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集 炮轰雅加达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2月27下午三点,共工号战列巡洋舰维修完毕受损处装甲,分舰队再次拔锚启航,以20节速度向西行驶。--凤-舞-文-学-网--下午五点钟左右,天气渐晴,海况趋于平静,分舰队航速达到了25节,估计将于28号凌晨四点左右抵达雅加达外海。

    傍晚六点多钟,分舰队驶到三宝垄外海的时候,遭到了附近机场起飞的荷兰皇家空军的拦截。不过荷兰空军比他们的海军更孱弱,驻守东印度群岛的作战飞机一共不足五十架,而且飞行员素质差、全是新手、又长期缺乏训练、飞机保养不力,二十多架轰炸机和鱼雷机有三分之一飞不起来。飞起来的又有一多半在茫茫大海上找不到大明舰队,自己反倒迷航……

    到头来,飞到共工号分舰队头顶的,一共只有三架俯冲轰炸机,和三架鱼雷机。

    就是这六架飞机,如果飞行员经验丰富的话,对于这么一支小型的分舰队,威胁还是相当大的。但是,结果却上演了一番打火鸡的闹剧。三架笨重的双翼鱼雷机,正在慢悠悠、勇敢地靠近,其中两架还没飞入鱼雷程,就被击落了。另外一架总算丢下了鱼雷,但是那条鱼雷是居然飞过了军舰才丢下的……

    三架双翼的俯冲轰炸机命运也好不到哪儿去,一架还没来得及投弹就被打中了。另两架俯冲下来,把两颗炸弹仍在离军舰二十多米外的海里,然后也被击中了。三架轰炸机都拖着黑烟栽倒海里。

    于是,大明分舰队又不得不花了半天功夫,派驱逐舰去打捞跳伞的荷兰飞行员。六架飞机,一共救上来十个。

    ……

    雅加达德国领事馆,向小强和秋湫、还有三个顾问正在和纽伦贝格领事夫妇共进晚餐,前驻德武官宋如海当翻译。领事夫妇正在兴致勃勃地谈论八月份即将举行的柏林奥运会。向小强对那届奥运会知之甚少,只知道当年中国代表团没有一个项目进入复赛,还知道评选出的最佳国歌就是《中华民国国歌》。可惜他居然从没听过。

    一边吃着饭,客厅里一边放着收音机。突然向小强凝神倾听,紧接着秋湫和三个老头也都屏住呼吸,听着收音机里的播报。金陵广播公司宣称,半个钟头前,共工号分舰队遭到了荷兰机群的轮番攻击,击落六架荷兰飞机,自无损伤。

    纽伦贝格听不懂,看到他们的表,询问地望着他们。向小强使了个眼色,宋如海笑呵呵地翻译过去。纽伦贝格也笑呵呵地,举起酒杯,提议为英勇的大明舰队干杯。

    这时候向小强的警卫匆匆进来,交给他一份译好的电报。向小强一看,是南京给他的,正是这次防空战的况:六点二十五分到六点四十分,共工号分舰队在三宝垄正北60海里处,击落了三架俯冲轰炸机、三架鱼雷机,自无损伤。

    向小强微笑着点点头,让警卫拿去封存,然后对纽伦贝格领事笑道:

    “我国政府也跟我确认了。纽伦贝格先生,看来要麻烦您在馆内为我们提供一个谈判的房间了。”

    共工号分舰队明晨四五点钟就会到雅加达外海。在雅加达遭到威胁之前,这是荷方最后一次谈判机会了。如果他们想谈判,也就是今晚了。

    纽伦贝格听完翻译,显得很高兴,轻轻欠笑道:

    “您能给我这个信任,我非常荣幸。”

    果然,刚刚吃完饭,向小强和秋湫正在享用一种内充鲜、外皮烘烤的酥脆的德国泡芙,领事馆的仆人就进来,跟纽伦贝格耳语几句。

    然后他显得有点惊异,站起来笑道:

    “呵呵,看来您要开始谈判了,向先生。走,我带您去看为您准备的谈判室。……荷兰驻东印度总督就在外面等着呢。”

    向小强来了精神,和几个人对视了一下,站起来擦擦嘴,说道:

    “走,我们敲诈他们去。”

