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集 软禁女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抱歉,昨天实在太累了,没赶上夜里发,今天凌晨爬起来写出3500字,赶紧发上来。--凤-舞-文-学-网--这两更加起来也算将近7000字了吧,嘿嘿)

    高高的江滩上,硝烟弥漫,对岸清军的炮弹不断落下。

    一辆装甲运兵车停在城墙下,指挥官吹着尖利的哨子,十来个士兵从车上跳下,散开卧倒。一“啄木鸟”机枪架在土坡上,居高临下,准备击。

    背后就是残破的南京城墙。脚下几百米远,就是筑垒地区,再往前,就是开阔的江面。

    这里是定淮门南五公里处。这里明明还没有被攻破,但防线守军已经出现部分溃逃了。守军自己的宪兵弹压不住,甚至有的宪兵也跟着逃跑。

    下面一个清兵也没有,却不断有明军守兵从坑道中爬出来往上跑。

    城墙下的人民卫队机枪手压低枪口,瞄着越来越近的溃兵,等待着长官的命令。尽管钢盔下的目光冷冷的,但手都有点颤抖。虽说是逃兵,毕竟是自己军队的人啊。

    装甲车上大喇叭的声音飘着:

    “我们是帝国人民卫队,命令你们立刻返回战斗岗位……陛下还在南京,你们不准再后退一步,违者格杀勿论……你们的防段并未丢失,主动放弃格杀勿论……我们是帝国人民卫队……”

    下面的溃兵越跑越近,听到广播都有些犹豫,站住了望着上面远处的装甲车,和飘扬着的黄底黑剑军旗,不知道是继续跑还是回去。

    后面的溃兵也跟上来了,看到前面的人不跑,也站住喘粗气,纷纷问道:

    “怎么回事?”

    “是啊,怎么了?”

    “人民卫队的!不让跑了,说格杀勿论!”

    “跑啊,不跑傻子!北边没跑掉的都死了!”

    刚说完,头上一阵刺耳嘶叫声,脚下的泥土炸起一溜灰尘。

    溃兵们都吓呆了,望着上面,远处的机枪冒着青烟,一个人民卫队军官挥舞着手让他们回去。

    这时,远处装甲车的喇叭里“格杀勿论”的命令停下了,一个军官拿着话筒现场喊道:

    “统统回去!……清虏皇帝已经放出话来,拿下南京烧杀十天!现在你们扔下枪逃跑,很快南京城里就会躺满尸体!……不止南京,很快你们的家乡也会一样!……现在女皇陛下还在南京,要靠你们来保卫!如果你们还是个大明军人的话,如果你们还是个男人的话,现在立刻回去战斗!……作为同样的大明军人,我不想处死你们!我更不想鄙视你们!……快回去!!!”

    “拿下南京烧杀十天”、“你们家乡也会一样”这两句话几乎一下子就让所有的溃兵醒悟了。他们相互看着,拔腿就往防线上冲去。

    人民卫队军官摘下帽子,摸摸汗津津的头发,长出一口气。--凤舞文学网--一旁的机枪手也埋下头,暗自庆幸。

    在人民卫队的严厉督战下,防线缺口两侧的守军恢复了顽强的战斗,定淮门的缺口没有继续扩大,整个南京防段避免了全线崩溃。

    ……

    恐慌已经蔓延到了紫金山要塞里。

    清军已经进南京城的消息,让这里一团混乱。要塞里的宪兵已经全换成了朱佑榕的卫军。他们戴着钢盔、手持冲锋枪,整齐地站在中央指挥厅里,纹丝不动,目不斜视,给这个慌乱的大厅里带来一点稳定感。

    朱佑榕在自己房间里坐卧不安,走来走去。她知道自己这个状态根本不能到指挥厅离去,所以只是让侍女每隔一会儿去指挥厅里取回最新战况报告。

    旁边郑恭寅、郑玉璁、李夫人都坐在那里,焦急的盯着她。他们是来这里劝说朱佑榕离开南京的。当初沈荣轩让朱佑榕住进紫金山要塞里,一方面是这里难以攻破,即使南京全部沦陷,要塞也固若金汤;另一方面就是紫金山要塞和长江防线的交通隧道相连,危急关头可以通过防线隧道撤到别的城市。

    但现在南边的通道已经被切断了。清军在南京和马鞍山之间的子母洲已经形成了突破,那一段防线失守了。而且定淮门这里,又有一千多米被水淹掉了。现在向南去马鞍山已经不行了,要走的话,只能向东去镇江。如果清军在南京和镇江之间再形成一个突破的话,那就两头被掐断,彻底走不了了。

    “榕榕,”李夫人干着急望着她,“不能再犹豫了!你再犹豫……咱都得落到清虏手里!”

    朱佑榕脸白白的,使劲儿抓着一柄扇子,脯不停起伏,突然立住,又突然踱起步来。

    “榕榕,”郑恭寅急得嘴上都是泡,“榕榕你听我说,现在连沈阁老也建议你离开了……走吧,我们走吧,南京的事,沈阁老会处理的!”

    朱佑榕突然停下,眼睛里显出血丝,干涩着嗓子说:

    “你们也听说了吧?”

    “听说什么?”

    “清虏皇帝许诺,攻下南京,纵兵烧杀十天。”

    郑恭寅和李夫人对视一眼,李夫人柔声道:

    “榕榕,这个你也信,清虏皇帝那是说说而已,他为了拿下南京,什么都许得出来……不见得真会纵兵烧杀。”

    朱佑榕盯着她,声音打着颤:

    “妈,你说不见得,如果见得呢?”

