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集 班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各位新闻界的朋友,”向小强出现在指挥车门口,先看了一下怀表,然后对下面说道,“兄弟只有十分钟时间,回答大家几个问题。--凤舞文学网--目前战斗很激烈,每分钟都决定前方将士们的生死,兄弟实在抽不出多余时间,请朋友们见谅!”

    远处枪炮声不断传来,偶尔还有清军发的炮弹落在近处,虽口径不大,但也显得地动山摇,掀起高高的沙土柱。指挥车前围的一大圈记者也吓的缩头矮,有的礼帽上还落了沙土。这些记者虽然胆大敬业,但多数人都是第一次上战场采访,既紧张又兴奋。

    为了不显得过于傲慢,向小强从指挥车上下来。立刻有四个侍卫官站在两旁,全神贯注保护向小强。

    又是几下白烟闪过,一个记者首先抢着问道:

    “向将军,这次我大明军队主动进攻浦口,主要目标是什么呢?战斗规模有多大?会持续多长时间?”

    “你这三个问题都涉及军事机密……”向小强看着记者们脸上露出失望神色,又笑道,“……不过各位朋友这么危险渡过江来,为了不让公众和诸位失望,兄弟可以略作解释。”

    几十个记者马上又都喜笑颜开,举着照相机、拿着笔记本等着。

    “这次军事行动,”向小强朗声说道,“主要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歼灭浦口的清军。大家都知道,前些子,清虏伪帝曾发出‘年三十打下南京,到南京皇宫过初一’的豪言壮语。但很遗憾,我们没让他实现。……于是,今天早上,他又重新发出‘年初一打下南京,到南京皇宫过初二’的豪言壮语……”

    记者们都忍俊不,纷纷笑起来了。向小强也微笑着,继续道:

    “但现在战局看来,这第二个豪言壮语也实现不了了。我们这个逆袭行动,就是要歼灭南京对岸的清军,彻底抹掉清军进攻南京的可能,免得清虏伪帝再说‘年初二打下南京,到南京皇宫过初三’……”

    记者们笑得更厉害了。他们一边笑一边记着,很高兴能听到这么吸引读者的话。摄影师在后面抓住机会,不断抓拍谈笑风生的向将军。

    不少记者直接写下备选标题:《羽扇纶巾谈笑间,清虏灰飞烟灭》、《新赤壁之战:看我江东有向郎》、《琉球驸马善征战》……

    “第二个问题,”向小强又说道,“战斗规模。虽不能向诸位提供我军的详细兵力。但是兄弟可以告诉大家,目前我们已经俘虏了清军十五万之众。而且长江上空的空战,相信大家也看到了。战斗的规模,大家可以自己估计。第三个问题,时间。这场战斗会打多久,现在还不好说,不过可以肯定不会很长。我们要速战速决。……唔,诸位假使现在发回报馆,要多久能见报?”

    记者们相互看看,然后一个记者说道:

    “最快也要晚上七点钟,赶晚报。”

    向小强笑嘻嘻地道:

    “唔,那可以说了,应该在诸位报纸出来之前,战斗就会结束。……呵呵,你们看,这个没必要保密。”

    记者们都哄笑起来,也不知他是半真半假,还是开玩笑。

    又有个记者抢着问道:

    “向将军,听说清虏皇帝还在浦口镇上,而浦口又是被我军合围了的,那是不是说,这次有望捉住清虏皇帝?”

    这个问题太受关注了,众记者谁也不打岔,都盯着向小强,屏住呼吸的听。

    向小强想了想,说道:

    “若问是不是‘有望’,那的确是‘有望’。有希望。就像你说的,目前浦口镇、还有三四万清军,包括清虏皇帝,都被我们装进口袋里了。但能不能捉住清虏皇帝?我说仅仅是有希望。因为我们只是堵住两头,并没有四面合围。浦口西北的这条老山山脉并不高,也不险,小股人完全可以翻过去。我不认为清虏皇帝会与浦口共存亡,到了最后时刻,他应该会被侍卫保护着翻山逃脱的。当然,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捉不到,但要运气非常好才行。”

    记者们低头沙沙记了一阵,马上又有人问道:

    “向将军,据说这次出动了五个集团军,兵力这样大,为什么不能四面合围呢?”

