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集 狐狸之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品贤书院”的大门打开,尚小君坐着轮椅出现在门口。--凤舞文学网--门外众人都是一静,连那个骂街的泼妇也戛然而止,都齐刷刷地望着尚小君。

    ……还有后面推着轮椅的那个年轻人。

    街坊邻居们开始交头接耳,有的望着尚小君,有的望着她后的年轻人。大多数人都不认识这个年轻人。虽然大名鼎鼎的向小强他们都知道,但这些人平时很少看报,自然也没见过向小强的照片。要不是秀秀就是他们镇上的,他们连秀秀的事也不知道。

    秀秀被报界炒有两次,一次是要塞宴会、“琉球公主”传闻传出之后。但那次范围很小,主要是南京本地的报纸,而且都是小报。第二次就是全国鼎沸的“向氏弊案”之后,紧接着传出向小强的婚讯,作为未婚妻的秀秀,自然一下子“红遍了”全国。但这也就是这几天的事,这时候没有电视没有网络,这种乡间小镇总是很闭塞,也就是前天,镇上有人从吴江县城做买卖回来,说外界有个传得沸沸扬扬的“琉球公主”,要嫁给向小强的,可能就是咱镇上尚老师家的小秀儿,这才传开的。就这样,还是有的人听说了,有的人没听说。

    人们如果看到秀秀,可能会想到这就是向小强。但现在秀秀拉着弟弟躲在门里,没出来,人们都在猜测这个年轻人是谁。他们看向小强穿着呢子大衣,带着礼帽,明显是从城里来的。有人猜是尚小君的侄子或者外甥,也有人猜是他儿子的同学,还有人猜测是尚小君新招的老师,尚小君前段时间说过书院人手不够,她一个人给小学生们上课有点上不过来,想再聘请一个老师的。

    尚小君盯着那个骂街的妇人,淡淡地说道:

    “徐二嫂子,要说你在我这儿骂了也有三五了。前几天是乱骂,我也提不起劲出来理你。今天总算骂出点内容来,我才出来跟你理会一下。”

    她这几句是用本地方言说的,向小强又是一句没听懂。

    那个徐二嫂子也是三十多岁,掐着腰,长得横眉竖眼,一看就是个厉害角色。她听尚小君轻描淡写地这么一说,眉毛一竖,瞥着后面的向小强,眼珠子一转,冷笑着张嘴就又骂道:

    “尚小君,你个不要脸的狐媚子,我说怎么出来了呢,原来勾搭了一个年轻小伙子,来给我们炫耀一下?啊?哈哈哈……”

    向小强自然是听不懂,一点反应也没有。围观的街坊们可就“哄”的一声笑起来,也不知是笑徐二嫂子还是笑尚小君。然后就开始兴奋的叽叽喳喳。乡间这种事传得最快,只要是有人挑了一个头,其他人不管有谱没谱,都是兴高采烈的哄传的。

    尚小君靠在轮椅里,不急不躁、慢条斯理地说:

    “徐二嫂子,我们也算是十几年的老街坊了,你说你的媒,我教我的书,怎么我们就杠上了呢?凭心而论,我没给你泼过这样的污水吧。……怎么着,你是让大伙儿看你一个人骂街,然后看累了回家吃饭;还是你闭嘴,让大伙儿听我说两句?”

    徐二嫂子刚想瞪眼睛再骂,人群里有人喊道:

    “徐二嫂子,你别骂了,让我们听尚老师说!”

    接着更多人起喊道:

    “就是,徐二嫂你闭嘴歇会儿吧!”

    徐二嫂子看看四周,知道自己的骂街人家都看多了,不新鲜了,但尚小君却是有文化的人,偶尔说话大家都听。--凤-舞-文-学-网--她知道众怒难犯,便一叉腰,斜着眼睛瞅着她。

    向小强一句也听不懂,越发的郁闷了,便回悄悄招一下手。胡炯闪出门来,站到他后,悄悄地给他翻译。人们看到又多了一个城里人,但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尚小君上了,胡炯显得很不起眼。

    尚小君微笑着向左邻右舍团团一揖,感谢大家给面子。然后望着徐二嫂子,笑道:

    “徐二嫂子,你开玩笑,也不能开得太过火。你老说我是老狐狸,秀儿是小狐狸,我们全家都是狐狸……呵呵,我们是不是狐狸,街坊邻居们都有眼睛有脑子的。现在镇上街坊邻居,大家都把小孩送过来跟我念书。你是不是说,咱们镇上的街坊邻里的小孩,都在狐狸家、跟着狐狸念书?”

