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集 我不要当总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3月16号,第二天早餐时,十四格格给向小强发来一封长长的密电,首先提醒他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后天,即3月18,是大明女皇朱佑榕的22岁生

    以往大明君主的生,全国都要放假一天,搞一些庆祝活动的。--凤-舞-文-学-网--朱佑榕即位的第一年和第二年,也是如此。但到了今年第三年,这段子南洋发生的一系列巨变,把全国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以至于到了昨天,明荷两国签下条约、大明军事外交都大获全胜之后,在全国一片喜庆之下,大家才想起来过两天还有一件值得庆祝的事,那就是陛下的生

    向小强看到十四格格的电报,才恍然大悟,想起来应该有所表示。除了要在后天发一封贺电之外,还得准备一份生礼物。

    “天哪,这个十四,怎么不早点提醒我!”向小强放下刀叉,呼地站起来,甩着电报纸,“现在可好,后天就是生,今天弄一份礼物也赶不及送回去了!还想弄几样南洋特色的东东呢!”

    正在把牛排和水果往嘴里塞的秋湫听到了,好奇地抬起头来:

    “十四?是谁啊?”

    向小强马上反应过来,轻咳了一声笑道:

    “嗨,就是辽阳公主啊!以前叫她十四格格叫惯了。”

    “唔,”秋湫倒没像向小强担心的一样听出什么端倪来,她倒是有些高兴地道,“小强,我想起来一个办法,那批爪哇岛的珍宝不是还在海上吗?算航程今天也就到上海港了,明天也就运到南京了。正赶上后天的陛下生啊。反正本来也就是要献给陛下的,你就说是庆贺陛下生,特地进献的呗!”

    向小强心中一亮,喜道:

    “对啊!那可都是好东西!全爪哇岛的艺术品都在那儿了!秋湫,有时候你的脑瓜还真好使。”

    秋湫也高兴的“呵呵”笑着,半天才反应过来:

    “啊?有时候?”

    向小强边吃早餐边继续看电报,忽然笑出来:“呵呵,辽阳公主也跟我建议,拿这批珍宝当生礼物。秋湫,你跟辽阳公主想到一块儿去了!”

    想到自己跟足智多谋的辽阳公主想到了一起,秋湫很是得意。

    ……

    但是,十四格格的电报主要倒不是提醒他朱佑榕生的,而是郑玉璁从宫里递出消息,昨晚有大臣向陛下建议,任命向小强为苏门答腊第一任总督。

    向小强看到这个消息,脑中一雷。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有人想把他赶出大明的权力中枢,外放到海外,当封疆大吏。他立刻想到了一个人:沈荣轩。

    他知道沈荣轩有个好处,那就是不会让内部的权力斗争影响到国家利益。比如这次南洋问题,正是需要一致对外的时候,尽管他以前把自己看成一个威胁,这段时间也是和自己站在一边,在国内给自己当后盾。

    但是现在南洋问题胜利结束了,沈荣轩也开始调手“处理”自己了。

    那个向朱佑榕提建议的大臣,肯定不是沈荣轩。他不会亲自出头的。

    向小强心中“砰砰”跳着,继续看着电报。十四格格的猜测和他一样,也是认为这是沈荣轩的小动作。她还认为,这么大的事,陛下肯定要跟沈荣轩商量。沈荣轩就肯定会支持这个建议。他很有可能说苏门答腊刚刚到手,第一人总督很重要,必须要压得住,在当地有较大的声望。这一点向小强再合适不过。向小强作为钦差大臣,几次三番跟荷兰殖民当局交涉,为了华人的利益奔走,又担任过爪哇岛军管会最高长官,没有人比他更合适的了……

    这些话都是十四格格分析的。尽管是她分析的,但向小强还是越看越冒冷汗,她分析得很有道理,如果沈荣轩存心想把向小强弄到南洋,肯定会这么劝朱佑榕。--凤舞文学网--

    十四格格还继续分析:陛下肯定舍不得把向小强派到南洋当总督,她肯定希望向小强留在南京,继续当人民卫队司令,继续当她的老师……沈荣轩肯定就会劝陛下:苏门答腊乃是帝国几百年来、新添的第一块新领地,第一任总督极为重要,正需要向小强这样有头脑、又勇悍的将领……陛下如果实在舍不得这样的将远离,那可以降低一人总督的任期缩短,让他在苏门答腊待个一年半载,待帝国在苏门答腊的统治初步上了轨道,就让向小强回来……这样陛下同意的可能就会大增。

    向小强看到十四格格明白地点出陛下舍不得自己时,脸上烧得滚烫。看来,朱佑榕对自己的好感一直没瞒过十四格格的眼睛……自己和朱佑榕相处的时候,她一次也没在边上过!居然就看出来了?

