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集 血战永安公主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对于海盗们来说,这样大快朵颐的机会并不多。--凤-舞-文-学-网--二楼关着那么多女人,随便挑随便选,只要他们愿意,随时可以拉进房里为所为。到奎木狼号悄悄贴过来的时候,这些海盗大部分都已经在-污第二个女人了。

    一个大个子海盗筋疲力尽地从下的女人上爬起来,喘着粗气躺在上。他对这个女人印象深刻。他清楚地记得,“选货”的时候,自己把她妹妹硬拉出去,这个少妇是怎样像头母狮一样拼死保护妹妹的,还张嘴在他的腿上咬了一口。他当时就对这个女人有了强烈的。“选货”完毕、大家开始哄抢剩下女人的时候,他死死盯着这个女人,一把就把她拉了出来,扛到了这间舱房里。

    果然,这个勇敢的少妇让他极度兴奋,光制伏她的反抗就花了半天功夫。别人已经都弄完第一个、开始去拉第二个的时候,他还意犹未尽地在这个女人上折腾。他觉得自己几乎要上她了。他已经下了决心,回到巢后,一定要想办法把她留在自己边。

    大个子海盗爬起来提上裤子。上的少妇两眼已经失神,空洞麻木地望着天花板,一动不动,仿佛自己已是死尸了一般。

    欣赏了几眼自己的“杰作”,他心满意足地趿拉着鞋,晃着膀子出去小便。虽然这是高级舱房,带有单独的卫生间,但他这个半野人不习惯那么小的抽水马桶,更愿意到甲板上对着海里撒尿。再说这间舱房离甲板最近,走两步就出去了。

    他晃着膀子走上甲板,刚抬起头,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一艘军舰就在眼皮底下!

    他揉揉眼睛,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幻觉,自己膛上就爆起了一片血雾,紧接着躯干和四肢都血横飞。他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那艘军舰上的武器一片闪光……至于那震耳聋的声音,他已经听不见了。

    紧接着,第二个海盗冲了出来,也立刻被打的血横飞。也就在这个时候,第一批水兵攀着绳索爬了上来。

    “冲啊!”

    “杀光他们!”

    水兵们狂喊着,一方面是为自己壮胆,另一方面也确实被海里那么多的碎尸激怒了。他们血沸腾,像一群出笼的饿狮一样,端着冲锋枪、上刺刀的步枪一拥而入。六个班长都是比较冷静的士官,他们严格按照向小强教他们的一样,三个班端着枪不断往里冲,寻找海盗头目,另外三个班留在后面逐间舱房清除。他们端着冲锋枪,见到舱门就踹开,踹不开就用枪打开,然后涌进去把海盗杀死。

    他们开始很紧张,但很快发现每间舱房都只有一名海盗,而且还是没有武器的。另外每间房里都有一个衣不遮体、惊恐万分的女子。水兵们立刻明白了这是海盗们在蹂躏船上的女乘客。他们愤怒之余,也都燃起了希望:看来船上的女乘客还没被运走。就算海盗已经把男乘客都杀了的话,那也至少能救出女乘客了。

    所有的水兵都是第一次杀人,但他们全充满了血,在这一种报仇雪恨的激愤中,一点也没有第一次杀人后的不适感。已经看了这么多令人发指的景象,每个水兵的脑子里,这些海盗已经不是人了,杀他们就像杀猪杀狗一样正常。

    开始踹开头几间舱房的时候,水兵们看到惊慌失措的海盗,还都是无一例外的用冲锋枪杀,而且每次都是打完一梭子30发才停下,海盗全都被打成马蜂窝。后来发现每间房间的海盗都正在强-暴女人,都没带武器,所以都直接用步枪刺刀扎死了,以减少冲锋枪弹匣的消耗。

    ……

    向小强交代他们,第一,攻上船后见到海盗就尽量杀,这样在控制全船之前,不必分兵看守俘虏。什么时候控制了局势,解救出了大部分乘客,这时候就要留一部分活口,以便审问另一个海盗窝的位置。第二,上船后要尽量找到船方职员,好作为他们的向导,引领他们搜索全船。永安公主号这么大,水兵们又没有邮轮的结构图,搞不好迷路都有可能。