    ……

    现在两国虽然已经开始了海战,但都还没向对方宣战,还不能定义为战争状态。海上的战斗即使再激烈,也只能称作“冲突”。因此,还是可以很方便地随时谈判,解决“冲突”。

    领事馆分两部分,前半部分为办公部分,后半部分为居住部分。纽伦贝格领事给他们准备的谈判室,就是办公部分的一个小会议室。--凤-舞-文-学-网--

    房间通风非常好,前后两扇窗子打开,再加上电风扇呼呼的吹,倒是非常凉爽。

    长条会议桌的一侧,总督和另外几个荷兰官员已经坐在那里了。向小强一看,乐了,还是上次谈判那几个人,一个不差。

    大明代表团一行人仰着脸进来,拉着架子坐下。领事馆的仆人给他们端上了茶。

    虽然自然风和电风扇呼呼吹过,桌子上的纸张都得用东西压着,但是总督仍然不停地用手绢擦汗。向小强不准备跟他耗,他看看表,直截了当地问:

    “总督先生,这次怎么说?”

    总督脸色苍白,擦着汗,喉咙干色地说道:

    “钦差阁下,我国政府经过商议,准备接受以下条件……”

    然后,他戴上单片眼睛,拿着一份文件念道:

    “1、每个华人死难者,我国政府赔偿他的亲人4000明洋抚恤金。

    2、每个被强-暴的华人妇女,我国政府赔偿其2000明洋抚慰金。

    3、每个受伤的华人,我国政府负责全部治疗费用。

    4、每个致残的华人,我国政府负责其全部治疗费用,并视其残疾程度,一次补偿其明洋不等的抚慰金。

    5、华人在这场乱中遭到的财产损失,由我国政府给予补偿。

    6、我国政府将严厉追查、惩办参与行凶的暴徒,并尽快将其绳之以法。”

    总督念完,抬起脸,直直地望着向小强。

    向小强等了半天,问道:

    “完啦?”

    总督听翻译问过,面红耳赤地点点头。

    不止向小强,连三个德高望重的老顾问也觉得实在太儿戏了,都一时语塞,相互看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抛去正义、公理什么的先不论,就看当前的形势:两艘军舰被击沉,所谓的“空军”也被证明是一帮乌合之众,荷兰在远东已经没有任何有力的抵抗手段了。任何一个理智的政府,都会忍辱负重,答应最苛刻的条件,以保住荷属东印度这块最大、最富庶的海外殖民地。

    而且,就算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也没有这么还的啊。这何止是缺乏诚意,简直是有点不知道自己的处境了。

    没有提及港口和驻军、没有提及苏门答腊的石油和橡胶权益、没有提及引渡总督、赔偿金额被砍掉了一半至三分之二,甚至连惩办凶手,也只是含糊地说“将严厉追查惩办、并尽快将其绳之以法”,和大明政府要求的血债血偿相去甚远。

    向小强反而给气乐了,笑呵呵地看着自己的人,然后又看着总督,摇摇头,叹了口气。

    “这就是贵国政府的最后态度么?”

    他问道。

    总督拿到这份条件之后,就知道向小强绝不会同意一样。他低下头,也叹了口气,点点头:

    “应该说,这是我国政府经过商讨后,拿出的一个认为双方都可能接受的条件……”

    向小强漠然地看着他:

    “你国政府可全都是人才。”

    总督一愣,听完翻译后苦笑道:

    “谢谢……不过我个人认为……这应该不是‘最后’态度……我国政府开出的这份条件,应该还有商量的余地……钦差先生可以根据这份条件,提出贵方的意见,我会向我国政府转达的……”

    向小强下午已经接到沈荣轩的电报了。沈荣轩指示他,现在共工号分舰队已经完全消灭了荷兰在远东的海军力量,航母编队也将于三天内抵达。现在形势更加有利,大明帝国想要的,已经不止这些了。如果荷兰方面全盘接受大明的条件,那便罢了,只好将航母舰队撤回去。不然的话可以再打他们一下,之后还可以再敲诈一笔巨额军费赔款。

    向小强当时感叹,他觉得自己就够狠的了,没想到沈荣轩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结果比自己还狠。

