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集 推倒秀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向左走?向右走?

    向小强在徘徊,在犹豫,在彷徨……

    说实话,他一心向往右走的。--凤-舞-文-学-网--右边的房里,有他垂涎了n久的人。

    但是理智告诉他,最好往左走。虽然秋湫早已和自己多次,但这毕竟是新婚之夜,“谁是第一个”,象征意义太大了。

    向小强是打定主意,一定要让秋湫比秀秀高一头的。不只是秋湫对自己深恩重,更多的是这两个妮子的头脑、秉差异太大。秋湫完全不是对手。同样是在自己面前表现,秀秀是竭尽所能,察言观色、揣摩心思,使劲浑解数。而秋湫却是很大条,没什么危机感,傻呵呵地等着自己来她。

    另外,秀秀注定要成为自己事业的帮手,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一定会多过秋湫。如果自己不在各方面有意识地偏向秋湫的话,秀秀在家里的地位很快就会远超秋湫。而且向小强知道,秋湫地位高过秀秀不会怎样,秋湫豁达厚道,一定会像对待妹妹一样对待秀秀。这会是一种比较理想、比较平等的状态。

    但要是秀秀地位一旦高过秋湫,两人地位就会彻底倾斜,以秀秀的手腕,秋湫再想爬上来基本是不用想了。——倒不是说秀秀坏,而是两人格决定的。

    向小强希望自己能一碗水端平,希望自己真能像婚礼誓言上那样,不但现在,而且以后都能不偏、不冷落。但他知道自己做不到。秀秀比秋湫漂亮,比秋湫聪明。比秋湫温柔,比秋湫善解人意。只要秀秀想,很容易就能独占自己。向小强也是人,也是男人,也会偏更美好的东西,偏更合自己心意的东西。

    向小强本是决定今晚谁也不冷落、两个全要的,但是先后顺序,这里边学问就太大了……

    他有心先秋湫后秀秀,但是,明明知道秀秀就在右边房间里等着自己,两条腿向左怎么也迈不动道啊!……虽然秋湫也很不错,但和她已经多次共赴巫山了,秀秀却是初次啊!自己先是苦追了那么久,之后又苦忍了那么久,等的不就是这一刻吗?先秋湫后秀秀?那岂不是很遗憾……

    这就好比一个酒鬼天天喝五粮液,偶尔有机会能品尝到从未喝过的茅台,但却要求他必须在喝茅台之前先喝半斤五粮液……那等喝茅台的时候,还能喝出足够美妙的滋味吗?

    向小强站在走廊口,在柔和的灯光下原地打转,咬着拳头,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在理智和-望之间挣扎。

    终于,他想出来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向小强蹑手蹑脚地遛到卫生间门口,轻轻推开门,闪了进去。点了一支烟,坐在马桶上,看着表,干等着。

    过了一会儿,看看怀表,才五分钟。……不行,五分钟太短了,会被秀秀看不起的。……不过,她懂吗?……不行,懂不懂都不能大意。出来混铁律之一,绝对不要把别人当成傻瓜。再等一会儿。

    又过了一会儿,看怀表,十分钟了。……不行,十分钟还太短。小不忍则乱大谋。再忍一会儿,起码半小时。

    这样的话,两位夫人都会认为自己不是第一个。

    向小强坐在马桶上盯着怀表,长吁短叹。恨不得把表针给拨快了。

    终于,难熬的半小时过去了,向小强“腾”地站起来,跳出卫生间,急吼吼地往秀秀的房间摸去。

    哎,原来等待也是这么美妙的事!

    向小强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贼头贼脑地闪进来。

    房间里灯光柔和,土耳其地毯,欧洲刺绣布幔,墙上装饰着几幅油画,洛可可式布艺沙发,胡桃木奇物柜,上面陈列着几只青花瓷盘。壁炉里木炭时明时暗,把房间烘的暖融融的。

    房间正中,是披洁白婚纱的秀秀。秀秀真的很有心,回到洞房后就脱下了大红霞帔,穿上了西式的婚纱,坐在这欧式的房间中,一点也不感到突兀,相反,就像一幅高贵的油画一样,她完全融进去了。

