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集 狙击手的实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狙击手的血腥实习刚窜进屋的小个子不适应黑暗,抬着下巴眯着眼,盯着人不住的看。--凤-舞-文-学-网--石胜利被他看得不耐烦了,说道:

    “……我说,你把钢盔拿下来不就行了。”

    “不行长官,”这个人很认真地说道,“《步兵典》规定,战场不能摘钢盔的。”

    然后他把钢盔向后扶了一下,露出眼睛。

    接着脱下军大衣,露出玲珑的体线条。

    他一说话,一脱军大衣,大家都吃惊了。

    ……第一,这瘦得跟猴一样的小子,居然是个陆军少尉。

    ……第二,这瘦得跟猴一样的小子,居然是个女孩子。

    石胜利和徐向德相互看着,屋里其他官兵也都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回事?司令部不是说派狙击手来吗?……这是干嘛?嫌前线还不够乱?

    石胜利皱眉说道:

    “我们这儿有军医了。”

    这个女孩子一愣,有些迷糊地说:

    “我……我不是军医啊。那个,你们要的是军医吗?”

    石胜利有点火了,吼道:

    “那你是干什么的?怎么到我们这儿来了?还坐着统帅部的装甲车?”

    女孩子吓了一跳,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怔怔地望着这个“凶人”,慢慢变得有些不自信,很紧张地问后的一个人道:

    “翠翠,我们……我们来错地方了吧?”

    她这样一问,大家都注意到,跟着她后的还有一个小个子兵,背着一个大包,居然也是个小女兵。那个叫“翠翠“的小女兵倒是一脸不在乎,笑嘻嘻地道:

    “没错,就是这儿。你看那地上不是躺着两个么。小雅你又迷糊啦。”

    “小雅”一楞,往地上看去,看到两个被清军狙击死的军官。她死死盯着,脸色慢慢变白,好像第一次看见死人一样。突然她反应过来,立正站好,对石胜利大声道:

    “长官,汤山狙击手学校33届实习生南小雅少尉,向您报道!……唔,这是皮翠翠,给我配的副手。”

    石胜利不可思议地盯着她俩,鼻子都快气歪了:

    “狙……狙击手学校……实……实习生……徐向德,再帮我接司令部!开什么玩笑!”

    南小雅咬着嘴唇,抱着她的帆布包大步枪,显得很挫伤自尊,低头小声嗫懦着:

    “长官……给我个机会吧……我是我们这一届最好的……让我试试吧……”

    石胜利根本不理她,接通电话,就对着话筒抱怨起来。

    但是,渐渐的,他的表收敛起来,惊诧地望着南小雅,听着话筒里向小强的声音:

    “……胜利啊,你庆幸吧,这也是统帅部急于拿下动物园,才派了个王牌给你们啊!南小雅是汤山狙击手学校成立以来,最优秀的学生!不是之一,而是最优秀的!她的演习成绩超过了所有学生,超过了绝大多数教官,仅次于三大王牌教官!统帅部说她天赋超群,生下来就是狙击手苗子!……对了,原本想让她代表大明、参加今年柏林奥运会步枪击的,因为打仗才作罢的!……对,我也是刚知道!这是南小雅第一次实战,统帅部把她派到我们人民卫队实习,你要好好配合人家哟!”

    石胜利放下电话,再次打量着眼前这个怯生生地女孩。……这是王牌?充其量是个王牌实习生吧……

    ……

    一辆闪电-2坦克开到了鳄鱼池前,正对着对面的猴山。--凤-舞-文-学-网--

    炮塔里,南小雅贴着潜望镜,仔细观察着。……渐渐的呼吸平稳,体也下意识地进入了绝对安静状态。她的灵魂仿佛已经游离出体,融入目标区域了。

    车长和炮长尽量靠在边上,自觉不自觉地呼吸着少女的淡淡清香……惬意啊!

    但是渐渐的,两人吃不消了。车长看看表,这都半小时了,两个大男人都累得不得了,眼前的女孩硬是保持半蹲状态,一动没动!……也就是脸跟着潜望镜微微移动而已。

    炮长咳嗽一声,望着车长。车长耸耸肩,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

    又过了二十几分钟,南小雅轻轻说道:

    “11点钟方向,距离230米,前方土丘的中部,从左数第三棵柏树下,右边的灌木里,一个清军狙击手。”

    车长赶快趴到潜望镜上,按她说的位置观察过去。南小雅这时才呻吟一声,几乎跌倒在地。炮长赶快把她扶起来。

    没办法,她个子矮,坐着够不到潜望镜,只好半蹲着。但是一旦进入潜伏观察状态,她就对体没感觉了。如果有必要,她能保持一个姿势一整天。

    “我说,”车长看了半天,疑惑道,“没有啊。是不是那棵旁边有小树苗的柏树?”

