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集 婚礼(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之,你在南京还没有房子?你还住在宿舍里?”

    第二天在御书房里,朱佑榕拿着报纸,故作惊讶地问着向小强。--凤舞文学网--

    “呵呵,是啊陛下,”向小强呵呵笑着,摇摇头,“来大明这些子只顾忙了。忙着打仗,忙着弄人民卫队……一直都没功夫去物色一处宅子。这不明天就要结婚了,也就是前两天才让人大致找了找。”

    “啊。”朱佑榕点点头。片刻后又有些关切地问,“找到了吗?”

    “刚找到一处,秦淮区,还算肃静,二层小楼,一个小院子,呵呵。家里人不多,小点的房子也够用了。”

    朱佑榕也跟着呵呵笑了一会儿,又若无其事地说道:“就一个二层小楼啊……那是小了点。你和两位夫人,听说还有岳母和内弟,这就是四口人了……再加上一些仆役警卫,大概不太够用吧。……嗯,之,我呢,看现在房产这么便宜,也是买进了一些的……要不,我送你一处吧。……怎么样?你说呢?”

    向小强望着朱佑榕几乎有点殷切地目光,心中一暖。他知道朱佑榕这只是说辞,她绝不是看了报纸,临时起意要送自己一房子的。看这样子,没准是从好久前就为自己精挑细选了。

    他很是为朱佑榕的心思而感动,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凝视着她,沉声说道:“陛下……既然如此,之谢过了!”

    朱佑榕望着他,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升起一丝开心的感觉。

    她微笑道:“之……婚礼,我就不去了……我知道这个婚礼,你不愿办得太过显眼……但到时候,我会打电话给你,祝福你的。”

    ……

    上完课,向小强马上跟着皇室的一位财务顾问,去看朱佑榕送他的房子。

    和向小强自己买的房子相比,朱佑榕送的这处可太理想了,完全符合他的份。而且更难得的是,朱佑榕充分考虑到了向小强的使用方便,这处宅子就在人民卫队司令部隔壁,仅有一墙之隔,!只要在墙上开一道门,就可以自由往来,上司令部、回家,都不必经过大门口讨厌的狗仔队。

    这处宅子是上一任长江防线东段司令的官邸,就是曹铭钦的前任。那位老人家去年下半年就退休,告老还乡了,这处大宅子委托经纪专卖,但南京就在清军炮口之下,房产实在太不景气了,再加上这是一所豪宅,很难出手,在经纪那里挂了几个月,直到最近才被朱佑榕让人买下。

    这座宅子在规模上和辽阳公主府差不多,占地几千平方米,相当于好几亩地,只比人民卫队司令部小一点。风格是欧式的,有大小三座楼。两座四层的主建筑,供主人家庭居住。一座是大理石结构的,很凉,用作夏宅,一座是红砖结构的,很暖和,用作冬宅。另一座只有两层,但很长,是卫兵、侍从的人员的住处。

    两座主楼虽然只有四层,但建造的很精神,很有气势。向小强是学美术出的,一看就知道,这是仿法国拿破仑帝国时期风格,整体感觉高大、雄壮,很有德意志第三帝国的感觉。很符合他的口味。

    大概它的前任主人是长江防线司令、受影响很深的缘故吧,连他的私宅也像座堡垒一样,一圈外墙钢筋混凝土的,又高又厚,大门口一边是警卫室,一边居然有个小碉堡,黑洞洞的击口里散发着潮气。在宅院里的三处要道上,还有三个钢制小机枪堡,但不是升降的,而是半埋入地下,用水泥浇死的,下面有通道通向防空洞。

    向小强参观了一圈,啧啧感叹。作为一个永备工事防线的司令,住这样的房子也是对了他胃口了。

    大门口的水泥碉堡上,用铸铁铸进去几个大字:倘使国破,何须存家!

    向小强立在碉堡前,静静地看着这几个大字,体会着这八个字的意思。

    旁边的皇室顾问解释说,这几个字,也是宅子迟迟没卖出去的原因。人家来看都嫌不吉利。偏偏那位老将军还倔得很,规定买他的房子,不许动这几个铁字。

    向小强已经猜到了意思,但还是笑问:“哦?为什么呢?”