    向小强用两根指尖捻起这张文件,随手一丢,纸张滑翔着飞回总督的怀里。

    “唉,太可惜了,”向小强摇摇头,叹道,“看来我们都已经尽力了啊。请转告贵国政府,我国的态度呢,还是那句话,这些条件没得商量,你们必须全部接受。一条也不能改。我等到你晚上十点钟,之后我要休息了。我们的舰队将于明凌晨抵达雅加达外海,到时候发生什么事,就不是我们能掌控的了。……请回吧,总督大人。”

    总督面如白纸,颤抖着收拾了纸笔文件,夹着包鞠了一躬,带着同样脸色惨白的几个下属,蹒跚着离开了。

    ……

    晚上九点半,总督又来求见,带来了一份荷兰政府新的让步。这次荷兰政府同意处决2314名暴徒,受害华人赔偿款涨到了大明要求的七成,并愿意让给大明的公司30%的苏门答腊石油、橡胶权益。

    但是很明显,这仍然离大明的要求相差很远。何况现在大明已经跟他们打了一场海战,胃口又大了呢。

    于是,第二份让步条件依旧被拒绝。

    送走了总督,向小强激动的难以入睡。几个小时后大明的战列巡洋舰分舰队就到了,那个时候就是大炮架在雅加达门口谈条件了。不出意外的话,炮弹就要落在雅加达城里了。

    秋湫也是紧张得很厉害,但她还是温言劝着向小强,早点睡觉,四点多钟肯定要起来跟荷兰代表最后谈判。到时候哈欠连天就不好办了。

    向小强和秋湫在上都是辗转难眠,一直到一点多钟才睡着。

    ……

    2月28凌晨四点二十分,共工号战列巡洋舰分舰队,抵达雅加达湾以北10海里处,开始巡弋待命。

    向小强和秋湫早就蹦起来了,外面还是黎明前的一片漆黑,他们就在卧室里挑灯夜战,摊开地图,守着电台,跟南京联系,另外一边分析着大明舰队和雅加达岸炮的火力对比。

    大明舰队敢于靠近雅加达湾,凭借的就是共工号战列巡洋舰。雅加达的岸炮炮台很平庸,首先雅加达周围方圆几十公里都是平原,没有能让岸炮居高临下的地方。炮台只好修筑在平地上。这样视野、程都要大打折扣。而且雅加达的岸炮本,也只是6门一战时期的德国155毫米加农炮而已,最大程只有一万八千米左右。这还是一战结束后,荷兰作为战胜国,从德国拿到的赔偿,才换下了原先十九世纪末的老掉牙岸炮。

    而共工号巡洋舰共有八门305毫米加农炮,最大程可达三万二千米,完全可以在岸炮程之外为所为。更重要的是,它不需要与岸炮去对轰,也不需要精确击,只要确保炮弹能落到城里就行了。

    “小强,”秋湫拉着他的袖子,显出一丝紧张,“我们也有可能挨炮弹。”

    向小强笑道:“不错。”

    秋湫又心神不安地道:“华人家里可能也会被炸到。”

    向小强点点头:“是啊!华人也有可能挨炮弹,华人也需要冒险。但我敢说,你如果让他们选,他们肯定会选择让大明舰队开炮。你说对不对?”

    秋湫望着他,坚毅地说道:

    “小强你说的对。他们肯定会选择让大明舰队开炮的。因为……”

    向小强接着说道:

    “因为他们宁可冒着和那些禽兽同归于尽的危险,也不愿看到刚刚强硬起来的祖国、刚刚敢于保护他们的祖国,就这样窝囊地偃旗息鼓。现在经过了这一场惨祸,雅加达华人已经有太多的家庭不是完整的了。他们被砍杀、被的时候,他们被迫看着自己的亲人被砍杀、被的时候,他们当时多希望大明舰队的炮弹落在边,让自己和那些禽兽同归于尽啊!难道现在他们就会怯懦了么?哼,绝对不是!”

