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集 带着岳母回南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这个时候正是小学放寒假的时候,第二天早上并没有朗朗读书声,除了尚小君,年轻人们都很晚才起。--凤舞文学网--向小强是最后一个起来的,虽然已经快九点了,但还是扶着窗栏,深深吸了一口水乡早晨的清新空气。吴式建筑跟徽式建筑不一样。徽式建筑窗户基本开在天井内,外部虽也是粉墙黛瓦,但却很封闭,像小城堡一样。但这里的吴式建筑都很开敞通透,视野很大,可以很方便的凭栏远眺。

    品贤书院的小楼只有两层,但在这小镇上也算高的了。远眺出去,一片粉墙黛瓦,鳞次栉比,被几条翠绿色的小河蜿蜒怀抱着,美极了。窗下就是河流,书院的后门就开在河上,几级石阶通到水面,旁边还拴着一条小船。向小强胳膊肘支在窗台上,很有兴致地看着下面左邻右舍蹲在河边,淘米洗菜、洗衣服、刷马桶,大声聊着听不懂的语言……

    唉,做饭用这条河,洗衣服用这条河,刷马桶还用这条河……偏偏水面就一直那么清澈,像绿玉一样。微风吹来,水面泛起一大片褶皱似的波纹,显得越发清澈剔透了。偶尔有镇民摇着小船经过,船上扔着几条鱼,或者一条腌猪腿,或是一袋米,边摇橹,边跟河边的街坊们说笑打招呼,船后拖着翠绿的水波……

    向小强低头看着小门边拴着的小船。这应该就是秀秀家的吧。看到小船,向小强游兴大增,兴冲冲地下去洗漱,准备让秀秀陪他出去划船,好好游览一番。

    吴小君起得很早,已经自己扶着轮椅,给大家做好了早饭。早饭虽简单,但向小强看来,也都是当地的特色美食。

    有了昨晚尚小君的叙述,今天起来,向小强看秀秀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甚至每个毛孔中都透着无限意。看着岳母尚小君,也是多了几分崇拜。

    吃完早饭,向小强就提议要乘船游览一番同里古镇。叶子羽不知道这种小镇子有什么好游览的,但却很乐意陪姐姐姐夫去。好不容易从京里来了这么个威风的姐夫,不划着船招摇过市、炫耀一番,岂不是很对不起有这么个姐夫。再说,自己也没有当电灯泡之虞。姐夫这么大的官,游玩肯定得带警卫,多自己一个不多。再说全家能划船的只有他一个。于是,他第一个举手赞成。

    秀秀想的就多一些了。她知道向小强是凭着一时兴头,心血来潮便要划船,但现在这个局面,肯定享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悠闲趣,多半要被镇民一路围观。秀秀不喜欢抛头露面,但是看向小强兴致那么高,又难得来一次,便也笑吟吟地赞同了。

    向小强还想拉着岳母一起去,因为他觉得三个年轻人出去玩,把岳母自己扔在家里很不好。但是尚小君只管让年轻人去玩,玩的开心就好,自己在这里生活十几年,又是双腿残疾,早没了游览的兴致。于是,向小强和秀秀姐弟,又带了两个警卫,解开后门的小船,顺着河道划了出去。

    果然,和秀秀预想的一样,岸上很快就有一些镇民看他们,都很吃惊,接着是羡慕,然后三五成群地在河岸上跟着走,看下面船上的向小强,还有秀秀。

    不断有镇上的人跟秀秀姐弟打招呼。经过了昨晚的一场小风波,现在镇上已经完全传开了。大家都抢着来看人民卫队司令,来看“琉球公主”。虽然“公主”就是自己镇上的小秀儿,但一定得重新看一看。

    打招呼的人越来越多,人们声音也越来越殷勤。叶子羽站在船尾,趾高气扬地摇着橹,不时大声回答镇民:

    “没错,这就是我姐夫,向司令!这是他的警卫!”

