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集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八辆人民卫队的军车沿着盘山公路行驶,突然最前边一辆“嘎”地刹住,后面车辆相继停下。--凤舞文学网--

    前方一个戴钢盔的士兵站在路当中,右手挎枪,左手高举一面小旗。

    左边靠山体的是一座反坦克工事,岩石上露出半个水泥地堡,击口内,57毫米反坦克炮泛着金属的寒光,炮口指着排头的卡车。右边靠悬崖的路边,也有一座小碉堡,里面机枪也瞄着车队。

    那个士兵端着步枪跑过来,看到副驾驶上的肚子疼,先敬了个礼,然后问:

    “长官,前方是要塞区,您的证件、通行证、还有调兵命令,麻烦都给我看看。”

    肚子疼心说不好,哪有通行证和调兵命令啊!

    旁边开车的是个突击队老兵,他悄悄的道:

    “长官,咱把这个卡子收拾了?”

    肚子疼摇摇头,看着前方接连不断的反坦克地堡和机枪堡,心里明白,就算拿下这一个,前边也万万闯不过去。这些工事都是阻挡敌方坦克的。坦克都闯不过去,就这几辆卡车,还不够塞牙缝的。

    他摇下车窗,先把自己的证件递出去,然后说道:

    “我们是接到要塞里的电话,临时过去的,通行证和调兵令都没有。我能打个电话吗?”

    守兵仔细地验过他的证件,又对着照片看了半天脸,才递还给他,问道:

    “长官,是哪位大人给你们的命令?”

    “唔,”肚子疼眼珠一转,说道,“是我们向大人。他在要塞里,奉旨调我们进要塞,和里面的卫军换防。你打个电话给他就知道了。”

    守兵听他说让人民卫队和卫军换防,心中就有点怀疑。他借机说:

    “长官,向大人在我们要塞里没有办公室的,不好找,我帮您接我们要塞司令时大人。”

    说着头也不回地进碉堡里了。

    肚子疼心中叫苦,一旦打到时必成那里,十有要露馅。向大人在里面也危险了。

    当时谋划的也是太仓促,万没想到路边的反坦克地堡也会出来盘查。不过这也难怪,无缘无故的,这么多辆军车直奔要塞而去,这种非常时期,但凡负责点的,都会出来盘查一下。

    碉堡里面,那个士兵大惊失色地听着话筒里时必成的声音:

    “听好了,我们这儿没人命令人民卫队上来!和卫军换防更不可能!把他们给我拦住!不管他们怎么说,一定不能让他们上来!他们硬闯就开炮!”

    “是!是!遵命!”

    他挂上电话,直接拉响了警报,地堡里的士兵都跳了起来,抓起钢盔戴上,炮兵聚精会神守在反坦克炮边,一个基数的炮弹被搬上来了。机枪堡里,机枪手也拉动枪机,准备击。由此上山的一连串地堡,也都进入高度戒备。

    肚子疼脑袋“嗡”的一下,脸上的汗下来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前方地堡跑出几个士兵,抬着鹿柴放在路面上。地堡里扩音器大声喊道:

    “警告你们,不许前进一步,否则我们就开炮!”

    肚子疼头伸出车窗,向后喊道:

    “都待在车上,不要下来!”

    他怕大量士兵跳下车,会让地堡里的守军受刺激,招致机枪扫

    肚子疼自己跳下车,大步走到反坦克堡跟前,蹲下子,对着脚下的炮窗大吼道:

    “你们干什么!想造反啊?开门!”

    里面的炮兵看他的脸都快贴着炮口了,越发紧张,都望着他们的班长。这个堡的班长也趴在炮窗上,对肚子疼说道:

    “我们接到司令大人的命令,不许你们上山!”

    肚子疼捏着自己的肩章,大吼道:

    “混蛋,看见军衔了吗?本长官是堂堂中校,你一个小上士,就这么让本长官趴着跟你讲话吗?开门!我自己打电话跟他说!”

    那个班长犹豫着,肚子疼又吼道:

    “怕什么,我就一个人,手里又没枪,你怕我一个人把地堡端了啊!”