    李夫人嘴唇,现在只急得想让朱佑榕离开南京,想不到这个傻丫头也从哪儿听到这个消息了。眼下较起真儿来,真是越发的走不了了。

    朱佑榕早就让边这些亲人先走,是这几个皇亲国戚不愿意,非要陪圣驾的。如今势危机,郑恭寅刚才已经悄悄跟李夫人说,要不先走算了,但李夫人无论如何舍不下朱佑榕。这已不是陪不陪圣驾的问题了。朱佑榕是她哺大的,像亲女儿一样。不顾她的生死自己先走,郑恭寅做得到,李夫人做不到。

    郑恭寅看了李夫人一眼,对朱佑榕胡诌道:

    “榕榕,没关系,沈阁老会继续发出消息,说你还在南京的……”

    朱佑榕根本没理睬舅舅这个拙劣的谎言,拿起桌上的一份报告,说道:

    “现在防线上开了个大口子,清虏想顺着这个口子往两边撕开,但我们两边的守军仍能拼死顶住,为什么?因为将士们知道我还在南京!向卿的部队在帮着朕拼命堵口子,他们的口号就是‘陛下还在南京,不能后退一步’!如果朕这时候离开了,将士们的抵抗意志就塌了!南京就完了!……南京……南京会被他们烧杀抢掠,整整十天!扬州十……扬州十的惨剧,活生生就在南京了!”

    说完,她把报告一扔,冲到里间摔上门,扑到上大哭起来,谁叫也不开。

    李夫人犹在心疼的叫门,郑恭寅上前悄悄把她叫到一旁,使了个眼色,外间的宫女都出去了。

    郑恭寅悄声道:

    “夫人,您是陛下的母,我是陛下的舅舅,陛下的格,我们最熟悉不过。陛下平温顺敦厚,可一旦犯起倔来,那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的。”

    李夫人摇头道:

    “侯爷不必劝我了,你要走请便,如果陛下执意要留下,我是不会扔下她自己走的。”

    郑恭寅摆摆手道:

    “夫人误会了。本侯的意思是说……”

    他略微靠近,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着计划。

    李夫人一惊,瞪着他道:

    “侯爷,这可是矫旨!……虽然陛下是咱们自己家的孩子,但……但她毕竟是大明天子!这件事太大了!”

    郑恭寅低声道:

    “夫人差矣。夫人请想想,陛下在这个世界上,谁是她最亲的人?”

    李夫人观察着他的表,眼睛转了转,慢慢说道:

    “要说最亲的人,自然是陛下的外公延平王和几位长公主……不过要说最亲‘近’的人嘛,那也就是……侯爷和妾二人了。”

    郑恭寅一笑,认真地道:

    “不错。正是你我二人。……陛下是极重感的孩子。这件事要是外人做,那自然是一桩大罪。但是这件事咱们做的,她就算一时气愤,事后想想咱们是为了她好,那也就过去了。来方长,咱们眼下先救下了陛下的命,陛下纵有怨气,将来也容得慢慢化解。要是今不果断,陛下真落入清虏手里,那咱们可就什么也没有了。”

    李夫人缓缓点头,又踌躇着道:

    “那卫军的司令,我倒和他很熟。只是卫军卫军,按道理是只听陛下的啊!我们怎能调动?”

    郑恭寅道:

    “谁说要调动了,只是跟那卫军司令晓之以理,把这个道理说透,让他配合一下而已。……咱又不夺权不篡位的,是为了陛下好,谁都晓得这个道理的。就算他是卫军司令,嘴上再说忠于陛下,他也是人,到底不愿陪在南京等死的。再有咱们给他撑腰,我再许他一大笔钱,给他后半生荣华富贵,加上这又不是什么叛逆大罪,他没有不配合的道理。……呵呵,说是陛下的卫军,其实陛下根本不怎么管卫军,她跟人民卫队走得近些才是真的。其实这卫军说起来,反倒是夫人你比陛下人更熟些。”

    李夫人被他说动了,望了一眼紧闭的里屋门,想想在里面犯倔的朱佑榕,便点点头道:

    “行,侯爷,妾就去跟卫军司令说!”

    ……

    朱佑榕在卧房中哭够了,爬起来擦擦眼睛,感到有些奇怪,为什么妈和舅舅都不继续敲门劝说了。她又坐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开门出去。

    妈和舅舅已经不在了,房间里站着两个卫军士兵,看到她出来,相互看了看,然后立正站好。

    朱佑榕很诧异,为什么卫军士兵能进自己的房间?

    她问道:

    “你们为什么在这里?”

    一个士兵看看同伴,说道:

    “回陛下,是……是司令大人命令我们来的。”

    “叫你们来干什么?……唔,李夫人呢?”

    朱佑榕说着向外走去。

    两个士兵又相互看了看,一咬牙,同时闪拦在朱佑榕面前。

    朱佑榕一惊,抬头望着他们,又笑道:

    “你们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朕说?”

    一个士兵硬着头皮道:

    “请陛下暂且在房中安歇,侯……侯爷和李夫人正在为陛下安排起架离京,很快就好,请……请陛下不要出去。”

    朱佑榕慢慢瞪大了眼睛,有点不敢相信。她怔了片刻,又笑道:

    “胡说,快让开,我要出去。”

    另一个士兵抬起胳膊,拦在朱佑榕脸前,大声道:

    “陛下,我们奉了铁令,要在这房中保护陛下,请陛下不要出去!”

    第一个士兵赶紧补充道:

    “李夫人说了,南京马上失陷,这是为陛下好!”

    朱佑榕望着他们。慢慢的,她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政变。软

    她脑袋“嗡”地一下,心中一阵强烈酸痛……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