    每个水兵攻进一间舱房、杀掉海盗后,便会问那名女子她是不是船方职员。可惜都不是,她们都是乘客。尽管如此,水兵们很快还是知道了船上海盗的数量、还有多少乘客被关押。

    清理到第十间舱房的时候,有个女子哭着说,她是船上西餐部的副经理。几个水兵连忙喊来了上士,踢开海盗的尸体,把她浮起来,给她披上单,让她跟在后面,引导他们去攻击海盗。

    但是这名女子刚刚经受了这么大的惊恐和屈辱,现在浑还在颤抖,还没出门就跌倒在了地上。几个水兵相互看看,都明白一个在这种状态下的弱女子,要她带领士兵去攻击海盗,确实太勉强了。

    这个临时陆战班的班长、一个海军上士蹲下,硬着头皮安慰道:

    “这位太太,这些海盗已经杀了那么多人,还把你们给……那什么,你想不想报仇?你加把劲儿,带着我们去海盗关押乘客的地方!”

    这个女子哆嗦着,满脸惨白,只是不住的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上士看到如此,一咬牙道:

    “那,你只要说怎么走的就行了!”

    这位西餐部女经理听到这句话,反而扬起脸来,咬着牙道:

    “不……我带你们去!”

    上士大喜过望,连忙让两个士兵扶着她,跟在进攻部队的后面。--凤舞文学网--这时候从上船到现在不过就是几分钟而已,而一层客房里、正在“享受货物”的海盗已经让杀光了,共点出三十一具尸体。而根据他们掌握的况,船上的海盗应该还有十几个。

    一个临时陆战排的少尉排长问这个女经理:

    “剩下海盗在哪里?乘客在哪里?”

    “女人们都在二层,”她惊恐地摇摇头,“男的我不知道!”

    “那我们就上二层!”

    少尉挥挥手,两个排60人跟着她很快就找到了一处楼梯,端着枪冲了上去。第三个排也基本爬上甲板了,他们占领了甲板,负责后勤,把解救出来的女子集中在甲板上保护着,军医也上来了,随时准备抢救可能出现的伤员。

    60个杀红眼的“凶手”鱼贯穿行在邮轮装修豪华的通道中。地上铺着软地毯、墙上挂着油画,舱顶吊着吊灯,装修越来越豪华。后面的西餐部女经理悄悄提醒,拐过一个弯就是西餐厅了。紧挨着西餐厅的就是大舞厅。两间厅室都是关押女人们的地方。

    水兵们本来都杀红眼了,这时候才想起来还有那么多乘客,心又提到了嗓子眼里。他们小心翼翼地往前行进,踩着地毯也没什么声音。冲锋枪兵在最前面,一组轻机枪兵在中间,往后是步枪兵,最后面仍是冲锋枪兵。他们端着枪,警惕着后、警惕着每个过道,确保一有海盗窜出来就能打成筛子。

    两扇紧闭的豪华大门就在眼前了。里面就是西餐厅。两个排长小声商量了一下,然后让步枪兵撤到后面,冲锋枪兵紧贴在走廊两侧,中间走廊地面上,两个机枪组卧倒,两轻机枪对着西餐厅大门。

    然后一个排长用手势示意一、二、三,两个冲锋枪兵同时踹开了大门,然后立刻闪到两侧。

    地上两个机枪组架着机枪,全神贯注地观察着里面。

    ……

    里面一片寂静,上百个女子被绳子捆住手脚,两个两个的背靠背捆在一起坐在地上,都惊恐地望着这边。

    两个海盗站在最前面,一个端着步枪,一个拿着砍刀,也是惊恐至极。那个拿着步枪的海盗双手不停在枪上抓着,好像在犹豫要不要开枪反抗。但他看到门外人数远远超过他想象的,而且地上有两机枪对这他们时,浑都好像被冰冻住了。他们好像感到了自己的头已经被放进绞索里了。

    水兵们这时候很简单,只要一梭子就能把他们打成马蜂窝。但排长觉得这时候该留一些活口了,于是冲他们大喝一声,用枪口指了指地上。那个海盗下意识地把枪扔到了地上。另一个海盗看同伴这么做了,也把砍刀扔在地上。

    水兵们一拥而入,先把两个海盗按倒在地,取出手铐铐好,然后迅速占领了整间西餐厅。紧接着又冲进隔壁的舞厅。那里倒是没有海盗了,只有另外二百多名女子,也被捆着。但这些女子不仅被捆着,还被蒙住了眼睛,塞住了嘴巴。这里的女子们明显要比外面餐厅的年轻得多,她们被分成了三堆,分别被捆在一起。

    水兵们确定没再有海盗后,便赶紧给她们解绳子,摘掉眼上口中的布,并不断地重复着:

    “小姐,我们是大明海军,你们得救了!”