    向小强笑道:

    “嗯,五个集团军,看来我们统帅部有人没管好嘴巴啊。--凤舞文学网--不过幸好应该不是高层,高层的话就会知道,并不是五个集团军,而只是从五个集团军中,各抽调了些精锐部队。具体数目恕兄弟不方便说。目前江面上浮桥通行能力有限,不许我们派大部队过来,我们的兵力不许四面合围。因为江北清虏兵力还是绝对优势,所以我们必须用大量的兵力警戒向,防止反被清虏合围。

    “……这次计划从置定时候,就不是把捉清虏皇帝列为目标的。我们的目标就是歼灭浦口清军,保卫南京。我们不能为了捉一个清虏皇帝,就拿我们参加反击站的弟兄们命冒险。我个人看来,清虏皇帝再尊贵,也远远比不上我们大明一个最普通的士兵。”

    闪光灯“嘭嘭”闪过,在场记者们很多人都鼓起掌来了。周围看闹的士兵群里,很多官兵也很感动,大声叫起好来了。

    “向将军,”一个女记者举着本子道,“外界纷纷传说,您的未婚妻尚秀小姐是琉球公主,您怎么看?”

    来了!终于问到这个了!向小强原还抱着侥幸心理,觉得“战地记者”只会问和战事有关的话呢!原来公众最感兴趣的,永远都是名人八卦,尤其是涉及“公主”的这种话题。

    向小强略略有点冒汗,他最怕记者们问到秀秀是不是公主。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根据他自己的判断,秀秀九成九是琉球王的私生女了,但秀秀明显不愿承认。除了“私生女”的原因,还有对尚王府那一家人的怨念,不愿和他们沾一点边。

    向小强最不理解的就是这个了。要是后世,皇室出、高贵血统,那是多荣耀的事啊!一个女孩子知道自己是某位国王的私生女,早就打官司、出书、做节目、写博客、接受访谈,疯一般地博取名利了。偏偏秀秀不但不愿沾边,还当成伤痛,躲之唯恐不及。现在从向小强到秋湫、到司令部里的人,都注意不在秀秀面前提这个话题。

    向小强沉吟了一下,很谨慎地说道:

    “这种传说,兄弟也有耳闻。不过老实说,我和尚小姐目前互相倾慕,订下婚约,对她是公主还是普通女子,并不关心。我也没有向她求证过这个传言。因为我个人认为,尚小姐只是个普通女子,没必要问。诸位想想,一个在潜艇上服役的女孩子、一个少尉通讯官、一个在司令部里的普通副官,她是‘琉球公主’的可能有多大?”

    记者们不满意,纷纷追问:

    “向将军,您真的没有问过她吗?”

    “向将军,您希望尚小姐是公主吗?”

    “向将军……”

    向小强头要大了,他急中生智,很麻地说道:

    “诸位帮我个忙,有句话我早就想对尚小姐说,可一直没有勇气……就借诸位的报纸,帮我向尚小姐传递这句话吧!……那就是:不管尚小姐是公主还是普通女子,她永远是我心目中的公主。”

    “啊……”

    “哇……”

    镁光闪动,记者们一片艳羡的轻呼,都满意了,纷纷埋头记下这句麻话。新的标题又想好了:《向将军战场表意,尚公主看报见真》……

    向小强抓住机会说道:

    “诸位,恕兄弟不再回答这个话题了……诸位冒着炮火过江,是为人民打探消息来的……人民对眼下这场战斗,肯定比对我向某人的未婚妻关心的多……时间不多了,还请诸位抓紧时间,多提有用的问题。”

    记者们也都知趣,也知道自己冒险过江来的主要目的,都不再死缠“琉球公主”话题了,又开始问起战事来。

    几个记者又问了几个问题,分别是轰炸满清机场的问题、空战的问题、轰炸浦口的问题,还有个记者问的较专业,问俯冲轰炸机和以前的轰炸机有什么不同……

    问到了轰炸,自然就提起了平民伤亡问题。向小强抓住机会,沉着脸说道:

    “诸位,我们现在有绝对的空中优势,我们有俯冲轰炸机,我们还有大量的重炮,这些都可以把镇子里的清军很容易赶尽杀绝的。但是,我刚刚下令这些都不许用了。我们的将士正在一间屋、一座房的和清虏搏,正在拿命去填。诸位知道为什么吗?”