    雪白的裙子、散发高贵光泽的“公主头冠”、戴在白丝手外面的“琉球之星”,姿态优雅地坐在大边、纤臂撑着体,低垂着天鹅般头颈、昏昏睡的样子,真的是让向小强欣喜若狂,顿时觉得这一刻没有白等。--凤舞文学网--

    向小强心中狂跳,咽了口唾沫,蹑手蹑脚地贴到她旁,自己的鼻子离她的脸只有几厘米。向小强先深深嗅了一下秀秀的少女体香,闭上眼睛,几乎陶醉了。

    他蹲下来,从下面端详着秀秀的精致脸庞。许久以来,这张美丽的脸庞,还有它的主人,都是只可远观,不容自己侵犯、逾距一点的。今天,终于完全属于自己了。

    向小强站起来,轻轻托起秀秀的下巴,秀秀顺从地抬起头来。向小强惊讶地发现,秀秀的脸已经满是红晕了。啊,天知道这妮子什么时候醒的!还是根本就没睡着!

    秀秀轻轻睁开双眼,仰视着向小强,双眼朦胧,面带红晕,公主头冠上的珍珠泛着高贵柔和的光芒。

    天哪,太美了!

    向小强几乎舍不得触碰这件艺术品了……把这么美的东西压在下,简直就是亵渎……

    秀秀喉咙轻轻动了一下,像是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过了片刻,她颤抖着深吸一口气,脸烧得滚烫,慢慢闭上眼睛,轻声呢喃着:

    “大人……妾今天……不再反抗了……”

    还有什么说的!向小强没等第二句,立刻低下头,用嘴封住了秀秀的嘴,舌头强行侵入,然后顺势推倒,子压上去,开始了梦寐以求的“享用”。

    ……

    向小强告诫着自己,一定要温存,一定要慢慢来。秀秀和秋湫不一样,秀秀就像一件艺术品,就像一卷古雅的字画,一件精美的瓷器,一定要很有涵养地去欣赏、品尝。

    开始秀秀还比较疼,向小强还勉强控制得住,但后来随着慢慢的动作,看到秀秀鼻翼颤抖着,泄漏出若有若无的声音时,向小强再也忍不住了,丢掉了斯文面具,开始放手、尽地蹂-躏起来。

    秀秀的紧蹙蛾眉、满面潮红、紧闭双唇、头在枕头上轻轻辗转着,头上的“公主头冠”已经歪了。向小强故意不给她摘掉,反而帮她扶正。——要的就是这个感觉。

    最后,秀秀似乎进入了半癫狂状态,仍然残存着理智,紧闭双唇,努力着,试图把声音锁在喉咙里。有几次,她的手已经抱住了向小强的后背,但马上就羞耻难耐地收回来,抓住单,紧紧攥着。

    向小强感受着下的秀秀,清楚地知道她体的每一刻变化,到了什么程度。但是毫无经验的秀秀以为夫君不知道,还在试图遮掩。

    向小强喘着粗气动作着,望着下的秀秀,心中暗笑,这个女孩直到快感巅峰的时候,还被羞耻感牢牢控制着,还在拼命跟自己的体争斗,努力显出端庄、娴淑的样子。

    这个秀秀,真是美丽到骨子里去了……

    最后,向小强感到秀秀子一阵紧绷,一只手死命抓着单,一只手自己咬着,拼命堵着嘴,脑袋摆到左边,又摆到右边,眼睛紧闭着,喉咙彻底失声。

    他知道秀秀差不多了,便俯在她耳边轻轻笑道:

    “实在舒服就别忍着,想怎样就怎样,这样对体不好……”

    秀秀大口大口喘着气,睁开眼睛盯着向小强,脑袋拼命摇着,喉咙几乎发不出来声音了,强自嘶声道:

    “不……不是的……我……没事……”

    向小强哑然失笑:秀秀太青涩了,根本不知道男人喜欢什么样子。……不过,这种感觉也很不错啊。

    确定已经满足了秀秀后,向小强最后才喘着粗气,倒在秀秀上。

    很好,秀秀的表现总的来说还不错。虽然比不上秋湫,但也许是第一次太紧张的缘故,以后会好些。话说秋湫第一次可没这么紧张,表现也好得多。

    还好,秋湫总算是还有个不错的优势。

    向小强抚摸着秀秀,贴着她,倾诉着各种甜言蜜语,一边把她精巧的“公主头冠”摘下来,把玩着,摸着上面一颗颗的珍珠。

    秀秀的体慢慢从天堂里回来了,柔顺地贴在向小强怀里,头顶着他的膛,也在忍着羞涩,偶偶地说着话。虽然都是一些“妾今后就是大人的人了,请大人怜”之类的,但这在秀秀来说可是破天荒的,向小强听得还是满足的不得了,恨不得向秀秀保证,今后除了她不会再有别的女人。

