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集 和平的价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向小强向上,竖起了大拇指。--凤舞文学网--

    秋湫松了一口气,立刻转跑进去发电报了。

    过了片刻,她又跑出来,给了向小强一个肯定的眼神。简短的电文已经发出去了。

    向小强看了看怀表,此时离九点钟还有四分钟。现在,暂时不会宣战了。和平了。

    但是,不打仗不代表没有代价。接下来,该把刀架在荷兰脖子上,开始勒索了。这次一定要让荷兰大出血,让它知道疼,让它付出高昂的代价。还不准不服气,不服气就打。

    总督不知道他竖起大拇指是什么意思,还在焦虑地望着他,不断拿手绢擦脸上的汗。古罗马角斗场的著名手势,总督不可能不知道,要是向小强大拇指向下,他八成就猜出来了。但是大拇指向上,可能的含义就太多了。

    向小强微微一笑,拍拍总督的臂膀,笑道:

    “没事了,我给国内发电报了,你们已经平息了暴乱。所以,呵呵,和平了。”

    总督脸上一下子有了血色,和随员们相互看着,纷纷长出了一口气,相互拍着臂膀,都咧嘴笑出来。总督回过来,握住向小强的手,用力摇着,一边轻轻鞠躬,连声感激道:

    “钦差大人,我代表和我国女王陛下政府,感谢您的公正和理解……呵呵,现在,一切不愉快的事终于都过去了……历史将记住我们在这一刻做出的努力的……”

    向小强听完翻译,笑道:

    “您只说对了一部分,现在这件事可以说只过去了百分之十,还有百分之九十没过去呢。”

    总督听完了翻译,吓了一跳,疑惑地看着他。向小强笑道:

    “接下来,我将受我国政府之任命,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用最快的时间调查出这次不幸事件中,我国侨民的受损失概况,也好拟定一个解决方案。所以,接下来怎么样,还要看我们两国的努力和诚意啊,哈哈哈……”

    总督松了一口气,也笑道:“那当然,那是肯定的,钦差大人说的很有道理……”

    ……

    九点钟之后,沈荣轩和大明高官召开记者招待会,正式承认了雅加达暴乱已被当局平息,暂时不会宣战。但是和平能否持续下去,还要看双方在善后谈判中能否达成一致。

    全世界都松了一口气。从后半夜已经暴涨的石油、橡胶期货,上午开始回落了。

    本来很多记者都准备了问题,要问沈荣轩大明是否准备夺下东印度群岛的,但现在突然宣布承认雅加达暴乱平息,战争倒计时自动停止,这些问题都用不着了。他们开始改问沈荣轩,大概会向荷兰方面提什么条件,何时恢复外交关系,战争是否还可能发生,已经出海的两支分舰队是否会返航,等等。

    沈荣轩一一解答。外交关系不会立刻恢复,要等两国达成共识、签订条约之后。至于大明会提什么条件,沈荣轩强调,并不是大明提条件,而是大明替自己惨死在荷兰治下的侨民们、还有他们的家人提条件。现在还没开始谈,但惩治凶手、赔偿损失会是主要内容,而且还会有一些“保证两国今后友好相处的必要条款”。

    至于战争是否仍会发生,无须否认,肯定是有可能的。但是可能有多大,还要看荷兰方面的诚意,以及改正错误的勇气。

    至于那两支分舰队,目前不会返航,在局势明朗之前,它们还是会分别驶向各自的任务海域,即:由战列舰永乐号、重巡洋舰孙武号、吕布号组成的北印度洋分舰队,仍会驶向亚丁湾外海进行巡弋。由重巡洋舰李广号、韩信号、项羽号组成的南印度洋分舰队,也仍会驶向非洲大陆南端,在好望角海域巡弋。

    沈荣轩神色严肃地宣布道:虽然没有宣战,但在谈判期间,荷兰的任何军舰、运兵船试图由西向东、通过以上两处海域,都会被视为战争行动,都会遭到大明分舰队坚决地击沉。

    海军总参谋长也郑重地保证,以上两支分舰队的任何一支,都足以挡住整个荷兰皇家海军。

    这场记者招待会之后,很多在东南亚有利益的国家都吃了一颗定心丸。尤其是英国、美国、法国。这时候欧洲是后半夜,媒体基本没什么反应,但美国东海岸却是晚上点钟,正是夜生活丰富的时候,很多报纸都第一时间出了号外,广播公司更是早就盯住报导、评论了。--凤舞文学网--