    人群一阵哄笑,徐二嫂子憋的脸通红,哑口无言。她本来说的是“狐媚子”,尚小君硬是给曲解成了“狐狸”,一下把镇上的街坊都拉进来了,徐二嫂子干瞪眼还无可奈何。

    尚小君继续说道:

    “我今天肯出来见你,就是因为你骂的这几句话。你听着,我只说一遍,不再多说。第一,你所谓的攀龙附凤,无非就是想说我家秀秀被外间传说的那点事。我也听说了,可能不少街坊乡亲也听说了。呵呵,我倒希望我女儿是个公主,可惜秀秀不喜欢,还为这事哭了好几场。徐二嫂子你听着,我,我的女儿,我的儿子,从没承认跟尚王府有什么关系。报纸乱写这个倒是赚了不少钱,可惜我这个‘公主’的妈一分也没见着。

    “第二,你所谓的勾搭权贵,无非说秀秀要嫁给人民卫队司令,向大人。那咱们得掰着指头算算。我的秀秀怎样认识向大人的?大家都知道,是蚱蜢号在江上被清虏军舰撞沉,跟着其他人被俘,然后被向大人两次相救,这样两人才相恋的。徐二嫂子,记住,那个时候,向大人可不是什么权贵哦。……你要说这是勾搭权贵的话,那长江潜艇部队那些女孩儿们,那些和我家秀秀一样的女孩儿们,每天晚上冒死开着潜艇上长江,都是勾搭权贵去了。

    “第三,你说我们娘俩改姓。不错,我们是改了姓,那是因为我原本就姓尚,嫁到这里后,改了姓吴。至于为什么改,这是我自己的事,不打算告诉你。后来我的秀秀要到吴江念高中,我才给她改成我的姓。你要是因此就想出很多故事来,那也由得你。

    “倒是你徐二嫂子,真正是攀龙附凤来了。第一次是‘小沈万三’、沈大老板看上了我家秀秀,许给你一大笔谢礼,要你来我家说媒。我们小户人家,徐老板肯屈就,这本是好事,要是我秀秀愿意的话,我做母亲的也不会阻拦。但是秀秀不愿意。我就只好回了你喽,从此你就看我不顺眼,好像那一大笔谢礼是我抢掉的一样。没办法,毕竟我们是新时代的人,总不能迫子女吧?

    “这一次就是我家秀秀认识了向大人,消息传开后,呵呵,陈老板又托你跟他们家女儿说媒,说给我们家子羽。可惜我们家子羽也不喜欢,你又损失了一大笔谢礼……没办法,新时代的人,总不能迫子女吧?陈老板还是有钱有势的,就花钱买你在我家门口天天骂,想要把我家名声搞臭,让我家秀秀嫁不成向大人,或者让街坊们不再把小孩送来念书……我说的没错吧?”

    尚小君气定神闲的一通说,说的周围街坊四邻大声叫好,说的徐二嫂子面红耳赤,憋得不行,跳着脚就要乱骂。尚小君根本不理她,拍拍轮椅扶手:

    “小强,推我回去。”

    她这一个“小强”叫出口,人群里马上有好多人都反应过来了,纷纷惊呼道:

    “向小强!”

    “啊,是向大人!”

    “是向将军啊!”

    “人民卫队司令官……”

    向小强这一会儿有翻译,全听懂了。他对着众人略摘了摘帽子,微笑着点点头,又狞笑着盯了徐二嫂子一眼,推着岳母返回门内了。大门关上。

    众人“哄”的炸开了郭,兴奋地议论着。徐二嫂子面如土色,吓得如筛糠一般。她虽然知道向小强和人民卫队的厉害,但给她撑腰的那个“小沈万三”沈老板,后台也是极其可怕的,按说不必怕向小强。但那是向小强没回来之前,她一个媒婆来骂骂街,又没什么大罪过,就算向小强后来来了,也不会自降份跟她一般见识的。再说还有沈老板罩着呢。

    但是没想到向小强就是尚小君后的年轻人,那刚才那一痛骂,都是直接骂到向小强脸上了。尤其是说他岳母“勾搭了一个年轻小伙子”,说的还是他本人,这种话是个人都不能忍受。向小强临进门那狰狞的一瞥印在她脑子里了。人民卫队有多厉害,即使这里的乡间小民,也是听说过的。南京保卫战前,他们逮捕、枪毙的就有上百人,抓人连法官手令都不用!再说,人家还是帝师,有女皇陛下直接撑腰!

    怪不得尚小君今天开门出来了,还那么底气十足!……徐二嫂子真后悔接了沈老板这个“业务”,扶着河岸栏杆,一步三打晃的回家了。

    ……

    “妈,”秀秀的弟弟兴奋地在旁边说,“你刚才说的太好了,差点没把那泼妇憋死!妈,你前两天怎么不出去,跟她这样理论呢!”

