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集 为女皇两肋插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此刻,晚上十点半,在紫城御书房里,朱佑榕正在听着向小强的叙述。--凤舞文学网--

    平时这个时候,她早已就寝了。但一个小时前,向小强只求见,朱佑榕才听到了一段事,看到了两件东西。

    朱佑榕端详着桌上的一捆普洱茶饼、一盒宝石“糖果”,回味着向小强的话,起踱着步子,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

    ……自己的这个舅舅也太不争气了……嫉妒向小强,竟然连这种陷害手段都做得出来……

    向小强偷偷欣赏着朱佑榕的段。又是这一黑绒睡袍,优雅的踱着步子,低着头颈,像是黑天鹅一般。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看到朱佑榕穿睡袍的样子了。

    第一次是初次见她,在昌平侯府。自己还不认识她,还把她叫成“郑小姐”,她还喷了自己一裤子茶水……第二次就是除夕之夜,在紫金山要塞,她的房间里。她刚刚经受了舅舅和妈的伤害,一个人孤零零地吃着夜宵,样子楚楚可怜极了……向小强还记得,她一眼见到自己的时候,那种惊喜感觉……第三次,就是现在了……

    朱佑榕有些惭愧地看了一眼向小强,躲闪着他的目光。

    向小强轻声说道:

    “陛下,臣今晚来见陛下,也是臣的属下极力劝告,臣才来的……因为,因为臣不愿……不愿让陛下觉得,您看错了臣。臣……臣在外面受多少冤屈都不要紧,只要陛下相信臣、理解臣,陛下不会再受一次伤害,不会再一次有被背叛的感觉,臣……臣就满足了……”

    朱佑榕顿时鼻子一酸,脚下停住了。她面对着多宝格,装着在欣赏瓷器,但是眼眶中,泪水已经打着旋了。

    书房里很安静,背后向小强沉吟了一会儿,又很认真地道:

    “其实依臣看,侯爷也未必就是要陷害臣。侯爷可能是真想得到这批订单,才……才一时糊涂,做了这种事。唉,臣……也是太认真了些……主要是玉花骢公司的报价的确太贵了,当时也不知道那就是侯爷的公司……这样好了,臣回去再考虑一下,问题不大的话,就采购玉花骢的军车。支持我们大明自己的公司,总好过钱让外国公司赚了去……但是,有句话臣一定要说,就是侯爷一定得把单价再压低一些……毕竟花的不是我自己的钱,是大明帝国的钱,大明军队那么多地方都亟待提升,不能不节省每一分钱……这两件东西,虽是侯爷的好意,但太贵重了,臣受之不安,明天臣派人给侯爷送回去。”

    ……不会再受一次伤害,不会再一次有被背叛的感觉……

    朱佑榕默念着向小强这句话,现在泪水已经不断滚落了。她不敢转过来,也不敢抬手擦拭,怕向小强发现自己哭了。

    自己贵为公主、贵为女皇,从小就在亲人的中长大,从不知道受伤、被背叛是什么感觉……直到有一天,终于尝到了这种滋味,而且这伤害和背叛,还是来自于自己最亲的人……从那以后,自己就把自己孤立起来,边再没有亲人、朋友,有的只是低眉顺眼的宫女。好久没有人顾及自己会不会“再受一次伤害、再一次有被背叛的感觉”了……

    向小强……向小强……你为什么那么善良?那么知人心?……而且,你已经落入舅舅的陷阱中,还是不肯相信,还是从好的方面去想别人……

    听向小强前后一说,自己就明白,向小强十有进圈了。--凤舞文学网--大明朝这种事,太多了。但向小强还不知道,还在想着“支持我们大明自己的公司,总好过钱让外国公司赚了去”,还在想着“大明军队那么多地方都亟待提升,不能不节省每一分钱”……

    “向老师……”朱佑榕轻呼一口气,转过来,流着眼泪说道,“向小强,你今晚根本不用来……我相信你,我一直都相信你……即使明天我看到了报纸,报纸上说你贪-污,我也知道他们是错的,你是对的……”

    “陛下!”向小强站起来,轻声惊呼道,“您……您流泪了……”

    向小强本来为自己的表现很满意的。这几句话,每一句都是怎么打动朱佑榕怎么说的。今晚的目的就是既洗脱自己,又告倒郑恭寅,还要让朱佑榕觉得自己不是斤斤计较的人。看来目的达到了。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怎么把朱佑榕忽悠哭了……看来,这妮子被忽悠到痛处,动了真感了?

