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集 血泊中的等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小强,”秋湫急得脸煞白,说道,“这时候你千万不能出去!你千万不能出去!千万不能出去!”

    “秋湫……”

    “小强,小强!”秋湫一下抱住向小强,大哭起来,“你不要出去!要是你出了事,我也活不了了!我不能没有你啊!”

    向小强抚着秋湫,喉中也哽咽得难受,眼圈红红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凤舞文学网--窗外是当地人越来越狂的野蛮怪叫,怀里的秋湫又在嚎啕大哭,死死抱住她在世上最珍贵的珍宝,无论如何也不放手。

    旁边的秘书也看着心里难受了,试探着说:

    “向大人,是不是非得亲口跟总督说啊?要不……您在这里讲个话,威胁一下也行……要不,咱再等一下,待会儿我再给总督打一个?”

    秋湫满脸泪水地抬起头来,使劲儿点点头,哭道:

    “小强,你就在这里公开讲话吧,就说如果他们敢动华人,大明军队来了把就荷兰人全杀光!小强,这样就不必出去了!”

    向小强望着秋湫,叹了口气。他知道秋湫此刻的心,完全是为了保住他不惜一切了。但他毕竟肩负更大的责任,不能像秋湫一样考虑问题。

    “秋湫,”他捧起秋湫的脸,柔声道,“听我说,不行的……如果怎么怎么样,就把什么什么人全杀光这种话,是绝对不能公开说的……我为大明钦差,如果公开说了这种话,那我们大明今后在国际上就不用混了……这种话,只能贴着总督的耳朵说。贴着他的耳朵,我甚至可以告诉他,这就是女皇陛下叫我说的……总督那家伙知道我是什么人,不会不当真的……但是,如果我在这里代表国家公开发表,那他反而可能认为这只是个空洞的威胁……我总不能公开说,这就是大明女皇陛下的意思吧?……秋湫,你明白吗?”

    秋湫咬着牙看着他,含着眼泪道:

    “我不管,你不准去。你要是出去,那……我也出去!”

    “靠,你疯了!”向小强抓着她双肩晃了几下,“你说,你是疯了吗?”

    秋湫又“哇”地大哭出来:

    “啊……那……那谁叫你先出去的……”

    “你……”

    这时候电台的灯又亮了。向小强示意秘书去接收一下。秘书坐下戴上耳机,一边听一边在纸上记。过一会儿把电报纸递给向小强。

    向小强拿过来一看,是最高级密码。估计是十四格格来的。她来的电报,一定都是最重要、最有用的消息。向小强安抚着秋湫,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鼻尖,温言让她去译电。

    秋湫大口抽泣着,肩背都颤抖着,一边抹眼泪,一边听话地坐过去,照着密码本翻译。译着译着,她不抽泣了,越来越专注,过一会儿,全部译出来,神色慌张地递给向小强。

    向小强结果来看了几眼,立刻神色凝重起来。他抬头示意秘书先出去。等屋里就剩下两个人了,向小强皱着眉头沉吟道:

    “沈阁老刚刚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大明有可能暂时撤回航母编队。辽阳公主分析这有两个可能,其一,可能是向荷兰示好,让他们看到和平解决的希望,从而认真谈判,拿出诚意来。第二,就是故意示弱,给荷兰当局传递一个信号:大明政府觉得划不来,不打算再用武力为当地华人出头了。……这样,就会把当地华人置于一个更加危险悲惨的境地……”

    秋湫已经看过了,但还是含着眼泪,紧张地望着他,希望他说出第一个可能是可信的。但是,向小强愈发沉痛地念道:

    “……屠华暴乱已过去了四天,四天中,大明击沉了荷兰两艘军舰、炮轰了雅加达,还提出了苛刻的要求,越来越咄咄人……现在世界各国的同天平,已经渐渐倒向荷兰了……大明要想进一步下手,获得更大的利益,最好就是有一轮新的屠华风暴,让世界舆论再次站到大明一边……”

    即使是秋湫,听到第二个可能的时候,也觉得第一个可能太过浪漫了。向小强最后说道:

    “辽阳公主认为,应该是第二种可能。她……她这次没向我提建议,只是让我无论如何,都要注意安全。”

    向小强自己念着,心里也明白了。依照十四格格,多半是欣赏沈荣轩这一手的。如果让她给自己提建议,她肯定会建议自己保持缄默,配合沈荣轩,坐视新一轮屠华暴乱发生,好为大明攫取更大的利益造势。但是她太了解自己了,知道自己不可能看着惨剧再次发生的,肯定要竭尽一切手段、加以阻止。所以,十四格格没向自己提建议,只是提醒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注意安全。