    门开了,肚子疼下到地堡里,“啪”,抬手就甩了班长一个大嘴巴。

    “啊!”班长后退两步,捂着脸,手放在枪上。

    “干什么?掏枪啊?好,你掏你掏,”肚子疼指着自己的领章,一步步的往前,“认得这什么意思吗?人民卫队!保安队!保安队是干什么的,你们知道吧?为什么我们这次来的不是机动队,而是保安队?……还跟长官掏枪?我看你们时司令造反,你们也都跟着学会了是吧?”

    班长被他一个嘴巴、和“为什么这次来是保安队”、“时司令造反”这几句话震住了。地堡里的兵也都呆呆地看着他,也开始咀嚼这几句话的意思。

    肚子疼扶了扶大檐帽,说道:

    “我们这次来,查的就是时必成!你们还打电话问他,他能让我们上去吗?你们已经打草惊蛇了!……时必成有重大投敌嫌疑,定淮门6号军火库爆炸就跟他有份!他想把紫金山要塞、还有陛下一块儿卖给清虏,你们准备跟着他吗?啊?你们嫌大明士兵不过瘾,想当鞑子兵?”

    他说着抓起电话,递给班长,吼道:

    “快点,趁时必成还没把要塞卖掉,快解除警戒!”

    班长脸上汗下来了,后退一步:

    “我……我们接到的命令,不能随意更改的……大人,我们当小兵的不懂那么多,违背长官的命令,我们吃罪不起!”

    肚子疼紧急如焚,知道多耽搁一秒,向大人就多一分危险。--凤-舞-文-学-网--他一脚踢在炮弹箱上,大声问道:

    “除了时必成,谁还能命令你们?……女皇陛下?她是最高统帅,总行了吧?”

    那个班长一惊,结结巴巴地道:

    “这个……我们还从来没有……这也太……”

    肚子疼二话不说,抄起话筒道:

    “给我接要塞总机!……请为我接陛下。”

    一地堡的人都瞠目结舌地望着这个中校。

    ……这也太牛了吧,一个中校,说打就直接打给女皇陛下了……以前都说人民卫队得宠,没想到到这种程度啊!

    那个班长面白如纸,中剧烈跳动,心想他这是虚张声势还是玩真的?……活这么大还没跟女皇陛下说过话呢!要是女皇陛下真推翻了时司令命令,让自己放人民卫队上山,听还是不听?

    陛下虽说是军队最高统帅,但那是名义上的,能直接指挥的只有卫军和人民卫队,普通的陆军还没受过陛下的调动呢!自己只是个小上士,难道在自己这里开先例?

    肚子疼也紧张得要命。他虽说只比向小强低两级,但他可不像向小强一样三天两头见陛下,他也从没跟女皇陛下说过话。

    电话那头出现了朱佑榕的声音,显得很紧张:

    “喂?”

    肚子疼稳定了一下呼吸,恭敬地道:

    “陛下,臣人民卫队保安队司令,杜腾。”

    他轻言细语地把这里发生的事奏报了一遍,听得满地堡的守军都并着呼吸,大气不敢喘。

    然后,肚子疼向那个班长招招手,指指话筒。

    那个班长满面通红地慢慢挪过来,双着颤道:

    “喂……”

    电话那头和蔼地声音道:

    “你叫什么名字?”

    班长咽了一口干涩的唾液,轻声道:

    “陛……陛下,臣……卑职……郑三贵……”

    “呵呵,姓郑啊,那我们算半个本家了……听得出朕的声音吗?怎么样,不怀疑吧?”

    郑三贵听的清清楚楚,平时广播里陛下的声音听过不知多少次了,怎么会听错!他“啪”地立正,大喊道:

    “卑……卑职绝不敢怀疑!”

    “三贵,”朱佑榕的声音小声道,“朕告诉你一个秘密……现在时必成和卫军作乱,已经软了朕,还要打开要塞,放清虏进来……三贵,你知道么,现在朕的命运、要塞统帅部的命运、还有大明帝国的命运,在你的手中。”

    郑三贵捧着话筒的双手不住颤抖,面部抽搐着,两大滴眼泪流了下来,激动的泣不成声:

    “陛下……陛下……三贵有罪……三贵知道该怎么做了……您放心吧……”

    “嗯,有你这句话,朕就放心了,”朱佑榕轻声道,“三贵,那就拜托你了……回头你到朕这儿来领一枚勋章。”

    郑三贵捧着那头已经挂上的电话,激动的望着周围。整个地堡的全班弟兄都用羡慕的眼光望着他。郑三贵擦掉脸上的眼泪,大喊道:

    “你们还等着干什么?解除警报!搬开路障!让人民卫队的长官们去救陛下!”