    岸上人群发出“啊……”、“呀……”的羡慕声,看着小船的眼神越发的崇拜了。

    向小强哭笑不得,又不好喝止小舅子。秀秀低着头,满脸通红,也是别扭的不行,几次悄悄地叫弟弟低调点,但根本没有用,岸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了,有叶子羽不时地“互动”一下,还显得自然些,好歹还有些骑大马戴红花的感觉,要是一句话不说,那就跟在动物园的笼子里一样了。

    同里的桥多,是出了名的。后世统计,镇上共有古桥四十九座。向小强感觉是每隔一会儿,就要从小石桥肚子下钻过去。--凤-舞-文-学-网--特别是每座小桥上都提前站满了镇民,直接盯着他们划到自己脚下,钻进桥肚子,然后镇民们又齐刷刷地转过,低头盯着他们从桥肚子另一侧钻出来。

    向小强受不了了,这哪是游览,这简直就是游街。他问叶子羽有什么人少的地方吗,叶子羽意犹未尽地说,可以划到湖上去。向小强当即下令:转舵出镇,到湖上去。

    小船很快摇出了古镇,进入了同里湖。镇子里有不少孩童、少年,也撑着小船尾随出来,在后面嘻嘻哈哈地看。但这要比在镇子里“游街”好多了。

    昨晚他们就是从这里进镇的。晚上看不出湖有多大,但向小强现在看这个同里湖太小了,一平方公里的样子,也就是个大点的水塘,四面岸上都看得清清楚楚。他感到一阵憋闷,问秀秀附近还有没有大点的水域。秀秀怕他会玩疯了,犹豫着没回答,叶子羽在后面抢着大道:

    “有啊姐夫,就在东边几里,过一个沐庄湖,就是澄湖了,那个湖大,有这个十几倍呢!姐夫咱过去吧?那里有好些打渔的,湖边船上还有小酒家,咱中午就不回去了,跟渔民买几条鱼,拿到人家船上酒馆烧着吃!”

    小舅子的话立刻产生了巨大吸引力,向小强兴趣一下被撩拨起来了,当即同意。秀秀知道向小强和弟弟这下又要玩疯了,无奈地笑笑。她站起来招招手,唤过一条小船,让船上的小孩回去告诉尚老师,他们到澄湖上玩,中午不回去了。这些小孩都是在尚小君书院念书的,跟秀秀都很熟,当即都嘻嘻哈哈地答应了。

    叶子羽不愧是水乡长大的小伙子,船技高超,架着小船钻进湖东边的小河,顺着小河左钻右钻,先是钻进一个更小的沐庄湖,然后再进入河道,很快,一个一碧万顷的大湖展现在面前。

    这就是澄湖,太湖和长江之间的几个大湖之一。

    向小强不常见到过这样大的水域。这比长江的水面可宽广多了。他感到畅爽之极,摇摇晃晃站起来,像武侠小说里一样,朝着远处放声长啸。叶子羽也跟着他一起喊。秀秀坐在船上直笑,胡炯和另一个警卫也偷笑不止。到了湖上,胡炯也放松多了。这里一片宽广,几百、上千米内都没有别的船,保安要求降到了最低。

    几个人在湖上畅游了一上午,叶子羽还应向小强要求,撑船到人家渔民的船边,看人家用鱼鹰打渔。渔民站在小船上,两排又黑又丑的“鱼鹰”,也就是鹭鹚,站了一船帮子。渔民用长杆一赶,鹭鹚们扑下船,纷纷钻进水里,过一会儿,不断地有鹭鹚喉咙鼓囊囊地飞上船。渔民抓过鹭鹚,倒提着翅膀,用手把它喉咙里的小鱼挤出来,然后再把它扔回水里。鹭鹚们不断飞上船,又不断被扔下去,不一会儿,篓子里就满了。

    向小强看得大呼过瘾,这玩意儿,要是在后世旅游景点看一回,都要收钱的。现在原汁原味的让他看了个饱。他们跟渔民买了一些小鱼,接着又撑船到远处湖心,看人家用鱼网捕鱼。

    但这明显没有鹭鹚捕鱼有意思,还极耗耐心。向小强看了一网就不要看了,又跟人家买了两条大鱼,每条都是一尺多长,放在小船上,任它们扑腾。这时候已是中午了,叶子羽便撑着船到湖岸一处地方,芦苇丛中聚集着几条稍大的船,挑着酒幌子,这就是传说中的船上酒家。

    他们挑了一家最大的船上去,让人家把鱼做一做,又炒了几个菜,烫一壶酒,几个人大呼小叫地吃起来。这种湖上小酒家做的鱼,虽不及后世鱼馆的“一鱼四吃”,但要的就是这个气氛,芦苇中、渔船之上,喝着温黄酒,吃着红烧鱼,还是自己划着船、亲手跟渔民买的……味道怎样已在其次了。