    秋湫抱着向小强痛哭着,哭得撕心裂肺。但她没再说不让向小强出去这种话了。向小强也含着泪,抚摸着秋湫的头发,哽咽着道:

    “呆在这里……等我回来。我一定注意安全,你……你放心好了……”

    秋湫哭得近乎虚脱,一边哭一边说着:

    “你一定要回来……你回来,我就活。你回不来,我就死。我是说真的。所以,你一定要保护好你自己……你死了,那就是两条命。”

    向小强知道劝她已经没用了,只是点点头,拍拍她。心中不悲叹:五年后该怎么办啊!

    ……

    向小强推开门,让秘书最后给总督打一次电话。这次电话打通后,总督的秘书说总督大人在看牙医,暂时不能和钦差先生说话。

    这也在意料之中。

    向小强找到纽伦贝格领事,跟他借了一部车子。纽伦贝格看着窗外的疯狂景象,擦着头上的汗,摇头叹道:

    “我真的不建议你现在出去……23号下午暴乱前,街上就是这种样子……不,现在比23号还疯狂……我是欧洲人,还是外交官,我都绝不会出去。--凤舞文学网--无论何时,自己的生命都是第一位的。失去了生命,就谈不上为别人做什么事了……”

    向小强本来还想着请领事亲自送一趟呢,那就安全多了。但现在听他这么一说,也彻底打消了念头。

    向小强带了三名警卫。每个警卫都揣着两把盒子枪,向小强自己也揣了一把。虽说现在华人可能已经成为猎物了,但这毕竟是领事馆的车,上着外交牌照,前杠还插着德国的小卐字旗,只要小心些,不被当地人发现车里是华人,危险应该不大。再说,自己几个人还有好几把枪,当地人再多、再凶,也是没有枪的。

    三个警卫、一个秘书。秘书开车,一个警卫坐前排副驾驶位子,两个跟向小强挤在后排,几个人小心地缩着脑袋,车子缓缓开出了领事馆大门。

    刚出门,周围聚集的几个当地青年就趴过来,挤着玻璃窗朝车里望,一看全是华人,立刻叫喊起来,立刻便聚集了一大群当地人,有人一棍子砸烂了车玻璃,立刻就有几只黝黑的手臂伸进来,抓住向小强的衣服往外拖。

    秋湫趴在阳台上,看到此景惨叫起来,嘶声哭道:

    “小强!!小强!!快跑啊!!!”

    向小强心中惊恐万分,胳膊被抓的剧痛,看着窗外几张野蛮的脸孔,骂道:

    “,真不认得纳粹旗啊!……快开车!”

    开车的秘书也惊恐地喊道:

    “不行啊,前头也有人,都挡住了!”

    车外已经有十来个人在扳汽车了,似乎马上就要把汽车给掀翻。一旦掀翻,那就完了。向小强怒吼一声:

    “快他妈开!”

    “前面有人啊!”

    “有人就给我撞!”

    秘书一咬牙,心一横,猛踩油门,轿车吼叫一声冲出去,一下子把拦在车前的两个当地人顶出去了。那两个人被甩出去好几米,翻了几个滚,躺在地上不动了。

    后面人群发出怒吼和咒骂声,石头、砖块叮叮当当地砸在车上,后玻璃也被砸碎了。

    “大人!!”

    边的警卫大喊一声,窗口上还扒着一双手臂,还有一个当地青年攀着车窗跟着跑,口中吼叫着,还在试图把向小强抓下来。向小强骂了一句“你妈x”,然后掏出盒子枪,顶在那人手臂上“啪”地就是一下。

    那人惨叫着,滚倒在地。子弹击穿了他的手臂,在车门上反弹了一下,打着转落在向小强脚下。向小强拾起这枚带血的弹头,紧紧握着,感受着它的微烫,中的狂跳才平息了一些。

    车子飞驰在大街上。

    雅加达的街头又是一片疯狂的景象。向小强朝窗外看去,早上的阳光红红的,洒在地面上像鲜血一样。街头的局势近乎失控了,当地青年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手里提着长刀、木棍、绳子,有的在跑动着,有的在聚在一起等待,街头一处一处的暴徒群体越聚越大,全都是二三十岁的男,光着膀子、或者穿着破背心,露着结实黝黑的臂膀,野兽般的目光四处张望。

    不时有一些当地少年来回奔跑,兴奋地在这些群体中间传递着什么。整个雅加达的当地年轻男好像都被串联起来了,他们在等待着,等待着某个领袖以真主的名义一声令下,开始执行雅加达华人的死刑。

    “快,再开快一点!”