    他们国内的很多报纸都撰写文章道:大明此次的目的,应该不是为了吞并荷属东印度,而就是为了保护南洋侨民。否则他们只要不承认暴乱平息,直接宣战就行了。至于分舰队继续前往目标区域,多数评论家们认为这不过是为了增加谈判筹码而已。

    很显然,大明帝国并没有吞并荷属东印度的意思,但很明显,它打算狠敲荷兰一笔。

    ……

    上午十点钟,永安公主号满载了侨民离开雅加达,驶向暹逻。

    向小强代表团暂时留在雅加达,受皇命组建一个2-23屠华暴乱调查委员会,调查雅加达2月23开始发生的血腥排华事件,主要是调查华人的损失况,为接下来的两国谈判提供依据。

    代表团以向小强、三位老顾问、秋湫等人为骨干,还有国际红十字会官员、各国驻雅加达记者,当然还有荷兰殖民当局的官员共同组成。向小强把调查暴乱凶手的权力完全让给殖民当局,自己只是紧紧盯住华人生命、财产损失的调查。

    秋湫有些顾虑,问道:“小强啊,他们本来就是一丘之貉,这次只是被我们急了才镇压的,让他们去调查凶手?他们能公正处理吗?”

    向小强笑道:

    “这我不担心。沈阁老这回是尽显鹰派本色,真是帅呆了。我发现我跟他虽然平时有些隔阂,但每逢重大问题,总能看到一起去。要是没他,这次不可能这么痛快。”

    “啊?啊……什么叫‘鹰派’和‘帅呆了’啊?”

    向小强:“嗯,就是很彪悍。”

    秋湫:“?!”

    向小强呵呵笑着:“反正这次我跟他的意见,都是要一命抵一命,死了一千华人,就要一千当地人抵命。死了五千华人,就要五千当地人抵命。包括被强-暴的华人妇女,也要算进去。这样的话,怎么都是公正的。要不然侦查手段全在殖民当局手里,他们说什么我们都得听着。哪怕他们说这次行凶的只有十个人,我们也拿不出任何反证。我们只是个小小的委员会而已。”

    秋湫一直跟着收发电报,也知道这个决定。这是个非理的决定,注定要用巨舰大炮威胁荷兰就范的。这不符合法理,但却符合公理。

    她带着愁容说道:

    “唉,我也知道啊……但肯定会遭到国际舆论一片反对的。”

    向小强哼了一声,冷冷地道:

    “肯定会有很多‘文明国家’跳出来谴责的。我都能想象得到他们说什么,他们肯定说这是野蛮要求,任何一个文明国家都不会提出来的。哼哼,那是没杀到他们国家人头上。再说,参与施暴的当地人,肯定是被杀华人的几倍。现在我们只要求一比一,够便宜了。而且,我们毕竟不是要借此向南洋伸手、要占领荷属东印度,而只是要杀几个人,英美法政府该偷着乐了。而且,我们有可的记者,能让全世界人民分享我们的愤怒,让那些善良的人站在我们这边。……这种时候,谁是最可的人?答:记者。”

    ……

    调查委员会共分成五个组,向小强、秋湫、三个顾问每人带一组,亲自在雅加达大街上带人清点、收殓尸体。每组都配一名领事馆华人工作人员,除了清点尸体,也要查找领事一家。他们既清点华人尸体,也清点当地人尸体。荷方当局人员见到华人委员会也收殓当地人的尸体,都很感动,称赞他们心宽阔,人道无国界……

    但几个组的华人领队都明白,华人尸体减去当地人尸体,就是还欠下的血债数目。

    除了向小强外,三个老顾问和秋湫的表现都非常可敬。面对烧得焦黑、骨头都露出来的尸体,还有苍蝇乱飞的无头尸体,翻着白眼、舌头微吐的人头,被割掉-房、下-塞满杂物的女尸,被开膛破肚、内脏爬满蛆虫的尸体……他们没有一个人退下不去面对。