    又陪了秀秀一会儿,向小强有些为难地告诉秀秀,今晚要到秋湫的房中去睡了。

    秀秀并没有显出失落的样子,反而贤惠地坐起来,披上睡衣,服侍向小强穿戴整齐。向小强感动得不得了,越发觉得亏欠秀秀,越发觉得自己娶到秀秀,是捡到了一个宝。

    向小强要出去的时候,秀秀像个初恋的女高中生一样,挽着他的脖子,掂起脚尖,主动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啊……”向小强感动道,“秀秀……”

    “去吧,”秀秀笑着轻轻推了他一把,“秋湫还等着呢。”

    “i love you。”

    向小强轻轻地道。

    “me to。”

    秀秀也轻轻地道。

    向小强吓了一跳:秀秀还有这手艺?

    但是看着秀秀的脸,含脉脉,没有什么异常。向小强这才想起,海军大学校里肯定要选修外文的。这不奇怪。

    ……

    走到走廊的另一端,轻轻推开秋湫的房门。秋湫这妮子大概也是等的无聊了,正坐在沙发里看书呢。

    看书的封面还是《快车谋杀案》,这是这两年最红的侦探小说,各国报纸都连载疯了。

    秋湫的房间也和秀秀的差不多,和这座房子相符,都是一派欧式风格。但秋湫还穿着大红霞帔,在这件法式洛可可风格的房间里,显得非常突兀。

    秋湫早就料到向小强会先去秀秀那里,所以连侦探小说也带来了。

    向小强笑嘻嘻地咳嗽一声,盯着秋湫。

    秋湫放下书,抬起头来,看到向小强,轻哼了一声:

    “哼,这一次,时间倒蛮长的嘛。”

    向小强哭笑不得,心说我在厕所里躲了半个小时,可是蛮长的。他笑嘻嘻地贴上前去,抱着秋湫,刚想甜言蜜语地哄一番,秋湫放下书,眼睛突然闪出光芒来,笑嘻嘻地低声问道:

    “喂喂,小强,秀秀她……嘻嘻,怎么样啊?”

    向小强几乎要喷倒,没想到秋湫居然兴冲冲地问他这个。他一时语塞,继而有点面红耳赤,嘟囔道:

    “什么怎么样啊?”

    秋湫红着脸笑道:

    “哼,你装,你说什么呀?就是……那个……那个啊!那个时候,嘻嘻,她什么样?”

    向小强摇头叹着,两只手捏着秋湫的两腮,左右摇晃着:

    “瞎打听什么啊,女孩子家的,也不怕害臊!”

    秋湫咯咯笑着,扑到他怀里,一口咬住他肩膀,一边加劲儿,一边在牙缝里笑道:

    “说不说?说不说?”

    向小强疼的“哇哇”叫,投降道:

    “我说我说!……秀秀嘛,自然是什么也不懂,哎呀,羞得一动也不敢动……哎呀,跟你比那是差远了!……唉,她材也不如你。还是跟你来有感觉……我说,今后你们姐俩也切磋切磋,你也给秀秀点拨两招啊……”

    秋湫一听,低头还要咬,向小强便推她,两人笑着闹成一团。向小强发现秋湫今晚特别妩媚张狂,埋在他肩膀上“咯咯”笑个不停,整个后背都在抖。

    过了一会儿,秋湫不笑了,抬起头来说道:

    “那好,现在该我了。”

    向小强一怔,还有点不适应,就看秋湫退到边,慢慢平躺下,双臂摊开。

    这样一个穿大红霞帔的古装美人横陈在上,脯起伏着。……的确是很有。唉,谁说秋湫不会耍手段?