    向小强感受着窗外的诡异气氛,脸色发白,催促着。

    “大人!快看!”

    向小强快速转过头,目光跟着边警卫的指示看去。马路边上,十几个当地人在街上晃,领头的一个十五六岁的当地少年,用绳子拖着一个反绑手臂的人。那人大概是华人,脖颈系着绳子,绳子那一头就抓在那个当地少年的手里,就这么拖着走。华人的舌头已经吐出了半截,一动不动,应该是已经死了。

    很显然,这是有些当地人等不急了,先开始的“餐前点心”。

    几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惨白。向小强怒不可遏,拔出盒子枪,就要把枪管往窗外伸。两个警卫大惊失色,连忙按住他。向小强怒吼道:

    “不行,停车,咱杀几个再走!”

    “大人!大人!”一个警卫大喊道,“不行啊!我们要尽快赶到总督府!现在我们杀几个当地人很容易,但那会触发大屠杀提前开始啊!大人!”

    向小强捂着脸倒在座位上,大吼道:

    “!!!……那就快点开车!”

    ……

    驶过华人街区时,向小强看到,已经有大群的当地暴徒聚集在华人的住宅楼下了,吵吵嚷嚷地,大概在分配“地盘”。那些人手里拿着各种刀具,还有人提着汽油桶,仰头打量着楼上的华人窗子,脸上露出狠、期待的笑容。

    车子风驰电掣,终于停在了总督府的大门外,猛按喇叭。

    门口卫兵一看是德国领事的车,连忙过来看,没想到里面做的全是华人。

    向小强伸头命令道:

    “快开门,我是大明钦差,要见总督,跟他谈荷兰王国的前途问题!”

    秘书翻译了,卫兵不敢怠慢,立刻往里面打电话请示。

    过了好一会儿,卫兵才让他们进去。

    一行人进了总督府,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那个当地仆人又是给他们端上咖啡。那个总督的翻译又来了,笑容可掬地请他们稍等一会儿,说总督大人正在用早餐,过一会儿会见他们。

    向小强眼睛一翻,望着天花板,气得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这个总督看来认准了自己的软肋,那就是当地华人。他总是认为只有纵容、煽动起了排华风暴、当地华人的命都捏在他手心里的时候,跟向小强谈判才会处在最有利地位。

    向小强按耐着想打人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站起来,在金碧辉煌的客厅里踱起步子来。那个翻译就在笑眯眯地陪着他。

    向小强在一只奇物柜前立住了,背着手欣赏木架上面的各国珍玩。

    上面主要是瓷器。向小强指着一只青花瓷盘问翻译道:

    “呵呵,这个值钱的吧?”

    翻译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平心静气了。大概是故意装的吧。翻译也不点破,笑呵呵地答道:

    “是啊!向大人真是好眼力,这都是我们总督大人半生的收藏,很多东西买的时候很便宜,但现在可以说价值连城了……您说的那一只,是贵朝永乐年间的青花瓷盘,据说还是郑和航海时带到东印度的……我们总督大人在三宝垄,足足花了……”

    还没说完,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地上一堆碎瓷片。

    翻译张大嘴巴,盯着碎瓷片,喉咙里“咔咔”的颤动着,说不出话来。

    向小强一脸漠然地道:

    “哎呀……8好意思……失手鸟……”

    接着他又指着一个瓶子道:

    “话说……这个瓶子也漂亮的,多少钱啊?”

    翻译有些眩晕,嘴里下意识地说:

    “那个瓶子……更值钱……那是贵国元朝时期……”

    “当啷——!!!”

    又是一声清脆的爆裂声,接着又是向小强木然的腔调:

    “哎呀……8好意思……又失手鸟……”

    翻译脚下一软,旁边仆人赶快扶住他,才没有瘫倒。……这都是总督大人毕生的收藏,每一件都是他的宝贝……这个钦差大人这一会儿,已经摔碎了两栋别墅了……

    向小强无视客厅里所有人的惊愕,包括自己的人,也已经把下巴快张到地上了。他又悠哉悠哉地踱到墙上一幅油画旁边,颇有兴致地端详起来。

    “啊,这画我认得,”他说道,一边贴在画的右下角看着,“这是毕加索的签名啊!……话说老毕这时候已经成名了啊!……这是他二十年代的作品吧,那时候老毕风格还写实的哩!……你们总督又是花了多少银子收的啊?”