    “太太,我们是大明海军,你们得救了!”

    很快水兵们发现,这三堆女子明显不同,最小的那一堆只有二三十个,看上去年纪都很小,最大的也只有十几岁,而且都很漂亮。第二堆有上百人,年纪也很小,只不过容貌都次了些。第三堆有近二百人,年龄就多为二三十岁了。

    水兵们都看出来了,海盗们这是把她们当成商品,有意分出的级别。很显然,如果再晚一些,这三堆女子就会按照不同的价格,分散卖到广阔的南洋各地了。哪怕她们是亲生的母女、姐妹,此生也再无法见面了。她们每人的蒙眼布都已被泪水湿透了,虽然知道自己的家人就近在咫尺,就在不同的“商品堆”里,但再也无法看到她们一眼,再也无法喊她们一声。

    这些女子们一旦被解开,几乎立刻都首先抱着水兵们,嚎啕大哭。然后马上就会哭着扑到其他的“商品堆”里,挨个的找自己的亲人。找到的就抱着喜极而泣,找不到的就哭得撕心裂肺,好像疯了一样。

    随着一条条绳索被揭开,这三堆“商品”又融合到了一起,重新变回一个个家庭。

    外面传来无数尖利的怒吼声,还有两个男子痛彻心扉的惨叫声。舞厅里的水兵们赶紧出去看,出来才看到,在西餐厅里的那两个海盗已经很惨了,无数愤怒的女子吼叫着扑上去掐、咬、抓,直到水兵们把他们拉出来时,一个海盗已经被生生撕掉了半只耳朵,三分之一的头发已经被连根拔掉,满脸都是血,嘴唇也血糊糊的肿着。另一个海盗鼻子被撕豁了,血淋淋的鼻翼向上翻着,鲜血不断流到嘴里。他的一只肩膀上殷红一片,大概是被咬下了一块。他的一只眼珠子也流着血,大概是差点被挖了出来。

    两个海盗嚎得像杀猪一样,要不是两个水兵及时把他们关进一间厕所,他们就要被活活分吃了。

    很快,水兵们在这些女子们中间,又挑出了几个船上的职员,她们对整条邮轮都很熟悉。于是,这将近四百名女子被护送着下楼,来到甲板上,和那三十多个女子一起被保护起来。第四排也完全上船了,他们和第一排、第二排一起,90个人分成六组,每一组都在船上女职员的带领下,端着枪搜索全船,搜索男乘客,还有剩下的海盗、和海盗头目。

    ……

    永安公主号主要有六层,甲板上三层,甲板下三层。六个组沿着楼梯分散到各层,每组搜一层。

    按人数计算,船上还应该有十来名海盗,包括海盗头目。这么长的时间,他们应该做好了准备,可能都已经布置好埋伏了。而且,那转盘轻机枪还没有出现。每组组长都提醒手下们加倍小心。

    甲板上第一层的组已经进入了中餐厅。这个餐厅很大,有二三百平方,被屏风隔成几个部分,两侧还有不少小包厢。这里可是打埋伏的好地方。但是直到占领整个中餐厅,也没发现海盗的影子。

    水兵们挨个踹开小包厢的门,还要掀开餐桌台布,看看有没有海盗躲在下面。一个士兵踹开一间包厢,掀开台布,就看到下面躲着一个人,在瑟瑟发抖。他立刻大喊道:

    “长官!长官!这儿有一个!”