    他注意到,朱佑榕既没叫自己“向老师”,也没叫自己“向卿”,而是第一次叫自己“向小强”,直呼其名……

    向小强一时也是心中一,不由自主地有些感动,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卑鄙了……

    朱佑榕口颤动两下,深深呼了一口气,满脸泪水地望着向小强,四目相对,凝视着。

    朱佑榕忽然伸出双手给向小强。

    向小强一愣,不知她要干嘛。握手?吻手?都不应该是双手啊……这个姿势,也不像是要拥抱啊……

    向小强心中一个声音大喊着:管他的!跟着感觉走!

    他双手向下一拍,和朱佑榕的双手按在一起,四只手轻轻握在一起。这是他第一次牵朱佑榕的手……感觉很纤细,很温润,很细腻。

    朱佑榕流着眼泪,脸上却微笑着,说道:

    “向小强,今后在课下,我就叫你向小强,好不好?”

    向小强脑中“嗡”地一下,气血上涌,中狂喜,一种从未敢想过的念头冲出来,开始疯狂yy:……朱佑榕上我了!女皇要向我表白了!!天哪,我做了什么,不用这样眷顾我吧!!!

    他呆呆地点点头。

    但是朱佑榕只是微微一笑,轻轻抽出双手,流着泪道:

    “我现在已经没有朋友了……璁璁已经不是我的朋友了……我很想要一个朋友……向小强,你敢和我做朋友吗?”

    敢?什么意思?

    向小强脸涨得通红望着她。等来的并不是表白,向小强大失所望。但残存的理智告诉他:作为一个女皇、作为朱佑榕,说出“我很想要一个朋友”,已经是破天荒了。

    他提醒自己:千万要冷静,眼前的是大明女皇,是从小受最优良教育长大的高贵淑女。她说的“做朋友”,那就只能理解为“做朋友”,不能理解为别的。如果你还敢多想,那只能是自找钉子碰。

    向小强微笑着,尽量让自己的目光显得深邃些,嗓音很磁地说道:

    “陛下,你是女皇,我是人民卫队司令,我们都是注定没有朋友的人……我和你一样,一个朋友也没有,甚至没有亲人,边只有下属、同僚……你这种感觉,我每天都在深深体会着……我也是多么想有一个朋友啊……但是,陛下,你既然想要朋友,又为什么还问我‘敢不敢’和你做朋友呢?”

    朱佑榕一怔,有些惭愧起来,吞吐着:

    “啊……向小强,你就当我没问过好了……我……我以前觉得大家都说‘伴君如伴虎’,所以才觉得你也……唉,我问得真傻,如果是真正的朋友,又怎么会有‘敢’不‘敢’之说呢?”

    向小强心中重新狂喜起来。虽然陛下的意思不是自己yy的那一种,但她毕竟邀请自己做朋友,这已经是极大的收获了!他不敢奢望跟陛下能真处得像朋友一样,但至少得到了“朋友”的名分,今后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会极大的提升,在抵抗外界的各种攻击时,自己的“装甲”就厚得多了。

    最重要的是,朱佑榕是一个容易被亲、友左右国家大事的人,今后在大明帝国扩张自己的势力、扩军、提升军备、甚至尝试统一中国的疯狂梦想,就容易得多了。

    “向小强,”朱佑榕盯着他,犹豫着说道,“以我看来,我舅舅很可能是要陷害你……很可能明天就有几家报纸登上了你的索贿丑闻……你打算怎么办?……我想帮你。”

    向小强“大吃一惊”,喃喃地道:

    “不会吧……郑侯爷虽然有些糊涂,但还不至于真的要陷害我吧……郑小姐也是那么好的人……”

    朱佑榕歪头盯着他,微笑着,无可奈何地道:

    “真的,向小强,我不诳你。我帮你吧,我不帮你,你会很惨的。”

    向小强仿佛像被霜打了一样,低头半晌,然后抬头道:

    “怎么帮?”