    三个老头年纪都很大了,每人都吐了两三次,但还是吃着心脏病药、降压药,咬着牙带队清理。秋湫也是吐得一塌糊涂,但她一边哭一边吐,也没有退下来。他们都知道,在调查组里。他们就是骨干,他们一旦退下来了,剩下的除了记者,就只有当局官员和当地军警了。那么华人死难的真实况和数量,就肯定会被大量掩盖。

    在雅加达的各国记者,还有从附近闻风而来的记者们,这下可大开眼界了。从上午暴乱平息,他们就从躲藏地出来。这些“最可的人”不顾戒严令,扛着照相机大肆拍照片。

    荷兰当局毕竟还觉得这很丢人,命令军警以戒严为理由,止记者拍照、没收照相机。但一些机灵的记者很快就找到向小强的调查组,向他告状。结果大明帝国钦差大臣当即拍板,宣布雅加达的所有记者皆为调查委员会成员,可以携带相机参与调查事宜。当局军警若有阻拦,将被视为敌对行为,后果自负。

    于是,自1914-1918世界大战之后,最大的一次“黑镜头”盛宴开始了。几千、上万张惨不忍睹的照片被各国记者摄入相机,发往世界各地。

    荷属东印度殖民当局将在几天内,在全世界声誉扫地。

    ……

    下午三点,从暹逻海军基地出发的大明巡洋舰分舰队,列队通过马六甲海峡。当三艘万吨巡洋舰劈波斩浪、列队驶过新加坡海峡的时候,几十万名新加坡华人、还有从雅加达到这里的华人,自发聚集在新加坡岛的南岸,激动地目睹大明巡洋舰的英姿。

    有很多华人为了尽量近距离的看,甚至租船登上新加坡海峡中的一些小岛上,这里离主航道只有一两千米,甚至有的地方只有几百米。

    当三艘巡洋舰遥遥出现在东南视野中时,最东端的人们就开始欢呼。等到驶近了,进入新加坡海峡水道,欢呼声从新加坡南岸的东端,渐渐向西滚过来,很快的,整个新加坡南岸都沸腾了。

    重巡洋舰李广号、韩信号、项羽号,除了大明国旗外,还向北岸同胞们展示了海军最高礼节——挂满旗。就是把所有的信号旗全部挂出来。而且不住的鸣笛致意。所有不参与驾驶的官兵,一律穿着雪白的制服,整齐列于船舷右侧,向北岸新加坡的同胞行注目礼。有悖于传统礼仪,舰船左侧没有列队。因为南岸是苏门答腊岛,属于荷属东印度。这一举动是三位舰长和全舰队官兵自发做的。

    新加坡南岸几十万华人泪盈眶,几乎喊破了喉咙。无数人挥动着大明的小国旗,高唱着大明国歌,泪流满面。多少年、多少代在南洋的苦难、屈辱,还有这一次的扬眉吐气,全在此刻释放出来了。

    南岸几十处舞狮队、十几处舞龙队,在鞭炮和锣鼓之中,尽宣泄着作为一个华人的骄傲。

    很多条私人小艇跟在三艘万吨巡洋舰后面、两侧,近距离观看,像是在自发的为它们护航。小艇上大多是有钱的华人,他们带着妻子儿女,站在艇上向巡洋舰官兵高声欢呼。

    ……

    2月25晚上九点多,算是把雅加达街头的尸体基本清点完毕。单纯清点比较快,而且华人尸体大都集中在几个区域。但后面的收殓工作时间还要长一点。

    清点后的结果:华人尸体2319具,当地人尸体185具。两者之差为:2134具。也就是说,当地人至少欠华人2134条生命的血债。

    当然,这只是大概清点,肯定还有一些零散没发现的,另外也不排除当局藏匿、偷偷处理了一些华人尸体。但那数量不会太多。基本上能把数量确定在两千多。

    在清点过程中,分别发现了领事一家。

    领事只发现了他的头,子已经找不到了。他的头一根竹竿挑着,插在一块草坪上。他的脸惨白,眼睛半闭着,嘴巴、鼻子、眼眶都流着血。

    领事夫人死得最惨,全赤-,下体进了一根扫把,扫把的柄深深没入了她的体,只剩下用于清扫的部分露在外面。她姿势和表都极度痛苦,看来就是这样死去的。

    领事的女儿,那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也是全赤-,浑都是刀伤,看来是被砍死的。不过和她母亲比起来,小姑娘算很幸运的了。

