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集 防线被攻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朕问你们,如果朱佑榕……连那个小女孩都敢在南京呆着,为什么朕就不能到浦口去?嗯?卿们,你们给朕一个理由。--凤-舞-文-学-网--”

    北京皇城,军机处大厅内,几个军机大臣和将领站在地下,盯着满地的碎瓷片,冷汗直流。

    广武皇帝坐在一张鼓凳上,翘着二郎腿,脚尖一转一转,马褂下摆搭在腿上,轻摇折扇,脸上一团和气。

    但他越是这样,面前的臣子越是冷汗直冒。

    “叭!”

    广武一脚把一块破瓷片踩成两半。

    噗通,一个军机大臣跪下了。接着其他几人犹豫了一下,也都跟着跪下了。

    广武皇帝看着脚下跪了一地的臣子,仰天大笑。下跪嘛,从先帝朝就废了多年,但最近臣子们是跪得越来越平常,越来越不当回事了。

    ……十几个师都到了对岸,硬是打不进去,损失惨重……自己心的精锐,八旗六师被全歼,几千俘虏被人家拉到街上游街……师部参谋还被人家弄到法庭上,当着那么多外国记者审讯判刑,最后绞死……

    这帮奴才,要是把一半当奴才的本事拿去替朕办事,大清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啪”,一滴汗珠滴在了陆军大臣布尔察-礼敏面前的方砖上。这位着元帅服的老头嘴唇哆嗦着,犹豫再三,大着胆子奏道:

    “皇上,那南明朱佑榕敢留在南京,是仗着紫金山要塞的坚固,实际在我大清炮火之下,根本不敢走出要塞一步……而且地下隧道的四通八达,伪帝朱佑榕住进去的时刻,就已想着如何逃跑……那朱佑榕黄毛丫头,勇气如何比得上吾皇万岁?皇上英明神武,实不值得与那丫头去比啊……”

    布尔察-礼敏既是陆军大臣,也是军机大臣。清朝的军机处名义上是临时机构,所以军机大臣都是由内阁大臣兼任的。但军机处实际从雍正创立,一直延续到今,军机大臣实际就是皇帝的私人助手。而真正的大清内阁,则完全是摆设了。

    广武站起来,冷笑道:

    “朕说过,要到南京朱家皇宫里过年三十儿。今年年三十儿是23号,今儿个已是22号。算子也该是今儿个动啊。礼敏,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朕明进不了朱家皇宫,所以今儿也不必去了?嗯?”

    礼敏冷汗直滴,也不敢回话,只是扑在地上直磕头。其他几名大臣更是伏在地上,不再敢说一句话。

    广武扔下扇子拍拍手,从墙上摘下宝剑,抽-出一截看了看寒光,微笑道:

    “朕还说过,如此优势的兵力,如此好的天气,再打不下南京,就该有人自裁了……”

    他“啪”地插回去,大吼道:

    “……难道朕是说着玩儿的吗?!”

    ……

    22黄昏,十二架战斗机护航着三架容克-52盘旋在蚌埠军用机场上空,次第落下。

    半小时后机场开出长长的车队,前边是装甲车开路,后边是载着卫兵的军卡,中间是八两黑色大轿车,后面又是长长的军车队列……

    车队并未停留,直接往蚌埠火车站开去。如此隆重的车队仪式,蚌埠这个地方从没见到过。经过市区时,马路两边站满了卫兵,引得百姓纷纷观看猜测。

    快天黑的时候,从浦口调车场开来的几节装甲列车到了。在蚌埠调车场上完成拼装后,一声汽笛长鸣,长长的军列喘着粗气缓缓开出,沿着津浦线向南,直扑浦口。

    军列中间夹着几节豪华装甲列车,两门47毫米加农炮指向铁路两侧……

    “皇上,”一名上将哈着腰,从宫女手里接过汤盅,讨好地捧到广武的手上,笑道,“前边儿有点儿雾也不要紧,咱坐这火车开的也快,明儿早上也就到浦口了。”

