的水兵提高点警惕。但是看着满眼的惨状,倒塌燃烧的竹楼、焦黑的枝叶、遍地的残缺尸体、大大小小的弹坑,很难想象经历了这样一场浩劫后,还会有海盗勇敢地伏击水兵。

    各个火力点的水兵三三两两地进了村,在村里一块空地上恢复了班排建制,然后开始搜索村子。炮击足足持续了四十分钟,这么小的村子,已经没有几座依然站立着的竹楼了。大部分竹楼都是趴在地上,有的已经化为一摊竹炭,有的还在燃烧。地上不时踩到一条腿、一只胳膊。还有一些垂死的海盗,四肢俱全,在地上努力地爬着。但是肠子都流出来了,拖在后面,粘出好远。

    另水兵们惊奇的是,村里竟然还有不少活着的海盗。他们大多数都一丝不挂,显然是直接从上跳下来的。他们本能地蹲在弹坑里,好几个已经吓得尿出来了。水兵们毫不费力的把他们提了出来,用枪着赶到村中的一块空地上。清点了一下,一共是18人。其中还有几个女人,都是皮肤黝黑、相貌丑陋,一看就是附近渔村的土著女人。她们大多也是一丝不挂,蹲在地上,捂着子,不住地嚎哭着。

    连长命令翻译让这18个土著站成一排,然后水兵们在他们背后排好队形,端好冲锋枪,又架好了四轻机枪。所有水兵都明白接下来要干嘛了。

    这种时候,有些兵心里都掠过了不忍。毕竟里面还有女人。但是连长似乎看穿了他们的心思一般,高声说道:

    “弟兄们,我们来想一想这些海盗干过什么事吧!想想海里那些碎尸块!想想香江号事件!几百条无辜命被沉尸大海!几百个小姐太太,就被他们卖成了!他们对我们的女人怜悯过吗?下午你们整那十几个海盗的时候,精神头不是足的吗?怎么了?是不是出完气了,现在同心生出来了?……他妈的,都给我把心肠放硬些,同心要有,但不是给这些畜生用的!”

    几句话,顿时把一些水兵心中的恻隐给打掉了。一提香江号事件,几乎所有大明人都会咬牙切齿。他们都想起自己在报上刚看到这一事件的时候,是怎样恨之入骨的。当时那种感觉,恨不得能抓住那些海盗后,把他们凌迟处死。现在这些海盗就在面前,束手待毙,怎么也不至于下不了手吧。

    这些海盗和听翻译说让他们排好队,还以为要把他们捆起来呢,所以都还是很配合。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些正规军根本不打算把他们抓回去受审,而是就地处决。

    连长高喊道:

    “准备!”

    水兵们“唰”地站成整齐的一排。

    “举枪!”

    “哗啦啦”,18只冲锋枪举起来了,瞄准着海盗们的后心。

    有的海盗觉得不对劲了,转脸一看,马上高声喊了一句,不少海盗反应快,拔腿就跑。

    “放!”

    跑得再快也没有子弹快,十几只冲锋枪一齐开火,一下子打趴下了十多个。剩下的几个反应快的已经跑出了一定距离,但仍然被子弹扫倒在地。还有一个拼命的跑,转眼跑出了几十米。一轻机枪对准他一个点,把最后的这个“飞毛腿”撂倒了。

    “好了,步枪兵上!”连长命令道,“每人给他们补一下!”

    十来个步枪兵端着明晃晃的刺刀步枪上来了,对着地上海盗的后背一下一下地扎下去。这时候,有几个水兵开始吐了。很快,不少扎刺刀的步枪兵也吐了。

    连长知道他们呕吐,并不是同这些海盗,这纯粹是新兵突然见到了太多的血腥,神经受不住而已。他没多做苛求,而是拔出手枪,亲手帮着他们给剩下的尸体补枪。

    ……

    然后水兵们开始清点村里的尸体。这些尸体大多不是完整的了,很难清点出准确的数字。点来点去,村子中被炸死、还有挤在竹楼里烧死的,差不多是三十来个。加上刚处死的十八个,也就是将近五十个。

    接着,连长让各个火力点的水兵报告,自己在林中击毙了大概几人。那两处守在小路上的火力点击毙较多,每处都有十来个。剩下的二十多处小火力点,一处差不多是一到两个。

    这差不多就是上百人了。其中海盗差不多有六七十个,剩下的都是附近的。六七十个海盗,加上上午在永安公主号上消灭的四十多个海盗,加起来一百有余,这也和那两个海盗俘虏讲的人数差不多。

    也就是说,这个海盗村的海盗,就算还有漏网的,也不会太多了。

    “长官,这是什么?”

    随着大火卷起来的大风,夹裹着一些纸片飞过来。一个士兵随手抓住了一张。

    “啊,这是钱!是钞票!”

    “钞票?!”

    好几个士兵都建起了地上的“纸片”,拿到眼前看着。连长也捡起了一张。

    “这是荷兰盾!”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