    几个记者问道:

    “问什么?”

    向小强的脸越发沉了,痛声道:

    “今天之前,我只知道清虏残暴,北地的百姓苦难深重,但究竟到什么程度,我们都想象不到。直到今天我们打到了这里,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政府!还有这样令人发指的事!……诸位,来来来,兄弟我带你们去采访难民……”

    一大群记者马上扛着三脚架镁光灯,争先恐后地跟在向小强后面,奔着旁边的难民堆去了。他们都很兴奋,凭直觉就知道有好东西了。

    ……

    一小时后,震惊而兴奋的记者们飞快写好了新闻稿,向小强慷慨地向他们提供了两台电台,让他们能够即可把稿件发回报馆。

    很快,南明的十家报纸、两家电台,还有《泰晤士报》、《纽约时报》、《纽约先驱论坛报》、《读卖新闻》四家报纸的驻南京记者,也把各自的稿件直接发回了本国总部。

    ……

    下午一点,李国梁给向小强打来电话,报告说马鞍山对岸的清军先头部队,离浦口外围还有十公里。根据侦察机报告,地面上长长的行军队列望不到头,多条纵队平行开进。已经形成纵队的不下20个师。另外在马鞍山对岸的集结地,还有30-50个师,正在运动编队。

    浦口的东面,镇江对岸的清军也在开进,行军纵队不下30个师,先头部队离浦口还有25公里。

    “来得好快!”

    向小强一下站起来,看着桌上的闹钟。照这个行军速度,晚上六点或七点就会和清军援军交战,再晚就要被合围。他瞥着地图:

    “攻到哪里了?”

    李根生立刻在地图上标了几下:

    “大人,西路已经攻下了司令部大院,东路被镇子中的这条小河挡住了,一时过不去。现在三个八旗师背靠着这条河,拼死抵抗着我们的西路攻势。他们还占着镇中心的这一小块,两三平方公里的样子。”

    向小强拿起圆规,在地图上的那条河上比了一下,然后用三角板量出数字,乘上比例尺。他瞪大了眼睛:

    “怎么,这条不起眼的小河,竟然有三十多米宽?”

    李根生苦笑道:

    “您看它不起眼,是因为放在了长江的边上。其实它和我们的外秦淮河差不多宽。我们的东路攻势只能到这儿了。不架桥坦克肯定被挡住,架桥的话,伤亡太大了。”

    向小强盯着地图,皱眉道:

    “西路呢?我们这边总没什么理由停滞不前吧。”

    李根生面露不忍,叹道:

    “清虏现在几乎是拿老百姓当盾牌了。每撤出一栋房子,就要把那栋房子里的百姓裹挟走,让百姓跟着他们一起伤亡。您下令停止轰炸炮击,清虏看来是抓到我们软肋了。他们知道这样,我们就束手束脚,不敢强攻。”

    “妈的!”向小强一拳砸到地图桌上,咬牙切齿骂道,“你见过比这更不要脸的吗,啊?……拿自己的老百姓当人质,阻挡敌军进攻!……我们居然还就这么,真被阻挡住了!我!”

    李根生犹豫了一会儿,小心地道:

    “大人,浦口镇我们已经占领了三分之二了……”

    “嗯。”

    “浦口的二十万清军,我们也已经俘虏、歼灭了十六七万了……”

    “怎么啦?”

    李根生讪讪的咳嗽两声,说道:

    “大人,属下的意思,再死磕剩下那两三万清军,已经没意思了……此次‘拜年行动’,我们的目的已基本达到了,是否就此班师?也能减少伤亡。”

    向小强看了他一眼,没回答,只是问道:

    “现在江上交通怎么样?”