    南小雅揉着腿,嘟囔道:

    “对啦对啦,就是那里。……其实,那不是小树苗,而是从旁边柏树上掰下来的枝叶,扎在一起的。……你看那棵柏树是不是少了好多枝叶?”

    车长对着潜望镜,喃喃地道:

    “唔……还真是啊……嘿,你真神了!啊,我看到他的枪管了!妈的,兔崽子包得真严实!……目标:前方土丘上柏树!十一点钟!230米!高爆弹!消灭!”

    炮塔向左转了几度,炮长大喊一声:

    “高爆弹,好!”

    “放!”

    炮塔猛一震,南小雅摔倒在地,可怜兮兮地爬起来,车长就是一声爆喝:

    “漂亮!……那小子让炸上天了!啊,摔下来了!痛快!”

    顷刻间,隔着炮塔都听到后面的欢呼声。人民卫队坦克营忍耐已久的窝囊气、长时间等待的焦心,一瞬间都爆发出来了。

    “230米,哈哈,”车长哈哈笑道,“还真是230米,我担保,误差在5米之内!想不到你们步兵目测距离也这么准啊!”

    “我是……狙击手。”

    南小雅嘟囔道。

    ……

    后面一辆闪电-3坦克拖着死犀牛,喷着青烟向人工河开去。南小雅听到发动机声音,忙扑到潜望镜上看,吓得毛骨悚然:

    “不行!快别让她们出来!清军还有狙击手!”

    车长立刻戴上耳麦发出警告。然后对南小雅抱怨道:

    “你怎么不一起都给看了啊!”

    南小雅咬着嘴唇,没说话,又贴着潜望镜继续观察。过了一会儿,她拿起无线电,说道:

    “翠翠,该你干活儿了。”

    犀牛馆里,皮翠翠带着耳麦答道:

    “明白。”

    皮翠翠坐在墙壁缺口旁边,拿着自己的步枪挑着一顶钢盔,慢慢地从下面,一点点地举上来。

    一屋子官兵都瞪大了眼睛,尽管这种把戏在狙击手中已经玩滥了,但他们还是从来没见过。此刻都新奇的不得了。一个兵忍不住赞叹道:

    “嘿,真是好办法!我怎么就想不到!”

    皮翠翠暗自好笑,瞥了他一眼,又拽过大帆布包,从里面一阵翻找,拽出一样东西。

    石胜利看到,那是一个商店用的木质模特的头。好像上面还有几根铁丝做的东西。

    众人面面相觑中,皮翠翠手脚麻利地组装好,然后拿着一顶明军钢盔给假人头戴上。紧接着她拉过一张桌子,放在一扇高窗的下面,爬了上去,蹲在高窗下。

    她对着耳麦说道:

    “小雅,注意看哦,我要开始了哦。”

    然后,皮翠翠手握着假人的支架,屏住呼吸,一点一点地往上举,用力尽可能地均匀、缓慢,就像个真人一样。

    假人的钢盔露出窗口。……满满的,眉眼也露出去了。

    这时候,她推动另一根支架,假人眼前出现了一只望远镜。她小心翼翼地转着假人,模仿出人的动作特征,好象是一个军官在隔着玻璃窗观察一样。

    用枪管挑钢盔这种手法,显然是骗不了对面的清军狙击手的。特别是那个缺口已经接连打死两个人了,清军狙击手也根本不相信还会有人从那儿冒头。特别是他们知道了对方来了专业狙击手之后。

    南小雅的这种把戏,就是要先满足一下对方的自信心,让他体味一下“识破诡计”的快感,然后再让他不经意间发现“真正的目标”。

    ……

    南小雅贴在潜望镜上,精神高度集中,全仅有肺部在微弱的呼吸,心跳慢慢变缓,全又进入静止状态。……但是大脑高速运转,分析着几处“嫌疑点”。

    第一处,是猴山右侧五十五米处,那里有一块花坛,种着冬青和月季,被炸得残缺不全,凌乱的花木灌木、和弹坑、泥土、水泥块混在一起,非常适合隐蔽。

    第二处,是人工河对面、右前方八十米的狮虎馆。那座狮虎馆的铁栅栏是冲着这一面的,可以看到,兽舍里的几只狮子非常兴奋,走来走去,不时扑到铁栏杆上。特别是那头长鬃毛的雄狮,快速跑动着,一下扑到左边,一下扑到右边。……那绝不是因为炮击的惊吓,而是兴奋。渴望攻击而不得的焦急兴奋。……没错。

    狮虎馆的外面,左边几米处,就是一片小树林。虽然只有七八棵树,但都是长青树,枝繁叶茂,每一棵的树冠里都可能藏人。

    第三处,就是猴山顶上,和猴馆挨着的巨型鹰笼。那座鹰笼十几米高,直径有三米,钢筋焊成,里面放着枯树干。笼子里的地上仿照自然环境,放了一些石头、种了灌木,还堆了不少干草。要说藏人,也是个好地方。

    南小雅以前经常来动物园玩的,知道鹰笼里一直有一只鹰和一只秃鹫。可是现在笼子完好无损,鹰和秃鹫却都不见了。……为什么呢?