    皇室顾问此时也有了些崇敬,解释道,那位老将军当年买下这座宅子时,就让人把原先的外砖墙推掉,全部砌成钢筋水泥墙,还扩建了地下防空洞,修建了碉堡工事,一座私宅搞得固若金汤。--凤-舞-文-学-网--别人都嘲笑他怕死,但他最后让人在门口的碉堡上嵌进了八个铸铁字,表明心迹。就是一旦清虏过江,打进南京,他自己决不离开,要把自己的私宅提供守军使用,跟着守军一起死守,誓要把自己家变成巷战中心,变成清虏的坟场,最后和清虏同归于尽。

    向小强听着顾问的叙述,伸手抚摸着铸铁的斑斑锈迹,默念着“倘使国破,何须存家”这八个字,对那位老将军的敬仰又多了一份。他心嘭嘭跳着,思考着,假使清军再一次攻破长江防线,进入南京,假如巷战失利的话,自己会不会像接过宅子一样,接过这八个字的誓言?

    不会的!不可能的!向小强深吸一口气,坚定地想着:清虏不会再过来了。有我在,下一次将是我们过去。

    他又参观了一圈主楼内部,发现丝毫没有长期无人居住的感觉,反而家居细软一应俱全,而且全是新的,和建筑风格搭配得很到位,甚至连墙上的油画、和壁炉旁的木柴架都没有忽略。

    向小强看着这些,大为感动。看来朱佑榕为自己选宅子、布置家居内饰,费了很多心思。幸亏当时自己一口就接受了。要是当时自己不要,朱佑榕肯定不会勉强,但心里不知得多失落。

    ……唉,如此的深重意,真不知怎样才能不辜负啊!

    送走了皇室顾问,向小强把警卫排长胡炯叫过来,叫他再增加一个排,负责自己官邸的保卫。然后吩咐他办两件事,第一是找李根生,让他排工兵过来,在司令部和官邸的水泥墙上开一个门。因为是钢筋水泥墙,砸是砸不开的,必须要用炸药炸开一段,然后再砌出门来。

    第二件事,是把庭院内的三个小钢堡装饰一下,刷上白漆,在上面弄上些鲜花藤蔓,让枝叶垂下来,把击口挡住,伪装成花坛的效果。明天就结婚了,三个机枪堡太煞风景,跟大坟堆一样。将来嘛,最好能在上面用水泥砌成真的花坛,下面留出击口就是。既美观又隐蔽。

    胡炯听说要让他再扩出一个排来,不有些为难。他自己只是个警卫排长而已。向小强看出了他的顾虑,拍拍他肩膀笑道:

    “从现在起,本司令的警卫排扩成警卫连,暂辖两个排。今天你就是连长了。”

    胡炯一怔,大喜过望,立刻笔直的立正敬礼,高声道:

    “是!”

    ……

    2月14号,人节。

    向小强,在经过和秋湫、尚秀两个半月的“马拉松式”恋之后,今天正式结为夫妻。

    上午七点五十分,人民卫队司令部和旁边的官邸,门口地上摆着长长的六条鞭炮,每条1000响的。两个大门上都贴着大大的“喜”字。大门紧闭,门外早已是人山人海,市民、记者,大家都伸着脖子等着,记者们尽量往前挤,举着照相机,不断看着表,等待着八点钟到来。

    虽然向小强的婚礼并不高调,没有登报公告,请的人士也不多,但因为新郎叫向小强,所以就有了现在的局面。

    上午八点整,六条鞭炮同时炸响,震耳聋的闪光和硝烟中,官邸的大门缓缓打开,迎亲车队陆续开出。顿时两边一片欢呼,人们自动往两边退,让出了一条中间道。两边记者的镁光灯闪个不停,一团团白烟升起,和鞭炮的硝烟混在一起,一时间烟雾弥漫。

    一辆黑轿车缓缓开出。接着又是一辆白色轿车,这辆车比较大,三排座的,装饰着鲜花。这大概就是主婚车了。接着后面又是一辆黑轿车。……然后便没了,大门又缓缓关上。

    在场众人都有点诧异,向小强的迎亲车队居然就三辆车?

    三辆车并没有驶上马路,而是驶了几十米,人民卫队司令部大门缓缓打开,三辆车开了进去。大家都明白了,这是首先去接尚秀。尚秀小姐和母亲、弟弟还住在司令部宿舍里呢!