    但是他顾不了这个,继续看下去。十四格格分析,不管沈荣轩和大臣们说只让向小强去一年半载也好、很快就回来也好,有一条可以肯定,只要一去做总督,人民卫队很快就要改姓。而且几乎能肯定,向小强一年半载肯定回不来。到了一年半载后,肯定有千万种理由让向小强脱不开、卸不下任,任期会一长再长。退一步说,就算一年半载真回来了,大明中枢的权力大饼也早已重分完毕,没有向小强的半点渣子了。

    十四格格强烈建议向小强,如果一旦接到朱佑榕的询问,一定要竭力推掉苏门答腊总督之位,抓紧回国。她还在电文中颇暧昧地提到,郑玉璁也希望他回来……

    是啊!向小强突然想到,自己当上苏门答腊总督,不仅大损事业线,而且线也会很受伤!不仅十四格格没机会追了,就连几乎已经到手的郑玉璁,也会再与他无缘!

    向小强叹了一口气,把电报纸递给秋湫,然后靠在椅子靠背上,双手掩面,很夸张地长叹起来。长叹了一会儿,发现秋湫没理他,只是全神贯注地看电报,便也觉得无趣,抓着刀叉继续吃起早餐来,脑子中却在想着:怎样想一个合理的、不着痕迹的理由,名正言顺地推掉苏门答腊总督?

    向小强暗叹:唉,苏门答腊总督,封疆大吏,这可是多少人打破头都抢不到的啊!我就这么使劲儿往外推。在南京,名义上勉强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见到沈荣轩还得学生长学生短的,在南洋当总督,独揽殖民地军政大权,那可是只有“万人之上”,连“一人之下”也没有。

    其实说到底,自己只能在这个时空待五年,原先的理想:弄到一笔大富大贵、娶一大堆老婆、舒舒服服地过完五年,眼下没有比这再好的条件了。只要自己愿意,就可以在苏门答腊当上五年的土皇帝,别说娶回明十二钗,真娶了回明十二打都很现实。……还能天天吃玳瑁海龟、澳洲大龙虾、金黄色大海鳗、随时随地有鲜木瓜汁喝……

    而且,一旦做了总督,手中的权力就会绝对稳定,周围没人威胁得到自己。不像在南京,整天提防这个、算计那个……

    唉,自己为吗就那么,放着舒舒服服的土皇帝不做,非要回到南京去过担惊受怕的子?难道是那样很刺激?还有,为什么她们也不希望我留下做总督?郑玉璁希望我回去倒好理解,她已经在等着做向夫人了。十四格格也那么希望我回去……难道是她真的喜欢我?像我喜欢她一样喜欢我?

    向小强继续想着:如果我不回去,她有没有可能接任我的职务,从代理司令成为正式司令?……不,应该不会。她毕竟是前满清格格,再有才能也不会被许担任这种要职的。……那她希望我回去就好理解了,我回去,至少她还有个靠山,我不会去的话,她就又陷入以前那种可怜境地。

    想通了这一节,向小强心中感到一阵失望。十四格格毕竟是个实际的人……但他立刻又想着,假如没有这些利益纠葛,没有能不能继任司令职务的问题、也没有什么靠山的问题,她会不会希望自己回去?一定会的。向小强本能地这样认为。

    向小强百无聊赖地问秋湫道:

    “秋湫啊,你夫君不想留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想回国,帮我想想,有啥好法子吗?”

    秋湫正在埋头看电报,这会儿也看完了,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她抬头想了一会儿,笑道:

    “嗯……我倒觉得留在南洋当总督好的呀,我喜欢这儿的。”

    “傻丫头!”向小强又好气又好笑,瞪着眼睛道,“南洋,那也得分哪儿啊!你以为哪儿都跟雅加达似的?那不是爪哇岛啊,那是苏门答腊!鸟不拉屎的地方,根本没什么像样的城市,全是原始森林、沼泽地,到处都是毒蛇、大蜘蛛,蚊子一抓一大把,咬得你天天得疟疾……那里还没什么商店,没地方买高档时装、漂亮首饰,到那里当总督,跟当酋长没啥区别!你做好思想准备啊,愿意跟我过去当酋长老婆,也由得你。”

    秋湫早被他逗的咯咯直笑,笑得直不起腰。半晌才止住,笑道:

    “哎呀小强,你不想去就不想去,说的那么玄,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咦,疟疾?对了,你不想去,就跟陛下发电报,说你得了疟疾,不离开南洋就会没命,不就行了?”

    向小强差点背过气去。这种馊主意也……

    咦?不过他仔细想想,这也不完全是馊主意。只要装着“不服水土”,呆在南洋不是头疼就是脑,朱佑榕对自己那么好,她正需要一个把自己调回国的理由,难道还会专门派医生来检查他有没有说谎?

    向小强心中一喜,哈哈大笑,站起来抱住秋湫就是一阵猛亲,一遍摸着秋湫的后脑勺,口中含糊地说:

    “真好……我的秋湫越来越聪明了……”

    秋湫正被他亲的七荤八素,向小强却猛然放开了她,跑过去拉了铃,让人立刻把总督府里、专给他配的人民卫队军医叫来。

    不一会儿,一位少校军医提着医疗箱进来了:

    “大人,您哪儿不……”

    “我问你,”向小强劈头问道,“如果我水土不服的话,就会怎么样?”