    ……

    要塞司令时必成接到盘山公路地堡内的电话后,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如同锅上的蚂蚁。他看着下级军官们出来进去,搬运着文件,地上撒满的文件纸,心中更加烦躁不安。现在统帅部虽说还在指挥抵抗,但都已经在准备撤离了。

    他在心里咒骂郑恭寅和李夫人那两个外戚,妇人之见、无胆无识,一场宫变被他们弄得像过家家一样。软、裹挟陛下也就罢了,居然还没止陛下打电话。现在陛下到处打电话,弄得各个部门人尽皆知。好吧,这就算了,反正卫军已经控制了要塞,大家也都想走,暂时没什么事。可是鬼知道谁帮陛下把人民卫队调来了。还好刚才下令挡住了,没出事。

    他想着,要是从一开始就让他也参与其中,这场宫变会“专业”得多,起码一开始就要把陛下房间的电话掐断。但话说回来,如果当初他们拉自己参加,自己是无论如何不敢的。

    时必成很想去提醒郑恭寅和李夫人,一定要把陛下的电话掐断,不要以为卫军控制了要塞,就万事大吉了。但他不敢。这样一来,自己就算参与进去了。就算撤到内地,陛下还会是陛下,手里还有人民卫队,秋后算账是肯定的。那俩外戚,他们是陛下的亲人,不会怎么样的。外人往里掺和就傻了。现在自己没参与,最多算“不作为”,法不治众,还不会怎么样。阻止人民卫队上山,那是他们先说谎的,事实并没有“换防”的命令嘛!

    但时必成想前想后,就是没想到向小强现在已经在要塞中了,还已经把几道关卡全拿下了,就等着长驱直入。

    ……

    向小强此刻和时必成一样,也急的团团转。原本以为15分钟援兵满能来,结果等了二十几分钟,好不容易才看到大队援兵涌进小厅。

    肚子疼简单地对向小强说了经过。向小强满意地拍拍他的肩膀,夸道:

    “处理的好,不愧是子腾!”

    然后他看了一下表,说道:

    “不能再耽搁了,现在我们每一秒钟都在失掉阵地,我们先拿下要塞,再去保卫南京!开始!”

    两扇大门推开,中央指挥厅展现在眼前。

    向小强冷眼看着噪杂的指挥厅,现在已经不是先前火朝天的指挥景象了,而是一片混乱,只有少数几个高级将领在大地图前调兵遣将,其他人都在跑来跑去,搬运文件去烧。几口大箱子放在地上,一摞摞的文件被扔进去,扔满一口就有两个兵抬走。

    向小强怒气升腾起来:我们在前线浴血奋战,指挥部已经在准备跑了。他们已经不把南京老百姓的死活放在心上了。

    向小强手持要塞图纸,左右各指了一下,后人民卫队士兵立刻涌进来,兵分三路,人手一支冲锋枪,每队都拿着地图,两队往左右通道前进,深入要塞,中间一路留下控制大厅。

    这时候,一个军官才发现他们,叫道:

    “喂,你们是干什么的!”

    大厅的侧面,一个卫军二话不说,立刻开火了。

    这边人民卫队立刻也卧倒,几支冲锋枪一起还击,那个卫军捂着腰眼倒在地上。

    大厅里顿时一片混乱,那些小女军官们尖叫着趴在地上。

    大厅里的另外十来个卫军开始依着大会议桌、沙盘桌、沙发桌椅进行还击。但是寡不敌众,人民卫队留在大厅里的人是他们的三倍,三十多只冲锋枪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

    因为大厅里还趴着很多高级军官,双方都不敢用手榴弹。就这样枪战。冲锋枪的声音回在山腹大厅中,震耳聋。

    人民卫队这边不断喊着:

    “卫军司令造反,挟持陛下,人民卫队奉旨救驾!只惩首恶,余者不论!……弟兄们放下枪,陛下既往不咎!”