    经过这一上午的同船游玩,向小强和小舅子自然是熟悉了许多,就是警卫排长胡炯和另一个班长,作为侍从也不那么拘束了。胡炯虽然在司令部就是向小强的警卫排长,但却很少有机会跟司令大人面对面接触。这次的同里之行,一路跟着司令和夫人鞍前马后,虽然辛苦,但却是人民卫队那么多军官想要都得不到的美差。

    这一路旅程,胡炯自认为还是表现得很到位的,头脑灵活又有眼色,还给司令大人当了不少翻译,听到了司令夫人家的不少事。回去后,不敢说立刻升官,起码也会被司令大人当心腹看待了吧。

    一顿饭里,大家都比较放开了,吃着菜、喝着酒,趁着酒醒聊一些趣事。叶子羽聊着镇上的趣闻,秀秀也聊着海军大学校里的趣闻,胡炯和另一个警卫也跟大家聊着自己家乡的事……聊了一圈,只有向小强没聊自己家乡,只是装傻充愣,笑哈哈地跟着别人瞎起哄。

    向小强有意多跟两个警卫多聊了些,探听他们平时的想法,人民卫队里、以及他们以前部队里的士兵想法。他发现,在一些基层的军队里,士兵们和中下级军官们,都对北清的咄咄人很憋气,对这一次南京保卫战全歼两个八旗师、轰炸清虏机场、尤其是浦口反击战大呼过瘾,可谓是大大的出了一口气。

    向小强听的笑眯眯的,但脑中却很谨慎,他知道很可能是胡炯和另一个家伙为了讨他高兴,故意这么说的。但多灌了他们两杯后,两人越说越来劲儿,胡炯还行,那个班长明显就发牢了,意思大概是对清虏就得这么打,早就该这么打,不能光等着他们往南打,咱们也得能打过长江去。

    这些中下级军官大都出贫寒,当初都跟秀秀一样,学习刻苦,成绩优异,但因为家里穷,只能上军校。这些中下级军官们进入军队,就是期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摆脱家庭的贫穷,也成为人上人的。他们有强烈的上进心,渴望出头机会。但是和平时期,军官想升迁只能熬年头,他们这种下级军官熬到白发苍苍,不见得能升到中校,升到上校已经是很了不起了。至于将军,那就是极少数人的奢望了。

    但是这一次明清战争,虽然时间很短,却造就了一大批火箭式的升迁军官,第一个就是向小强,由上校升到中将,不但突破了校和将的门槛,还连升两级。人民卫队的军官们,虽然被向小强压着,不能方便地升迁,但很多人也都在战斗中得到了勋章。他们知道现在向小强升迁了,下面就该他们按军功章升迁了。

    至于人民卫队以外的其他部队,由此被提拔的中下级军官更是不计其数。

    但是,就在广大的中下级军官们刚看到巨大希望的时候,机会大门又关上了。明清两边很默契地停火,而且根据前几次明清战争的经验来看,这一停火可能就是很多年,自己年轻时候不见得能再赶上一次了。

    向小强跟他们很是聊了一些这方面,心里很是窃喜。有那么一批渴望出头、渴望机会的基层军官,他统一全国的“狂想”,才会变成理想。

    ……

    几个人在湖上玩了一天,直到天色擦黑才摇回同里镇。

    在同里湖上,靠近镇口一二百米,他们惊异地发现,入镇河道口的桥上,蹲着一个穿西装、戴礼帽的人,旁边还有几个小孩在看他。

    叶子羽一下把船打住,漂在湖面,几个人远远的眺望那个人。胡炯抓起船里的布袋,把冲锋枪抓在手里,让向小强和秀秀蹲低子,让叶子羽也蹲下。几个有枪的人都把盒子枪抓在手里。

    天比较黑,不太能观察的清那人是干什么的。最坏的可能就是杀手。如果是北清的,不可能这么大胆,也不伪装一下,就这么西装革履的站在这等。有可能是来自大明内部、向小强的某个敌人。

    郑恭寅?向小强摇摇头,他不会这么大的胆子。沈荣轩?……有可能。自从自己接了女皇诏书之后,他就很沉默,丝毫没想郑恭寅那样积极搞自己,好像没有这回事一样。其实作为首辅大臣,第一个反对的就该是他。而且他手里有便。

    但是,貌似他那么老谋深算的人,不会用这么笨的办法吧?