    尚小君微微一笑,没理他,转脸对向小强笑道:

    “呵呵,贤婿,岳母刚刚借了你的威风了啊。”

    向小强很恭敬地道:

    “真是小婿的罪过,小婿坐着这个位置,还让岳母被人家如此欺负,真是惭愧……”

    尚小君呵呵一笑,跟向小强介绍了秀秀的弟弟:叶子羽。向小强也让几个警卫见过自己的岳母。尚小君笑呵呵地请他们都进屋,让叶子羽给大家奉茶。

    叶子羽十八岁,刚念完高中,正在书院里帮母亲教小学生,也在照顾残疾的母亲。叶子羽可是向小强的疯狂粉丝,现在见到了心中的偶像,还是自己的姐夫,高兴得跟什么似的,一个劲儿的问长问短。沏茶的事都让有眼色的秀秀代劳了。

    “呵呵,大家远道而来,都饿了吧?”尚小君转头吩咐儿子道,“子羽,今天人多,你去冯德昌老店买只蹄膀回来吧,挑只大点的,再买几样菜回来,多打一点绍黄。”

    叶子羽跟姐夫聊得正起劲儿,听到母亲吩咐,也不敢不去,“噢”了一声起。秀秀怜地看着弟弟,站起笑道:

    “让弟弟跟向大人多聊会儿吧,难得他们那么投机……”

    向小强也赶快站起来,要去买。尚小君笑着让他坐下:

    “既然如此的话,还是叫秀秀去买吧,秀秀比较熟悉。”

    向小强惜地看了看秀秀,叫过胡炯,让他带两个人跟着秀秀去,说是帮她拿菜,实际是保护她。秀秀现在可是自己的珍宝,不能出一点事。

    过了一会儿,秀秀和三个警卫提着酒菜回来了。看着他们四个尴尬的表,尤其是秀秀的,向小强明白了,秀秀肯定是遭到“围观”了。如今镇上已经议论得火朝天了,让秀秀出去,真是欠考虑了。

    晚饭很丰盛,每一样都很精致,尤其是正中的那只大蹄膀,酱烧得酥软、滑腻、奇香无比。向小强知道周庄有著名的“万三蹄”,也是这种红烧蹄膀。看来在江南之地,这种烧蹄膀很盛行。秀秀告诉他,同里的这种叫做“状元蹄”。

    和状元蹄一样吸引人的,还有草鸡煲、酒酿饼、小熏鱼,当然还有著名的“太湖三白”,即太湖银鱼、太湖白鱼、太湖白虾,全都是当地的特色美食。

    喝的是绍兴黄酒,黄酒在北方不流行,但在江南、苏沪杭一带,民间都喝。席间秀秀就为大家温酒,把黄酒倒进小锡壶里,然后放在水里温了,给大家斟上。别说,对黄酒来说,稳过的和没温过的,口感大不一样。

    一顿不很豪华的饭,让向小强和几个手下吃得赞不绝口。尚小君、尚秀、叶子羽三个也都高兴得笑眯眯的。

    向小强很高兴,喝得晕乎乎的,忽然看见有什么东西从门口窜过去了,很小,黄乎乎的,绝对不是猫。他“啊”了一声,指着门口道:

    “那是什么?刚才窜过去了,黄的!”

    他一说,几个警卫也都盯着门口。但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尚小君和儿子女儿对视望望,都会意一笑,显得有些尴尬。正当向小强也觉得尴尬时,尚小君呵呵笑道:

    “你没看错,那是……我们家的黄大仙。”

    向小强吓了一跳:黄……大仙?你们家的?

    秀秀也笑着,解释道:

    “唔……是黄鼠狼,它在我们后院做了窝,我们就让它住在这里了……唔,以前我们家老有老鼠的,自从它住进来之后,就没有老鼠了。”

    秀秀说着,母亲和弟弟也都呵呵笑起来,笑眯眯地看着他。

    警卫们相互望望,也都应景儿的笑起来。向小强怔了一下,也跟着笑起来。

    他仿佛看到面前的这一家人:尚小君、尚秀、叶子羽的头上都长出了一对黄澄澄的耳朵,后长出了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

    ……

    吃完饭,尚小君让女儿收拾,让儿子招呼大家到前厅去坐。警卫们要帮着收拾,尚小君怎么说也不让,让儿子带着大家去前厅奉茶。

    然后她坐在轮椅里,低头思靠着。

    空空的饭厅很静,向小强猜到她有话对自己说,垂着手立在一旁。

    “小强啊,”尚小君终于说道,“推我去前院吧,我们聊聊。有些事,关于秀秀的,我准备跟你说一说了。”

    向小强心中一凛,嘭嘭打起鼓来。

    岳母这大概是要跟自己说秀秀世了。在他眼中,秀秀到底是不是“赝品”,就要揭幕了。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