    过了一会儿,司令部门口的八条1000响的鞭炮同时炸响,大门打开,车队开出。这等于是把新娘送出门了。这次车队开上了马路,往市区驶去。众记者顿时一窝蜂地跟上,起码有十几辆汽车发动起来,尾随在迎亲车队的后面。

    很多敞篷车里,记者站起来举着照相机“嘭嘭”地拍着。这次为了这个盛大的新闻,很多大报馆都为自己的记者配备了汽车,全程跟随。向小强的车队将会先到秋湫家接亲,然后到市政厅证婚,接着会回到官邸举行婚宴。记者如果没有汽车,那就只能采访到一个地方,会比别人多失掉好多新闻。

    中间的一辆白色大轿车里,向小强穿着崭新的全将官军礼服,前挂着勋章,白手,佩剑和帽子平放在腿上。此刻,他靠在宽大的真皮座椅上,侧脸咧着嘴笑着,望着边的秀秀。经过他在医院一个月的追求,今天终于把美丽的秀秀娶到手了!

    秀秀今天格外美丽。她穿着雪白的婚纱,双肩宛如精致的玉雕一般,白皙纤美的脖颈低垂着,双颊泛着红潮,眼睛也是低垂着。她从小到大,今天穿的的最-露的一次。加上今天就要嫁给自己最的向大人,向大人还坐在边欣赏着自己,秀秀中幸福的跳个不停,低着头不敢到处看,脸上的红晕就一直没消退过。

    现在的天气还很冷,秀秀又穿着婚纱,但她仿佛都没感觉到冷,心中的幸福就快把她融化了。

    向小强从未见过秀秀如此美丽,完全被迷倒了。他感觉秀秀的美丽侧影,好象是古罗马的大理石雕塑一样,洁白、细腻、美丽。秀秀双臂规规矩矩平放在白纱裙上,洁白的丝绒手包裹着手臂,两只手的手指下意识地平整着手,好象是排遣心中紧张似的。

    秀秀颈上的珍珠项链洁白温润,泛着柔和的宝光。头上的珍珠头冠非常适合她的短发,向小强特地叫人为秀秀定做的。这种款型戴上后的效果,乍一看很像皇室的头冠,但仔细一看又不是。这正是向小强想要的效果。此刻秀秀全圣洁的白纱裙,珍珠项链、珍珠耳环、珍珠头冠,含羞浅浅的低首,就像一位公主一样。

    向小强伸手捉住秀秀的一只手,牵了过来。秀秀温顺地低着头,手臂让他牵着。向小强温柔地握着秀秀的手,手指在她掌心里轻轻地画着圈。虽然隔着两层手,秀秀还是感到痒痒的,一股柔蜜意顺着掌心传到她的心里。她含羞抬起头,两人四目相对,突然都笑了起来。

    两人心照不宣,都想起了他们从浦口粘杆处逃出的那个晚上,秀秀装作十四格格,向小强装作“罗大人”,也是这样坐在汽车后座上,向小强也是捉着秀秀的手,在她掌心这样画着圈。

    只不过向小强那时候主要是“调戏”,而现在则是真正的意。

    向小强轻轻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他要此刻要是想洒点狗血的话,就会说“秀秀,从那个晚上起,我就决定要娶你为妻了”,但事实并非如此。向小强此刻也不愿去说那些麻话。他只是轻声笑道:

    “秀秀,幸福嘛?”

    秀秀看着他,慢慢绽出微笑,咬着唇点点头:

    “嗯。”

    向小强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了:

    “我会让你一直这样幸福。”

    ……

    车队“浩浩”开到了秦淮区秋公馆。其实迎亲车就三两,之所以“浩浩”,就是因为后面的十几辆记者车。

    秋公馆也是张灯结彩,大红喜字贴在大门两旁,府内外拉满了红绸。秋老虎和向小强不一样,他不是“国家公务人员”,而是“民间成功人士”,可以毫无顾忌的铺张,不会有人拿这个说事。

    车队还没开到门口,两扇大门就早早打开了,门口的“小喽罗”也都西装革履的,戴着礼帽,远远的看见车队过来,就欢叫起来,大呼小叫着叫里面准备,然后一声令下,六条1000响鞭炮齐鸣。

    这里也早已围了很多记者和市民,不过这里的人明显显得规矩多了,只敢站在两边看,谁也不敢太过分。中间的车道早就让得宽宽的。大家都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跟人民卫队司令部可不能比。

    在震耳聋的鞭炮声中,三辆轿车开进秋公馆。镁光灯又是闪成一片。

    秋老虎喜得眉开眼笑,看着女婿进门,恨不得立刻就把女儿双手捧出来。但旁边的蜗牛为娘家的代表,一本正经地拦着老大,让姑爷按传统规矩来,也就是向小强和秀秀要去秋湫的闺房门口叫门。

    在一大堆丫鬟老妈子的起哄下,向小强戴好帽子,扶正佩剑,笑嘻嘻地贴到秋湫的房门上,轻敲了两下,细声细气地道:

    “秋湫啊,开门啦……是为夫啊……”

    里面照例一点动静也没有,公馆走廊上已经是笑成了一片。向小强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笑嘻嘻地对大家“嘘”了一声,然后又柔声叫道:

    “秋湫啊……开门啦……咱成亲啦……好不好?”