    但是由于刚刚和秀秀一番,向小强现在并不怎么急切,再加上秋湫这么有“美感”的姿势,向小强站在前,带着戏虐的笑,饶有兴趣地欣赏着。

    秋湫见他许久没动静,抬起头来,妩媚地看着他,大红绣鞋从裙底露出来,绷直脚尖,在向小强的大腿上轻轻触碰着。

    ……这玩意儿,哪个男人受得了啊!

    向小强这下来真的了,“-笑”着扑了上去。

    ……

    又是一番过后,向小强精疲力竭,秋湫心满意足。

    关掉了灯,两人开始睡觉。

    黑暗中,秋湫脸贴在向小强的膛上,手指轻轻划着圈,轻声呢喃着:

    “小强……这是我们第一次……”

    向小强本来都快打呼噜了,突然被雷了一下,马上清醒道:

    “嗯?第一次?!不会吧,你识数吗?”

    秋湫继续呢喃道:

    “……这是我们第一次……在上,在我们自己的房间里……只属于我们两人的房间……”

    向小强释然了,想想还真是,在此之前,他们都是住在各自的宿舍里,每次都是在办公室里偷偷摸摸的。刺激倒是很刺激,但又怎能和现在的坦然、幸福相比?

    秋湫的声音开始带着鼻音,抽了一下鼻子,带着哭腔道:

    “小强……”

    向小强又吓了一跳,忙问她怎么了。不会吧,今天是秀秀第一次,秀秀还没哭呢,秋湫倒哭了?

    秋湫轻声抽泣道:

    “……小强,今天你把我们娶进了门……今后你一定要对我好,也一定要对秀秀好……一定不要冷落了秀秀哦!……我这人有点小心眼,吃醋,也霸道……你不用管我。如果我太霸道了,你就打我骂我。……秀秀很可怜的,她很害怕……小强,我不管你今后娶几个老婆,你要是因为她们对我不好、对秀秀不好,我就……我就这样咬死你。”

    说着,她又“吭”地一口咬在向小强的膛上,把他疼得“嗷”的一声。他本来听着秋湫这几句话,正感动得一塌糊涂呢,现在好,绪全被秋湫咬跑了。

    “你是狗啊!”

    向小强怒吼一声,一个鹞子翻,把秋湫又按在下,“整治”起来。

    ……

    第二天,秀秀一大早就起来了,悄悄吩咐拨给她的侍女,先去厨房里为她安排一下。

    然后,秀秀穿戴整齐,不声不响地来到厨房,要为夫君“洗手做羹汤”。厨房里早已安排停当,秀秀含羞进入厨房,立刻有一大帮厨子佣人分列两排,齐刷刷地鞠躬,恭敬地叫道:

    “尚夫人!”

    秀秀羞的满脸通红,连连向大家致谢,又捧出一大捧喜糖给大家吃。然后,便是这一大群大厨用人给她打下手,她亲自为夫君做早餐。

    向小强和秋湫呢,足足睡到九点钟才起。

    两人起来洗漱完毕,秋湫便要去秀秀房间问候。到那侍女说尚夫人已经下去,为大人和秋夫人做早餐了。

    两人都是大为感动,秋湫也和向小强一样,不住地夸秀秀。

    在小餐厅,尚小君和叶子羽也和他们同桌吃早饭。尚小君看到向小强那么满意,赞许地望着女儿,轻轻点了点头。

    ……

    吃罢饭,警卫连长胡炯匆匆来见向小强,告诉他,早上辽阳公主来电话,说是陛下召大人进宫,最好在今天上午就去一下。

    向小强有些奇怪,自己还在婚假中,是朱佑榕亲口批给自己的,怎么又召自己进宫?难道出了什么大事了?

    他马上打电话给十四格格。十四格格先在电话里恭喜了向小强,然后似笑非笑地说,女皇陛下似乎想给向大人推荐一次蜜月旅行。

    向小强一愣,半天没琢磨过来,不知十四格格是开玩笑还是怎么的。

    十四格格笑问道:

    “大人,你去过德国吗?”

    “德国?没有啊。”

    十四格格笑道:

    “那你这次可能有机会去了。……不止德国,可能还有好几个国家呢……带着夫人去欧洲度蜜月……总之大人,你这回可要过瘾了。”

    向小强听的一愣一愣的:啥意思?

    (呼!这集比较难写,这种“推倒”戏,既要交代到,还得注意把握度……吼吼,不知大家看得满意吗?)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