    “?!”

    ……

    过了好一会儿,向小强拐弯抹角地,总算让军医整明白了,他想要装病,还得是南洋这边特有的水土不服病,而且是离开南洋就好的。

    很快,军医给他列举了几种典型的带病:疟疾、黄病、登革、默病……这些病都有共同点,基本都是被带的蚊虫叮咬,从而传染病菌,症状一般都不外乎发发冷、上吐下泻、贫血、肝脾肿大、四肢关节酸痛……反正听着一个比一个可怕。

    向小强挠了挠头,问道:

    “就没有什么病,是不太容易查出来的?我是说,比如只有四肢酸痛、肚子疼、恶心之类的,不是一眼就看出来的,或者拿体温表一量就量出来的?”

    “这个……”军医沉吟道,“应该有一些,不过都不是这些典型的病症。还有很多早期症状和大人您说的差不多,不太容易查出来,还需要观察的。”

    军医手把手地教了一会儿,向小强心里有数了,反正这几种“水土不服”病在初期阶段,临表现都差不多,随便糊弄一下就行了。

    他赏了军医几十明洋,吩咐道:

    “出去人家问你本钦差怎么了,你就说本钦差有点不舒服,可能有点水土不服。明白了吧?”

    军医已经明白了他要装水土不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肯定会尽力配合好。

    “捏嘿嘿,”军医走后,向小强得意洋洋地笑道,“南京那帮老头想把俺留在这里,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世界上还有‘水土不服’这种可的小东东的。”

    ……

    上午,朱佑榕的电报发过来了。向小强看了几行就喜上眉梢——十四格格的消息不错,朱佑榕正式册封自己为伯爵了。为了奖赏他这次为帝国争取来的一切,另外也为了表彰之前一连串的功绩,深入北清、新年政变、保卫南京、围歼浦口……特赐予“江心洲伯爵”的封号。

    江心洲?向小强盯着这几个字,立刻想起来了,这是长江南京段的一个岛,长江舰队的基地所在地。南明在岛上设有江心洲镇的。电报上朱佑榕说,为了纪念向小强在南京保卫战、还有浦口歼灭战中的优秀表现,特把封地定在江心洲,这个长江防线上、南京和浦口之间的要塞重镇。

    向小强知道现在的南明,一般侯爵的封号都是以一个县命名的,伯爵则是一个镇。但并不像古代那样,封地是哪个地方,就把这个地方的税赋全给你。现在的封地都只是一个名义,大明贵族的年金,都是由皇室按等级统一发给的。不过就算是统一发放,侯和侯之间、伯和伯之间,年金也是有高有低的。一般还是根据你的那个名义封地的税赋收入高低,来确定你的年金高低。

    向小强看到,自己的这个“江心洲伯爵”,朱佑榕给定的年金是50万明洋。有一件事向小强可以肯定,那个江心洲虽然是个镇,但岛上一亩耕地、一家工厂也没有,全是碉堡工事。就算把江心洲一年所有的税赋加起来,也远没有50万明洋。这么高的年金,已经相当于侯爵的水平了。辽阳公主封号是公主,而且在大明公主中年金算高的,才不过有70万明洋。而公主的年金,一般是和亲王、郡王平齐的。

    这明显是朱佑榕对自己的偏袒。既想让自己的封号在一个英雄之地,又想让自己收入丰厚。向小强想到这里,心中不

    自己已经是贵族了。而且就凭这个伯爵的年金,自己已经跻于大明最富有的一批人中了。

    接下来,朱佑榕让他留在雅加达,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主持大明占领军和荷兰东印度总督zf的交接事宜,然后带领驻爪哇明军撤出爪哇岛,进驻苏门答腊岛。

    向小强明白这是任命他当苏门答腊总督的前奏了。现在让他全盘主持撤军、进驻等事宜,让他全面熟悉南洋事务,恐怕过些子,带领明军在苏门答腊安顿好了、自己也足够熟悉、有足够威信之后,就会正式任命他为总督了。

    向小强知道不能再等了。他立刻让秋湫给朱佑榕发报:自己这些子在那样水土不服,经常上吐下泻、四肢酸疼难忍、并时常伴随低烧,吃药打针不见好转……但前些天雅加达势严峻,接下来两国交战、雅加达军管、然后是谈判,不许他退缩,有病也得硬撑着……但现在大局已定,接下来都是后续的琐事了,希望陛下另派官员前来,之愿意继续前往欧洲,完成既定任务。

    果然,到了中午,朱佑榕又发电报过来,很关切地询问病,又问他是否需要回国调养。

    “秋湫!”向小强拿着电报纸,大喊道,“你愿意回国吗?”

    秋湫正在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摆弄几盆鲜花,听到他喊,回头问道:

    “什么?”

    “现在陛下发电回来了,我可以选择回国调养,不去欧洲了。你是愿意跟我回国,还是跟我去欧洲?”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