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集 发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紫城宫城正南的午门外,也是聚集了上万人。--凤舞文学网--但这里跟其首辅大臣官邸等地方不一样,没有人高呼口号,也没有人措辞激烈地演讲,人们只是静静地聚集在这里,或站或坐。朱佑榕、或者说大明皇室,在人们的心目中还是很神圣的。政府直接行使公权,人民天然对其不信任,自然可以随便骂,但皇室一直都比较超然,作为国家的象征,在人民心中还是比较神圣的。

    突然,午门缓缓打开,一队仪仗严整地军乐队敲着军鼓,踩着缓慢庄严的鼓点,踢着正步,一下一下地走出来。

    午门外的民众纷纷惊讶地站起来,望着他们,后边看不到的就跳起来看,都不知道这么庄严肃穆的是怎么回事。

    军乐队肃穆地行进到在午门前广场空地上,军鼓一停,全体立住脚步,一片寂静,如同雕塑一般。接着,最前排的指挥舞动指挥棒,大明国歌《故国山河》缓缓奏响。

    民众们没想到突然奏起了国歌,而且比平常的节奏缓慢低沉的多。有人指着上方悄声道:

    “看,国旗!”

    随着节奏放慢的国歌乐曲,午门城楼上的大明国旗缓缓地下降,降到旗杆一半处,停止下降,无精打采地悬挂在那里。

    所有人都明白了,这是女皇陛下为雅加达的死难同胞降半旗默哀。不少人率先跟着曲调轻声唱起来,很快所有人都跟着唱起来了:

    “胡虏腥尘遍九州,忠臣义士怀悲愁。 既无博浪子房击,须效中流祖逖舟……”

    很多人一边唱着,一边流泪:

    “ 故国山河尽变色,旧京宫阙化成丘。 复仇雪耻知何,不斩楼兰誓不休……”

    也就在同时,南京所有的国旗都在缓缓下降。没有军乐队的地方,就用唱片播放。整个南京,到处都是一片沉痛地国歌声。

    ……

    向小强在新加坡港即兴演讲完毕,在几千名听众和记者的烈鼓掌欢呼中,登上永安公主号,驶向雅加达。

    刚回船舱,三个老顾问一下子就围过来了,宋如海急得问道:

    “向大人,您这么说,跟政府沟通过了吗?”

    “啊?没啊。”

    三个老头面面相觑。

    “向大人!”孙继业捶顿足道,“你太冒失了!”

    向小强此时刚演讲完,还处在兴奋之中,抓起杯子灌了一大气水,才拍拍口,缓过气来,哈哈笑道:

    “人民喜欢我这么说,陛下也喜欢我这么说,有这两条就行了!”

    三个老头都死盯着他,一时语塞。

    向小强接着笑道:

    “我能想到,此刻内阁里那些大臣们正在满头大汗,争论要不要承认我这番演讲是代表大明政府的。哈哈。承认不承认都行,虽然人们又是鼓掌又是欢呼的,但我说什么了?我什么实质的东西也没说啊!我只是说了大明人民和英国人民的友谊,说了华侨在英国治下很幸福,说了大明会继续尊重英美在南洋的利益。这些东西,不能不承认吧?每个大明官员都会这么说的。

    “嗯,我后边也说了些巨人、小孩什么的,不错,都知道我在说荷兰,说荷属东印度,但我说了要把荷兰、荷属东印度怎么样了吗?一个字也没说!我说的,和政府以前的‘谴责’、‘严重谴责’、‘抗议’、‘严重抗议’都以一种东西嘛!我非就是措辞粗俗了点罢了。其实,我们政府的余地是很大的。”

    三个老头脑子转的没年轻人快,一时间面面相觑。--凤-舞-文-学-网--不过仔细想想下来,向小强说的还有有道理的。

    即便如此,宋如海仍然拉下脸来,以老前辈的口吻对向小强道:

    “向大人!你这样弄是很危险的!你现在份在这里了,你说的每一句话,人家都认为是代表大明的。这次固然问题不大,但是能保证每次都这样吗?还请大人下次不要这么冒失了!”