    广武喝着盅子里的参汤,淡淡地道:

    “永贵啊,明儿早上到倒不要紧,朕这里也没什么,就是你,你能给朕在大白天打过长江去就成。--凤-舞-文-学-网--你可是朕的将,又即将担任第八集团军司令主攻南京,到时候打不出彩来,大家不好看。”

    第6军军长富察-永贵“噗通”跪在地上,表决心道:

    “皇上,奴才永贵受皇上提拔重用,此恩难报!明天誓将率军渡过长江,一举拿下南京,把个好好的紫城双手捧给皇上!不然的话,奴才便战死沙场,以死报效皇上!”

    广武放下汤盅,拿毛巾擦擦嘴,脚踢了一下他肩膀,笑道:

    “行了,起来吧!”

    ……

    1936年1月23,年三十早晨。

    浦口火车站到浦口码头的铁路两侧,欢声雷动,一浪高过一浪。

    长长的军列在铁轨上慢慢行进。几节装甲列车被调到了前端。最前边是一节平板车,堆着沙袋,两门40毫米高炮指向天空。

    广武皇帝一戎装,头戴钢盔、腰系佩剑,雪白的手扶在沙袋上,嘴上叼着香烟,不时抬起右臂向两边成千上万的清军士兵挥动。

    他每一次抬臂招收,就会引发一次狂的欢呼。

    严密境界的宪兵后面,那些脸上、腿上缠满纱布的伤兵互相攀扶,举起拐杖向空中疯狂的挥舞,沾满血污的嘴巴发出狂的欢呼,连那些躺在担架上的伤兵也都撑起子,烧焦的脸上泪水纵横。

    所有清兵看到御驾亲征,几天的失败颓丧感都抛到脑后,每个人都发疯地喊着,中只剩下必胜的狂,和报仇雪恨的渴望。

    “咔!”列车抵达浦口码头,停下了。

    排山倒海般地欢呼从的四面一浪接一浪传来。广武皇帝数次微笑着抬起双手,都没有用,最后高昂的士气把他自己也完全感染了。

    他爬到沙袋堆上,一手拿着香烟,一手拿着扩音器,只说了一句话:

    “弟兄们,朕来了,朕带着你们打仗!!!”

    欢呼十倍地沸腾起来,每个清兵都红着眼睛,跳着脚,泪盈眶。

    ……

    欢呼声中,几个宪兵押着一个捆成粽子的人过来。那人穿着将官制服,已经没了帽子,肩章和领章也被撕掉了。

    广武拿着扩音器笑道:

    “此人弟兄们都认识,他就是第八集团军司令,郭络罗-奉东!他的第八集团军主攻南京,兵力比南京守军多出两倍,炮火多出十倍!还有连续几天的漫天大雾!结果怎么样呢?他带着你们丢盔卸甲,让你们失去了那么多弟兄,像孬种一样被人家打回来!”

    四面咆哮着:

    “宰了他!宰了他!……”

    两旁宪兵解开绳子,郭络罗一下瘫在广武脚下,面如土色,哀叫道:

    “皇上!”

    广武一伸手,旁边捧上一把剑。广武拿着剑,低头笑道:

    “朕说过,如此优势兵力,如此大雾天气,打不下南京,是要有人自裁的。奉东,朕记得,当时你也在场吧?”

    “皇上……奴才在场……”

    “很好,”广武点头道,“你第八集团军负责南京,兵力、火力都比明军远远占优。如今丢盔卸甲,损兵折将,你认为那个自裁的人该是谁?嗯?”

    “皇上……”郭络罗面无人色,磕头如捣蒜,“开恩啊……”

    广武皇帝眉毛一挑,怒道:

    “战局败坏到此,你不自裁,你让谁去自裁?嗯?让集团军群司令?让下面的军长师长们?嗯?难道让这些弟兄们替你自裁?”