    那边卫军士兵心里也都猜的不离十,自己的司令跟着两个外戚裹挟陛下,都传的沸沸扬扬了,只不过是卫军纪律严明,奉命行事罢了。眼下见人民卫队喊出这种话来,都知道奉旨的是人家,矫旨的是自己。心里先都虚了。

    一个卫军背靠着沙盘,喊道:

    “既往不咎,陛下真这样说吗?”

    向小强抬头喊道:

    “这位弟兄,我是人民卫队司令向小强!”

    那边卫军喊道:

    “小的们见过向大人!……打着仗呢,不能给您敬礼了!”

    向小强喊道:

    “听着!你们先前都是奉命行事,何罪之有?我现在代陛下向你们传旨:立刻放下武器,听从人民卫队指挥!……现在你们知道了,再顽抗就真的是作乱了!陛下宽厚!现在放下枪,包你们没事!”

    女皇陛下一贯待下宽厚,这是公认的。卫军被说动了,一个人喊道:

    “别开枪,我们出来了!”

    十来个卫军举着手,慢慢站起来。

    向小强趴在地上抬起头,向前一挥手,后的几十人立刻爬起,冲过去捡起枪,占领了整个大厅。

    ……

    李根生和肚子疼各带一支队伍,分别向军官办公区和生活区推进。两路分别遭遇了一场交火,但和想象的不同,卫军抵抗的都很弱,和大厅的形差不多,被喊上几句话后,都放下枪投降了。

    军官办公区,卫军司令乔中楚在办公室里坐着,听着走廊上越来越近的枪声,还有不断传来的喊话声,知道大势已去。

    他本来并没有作乱的意思,只是受到了郑恭寅的“晓之以理、动之以”,不愿眼看着陛下落到清虏手中而已,头脑一,跟着他们做了一回。

    按照常理,这场宫变之后,朱佑榕的皇权基本上就控制在郑恭寅和李夫人手中了,所以即使陛下对自己不满,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何况郑恭寅还许诺:撤到后方后,把他调到更高的职位上。

    但是现在万没想到,人民卫队会从天而降,出现在防守严密的要塞里。这样一来,权利会瞬间回到陛下手中,自己真成了乱臣贼子了。

    乔中楚苍白的脸上渗满了汗珠,颤抖着抽出佩枪,放在桌上,又拿出一张白纸,写着遗言。

    但是手抖得太厉害,一个字也写不成。他把纸撕得粉碎,抓起枪往口中插去。

    食指怎么也扣不下去,大地的汗珠滚下来,沁入眼中,辣的很疼。

    乔中楚大叫一声,把枪拍在桌上,打开门冲到走廊上,大喊道:

    “停止抵抗!我命令停止抵抗!……我乔某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向陛下请罪!”

    ……

    朱佑榕在房间里,听着越来越近的枪声,向小强的喊话声也清晰地传来。

    “听到了吗?你们听到了吗?,”她欣喜地对门口两个卫军说,“向卿来了!向卿真的来救朕了!”

    两个卫军忐忑地互相望着,一个人小声赔笑道:

    “陛下……我们有罪啊……您别记恨我们就成了……”

    “怎么会!”

    朱佑榕大度地摆摆手,拿着茶几上一块糕饼吃着。现在心花怒放,也感觉饿了。

    “砰!”门开了,郑恭寅和李夫人闯了进来。朱佑榕回,吃惊地望着他们。

    他们一个面如土色,一个满脸泪水,双双跪倒在地:

    “榕榕啊……”

    “榕榕啊,舅舅跟你赔罪了!……舅舅都是为了你好啊!你可不能记恨舅舅啊……”

    朱佑榕望着他们这个样子,心中像打翻五味瓶,难受极了。她叹了口气,慢慢踱回自己的卧室,关上门,不想再听他们哭求。

    两人见朱佑榕关上门,一下子惊恐了,扑上去使劲敲门,一边大声哭求:

    “榕榕!开门啊!我是舅舅!”

    “榕榕,我是妈!好孩子,快开门,我们都是为了你好啊!”

