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集 凶残劫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两个小时前。--凤-舞-文-学-网--

    廖内群岛,这里是马六甲海峡的入口,北面几海里就是新加坡。这里小岛密集,水道狭窄,而且错综复杂,水面下的浅滩、暗礁丛生,还有几个世纪积下的的沉船残骸。所有船只行驶到这里,都会把航速放得很慢。尤其是漆黑的夜里,更是小心翼翼。

    海面上伸手不见五指,小岛周围的森林一直延伸到海里。这种由红树组成的水上森林,称之为“红树林”。这些树木的根长在水中,藤蔓垂下来,密密麻麻,林中夜间活动的鸟、虫发出各种怪叫。要不是树干间还有海水一下一下地涌着,那气氛简直就像沼泽的死水潭一样森恐怖。

    远处开阔的海面上,东面的海平面尽头,出现了一点灯光。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那处灯光越来越清晰,能看清了是一艘灯火通明的巨轮。

    小岛的红树林里响起了马达声,两艘几十吨的木渔船慢慢开出来。这两艘小船一盏灯也没点,完全隐入了海面的黑暗中。其中一艘船小心开到了水道的对面,选了一处位置,关掉马达,扔下了锚爪,停在那里。另一艘船停在水道的这一侧,也是关掉马达,下了锚。两艘小船相隔一百多米。

    随着夜间的潮汐,两艘渔船也在一起一伏。船上虽然没有灯光,但却不时传出马来语的低声交谈,透着兴奋和期待。夹杂在说话声中的,是一些枪栓声、子弹压膛的声音。

    远处的巨轮越来越近了,能够看到这是一艘大客轮,上面三分之一的舷窗还亮着,还有照在甲板上的水银灯,整艘巨轮灯火通明,就像漂浮在海上的一座豪华都市一样。

    又过了十几分钟,巨轮已经近在咫尺了,船艏上用白漆写着“永安公主号”,高大的船头就像黑色的山崖一样,快速近,前面掀着白浪,重油锅炉的粗重轰鸣震耳聋。

    就在这时,水道两侧的两只小渔船就像商量好的一样,同时拉起锚,紧接着两船之间升起了一条粗绳索,横在水面上。巨轮冲过来,船艏顶起绳索,一下就把两端的小渔船拖向了后面,两艘小船自然地靠到了巨轮船两侧。

    紧接着,一秒钟也没耽搁,两艘渔船同时抛上去锚爪绳索,然后几个腰挂砍刀、肩背步枪的人熟练地攀了上去。

    ……

    永安公主号甲板上,警卫陈冬平正坐在椅子上犯瞌睡。在这后半夜的三点多钟,最提不起精神来。他使劲儿拍拍自己的脸,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凤-舞-文-学-网--他知道现在已经接近马六甲海峡了,已经驶入了海盗出没的水域。但从后半夜自己就在半睡半醒之间挣扎,心里不住地说,再坚持一会儿,到四点钟就有人来接班了。但眼皮还是睁不开,头脑陷入了迷糊,心中又有一种声音说着:就迷糊一会儿,没事的,甲板上一共有六个警卫呢,不差自己一个……

    左边甲板上有脚步声慢慢靠近。

    陈冬平尽管已经在瞌睡了,但耳朵还是捕捉到了这个脚步声。他脑中一个激灵:海盗!

    他不动声色地打开腰间的左轮枪,右手握住枪柄,然后慢慢睁开眼皮,向左边瞥去。

    呼!虚惊一场。原来是船上的保安部长。

    “喂,醒醒,”保安部长轻声吆喝道,“再打盹,海盗上船了都不知道!”

    陈冬平连忙坐好了,笑道:

    “部长,其实我没瞌睡,您过来我都知道……”

    保安部长明显不相信他的话,板着脸呵斥道:

    “公司付你薪水不是让你值班睡觉的!要么就别干!愿意干就干好了!”

    陈冬平让训得脸上发烧,低着头,不敢看部长的脸。

    突然,耳边生风,眼前亮光一闪,一颗人头滚落到了自己怀里,两只眼睛还瞪瞪得大大的,仿佛没反应过来一般。那是保安部长的头!

    陈冬平头皮一炸,抬头只见眼前的保安部长肩膀上光秃秃的,原来有头的地方只有半截脖子,向上喷着血,原地转了半圈,“咣当”倒在甲板上,手脚还在抽搐。

    他眼前一黑,胃中一阵顶上来,正想吐,脖子上一柄长砍刀架住了。同时,后脑勺也被一个的金属物顶住。然后,一只手伸到自己腰间,抽走了手枪。

    耳边一个沙哑声音压低嗓门,用生硬的汉语问道:

    “其他人?别人?”

    陈冬平浑冰凉,脑中一片空白。他悄悄抬头看看,几张狰狞的脸盯着他。

    海盗……

    陈冬平几乎丧失了知觉,手指麻木地指了指其他警卫的位置。那个沙哑的声音又问道:

    “几个人?”