    向小强分别去这三个地方,亲眼看了这一家三口。

    虽然他只看过一次照片,但知道没错,就是这一家。

    向小强是上过战场的人,他见识过那种被炸得开膛破肚、脑浆涂地、断肢横飞的景,也见过被火焰喷器烧成焦炭的人。论血腥程度,一点不亚于这里。

    但是那是战场,双方死的都是交战人员,都是在试图杀死对方的人。而这是城市、是家园、是屠宰场。死的都是无辜的平民,是妇女和孩子。他们什么也没有做,没有参与作战。他们被杀的唯一理由,就是种族。因为你是华人,你就该被杀。这和几年后的纳粹屠杀犹太人没有区别。

    向小强觉得透不过气来,中午吃过的饭早已吐光了,但还是忍不住又吐了一点黄水。吐完了回过头来,看着随组的荷兰当局官员。

    那几个荷兰官员也已经面白如纸,说不出话来了。

    向小强擦擦嘴,声音沙哑地说道:

    “我们的领事一家找到了。好,你们完了。”

    几个荷兰官员几乎站不住了,似乎觉得已经和他们总督一起,站在海牙国际法庭上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这时候的技术还不能在夜晚拍照。但跟着他们的一大群记者纷纷要求拍照。因为一国外交官在所驻国被这样虐杀,而且还是全家,这在世界外交史上都是极端罕见的。他们知道这件事的新闻太强了。

    向小强转脸就让荷兰官员给安排水银灯照明。荷兰官员也已经吐的满脸蜡黄、冒着虚汗,羞惭的快要钻到地里去了。他悄悄地让翻译跟向小强商量:贵国领事被杀我们承认,但就别拍照了,给双方留点体面吧……

    向小强当即发飙,指着他鼻子,高声喊道:

    “我!听好了啊,这没你们说话的份!现在暂时不打你们,这是你们唯一能指望的!其他的一律没有!……上午我没让宣战,现在还他妈的很不爽!告诉你们,别他妈以为混过了上午九点就没事了,现在要打要和还是我一句话的事!……让你拿水银灯就去拿水银灯,别他妈给脸不要脸!……!”

    荷兰官员脚下打着晃,蹒跚着去安排了。过了一会儿,高高的水银灯竖起来了。

    水银灯“砰”地打开,一大片亮如白昼。大群记者兴奋之极,举起照相机“嘭嘭”拍照,一团团白烟升起。水银灯加镁光灯,照片效果堪比白天了。

    当局人员一点脾气也没有,乖乖地扛着水银灯,又跟着记者们跑到另两个地方,把领事夫人、领事女儿的惨状拍了一通。

    ……

    由于大明、荷兰两国已经没有了外交关系,向小强作为钦差大臣,被女皇任命为大明帝国全权代表,在雅加达主持和荷兰方面的谈判。

    第二天,2月26,正式谈判开始了。向小强已经接到了政府的授意,在谈判桌上首先狮子大开口。

    首先提出的是补偿问题:

    1、荷兰当局必须找出、逮捕、并处死2314名凶手。一个也不能少。

    2、每个华人死难者,荷兰当局赔偿相当于10000明洋的金本位货币给他的亲人,作为抚恤金。

    3、每个被的华人妇女,荷兰当局赔偿相当于6000明洋的金本位货币,作为精神抚慰金。如果这名女子的年龄低于15岁,精神抚慰金数目要提高到10000明洋。

    4、每个受伤的华人,除医疗、康复、务工费用外,视伤势轻重,由荷兰当局赔偿500-6000明洋不等的抚慰金。

    5、每个致残的华人,除医疗、康复、务工费用外,视残疾轻重,由荷兰当局赔偿4000-10000明洋不等的抚慰金。除此之外,每年还要支付其足以保证之前生活水平的生活费用。

    6、华人在这场暴乱中遭受的一切财产损失,由荷兰当局全价赔偿。

    说实话,这已经不是赔偿了,这是一种惩罚的敲骨砺髓。向小强把这些明洋数字换算民币,也就是乘与124后,自己都吓了一跳。说真的,要不是亲眼看了死难者的惨状,亲口说出这一串数字的时候,都会有些不好意思。

    夸张点说,这次荷兰差不多要破产了。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