    向小强心中一凛,顿时从得意之中惊醒过来,沉吟了片刻,很认真地说道:

    “三位老大人说的不错,我太冒失了……我知道陛下请三位带着我,就是担心我年轻,容易做出这种没谱的事……三位放心,我下面不会这么冒失了。我没经验,还请老大人们继续教我。”

    向小强态度这么好,三个老头看着都很满意,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在前往雅加达的航程中,向小强和朱佑榕不停地通电报。他知道了就在他离开新加坡的一个小时后,荷兰驻南京大使求见了外交大臣,代表荷兰政府询问,向小强在新加坡的讲话是否代表大明政府的态度。而外交大臣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大明政府就是这个态度。

    而朱佑榕几乎全程收听了向小强的演说,她的态度是:语言过于粗俗,有损大明政府形象,不过策略很到位,态度也拿捏得恰到好处,对三位顾问予以口头嘉奖。

    很明显,朱佑榕以为这次演讲是三位老顾问帮他定的调子、再由他加以发挥的,殊不知从头至尾都是向小强一人包办的。

    向小强六点钟离开的新加坡,邮轮航速飙到了31节,预计会在夜里四点左右抵达雅加达。在从晚上六点到晚上十一点半的几个小时里,向小强和朱佑榕就像后世年轻人发信息一样,两人一封接一封的电报,不停的往来传递。还有十四格格的电报,也不断的传过来。船上的电台、还有向小强带的电台,同时忙成一团。

    大明帝国怎样处理这件事,牵扯到外交政策、和东南亚的地缘政治格局,本来向小强一个军官是参与不进去的。但现在向小强手里有一张王牌:朱佑榕。现在内阁政府每一个重大决定都必须从朱佑榕那里走,而朱佑榕又一定会和向小强商量。这就形成了向小强在海外“遥控”朱佑榕、进而“遥控”大明政府的局面。即便不至于是“遥控”,也是相当大程度的影响。

    这件事对于大明帝国来说,原本是可大可小。但向小强在尽力引导它往“大”的方向走。最稳妥的办法当然是摆平了北清之后,再放手处理荷属东印度,那样就算打仗也没什么顾虑了。……不过向小强知道自己只能在这个时空待五年,五年之内摆平北清希望显然不大。所以他要在自己还能影响大明帝国的时候,为南洋华人办好这件事。

    就算不打仗、就算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那至少要让大明政府习惯不再害怕,懂得该出手时就出手,不会再被人家用一张石油牌捏得死死的。至于英美会有什么担心,向小强认为这和千万南洋华人的生命安全、长远地位比起来,只是次要的。从某种程度上说,强大的海军就是为了保卫自己国家在海外的利益。假如为了让友邻放心,而把舰队圈在港里、不去保卫海外利益,那就是本末倒置了。

    ……

    2月25凌晨三点半,永安公主号在荷兰领航小艇的带领下,驶进了雅加达湾。

    向小强被叫醒了,揉着眼睛走上甲板,扶着栏杆环视雅加达湾。

    黑夜中的雅加达一片黑暗。远处几个地方天空呈暗红色,借着火光能看到浓烟滚滚。其余的大片城市黑乎乎的,很少有灯光。

    那几处天空被火光映红的地方,应该就是华人集中的街区。向小强双手紧紧抓着栏杆,目光沉地注视着那几个地方。

    港内倒是灯火通明。灯光照耀下,是一片凄惨的景象。

    大片华人坐在地上,黑压压地,哭声、惨叫声、呻吟声不绝于耳,就像战争中撤下来的伤员集中地一样。太多的人上带血了,有的是自己的,有的是自己怀里垂死的亲人的。

    港内已经有几艘轮船在装运难民了,有三艘是大明的,一艘是英国的,一艘是美国的,它们停泊在各自的码头上,船员们在舷梯下面帮助难民们上船。港内还有一些医务人员,戴着红十字臂章,正在救治伤者。他们大概是雅加达红十字会的。

    左边一艘不大的货轮,几千吨的样子,悬挂着卐字旗,两个德国水手正小心地抬着一位华人伤者上船,下面则是更多的华人难民排着队,默默地等待登船,离开这地狱般的地方。

    “上萨尔斯堡号。”

    阿尔佛雷德-克虏伯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向小强后,看着那艘德国船的船艏名称说道。

    向小强回看他,只见这个克虏伯帝国的年轻继承人、这个国家荣誉感极强的人,已经一丝不苟的穿上了西装革履,还戴上了通红的卐字臂章。尽管雅加达的夜晚很闷,他领带仍严谨地紧扣领口,根本不像自己短裤短褂,一探险装的样子。

    向小强点点头,拍拍他的臂膀,和他使劲儿握了握手:

    “待我感谢德国人民。”

    这时候永安公主号的船梯已经放下去了,荷兰殖民当局海关人员拿着文件跑上来,看到向小强,还有戴着卐字臂章的克虏伯,吓了一跳。这个戴眼镜的海关官员没想到这还有个纳粹,有点犹豫,不知该不该找他们办理手续。向小强没理他,而是船上的大副迎了过去,跟他下船办理。

    永安公主号放下舷梯的一霎那,就有几百个侨民涌了过来,等着上船。船上的医疗队也立刻下船,加入到救死扶伤的行列中。船员们也开始给侨民们分发水和食物,归拢他们,引导他们集中等候,先把受重伤的抬上船。