    四周咆哮声更甚,纷纷要处死他。

    广武“噌”地拔-出剑来,仍在郭络罗面前。两旁侍卫大惊失色,急忙挡在面前,大叫:

    “皇上不可!”

    侍卫官一个眼色,两旁宪兵会意,扑过去抓起郭络罗,按到平板车下的空地上,拿起那柄剑,猛地一挥,三尺鲜血喷出,郭络罗的人头已被高高提起。

    四下欢声雷动,清兵们好像报了个大仇一样,欢呼声震天。

    广武皇帝盯着鲜血淋漓的人头,眼中出杀气,嘴唇,咬着牙对着扩音器吼道:

    “打下南京,让弟兄们快活十天!……朕只要紫城,外面整个南京,全是你们的!!!”

    这个许诺几乎让浦口码头爆发了。所有清兵都发出野兽般地咆哮。浦口的几十万清兵已经成了兽兵。

    ……

    上午八点。

    此时长江上雾已经很淡了,能见度达到了几百米。南京段的江面,宽度只有千米左右,也就是坐船驶出三五百米,就能清晰地看到对岸。前两天的那种十几米外一片白的形,再不复见。

    长江两岸,地动山摇。双方的全部火炮,都在疯狂的往对方岸上倾泻炮弹,南京北部和浦口南部,已经被硝烟和尘土完全吞没了。

    自1月20号凌晨以来,清军再一次仗着兵力优势,在南京段全线进攻。北到栖霞,南到子母洲,三十多公里的江面上冲锋舟、火轮密密麻麻,缓慢地压向南岸。

    南京定淮门外的江堤观测堡里,南京段防线炮台司令孙报国少将举着炮镜,从窄窄的观测口中望着江面,口中喃喃地道:

    “清虏这次拼命了……”

    一枚炮弹落在近处,堡内一颤,低矮的水泥顶上落下大把的尘土。

    孙报国蹲了一下子,又站起来,扶扶帽子,端着炮镜说道:

    “他们的船靠近了……快到岸了……他妈的,怎么炮火还不停?……他们真的疯了,步兵船靠那么近了,火力准备还不停……好吧,命令全线——”

    副官拿着电话大喊道:

    “命令全线——”

    “速炮各就位!”

    副官愣了一下,又拿着电话大喊道:

    “速炮各就位!”

    几百门小口径机关炮已经被炮兵冒死推出掩体,进入露天炮座。炮组快速卸下轮子,把机关炮固定在水泥炮座上,飞快摇着手柄,几百门20毫米、37毫米、30毫米机关炮同时降低炮口,二联、三联、四联的炮管瞄准了远处的江面。

    此时,整条南京段防线上还在地动山摇的爆炸,偶尔有一门机关炮被炸成火球、掀上天空,残破零件和血模糊的四肢四散落下。那些炮兵戴着钢盔,死命蹲低子,没有一个人反逃跑,都在拼命搬着炮弹、测算着击诸元。不时有一两个炮兵被弹片击中倒下。

    几分钟内,已经伤亡三百多人,几乎没有一个炮组是满员的了。

    孙报国少将在观测堡里,端着炮镜盯着江面。近了,已经很近了。

    此时,副官转报告道:

    “报告大人,全部炮组准备完毕!”

    “急速击!”

    副官马上传令道:

    “急速击!”

    霎那间,几十公里的江面上火线密布。江面上腾起团团黑烟,无数条冲锋舟陷在烈火中快速沉没。一时间落水清兵像蚂蚁一样,挣扎呼救,水面漂着一层红色的血汤。

    雾不够浓,清军的烟幕弹不断打过来,很快江面上、明军炮组、机枪堡周围都是白烟密布。

    冲锋舟越来越多,几乎挤满了整个江面,南岸的机关炮根本扫不过来。那些20毫米的机关炮用的是弹鼓供弹,一只弹鼓里有五十发炮弹,持续击能力还好些。那些37毫米、40毫米机关炮就不行了,虽然威力强大,但却是用弹夹供弹的,每联炮管打上几发就得换弹夹。