    ……很显然,要是笼子里还有两只大鸟,那里面的狙击手每开一枪,都会引得大鸟上下纷飞,暴露目标。

    突然,鹰笼子里的枯树干后面,升起一小股微弱的白烟。

    ……

    “当!”

    犀牛馆的高窗玻璃被击碎,皮翠翠手里的假人中弹,掉在地上。她兴奋地喊道:

    “小雅小雅!看到了没有?在哪里?”

    南小雅心中狂喜,仍是平稳地说道:

    “11点钟方向,240米,山顶的鹰笼,里面的枯树干后面,那丛‘灌木’是个清军狙击手。”

    “瞧好吧!”

    车长这次再也不怀疑了,立刻下了命令,炮管抬高,“当”地一炮,鹰笼里枯树干炸成两段,清楚地看到一个浑披满了草木的人倒在地上。

    坦克外又是一阵欢呼。不过这回在没有人冒冒失失地前进了,都在等待着南小雅“撤销警报”。

    南小雅盯着狮虎馆,看着狮子们跑来跑去,越发的觉得那附近有什么东西。她说道:

    “可不可以往狮虎馆旁边的花坛、还有小树林里扫一遍?”

    这时候无线电里出现了石胜利的声音,不同的是,他现在的声音已经带着钦佩了:

    “南小雅,你是不是怀疑狮虎馆周围还有狙击手?”

    “是啊。”

    “好办,不用这样每一处扫了,我们把狮子放出来。”

    南小雅一惊,马上就明白他要干什么了。南小雅一阵不忍,嗫懦地道:

    “这……这太残忍了吧……”

    石胜利不理她了,直接命令车长道:

    “瞄着狮虎馆、狮子兽舍的铁锁击,把门打开!”

    “是!”

    车长和炮长都兴奋得不得了,两人把炮塔转了一下,然后炮长抱着同轴机枪使劲儿瞄了半天,打了一个点

    铁锁周围被凿了一团坑,大铁锁也中了两弹,但是没掉。里面的狮子受了惊吓。雄狮摇摇头,扑着铁栏杆站起来,越发的焦躁。

    炮长又是一个点,大铁锁落在地上。又打了一梭子,连周围的铁插销也打烂了。

    雄狮感到了铁栏杆的活动。猫科动物的聪明让它明白了该干什么。它用脑袋顶、爪子扒,一下一下把铁栅栏门拔开了一条缝,首先钻了出来。紧接着,体型更小的几只雌狮也跟着钻了出来。

    雄狮首先扑到一棵树下,两爪搭在树干上,往上看着,舌头鼻子,然后抓着树干,一下一下爬了上去。

    树冠里冒出一阵白烟,紧接着一支步枪掉了出来。雄狮好象是被枪声吓到了,狼狈地跳下树跑开。

    但是这些狮子明显好几天没人喂了,饥肠辘辘,另一头雌狮灵巧地爬上树,把一个清兵拖了下来。他绝望地挥动了两下手脚,就不动弹了。紧接着,一大群狮子扑上去,撕扯起来。

    这时候雄狮跑过来,把雌狮们赶开,自己趴上去大吃起来。

    雌狮们失去了猎物,又转向别处。两头雌狮同时扑向花坛,又从里面拖出一个清兵。

    南小雅坐在一旁,看着车长贴着潜望镜,咬着发白的嘴唇,明白发生了什么。她闭上眼睛,颤抖着大口喘息着,用最后一点力气说道:

    “清……清军狙击手……全部……全部清除完毕,可以推进了……”

    车长也是脸色惨白,但他喃喃地道:

    “那个步兵叫刘小胜……南小雅,你为他报了仇了……还有其他几个人,你也为他们报了仇了……”

    南小雅现在才明白自己干了什么。

    ……这是她的第一次实战,毕业后的实习。尽管没亲手开枪,但一次就要了四条人命。从今天开始,血腥的狙击手生涯就要开始了。

    她无力地靠在舱壁上,手脚冰冷,哭了起来。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