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集 狙击之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这边的明军听到有狙击手,都躲在坦克后面、紧紧趴在地上。--凤舞文学网--远处鳄鱼池里不断传来水花声,很多士兵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人悄悄问道:

    “刘小胜在里面干什么呢?”

    懂的人面色不忍,小声道:

    “刘小胜已经让清虏打死了……鳄鱼正吃他呢……”

    他这样一说,骇人听闻的消息立刻传遍了周围,所有士兵都咬着牙,沉默不语,听着水里的不断翻滚声,好象是刘小胜还活着一样。

    徐向德轻吐了一口气,命令道:

    “扔颗手榴弹进去,别让鳄鱼再吃他了。”

    “是!”

    一个士兵投了颗手榴弹过去。鳄鱼池里一声巨响,掀起血红的水柱。

    水面平静,翻滚声没有了。士兵们脸上才有了一点血色,心里好受了点。

    对面有狙击手,那连露头观察都很难了。虽然坦克装甲车不怕狙击手,但这样况不明的往前推进,太吃亏了。

    犀牛房里,这个连的连长端着望远镜,从缺口探出头来看,想找出那个狙击手在什么位置,让机枪干掉他。但是“噗”的一声闷响,他仰面倒在地上,大檐帽滚到一旁,前脑壳被掀开了,地上一大片血泊。

    副连长猛扑过去,抱着连长悲怆地大喊:

    “连长!连长!……连长!!!”

    “当”的一声,副连长也栽倒在地,钢盔上穿了个洞,鲜血涌出来。

    犀牛馆里的所有官兵呆呆地望着地上两具尸体,还有墙上二尺见方的缺口,都骇然了。

    一瞬间,正副连长都死了。人民卫队的这个连一下子连指挥官也没有了。

    第一坦克排的排长在坦克里也不敢露出头来,他在潜望镜里看了半天,也看不出对面狙击手藏在哪儿。

    对面有一座十几米高的土丘,估计是猴山,上面怪石嶙峋、灌木、小树丛生。山顶还有一座大房子,可能就是猴舍。不行,况太复杂了,任何一处都可能藏人。

    他觉得不能再拖了,用耳麦命令道:

    “全体注意——目标,前方土丘,机枪覆盖扫!”

    几辆坦克和装甲车上的机枪吼叫起来,子弹呼啸着扑过去,对面假山上石屑横飞,树木、灌木丛枝叶纷落。这样扫了一分多钟,算是象征的“覆盖”了一遍。

    不能再扫了,枪管都已经很了。而且啄木鸟速太快,耗弹量太大。--凤舞文学网--

    他命令一辆装甲运兵车开过鳄鱼池,贴近猴山去搜索,让这边的机枪、迫击炮做好掩护。

    徐向德还不知怎么回事呢,自己靠着的装甲车突然向前冲去,他一下子摔倒在地,反应过来,迅速冲到另一辆坦克后面。

    那辆装甲车冲到鳄鱼池边,从一处缺口慢慢地开下去,进了水中。……刚下水还能慢慢往前开,但是还没到池心的时候,发动机怪叫两声,熄火了。

    装甲车里十名士兵看着脚下慢慢进来的水,面面相觑。他们都不敢抬头,也不敢下车,就这样躲在车里。

    坦克排长从潜望镜中看到,水才刚过装甲车负重轮,居然就熄火了!而且离池心还有好几米呢!

    “妈的!”他猛捶了一下舱壁,怒不可遏。这样的话,坦克底盘高度和它差不多高,也是过不去了的。他命令道:

    “弃车,全部回来!”

    鳄鱼池里装甲车后门打开,士兵们鱼贯跳到水里,猫着腰争先恐后划着水,拼命往回跑。

    “噗通!”

    一个士兵后心中弹,扑到在水里。旁边的士兵过去扶起他,用力拖着他往岸上走,紧接着他也中弹了。……又两具尸体漂浮在鳄鱼池里。

    其他士兵没命地跑回来了,躲在掩体后边面如白纸,瑟瑟发抖。

    现在人民卫队的坦克陆续开来,现在已经有二十五辆了,都集中在犀牛馆后面,也就是动物园围墙外的街道上。它们都各自占了阵位,一声令下,就可以撞开围墙攻进去。

    人民卫队的步兵也跟进过来,现在动物园南边的街区里,已经以排、连为单位,分散驻扎了两千多步兵。他们也在清除、肃清残余的清兵。这些步兵随时可以跟着坦克攻进去。

    ……

    但是坦克的面前有鳄鱼池,和一道人工河,坦克过不去。

    这也是八旗四师师长古尼因布的明智之处。他选择这个地方做战场,就是想引人民卫队攻进来,抵消掉他们的装甲优势。动物园里池沼可不止这一处,人民卫队别想好好用坦克了。古尼因布在这里摆开机枪阵地、迫击炮、狙击手组成的大杀场,想尽量消灭、或者重创人民卫队这支劲敌。打残了人民卫队,南京会好打得多。