    李根生答道:

    “回大人,幕府山那边,已经搭起两座浮桥,正在搭第三座。我们这边,也是已经搭起两座,正在搭第三座。这样加上原有的三座,一共有了七座。估计两小时内那两座也会完工。”

    “很好,战俘运得怎么样?”

    “回大人,七座浮桥都在全力运战俘,差不多已经运过去了一半。我们占领的浦口码头,上面还有很多完好的冲锋舟、还有不少拖船,现在也正在用船大量的装运。如果顺利的话,三小时内俘虏将全部运至东岸。”

    向小强沉吟着,吩咐道:

    “命令加快速度,我们时间不多,一旦有边,一定要优先保证我们的军队全数撤回。俘虏运不完……倒不要紧。”

    李根生打了个寒颤,问道:

    “大人的意思……?”

    向小强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

    “当然是扔在这儿。你还想怎么办?”

    李根生松了口气:

    “大人说的是。……大人,缴获的武器怎么办?”

    向小强考虑了一下,说道:

    “优先拿重武器,重榴弹炮、防空炮、反坦克炮之类的,挑完好的运回去。清虏的火炮还是不错的。其次是比较好的轻武器,轻重机枪,也挑好的运回去。至于那十几万支步枪……放在最后,有时间就运,来不及了就浇上汽油,烧掉。”

    “大人安排得很合理。”

    “已经攻下的区域,给我尽量破坏。民房除外。尤其是火车站、码头,不许留一座完整的建筑。火车站里的铁轨,都给我炸光。仓库区,全部烧掉。”

    “是。”

    向小强下完破坏令,低头思考着。李根生说的不错,此次作战目的基本达到了。剩下的两三万八旗师又臭又硬,又是藏在老百姓堆里,不好啃。可以说唯一有点价值的,就是广武皇帝了。但能不能抓住,还很难说。很可能是再死上两三万明军、一两万百姓,占领镇子,却发现人家广武皇帝早就翻山跑了。

    可以说这场军事行动,到上午攻镇子前都是赚的。但是之后伤亡就开始猛增,开始赔了。目前总的来说还是赚的。但是强攻下去,最后就不知道了。

    当然这是打仗,不是做生意,不能光用赔赚来衡量。但问题是,这次行动的决心只有一个:歼灭浦口清军。而这已是基本实现了的。

    而且这次行动本就不是打硬仗来的,那五个集团军司令心甘愿跟着自己过来,就是想着立大功,打落水狗捏软柿子,不是啃硬骨头的。现在浦口20万清军已经歼灭了百分之八十五,是否消灭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五,功劳簿上区别都不大了。而且这百分之二十五需要付的代价,要比原先的百分之八十五大许多倍。

    ……当然,要能抓住广武皇帝,那多大代价都值得。跟记者说的漂亮话是另一回事。但问题是,付出巨大代价后,抓得到吗?

    那五个集团军司令,是第一批跟着自己打仗、服从自己指挥的将领。这次第一次,这仗一定要让他们打得舒舒服服,让他们“赚”得钵满盆盈,名利双收。这个榜样立出来,接下来就会有更多的将领愿意服从自己节制。自己手里的诏书才能早名至实归。

    “根生。”

    他说道。

    “大人?”

    向小强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说道:

    “你的建议很好,我准备班师。”

    “大人英明!”

    向小强笑道:

    “但不是说班师就班师的。得有些交代。那些记者还在吧?告诉他们,不怕死的跟着我,我带他们到第一线去采访。”

    李根生惊道:

    “大人?这太危险了!”

    向小强笑道:

    “让他们多拍几张照片,看看清虏是怎样那老百姓当盾牌的。也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向小强现在班师,并不是不敢打硬仗,而是为了护人民。”

    李根生想了一下,马上明白了。他也说道:

    “大人,您应该还给陛下打个电话,说说这里的形,最好能让陛下亲口下旨班师。这样最稳妥。”

    向小强微笑道:

    “你说得很对。……另外,浦口司令部大院不是拿下来了么?我还想故地重游,到浦口粘杆处小楼去看看,最好能捡几件纪念品。……你知道么,我就是在哪儿认识秋湫和尚秀的。”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