    排长和好几个水兵都冲进来了。桌底下那个人却颤抖着喊道:

    “我……我不是海盗……”

    紧接着,桌底下爬出来一个光着上的胖子,举着双手慢慢站起来。这白白胖胖的,而且是华人模样、说着汉语,明显不是海盗。

    看到是乘客,排长连忙让他坐下,问他怎么在这里。这个胖子气喘匀了,才说道,他和妻子是在夜里被突然从卧房里赶出来的。开始海盗把他们和其他人赶到一起,后来又把他的妻子从他边拉走了。海盗们把女人和男人分开,他的妻子跟着其他女人被关到哪里不清楚,他和男人们都被关在这件中餐厅里。只是刚才外面枪声大作,海盗们才用枪着他们离开这里,继续往里走。他是趁乱钻进了包厢、藏到桌下的。

    “这里关了多少人?有多少海盗?”

    胖子脸上恢复了点血色,回忆道:

    “这里关了一百多人吧,反正不到二百。海盗么,有五六个的样子,都拿着枪。”

    一个排长转转眼珠,说道:

    “不对,船上男乘客应该有三百多人,海盗应该还有十几个。这里只是关押乘客的一个地方,应该还有地方。”

    另一个士兵说道:

    “长官,剩下的人可能都让杀了!你忘了海里那些尸体了?”

    那胖子赶紧说道:

    “对了长官,刚才海盗把人往那边赶,那边过去不远就是电影院,那里还能关不少人!”

    这时候一个船上的女职员也说道:

    “就是就是!船上同时能关几百人的地方,也就是中餐厅、舞厅、电影院那么几个地方。他们可能都在电影院里了。”

    排长看了看众人,当机立断道:

    “他们应该就在电影院里!不管怎样,我们得攻进去!走!”

    这一组的十五个水兵立刻排好队形,沿着女职员指点的路径,端着枪小心翼翼地穿过中餐厅,进入另一条通道。

    离电影院很近了,已经能够听到一些人声。那是几百人聚集在一起,很自然地发出的“背景音”,即使是拿枪的海盗,也无法完全不让人群发出这种声音。

    水兵们立刻确定了准确方向,慢慢近了两扇大门前。

    突然,里面一个声音高喊道:

    “我们在这里,海盗有十几个人,还有机……”

    声音顿时变成惨叫,还有砍刀剁的闷声。门内的“嗡嗡”声陡然增大,成了很多惊呼声。

    排长一个手势,轻机枪迅速架好了,然后两个水兵踹开门。

    里面漆黑一团,几声枪响,火光闪过,子弹打出来,贴着水兵们的耳朵“嗖嗖”擦过,水兵们一下都趴在了地上。

    排长大喊道:

    “混蛋,快冲进去,别等着他们再退弹上膛!”

    三个水兵从地上爬起来,端着冲锋枪冲了进去。但是……

    “空空空……空空空……”

    里面亮光闪了几下,一片惨叫声。排长借着闪光看到,两个水兵背后中弹倒地,第三个水兵一下趴在地上,拿着冲锋枪向背后上方击,但是立刻又中弹亡。交火的闪光中清晰看到,电影院里人山人海,好几百人挤在一起,惊呼惨叫响成一片,好几个人也跟着中弹倒地了。

    “后退!后退!”

    排长立刻命令自己的人向后撤,和电影院大门拉开了一段距离。

    “妈的,是那轻机枪!”他仰头望着走廊的天花板,狠狠骂道,“我们的人冲进去,却是背后中弹!子弹好像是从上面打出来的!他们到底在哪里架的机枪?”

    电影院的门还在开着,外面看里面一团漆黑,但里面看外面很清楚。里面又是“啪啪”两声枪响,又是两粒子弹擦着耳朵飞过去了。

    所有水兵都卧倒在地,其中一个水兵抄起步枪,朝着闪光处就是一枪。排长马上喝止道:

    “不许开枪!他们躲在乘客后面,我们看不见他们,开枪只能伤到乘客!”

    “长官,那我们怎么办?就这样挨打?”

    又是一个水兵抱着头,按着钢盔说道:

    “长官,要是能干掉那轻机枪就好办了,我们的人就能冲进去了!我们只要一冲进去,他们那几条步枪还不是束手就擒!”