    秋湫咽了一口唾沫,接着说道:

    “嗯……我是想说,那是因为,每一个华人街区,都有我们的间谍,向舰队报告详细坐标,让大炮避开……”

    向小强慷慨激昂了半天,此时才怔怔地看着她。

    “是啊,就是这样的,”秋湫脸上有点发烧,有点遗憾没配合好夫君的煽,“一般舰队炮击敌国大城市,都是这样的……要是乱炸一气还得了?要是炸到外国领事馆怎么办。”

    这时候电台的灯亮了。秋湫急忙戴上耳机接收电文,然后埋头翻译起来。过一会儿翻译好了,她一脸严肃地递给向小强。

    这是一份最后通牒。如果六点钟以前荷兰政府不接受大明政府提出的条件,大明帝国将向荷兰宣战,并开始炮击雅加达。

    向小强一看怀表,现在已经四点半了。还有短短一个半小时。

    他“腾”地跳起来,奔到外间,拍打另一间卧室门。他把原大明驻雅加达领事馆的秘书叫起来,让他给总督府打电话,通知他们在四点五十分接见大明代表,有重要的事

    打完电话,他请纽伦贝格领事为自己的人准备一辆车,让这个秘书拿着这份通牒赶往总督府。

    紧接着,向小强就在房间里抽着烟,看着墙上的挂钟,打开收音机,紧张地徘徊起来。

    五点二十分,秘书回来了。

    “怎么样?”

    向小强抓着他,紧张地问道。

    秘书摇摇头,苦笑道:“总督收下了通牒。他脸色还是那么白,什么都没说,就让我回来了。”

    向小强点点头,又从烟听里抽出一支新的烟,对着烟点燃,叼在嘴里。

    屋里已经烟雾弥漫了。秋湫轻轻咳嗽两下,很紧张地望着他。

    向小强鼻孔喷着青烟,眼珠子通红,斜眼瞅着她,模样就像一条喷火恶龙。

    “秋湫,准备好堵住耳朵,”向小强邪恶地喷着烟,笑道,“待会儿就要开炮了。”

    秋湫站起来,紧张地端起一杯水喝了,然后强自笑道:

    “小强……你……你忘了我是军人了。”

    向小强呵呵一笑:“嗯,那就好。”

    ……

    墙上的钟五点五十八分了,向小强的怀表也已经五点五十五分了。收音机早就调到了金陵广播电台的频道,可一直都是吱吱哇哇的杂音。

    突然,收音机里响起了一阵典雅隆重的音乐。然后,播音员语气庄重地说道:

    “大明的国民们,下面请我们敬的女皇陛下讲话。”

    向小强和秋湫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几秒钟后,朱佑榕的声音传出来了。她一改往讲话的亲切温和,这回也是庄重生硬、一句一板地宣布道:

    “一个半小时以前,我国住雅加达代表向荷兰当局递交了我国的最后通牒,最后时限是今天早晨六点整。到目前为止,荷兰政府没有给予答复。鉴于现在已经到了六点整,因此,我代表大明帝国向荷兰王国宣布,从现在开始,我们两国已经处于战争状态。”

    接着,广播里开始播放大明国歌。

    向小强心中一阵血沸腾。这妮子宣战了!终于宣战了!她终于为了海外侨民的利益,走到了这一步!

    真是个有血的好女孩!

    秋湫突然拉了他一下:

    “快听!”

    从窗外隐隐传来什么声音。向小强竖起耳朵分辨着。秋湫的耳朵比较灵,激动地说:

    “是国歌啊!有人在唱国歌!”

    向小强冲到窗口,推开窗子,倾听着。

    附近隐隐传来《故国山河》的歌唱声。能明显听出,这是跟着收音机里的歌声唱起来的。远远近近的,大概有几十人。都是从附近的房子里传出来的。

    向小强口一,鼻子一酸,眼泪立刻就滚下来了。他立刻就跟着唱起来,尽管还是半生不熟,但仍然唱得泪盈眶。秋湫在他后,拉着他的手,小声跟他一起唱着,唱着唱着,也带着哭腔了。

    街道上死难华人的味道还在阵阵扑面而来。虽然尸体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但这些尸体的味道仍然挥之不去,反而更加浓烈。仿佛在证明着:罪恶,并不是随着犯罪现场的清理,就可以掩饰干净的。

    ……这两千多个冤魂还没有走,还在雅加达的街道上空,等待、见证这一刻。

    渐渐的——

    由远及近,雅加达上空的空气呼啸起来,很快嘶叫声变得尖利。

    向小强刚刚惊恐地抬头,大地就一片颤抖,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几百米外传来。

    他紧紧抱着秋湫,蹲在窗台底下。

    炮击开始了!

    (今天是5月13。谨以本章的炮声纪念十一年前的今天。)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