    突然,桥上那个人发现了这条船,伸着脖子望了一会儿,突然从栏杆下抄起一件东西。船上几个人大叫一声,一起趴低。

    桥上一道强光闪过,升起一阵白烟。

    原来那是个记者……

    而且他走运了,拍到了向小强和“琉球公主”惊慌失措、差点钻到船底去的一幕。

    小船摇回品贤书院,照例又是被人围观了一路,这次还有两个记者,拿着相机不停拍照。

    这俩记者应该是得到消息,从苏州就近赶过来的。既然今天来了两个记者,那明天后天就会有更多的记者风闻而来。

    向小强本来还打算晚上回请岳母,请大家到镇上的酒楼摆一桌,然后晚上再撑着船去看社戏呢,现在有记者在,肯定玩不自在了。看来要尽快回去了。

    向小强和秀秀商量了一下,决定请岳母一起回南京,就在南京奉养了,至于这边的书院,停掉就是。子羽也一起到南京,向小强可以很容易给他找个职务做,总好过在小镇上帮着教书。

    晚上在家吃饭的时候,向小强和秀秀并没直接说请母亲跟我们回南京养老,而只是说请她到南京参加女儿的婚礼。尚小君很是犹豫了一会儿。

    向小强知道她怕到了南京,可能会见到尚王,或者是首辅大臣夫人。但是向小强向她保证,因为“向氏弊案”刚过,即使办婚礼也会是比较简朴,不会请很多人,暗示她放心,当年那两个人肯定不会来的。

    尚小君思量良久,也的确想亲眼看着女儿出嫁,便点头同意了。

    向小强和秀秀相视而笑。书院开学得到二月底,岳母肯定不能婚礼完了就走,至少要在南京住一阵子。尚小君过了半辈子清贫子,这期间让她好好享受一下荣华富贵,享受一下女儿女婿在边的生活,再跟她慢慢说,八成能成。

    第二天,同里镇果然来了大批的记者。

    《向司令微服下乡》、《向司令拜见岳母大人》、《向岳母智斗泼妇》、《向司令携美游湖》,这些都是大有写头的东西。一时间,镇上仅有的一家客店住的满满的,还有不少记者掏钱,借住在镇民的家里。品贤书院的对面、左右这几家房子最火,很是住了不少记者,大家都挤在窗边,各自架着照相机,对准尚小君家的窗户,一有人出现就拍照……

    尚小君被搞得很窝火。她躲在这个地方清净了半辈子,没想到今天被人家用照相机堵在屋里,连窗户也不能开。她算是第一次见识了狗仔队的厉害。这幸亏是冬天,可以关着窗户。要是夏天,屋里非变成蒸笼不可。

    向小强原本计划着好玩的话,会在同里玩上两三天呢。现在好玩是真好玩,但现在这样的话,就不好玩了。没法再在这继续呆了。

    一家人准备了一上午,吃罢午饭,锁门出行。在记者、镇民的包围下,在闪光灯的不断照耀下,向小强推着岳母尚小君,一边笑容可掬地回答记者问题,一边领着一行人直奔镇口雇大船。向小强让警卫把秀秀夹在中间,记者伸向秀秀的闪光灯和问题,都被他挡掉。他也止跟记者小舅子乱讲话。他摸清了自己这个小舅子有时候说话不经过大脑。

    一家人总算登上一条大乌篷船,驶入同里湖,沿着来时的河道向北而去。随即,镇头的所有船只都被记者雇光了,组成一支“舰队”,浩浩地尾随在向小强“座舰”后面,向苏州而去。

    到了苏州上了火车也是如此,他们包厢的左右,都被记者包下来了,走廊上也沾满了记者。只要一出来,哪怕是上厕所,就会立刻处于被采访状态。甚至有的记者还很认真地记录,向小强和家人每次出来上厕所的频率和时间……

    有大批狗仔队全程跟随采访,这一家人被搞的是很不自在。向小强还好些,尚小君甚是不习惯,有两次差点火了。

    当然,向小强知道,单凭自己,不见得会有那么多狗仔队。其中有一大半都是冲着秀秀,这个“琉球公主”来的。

    唉,手里有个公主,爽是爽,但也会带来很多不便啊!

    第二天,也就是2月12号的早上,火车驶进南京站,向小强、向小强的老婆、向小强的岳母、向小强的小舅子,还有向小强的六个警卫,统统回到南京。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