    朱佑榕也是一怔,几乎被问住了。是啊,怎么帮?直接下旨叫都察院不要查?下旨叫报纸都不许登?……这怎么可能?

    唯一有效的办法,让向小强开个记者招待会,说出真相。让向小强对记者们说,陛下知道此事,陛下可以作证。

    然后,等记者们来采访自己的时候,自己为向小强作证就是。

    但是这样一来,大明郑家,这个几乎和朱家同等地位的家族,朱明王朝最大、最忠实的依靠,就要成为丑闻的中心了。而且,亲手把他们推入中心的,就是自己这个大明女皇。

    只要自己一为向小强作证,那么就无须任何证据了,全大明、全世界都会相信,大明延平王世子、昌平侯郑恭寅设局陷害向小强,这个帽子他们就摘不掉了,将会永远的戴着……

    郑家,从郑成功开始,就一直和朱家唇齿相依、休戚与共,两家多次联姻,两百多年来对朱明王朝忠心耿耿……严格说来,从郑成功和长平女皇以下,朱家的的上都流着郑家的血液……即使是自己,虽然名义姓朱,实际已是郑家的后人了……

    郑朱两家,两百多年里,虽然也有过很多次类似的小不愉快、小裂痕,但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只是一个小浪花而已,一下就过去了……因为这两百多年都没有报纸、没有广播、没有照相机、没有留声机、没有电报、电话,没有现在这样的全球化。在两古代,两家发生再大的事,不会闹的全国皆知、全世界皆知,甚至都不会出了宫、府大门。

    但是现在不同了,这小小的一幢丑闻,将传遍全国、全世界,被众多人记录下来,成为抹不去的影,成为两家难以修补的裂痕。

    朱佑榕“呼”地站起来,一下一下踱着步子,心中充满焦急和痛苦,不时愧疚地望一眼向小强。

    ……他是自己的朋友啊!自己刚刚交的朋友、唯一的一个朋友啊!

    向小强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很真诚地笑道:

    “陛下,你真当我是朋友吗?”

    朱佑榕一怔,停住脚步,不敢看向小强。

    “是啊。”

    她轻轻地回答,心如刀绞,准备接受拷问。

    向小强站起来,很豪爽地笑道:

    “那就行了。既然你真当我是朋友,那没说的,这件事,我替好朋友扛下了。”

    朱佑榕意外地转过脸来,望着向小强,吃不准他的意思。

    向小强哈哈一笑,说道:

    “没关系,报纸泼污水,叫他们泼好了。都察院查我,叫他们查好了。只要你,我唯一的朋友信任我、理解我,那么,我向小强背上全世界的骂名,在所不惜。……真的,你别这样看着我。”

    朱佑榕满脸惨白,浑颤抖着,泪流满面。她喃喃地说着:

    “不……别……你不要……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我……”

    但是她已经泣不成声了,扶着椅子慢慢坐下来。她咬着嘴唇,想拼命想个别的办法,但大脑所有的神经已经不工作了,好像知道这就是最明智的选择一样。

    向小强笑道:

    “反正这件事我问心无愧,都察院来查,最后多半就是证据不足……至于报纸上,随他们怎么说。正好,我打了南京保卫战、打了浦口之战,现在名声正好着呢,来一点小污水也不怕,臭不到哪里去。”

    朱佑榕默不作声。好一会儿,她充满羞惭、用蚊子般的声音呢喃道:

    “要是……要是都察院查出证据了呢……”

    向小强爽朗地笑道:

    “反正我只对你一个人负责,也只有你一个朋友,真到那一步,你再来保护我就是了!”

    “好!”朱佑榕脱口而出,“我一定保护你!”

    随即,一股更强烈的羞愧充满她中,她面红耳赤地低下头去,好像做了世界上最不道德的事一样。

    向小强向朱佑榕伸出一只手。

    朱佑榕抬起头来,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看着向小强鼓励的笑,犹豫了一会儿,胆怯地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向小强的大手温暖、有力,一股来自朋友、来自男子汉的暖流传遍朱佑榕全

    向小强显得很开心:

    “我今天有了一个朋友……为了这个朋友,我可以两肋插刀。”

    (呼……写到快天亮,这两更加起来又是将近八千……幸亏老猫明天不上班,能好好睡一觉,嘿嘿……)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