    翻译看着他又要把“魔爪”往画布上伸,脸上没了一点血色,几乎就要给他跪下了。他虚弱地乞求道:

    “钦差大人……请别……请……我这就给您去请总督大人还不行吗……您千万别再……”

    “呵呵呵,不急不急,”向小强转过来,笑呵呵地弹着指甲缝里的颜料,“让总督大人慢慢享用早餐,我在这欣赏艺术品,不急的。呵呵……欣赏艺术品时候,最忌讳心浮气躁……”

    翻译绝望地看到,毕加索的作品上,画布的颜料已经被他抠出了一道明显的伤痕……

    “唔,”向小强笑道,有些尴尬地弹弹手指甲,“我只是想看看老毕用什么牌子的颜料……我也学过画画的说……”

    翻译清醒过来了,涨红着脸,咬着牙上前就要阻止向小强。向小强眼珠子一翻,主动把脑袋往他跟前伸,从牙缝里说道:

    “来来来,你打我,你打我……我给你打……有种就打死我……今天打不死我我就不走了还……”

    翻译一跺脚,嘴里骂了一句荷兰话,转飞奔出客厅,去叫总督了。

    几分钟后,总督跟在翻译的后面,一路小跑进客厅了。他肥胖的脸上涨得通红,满脸是汗,气喘吁吁,刚进客厅顾不上看向小强,直勾勾地盯着地上两摊碎瓷片。

    然后,他又一眼望向墙上的那幅毕加索。

    总督脸上的肥着,涨红的脸很快变得煞白。他慢慢转过脸,死死盯着向小强,喉咙里咆哮着,眼珠子通红,两腿僵硬蹒跚着向他近,好象是《生化危机》里的胖僵尸一样。

    向小强下意识后退一步,三个警卫立刻挡在他前。

    “噗通”,总督自己两腿一软,摔倒在地,喉咙里喘着粗气。翻译和仆人立刻扑上去扶住他,又是灌水又是擦汗。翻译趴在总督嘴边听着,半天才抬起头来,悲愤地对向小强喊道:

    “钦差阁下!我们总督大人问你究竟想怎么样!”

    向小强表狰狞着,慢慢靠过去。翻译吓得赶忙挡在总督前面。向小强一把推开他,蹲在总督面前,嘴唇,沙哑着嗓子,用近乎恶魔的腔调一字一句地说道:

    “总督大人……现在全雅加达荷兰人的生命,就掌握在你手里……包括你自己的……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不明白我就给你解释一下……我们陛下授权我告诉你,如果这次屠华暴乱再起来的话,我们大明军队会彻底拿下东印度群岛……雅加达的所有荷兰官员,我们将一个不留,全部枪毙……明白吧?啊?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吧?你相信我干的出来的吧?啊?”

    他一边说,旁边秘书就一边翻译。总督眼睛越瞪越大,惊恐地望着他。向小强看效果应该达到了,便微微一笑,拍拍他的脑袋:

    “很好,希望你不会误解我的意思……”

    向小强起,看着瘫在地上的总督,拍拍手,狞笑道:

    “我们走。”

    ……

    一行人飞快跳上车子,冲出总督府,开上了大街。

    此时大街上已经和来的时候不一样了。

    血迹随处可见,新的尸体也多了起来,有的地方,又能看见人头了。

    远远近近的,黑烟卷着火苗窜上天空,当地人兴奋地跑动着,挥舞着长刀,浑沾满了不是自己的鲜血……

    向小强盯着窗外,眼睛快要瞪出来了:

    “开始了吗?!……已经开始了吗?!”

    接着就要掏枪。

    “大人!大人!”

    旁警卫抓着他的胳膊,劝他冷静一点,同时吩咐秘书开快点,赶快回去。

    “砰!!!”

    一只瓶子在汽车前方地上爆裂了,窜起一片大火。

    “燃烧瓶!”一个警卫喊道,“他们在攻击我们!”