    “妈的,我也知道!问题是怎么干掉轻机枪!他不是在我们的正面,他是在我们的背面,我们一进去就朝我们后背开枪!还是在上面!有人知道他们躲在哪儿开枪的吗?”

    一个水兵猫着腰跑到后面拐角处,问了这一组的船上女职员,然后又猫着腰跑回来,趴下对排长比划道:

    “长官,那小姐说他们可能是在电影放映间,从放映窗往外打的。放映间,就在我们上头!”

    他指指头顶上的的位置。

    “就在这个位置?”

    “没错!”

    “那就好办了!”排长嘴唇,命令道,“大家听好了,我一声令下,都往头顶上这一块开火。”

    趴在走廊上的十几个水兵都手里的武器瞄准了头顶的那块区域。排长猛地一挥手,走廊里枪声大作,硝烟弥漫。步枪、冲锋枪火光猛闪,头顶的木头、石膏块不断往下掉。过了片刻排长大喊停火,走廊上又恢复寂静。

    硝烟和灰尘弥漫整条走廊,几乎把视线都遮蔽了,十几个人让呛得一片咳嗽。待到灰尘散去,再看头顶的天花板,木头和石膏的装饰层已经完全打光了,露出了钢板。钢板显然不太厚,被打得坑坑洼洼,像麻点子一样,但穿透的枪眼很少,只有那么寥寥几个。看来就是步枪子弹也只有几发穿过去了,更何况穿透力更差的冲锋枪。

    一个枪眼里慢慢渗出血来,一下一下地滴到走廊的地毯上。看来上面的海盗中弹了。

    突然……

    “空空空空……空空空……”

    上面也轻机枪声大作,头顶的钢板瞬间被穿出一溜枪眼,子弹打在走廊的地上,有一名水兵惨叫一声,大腿上中弹了。

    “快撤!快后撤!”

    排长赶快指挥手下抬着伤员又往后撤了一段距离,远离了放映室的下方。

    “妈的,他们到会模仿的,我们往上打,他们往下打!他们是轻机枪,效果还比我们好!”

    排长向后招招手,两个机枪手又抱着两轻机枪上来了。排长跟他们比划一下,让他们往上面打。

    由于这里不在放映室的正下方,而是有一段距离,双方想击中对方就得斜着打了。要斜着穿透钢板,对穿透力的要求就高了很多。

    ……

    一场转盘(dp)轻机枪vs捷克式(zb)轻机枪的穿透力大pk开始了。

    海盗方:转盘轻机枪,子弹口径7.62毫米,子弹初速840米/秒。

    水兵方:捷克轻机枪,子弹口径7.92毫米,子弹初速830米/秒。

    ……

    两个机枪手抱着捷克轻机枪,慢慢蹲行到一个合适的位置,瞄好了斜上方的大概位置。

    双方就像约好了一样,上边下边同时枪声大作,震耳聋的枪声中夹杂着钢板被穿透的尖利噪音……

    很快,上面枪声平息了下来,一大片鲜血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很快就像个小瀑布了。

    两个机枪手抱着机枪,仰着脑袋,紧张地挪到放映室的正下方,观察着上面。可怜的钢板被双方蹂躏的惨不忍睹,上面枪眼密密麻麻,但能看出来,几乎都是从下往上穿的,从上往下穿的枪眼基本没有,但钢板上多了很多小突起,明显是子弹试图钻过而没有钻过的痕迹。

    pk结果出来了:捷克轻机枪大获全胜。

    虽然捷克式的初速比转盘式慢了10米/秒的口径显然比7.62口径在穿透力上强得多。

    两个机枪手对视一眼,又不约而同地换上新弹匣,往上多打了半梭子。这次是正对着上方击的,穿透效果更理想,又有更多的鲜血顺着新抢眼流下来了。

    ……

    上面的火力点清除了,排长一声令下,十几个水兵抱着冲锋枪吼叫着冲进去。几声冲锋枪响,惨叫声中,十几个水兵拖着十个海盗出来了。最后两人拖着两具海盗尸体。

    这十个活着的海盗也立刻被反铐在地。

    然后,几个冲锋枪兵踹开电影院里的小门,直奔上面的放映室。在放映室里,他们看到了两具被打成筛子的海盗尸体,和一支沾满了血的转盘机枪。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