    秋湫的军人本色、和临场指挥才能这时候发挥出来了,看着满眼的惨状,她虽然也是脸色惨白,但还是迅速进入状态,很快把船上的医生护士现场组织起来,有秩序地甄别、救治伤员。

    抬上来的伤者惨不忍睹,一个人被砍掉了一条胳膊,从肩膀处就没有了,包着纱布,还不断渗出鲜红的血。他躺在担架上,没有一丝知觉,肤色蜡白。

    一位少女头发散乱着,上被撕得衣衫褴褛,上几乎赤-了,全是血痕,但从她残破的衣服来看,似乎是一位上流社会的小姐。但她并没不哭,只是静静地帮着医生救治伤者。在她帮着把一个血模糊的小女孩抬上来后,向小强看到,她容貌清秀姣好,——只是脸上已经被刺上了几个字母。

    少女似乎对自己被和毁容已经完全麻木了,她直起来默默地看了向小强一眼,一声不吭,又下船去继续抬伤员。

    向小强脸色惨白,颤抖着深吸一口气,徐徐吐出。他回头问道:

    “怎么我们的领事还没来?”

    后负责电台的警卫赶紧回答:

    “大人,卑职去打电话问问。”

    说着他下了船,到港口上找电话去了。

    整个港口血淋淋、乱哄哄、黑压压,到现在除了当局海关职员外,还没人注意到向小强。向小强看着港口上的一切,感觉心在流血,也不想出什么风头了,只是伏在栏杆上,静静地看着。

    向小强盯着那个少女,看着她一次又一次地抬伤者上船。就在抬完了第十个伤者后,少女似乎很累了,不再抬伤员了。她歇了一会儿,然后慢慢走到船台边,毫无预兆地跳了下去。

    向小强大吃一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确信看见水花在漆黑海水中回时,立刻大声喊道:

    “有人跳海了!快救人!”

    几个水手和护士跑过来,盯着漆黑的水面往下看,但只有水面的余波,什么也没有了。一个水手纵跳了下去,潜进水里摸。

    向小强焦急地攀着栏杆,盯着看,但那个水手浮了两次上来,都摇头,没找到。

    向小强急了,这个女孩可是当着他的面、眼睁睁看着她跳下去的。他脱下上衣和鞋子,冲到船台上,说道:

    “起开,看我的!”

    手下人还没来得及拉住他,向小强一个猛子已经扎进水里。

    他被水包围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凉快极了。然后,当初在浦口船台水中潜伏的一幕,浮现在脑子里。

    向小强施展游泳天分,使劲儿往下钻,但码头水很深,一般都有十来米,他只能潜到一米多、将近两米深,然后就会头疼裂,潜不下去了。

    反复试了好久,他也知道没有希望了,才筋疲力尽地爬上船台。

    向小强光着膀子,也不穿衬衫了,就地坐倒在码头上休息,接过护士递过来的一缸子水,咕嘟咕嘟喝着。

    旁边的侨民们还没认出来他,也把他当成要上船的侨民。一个老妇人劝他道:

    “没用的……你救不过来的……今天一晚上已经有不少小姐太太在码头跳海了……警察也不管,就靠我们自己救……唉,救不上来啊……”

    ……已经有不少小姐太太在码头跳海了……

    向小强垂着头,听着这句血淋淋的话,一声不吭,只是咬着牙。

    这时候,那个跑去打电话的警卫回来了,趴在向小强耳边说道:

    “大人,恐怕有点不妙,昨天乱开始的时候,领事先生就去学校接她的女儿了,一直就没回来。后来领事夫人也出去找丈夫女儿了,一直也没回来,现在家里只剩下女佣,不敢出去。大人,您看……”

    向小强再也忍不住了,“腾”地站起来,劈手把茶缸摔在地上,破口大骂道:

    “我他妈了个x!!!”

    四周侨民纷纷望着这个咆哮的年轻人,又看着好几个人都诚惶诚恐地围在他边,都议论纷纷,不知道这小伙子是个什么人物。

    向小强压了压火气,对警卫吩咐了几句。警卫得令,立刻返冲回船上。

    过了没一会儿,船上的两门探照灯“嘭嘭”打开,雪亮地照在船体建筑上。接着,一面硕大的大明国旗从上而下悬挂下来,明黄的旗面上,一条火红的蟠龙张牙舞爪,似乎随时准备扑出噬人。

    渐渐地,全码头的人都惊呆了,不管是华人、还是当地警察,都怔怔地望着永安公主号上的这面巨大的大明国旗。

    向小强接过一只话筒,“喂”了一声,声音通过船上的扩音器回在整个港口上。

    “我是大明帝国钦差大臣向小强,”他淡淡地说道,“请荷兰王国驻东印度总督来见我。”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