    前方聚集了几十个当地青年,他们拖着一截大棕榈树干,横在马路上,然后挥舞着长刀,冲汽车怪叫着。司机险些就撞到树干上去了,猛踩刹车,几个人往前猛倾一下,车子打了个摆,算是停了下来。

    紧接着,那伙人嚎叫一声围了上来,剩余的汽车玻璃瞬间全碎了,然后棍子和长刀就伸了进来。

    三个警卫拔出盒子枪“啪啪”几枪,几个当地人倒地亡,剩下的人“哄”一声跑散了。

    突然,一件大东西猛地砸在汽车前部。那是一只汽油桶,还向外不断流着汽油。

    “不好!”

    向小强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一推司机:

    “快开!!!”

    司机猛踩油门,汽车吼叫着窜出去,几乎就在同时,两三只燃烧瓶砸在了汽车后面的路面上,爆起两摊大火。

    “妈的,德国车就是好!”

    向小强长呼一口气,靠在座位上。

    车前部的汽油桶也被甩掉了,但是车前盖、还有驾驶室里流了不少汽油,一股很冲的汽油味。这一路不能再被燃烧瓶攻击了。别说燃烧瓶,一只烟头就是一片火海。

    ……

    这一路七拐八拐,好不容易回到了德国领事馆,几个人钻出面目全非的汽车。

    向小强一进门,秋湫惊喜地叫着,飞扑过来抱住他,不住地亲吻着。向小强哄了她一会儿,拉着她上楼,骂骂咧咧地道:

    “你看到了吧?看到了吧?这次就在我眼皮底下!又开始了!……妈的,总督死定了!”

    “小强!小强,你听我说!”秋湫着急地抱着他说道,“总督刚才来电话了,他说一定会尽力平息暴乱,绝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了!”

    向小强抓起水杯灌了一气水,才喘着粗气推开窗子,看着街上说道:

    “希望如此!……不过他平息也好,不平息也好,这个总督我不准备再留着他了。我们的军队来,第一个就要把他处死。……秋湫你知道吧,刚才我这一路,已经看到了不止二十具华人新尸首!就算他现在平息暴乱,也已经不能赎清他的死罪了!”

    秋湫从后面抱着他,轻轻说着: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现在等着就是……”

    “沈荣轩!”向小强紧紧抓着窗框,紧咬着牙说道,“这家伙也太狠了!好,现在他要的都有了,新暴乱又有了!死多少人且不论,现在我们又从侵略军变成正义之师了!!!!”

    “小强……”秋湫脸贴在他后,小声说道,“刚才……刚才政府来电报,叫你这两天之内什么话也不要说,什么条件也不要谈,只是等着就是……我们大明政府,这两天也不会再跟荷兰有任何谈判了……”

    向小强明白了。现在什么都不用做,只等着大明航母编队、和运兵船两天后抵达就行了。

    “行,行……”向小强咬着牙,望着外面一股股的黑烟,抓着秋湫的手,跟她对视着,“这两天我们什么也不管了……总督再找我也不理他了……我们蛰伏起来,等着大部队……”

    ……

    2月28中午,荷兰驻东印度总督副宣布,第二次屠华暴乱被及时镇压。

    但是,这一次不管是南京、还是雅加达的向小强代表团,都不再说一句话了。从2月28号到3月1号,大明政府没召开一次记者招待会。南京的任何记者企图采访政府高官、或者高级将领,得到的都只有摇摇头,或者是一句神秘地“无可奉告”。

    这两天之中,雅加达总督府、还有阿姆斯特丹首相官邸,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氛。那只大舰队在不断南下,而对方什么也不说。没有了愤怒的演讲,没有了谴责,没有了控诉。

    沉默的大明帝国,好像更可怕。

    荷兰政府束手无策,它甚至两次让雅加达总督求见向小强,想提出进一步接受大明的条款,但甚至都没得到接见。

    荷兰皇家海军的军舰也无法去增援。一来非洲大陆的两端要道都被大明舰队封死了,二来就算没封死,时间上也远远来不及了。三来就算时间来得及,就荷兰皇家海军那点东西,赶过去也是白给。这都是很清楚的。

    雅加达陷入一片恐怖气氛。这次不仅当地人彻底老实了,连荷兰人也老实了。

    但是,雅加达湾还是升起了黑色的防空气球,海岸、港口边,堆起了大量的沙袋工事。稀稀疏疏的防空炮也竖立起来了。

    荷兰当局和军队在等待。向小强也在等待。不同的是,一个充满了绝望,一个充满了渴望。

    ……

    终于,3月1的上午十点,向小强接到电报,大明帝国海军的航母编队抵达爪哇海。

    “来了!”

    向小强兴奋地推开窗子,向北方望去。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