    过了一会儿,朱佑榕开门出来,他们一下子跪在她脚下,一把鼻涕一把泪。

    朱佑榕很想把冷面孔板到底的,但终于忍不住了,也流出泪来,蹲下搀他们,但他们都赖在地上,谁也不肯起来。朱佑榕索也坐在地上,抱着他们哭道:

    “舅舅、妈……你们这是干什么,折煞榕榕了……你们放心,没什么的……事归事,但咱们永远都是一家人……你们永远是我的舅舅、妈……”

    郑恭寅和李夫人这时才像捡了一条命,抱着朱佑榕大哭起来:

    “榕榕啊……”

    “好孩子……”

    ……

    过了一会儿,外面的枪声都停息了。门口向小强的声音传进来:

    “人民卫队司令向小强,求见陛下!陛下可安好?”

    门口两个卫军也不等朱佑榕说话,马上打开门,枪都扔在地上。向小强恭恭敬敬的走进来。后肚子疼和李根生也跟进来,一看这还有两个卫军,“啊”了一声,就要掏枪。

    “不要!”朱佑榕喊道,“他们两个有功无罪!”

    向小强面对朱佑榕,深深鞠了个躬,轻声道:

    “陛下,臣救驾来迟,请陛下恕罪。”

    朱佑榕轻轻抹掉眼泪,站起来,望着站在面前的向小强,突然一种巨大的欢喜从心底传遍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这绝不是被救了一命后的狂喜。这场事,自己本来也没生命危险的。……自己重新掌握了权力?也不像。……可以继续守南京、百姓们免遭屠戮?不,自己看到向小强后,想到的明明不是百姓。

    向小强向前一步,望着朱佑榕半天,咧嘴一笑:

    “陛下,我收到你的信,就来了。你……您没事儿吧。”

    朱佑榕心跳得很快。她咬着嘴唇,露出微笑,点点头:

    “我没事。”

    向小强余光瞥到了缩在一团的郑恭寅和李夫人,看到他们正用恐惧、怨毒的目光望着自己。

    他一愣,想起来刚才看到朱佑榕和他们抱头痛哭的一幕,立刻上前蹲下,搀起他们,一边安慰道:

    “哎呀,侯爷和李夫人受惊了……末将一听说那乔中楚叛乱、挟持陛下、侯爷和李夫人,就急得不得了,赶快赶来了……侯爷和李夫人都安好吧?”

    郑恭寅和李夫人一怔。他们本以为会看到向小强盛气凌人的嘴脸呢,没想到这年轻人还这么给面子。

    郑恭寅转念一想,自己和向小强本就无怨无仇,可以说关系还不错。只不过这次是人家向小强抓住机会、踩在自己肩膀上前进了一大步而已。如今自己输在他手里,今后权势什么的,是不用想了。现在陛下不计较,向小强又这么给面子,自己该知足了……

    他脸上和气的笑着,眼中闪过一丝感激,抓着向小强的手笑道:

    “哎呀,小向……向大人啊,这次多亏你来得及时啊!……唉,今后还要多多关照啊!”

    他拍着向小强的手背,语带双关地说着。李夫人怔了一下,也明白过来了,赶紧跟向小强说了很多感谢话。

    朱佑榕看着舅舅和妈这副嘴脸,又泛起一丝厌恶。但她也很感激向小强,保全了自己舅舅和妈的尊严,也算是保全了皇家的尊严吧。

    ……

    “拟召。”

    朱佑榕淡淡地说着。

    朱佑榕的皇室秘书夏小姐连忙排开纸笔,等着记录。

    向小强、李根生、肚子疼都垂着手站在一旁,心中猜测着要如何赏赐。郑恭寅和李夫人坐在一旁沙发上,满眼嫉妒地望着向小强。

    朱佑榕缓缓说道:

    “升向小强为中将军衔,暂扩编人民卫队至十万人。大明帝国所有武装力量,除非收到朕的相反旨意,一概归人民卫队节制。卫军并入人民卫队,直接归向小强指挥……”

    缓缓几句话,屋里人都惊呆了。

    郑恭寅跳起来,大声疾呼道:

    “陛下,万万不可啊!”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