    古尼因布此时可不像皇上那样焦急。他的心态要平和的多,也实际的多。他要的是“打下南京”,而不是“今天打下南京”。到南京紫城里过年,这话是皇上说的,不是他说的。今天打不下(看来是打不下了),丢的也是皇上的脸,不是他古尼因布的脸。

    反正他已经是第一个攻进南京的师长了,封贝勒、元帅军衔、一级巴鲁图勋章、银元50万块,他已经到手了。古尼因布现在要的是步步为营,巧打,悠着打,力求稳妥,不想为了皇帝的面子把弟兄们拼光。那样的话,他八旗四师就给别的部队当了炮灰,接下来的更大果实就不是他的了。

    ……

    石胜利的营指挥坦克也开来了。坦克营的营部建立在犀牛馆里。现在现场的最高指挥是石胜利大尉了。

    石胜利跳下坦克,把手扔给随从,大步钻进犀牛馆,立刻就被刺鼻腥臊的味道熏得皱眉。他盯着地上两具尸体,说道:

    “这都是对面狙击手干的?”

    周围惊魂未定的官兵都纷纷点头。

    他又问道:

    “这儿步兵军衔最高的是哪个?”

    虽然附近已经部署了两千多步兵,但比较乱,下面人找了半天,在这里的只有一个徐向德军衔最高,少尉排长。

    石胜利冷眼看着这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少尉,说道:

    “你组织一下,让步兵冲锋吧。”

    徐向德也盯着这个比自己大三级的长官,冷冷地道:

    “长官,您这是要弟兄们的命。”

    “什么意思?打仗哪有不要命的?”

    徐向德忍着火,说道:

    “长官,您也知道,清军肯定在后边布置了大量机枪,就等着我们冲呢。没有坦克的话,弟兄们伤亡太大了。”

    石胜利从没被下级这样顶撞过,越发的恼怒,但是他忍住不发作。这毕竟下的是一条自杀命令。石胜利深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指着外面:

    “那你给我想个办法,让我坦克过去。”

    “我已经想好办法了。”

    徐向德淡淡说道。

    ……

    “对,用钢缆捆好,捆结实,”石胜利对手下的车长布置着,指挥着他们干体力活儿,“别留那么长,捆近一点。太重了?再来几个人帮忙!”

    馆门口,十几个棒小伙子正在喊着号子,用坦克上的钢缆绳捆着死犀牛。

    一头大犀牛五六吨重,将近四米长,近两米宽,把它推进人工河里,就填死一大半了,再扔上十来只沙袋,坦克就可以开过去了。

    但这需要先把犀牛拖到河边。有坦克干活,这并不难,关键是到了河边,要靠人把死犀牛解开、推下河。现在对面有狙击手,最后一步干不了。

    所以说,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清除清军狙击手。

    一般军官都知道一个常识,对付狙击手,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狙击手。

    石胜利用野战电话向司令部报告了况,请求快速派优秀的狙击手来。高大义的声音几乎震破耳膜:

    “不是已经确定了狙击手大致区域了吗?那怎么不能用炮轰?用狙击手去慢慢磨,那得多长时间!”

    石胜利心里苦笑,心说能用炮轰我还不知道么。他对着话筒道:

    “报告团座,现在敌人狙击手很可能就在猴山上,但山顶上的猴馆被我们的人和清军分别占领着,正在争夺呢!……所以没法用炮轰!”

    电话那头沉默了,高大义恨得牙痒痒。下令让猴馆里的人撤下来肯定不现实。且不说撤不撤得下来,就算撤下来,也就是把整座猴山、猴馆都让给了清军,到时候再夺猴山、猴馆不知又得多长时间、死多少人。

    再说,为了一个狙击手,又得发动一规模炮击。……而且他只有一个人,只要趴得好,趴得是地方,那就算一个炮兵师来饱和炮击,也很难说能炸死他。……典型的大炮打蚊子。

    高大义一咬牙,说道:

    “你等着,我跟司令大人报告。”

    ……

    一辆轻型装甲车开进来了,停在犀牛馆旁边。这辆装甲车一看就不是人民卫队序列的,轮式的,很轻盈,就像一辆大一点的轿车差不多大,一人多高,头上有个小炮塔,装着一机枪。

    这是一辆统帅部的装甲侦察车。

    车门打开,一个影低着头,敏捷地冲进犀牛馆内。

    犀牛馆、也就是坦克营指挥部内,石胜利、徐向德和所有官兵都吃惊地盯着这个瘦小的影。

    最多一米六的个头,军大衣下摆都快到了脚跟,一顶大钢盔卡着小脑袋,快卡到鼻梁了。怀里抱着一条长长的大帆布袋,感觉快要比他人还高了。

    更奇怪的是,他的钢盔表面还包着一层帆布,看上去就像个大帽子一样。

    这个人刚跳进来,犀牛房里一团黑,他好像还不很适应,抬着尖瘦的下巴,眯着眼睛,努力从钢盔下面观察着房间内的所有人。

    (明早还有一更-)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