    向小强这一严肃笔的装束,再加上如此不相配的麻声音,已经让走廊上的人笑倒不少了。这时候旁边的蜗牛按规矩,一本正经地宣布道:

    “夫妻恩固难得,姐妹和睦更可贵——先进门的夫人啊,你要带个头,出来请句话啊——”

    由于向小强这是初婚,没有“先进门的夫人”,所以这个人选自然就让一起来的秀秀代替了。

    在众人的嬉笑声中,一白纱的秀秀羞红着脸,低着头上前,凑到秋湫的房门前,轻声叫道:

    “秋湫姐,我是秀秀……秀秀在这儿请您了……出来吧……”

    走廊上的人都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就是尚秀,传说中的“琉球公主”,那份比自家小姐高贵多了。但秀秀此刻软声相求,加上这温顺含羞的样子,实在是让秋府的那些丫鬟老妈子相当提气。

    房间内的秋湫早就幸福的快要晕掉了,刚才听到夫君叫门,就想开门的,但是被房里的丫鬟拦住了。哪能叫一次就开门呀,那不是显得姑娘太不矜持了吗。现在秋湫好容易听到秀秀的声音了,高兴得马上就要开门,但边的小丫鬟又是咯咯笑着,把她拦住了。

    走廊上,蜗牛一本正经地道:

    “夫妻恩固难得,姐妹和睦更可贵——既然请姐妹进家门,就得显出诚心呀——夫人再请一次——”

    秀秀温驯地低着头,羞赧地笑着,再次贴着门轻声叫道:

    “秋湫姐,我是秀秀……秀秀在这儿请您了……出来吧……”

    蜗牛最后一次说道:

    “夫妻恩固难得,姐妹和睦更可贵——夫人诚心还不够呀——请夫人三请姐妹——”

    秀秀继续贴着门轻声叫道:

    “秋湫姐,我是秀秀……秀秀在这儿请您了……出来吧……”

    这时候走廊上的人都笑着起哄起来了。“先进门的夫人”三次相请后,蜗牛终于高声宣布道:

    “夫妻恩固难得,姐妹和睦更可贵——夫人对姐妹的诚心有目共睹,如此必能一家和睦——小姐,夫人既已三次诚心相请,你也就出来了吧——”

    没说第二遍,房门“唰”地打开了,秋湫也是一婚纱出现在房门口,高兴地大喊道:

    “秀秀!”

    然后一下子扑过去,两个披婚纱的女孩抱在一起,咯咯笑个不止。

    向小强和在场的家人看到此景,都感动不已。刚才那一只是大明多年传下的流程而已,婚后真正能做到“姐妹和睦”的没有几个。现在一开门,两位夫人就亲密地抱在一起,那种亲密还不是装出来的。秋府的家人都暗暗为小姐高兴,刚嫁过去就有个那么好的姐妹。

    向小强是知道的,秋湫和秀秀那是同生死共患难过,用男人们的话说,那是过命的交。她们在海军大学校里不是一个专业的,但却住在一间宿舍。毕业后又分到同一艘潜艇上。无论在学校里还是艇上,她们都是最要好的。

    向小强清楚的记着,在粘杆处里,自己要受伤的秀秀假扮十四格格时,秋湫是怎样像个老母鸡似的护在她前的。还有,秀秀出院那天,被哈丰阿劫持走后,秋湫找不到她,给自己打电话时急得都要哭出来了……秋湫是把秀秀当亲妹妹看的,总是尽力地保护她。

    秀秀呢,为了确保自己在夫君心中地位不低于秋湫,会使用一点心计,但那是因为和秋湫相比,秀秀总有很强的危机感。秋湫失去了向小强,还有父亲和天地会的保护,还有秋家的巨大家产,还有帮会中的叔叔伯伯。而秀秀一旦失去了向小强,就什么都没有了。

    但向小强很清楚,这是因为目前只有她们两个。要是以后自己的夫人多起来了,毫无疑问,在一大群女人中,秋湫和秀秀将是最铁的死党,最牢不可破的同盟。

    ……

    新娘出门,八条1000响鞭炮齐鸣,镁光灯中,三两婚车又依次开出,驶上大路,往市政厅方向开去。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