    陈冬平颤抖着,试了两次才勉强发出声音:

    “六个……”

    其中的其中一张脸向左右努了努嘴,几个海盗蹲低子,分别向陈冬平指示的方向摸去。剩下两个人一人用刀架着陈冬平的脖子,另一人把一根粗绳索在他脖子上,打了个活结。

    然后,两个人架着他来到栏杆边,把绳索的一头系在栏杆上。陈冬平几乎是麻木了,现在才意识到他们要干什么,眼中流露出乞求地目光,喉咙勉强发出微弱声音:

    “求……求求……”

    两个光着膀子、浑黝黑精瘦的汉子二话不说,抓住他的手脚,一下抛出了栏杆。

    陈冬平一下挂在栏杆外面,两腿甩动了几下,就一动不动了。低着头,手脚无力的垂着,随着惯,一下一下地在船舷上撞着,像一只口袋。

    随即几分钟内,甲板上六名警卫全部被砍下了头,光秃秃地尸体横在甲板上,一下下喷着血。

    然后,邮轮两侧的渔船上,更多的海盗顺着绳索爬了上来,一时间甲板上竟聚集了几十个。他们每人都拿着长砍刀,其中半数人有枪支,有的是手枪有的是步枪,还有一个人,怀里抱着一转盘式轻机枪。

    接下来,一个首领迅速分派了任务,几组人分别去占领邮轮上各个要害部分,然后他亲自带一组人去占领指挥舱。

    这些人打开舱门进入船体内部,都是熟门熟路,好像整艘船就是他们设计的一样。十分钟内,全船都在他们掌控之下了。

    挂在邮轮两侧的渔船砍断了绳索,分别和邮轮脱离,然后驶入各自的藏匿地。

    永安公主号被几十个海盗控制着,没有向西驶入新加坡海峡,而是熄掉了全船的灯,转向西南,驶入了蛮荒、水道复杂的廖内群岛。

    ……

    奎木狼号驱逐舰。指挥舱的暗红光里,除了动力系统的噪声,谁也不说话,都盯着海图。

    “向大人,怎么办?”

    舰长抬起头来,望着向小强。秋湫、还有两个警卫也都望着向小强。

    向小强烦躁地咬着指甲,丢出一句:

    “你们两个,一个是驱逐舰长,一个是潜艇艇长,这海上的事还得问我!我又比你们懂吗?”

    他快步踱到舷窗边,透过圆形的玻璃使劲儿向外望着。外面漆黑一团,微弱的星光下,隐约能看到远处重叠的小岛黑影。

    “如果船真被劫了,”向小强咬着指甲猜测着,“多半就是藏到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岛中间去。”

    后四个人相互看看,都点点头,表示同意。

    “不管怎样,”秋湫说道,“先给国内发电报吧,告诉他们我们在这片海域和永安公主号失去了联系,怀疑被海盗劫持了,听听国内的意见。”

    舰长望着向小强。向小强点点头,舰长立刻拿起话筒,叫来无线电员,告诉他况,让他给国内发报。

    向小强说道:

    “最好再给雅加达的军管会长官发报,看能给我们什么协助。我们只有一艘驱逐舰,这片海域岛屿众多,我们几乎没法找。最好是天亮后能从雅加达派飞机过来,从空中搜索这片海域。”

    秋湫望着他,轻轻摇摇头。

    向小强瞪眼道:“怎么了?不行吗?”

    秋湫愁眉苦脸道:

    “雅加达距离这里超过一千公里,舰载机航程达不到。现在爪哇岛航程最大的就是鱼鹰轰炸机了,也只有一千二百多公里航程。”

    最大航程1200公里,那飞行半径也就只有600公里。根本飞不到这里。除非连航母一块儿开过来。不过,在事还没确认之前,这无异于胡闹。

    舰长望着秋湫和向小强,突然说道:

    “大人、夫人,附近唯一有飞机的地方就是新加坡了。英国在这里建了军港要塞,有军用机场的。看看我们国内能不能跟他们交涉一下,请求他们派飞机搜索一下。”

    向小强点点头,这也是个办法。不过现在大明跟荷兰刚打过仗,又穷凶极恶地勒索了一番,可以说是严重挑战了南洋西方殖民地的体系,英国肯定大大的不爽。直接向新加坡英殖民当局求救,新加坡总督肯定不敢直接派飞机,肯定要向伦敦请示。现在毕竟太敏感了。那多半还是要等国内跟英国商量了。走外交途径、再拖上一两天的话,还不如直接从雅加达派航母过来快呢。

    还有,大明在暹逻南部的宋卡基地,那里也有机场。宋卡距离这里六、七百公里,来回就要一千二、三的航程,再加上在这里兜圈子搜索,不知那里的陆基飞机有没有这么大航程的。

    现在电报已经发回国了,这都要等国内作出反应、作出安排了。

    向小强突然问舰长道:

    “对了,你叫醒全船水兵,问问这几百水兵里面,有没有谁对马六甲海盗比较熟悉的。……妈的,我们要是能找到其中一个海盗窝,哪怕只有一个,就好办得多了。”

    (先发一章,晚上还有一章)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