    周围清军炮弹不断爆炸着,每门炮的炮组成员不断阵亡,原本三个人搬弹药的,很快减到两个人,很快又减到一个人……不长时间,几乎所有的炮座周围都躺满了空弹壳、空弹夹,还有炮兵的尸体。

    先头的清兵冒着明军的炮火、同时也冒着己方的炮火,前赴后继,一往无前。冲锋舟里的清兵低着头,炮弹溅起的水花不断扑到他们钢盔上。冲锋舟引擎太慢,船上的清兵都把步枪枪托伸到水里,拼命划水。

    虽然伤亡惨重,但还是有两三成的冲锋舟成功到达南岸。船上的清兵欢呼着跳下来,举着枪,划着没腰的水拼命往泥沙滩上的芦苇丛里挣扎。

    但是前方芦苇丛后,隐隐约约的几个小钢堡升起来了,随着“嗖嗖”的啸叫,一股浓重的汽油味,几条十几米长的火龙直扑过来。霎时间干枯的芦苇丛成了一片火海,火海中几百个火人挥舞挣扎着,倒在泥沙滩里,成了焦炭。

    然后,江堤上每隔十几米便露出一个小黑孔,很快被人从里面推出泥沙,形成1公分宽的击口。紧接着,这些击口都吐出了火舌,追逐着没被烧到的清兵。

    这些机枪暗堡的现,一时间让泥沙滩上尸横遍野。

    但是北岸更密集的重型炮弹打过来,这些暴露的火力点很快便被摧毁了。同时,已经过来的清兵也被自己人的炮火炸伤天。

    定淮门观测堡里,孙报国的副官放下电话,颤声报告道:

    “大人……南京段防线的速炮……只有三分之一还在打了……”

    “为什么?!”孙报国扔下炮镜,咆哮着,“为什么他们步兵都过来了,炮兵还不停?为什么他们自己炸自己人?为什么他们甘愿被自己人炸死?他们不造反吗?”

    他再次扑到观测口边,嘴唇颤抖着,大地冷汗滚落下来,喃喃地道:

    “他们这样打……我们就得暴露在炮火下迎击……这样我们顶不住的!他们死的起,我们死不起!……这种打法……这不是打仗,这是青皮耍混混!”

    ……

    此时,浦口码头上,一个浑是土的年轻人戴着钢盔,站在战壕里,抓着望远镜往江面看。

    南岸的炮弹不断落下,泥土不停地掀到他的钢盔上。他抖抖脑袋,抓着望远镜,哈哈大笑:

    “好!很好!!非常好!!!……就这样打,咱爷们儿中午进南京!”

    旁边几个高级军官满脸惨白,扑上去抓住他,哀求道:

    “皇上!您好歹到掩体里去吧!”

    “皇上,您是大清之本,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大清怎么办啊!”

    广武皇帝扔下望远镜,转过脸来,咬着牙道:

    “好,朕到掩体里去!”

    “皇上英明啊!”

    “但你得给朕立下军令状,中午之前攻进南京,否则夷你全族!……如何?”

    周围将领一呆,都干咽唾沫,面如白纸,谁也不敢再劝了。

    这时一个中尉提着野战电话和线圈跑过来,先给皇帝“啪”地立正,然后激动的说道:

    “皇上,俺已经接好了!”

    广武拍拍那个中尉的肩膀,笑道:

    “好小子,你辛苦了,休息一下去吧!”

    中尉激动的快哭出来了,站得笔直,大喊道:

    “报告皇上,俺不累!”

    广武皇帝微微一笑,一下翻出战壕,接过电话,站直了对着话筒说道:

    “弟兄们听好了!”

    整个浦口码头上,都回着他的声音:

    “……弟兄们,你们冒炮火,朕陪着你们冒炮火!……”

    四下爆炸声中,欢呼又响起来了。本来还趴在地上的清军士兵们,此刻疯了一样,争先恐后的上冲锋舟,前赴后继的向南岸冲去。已经没人在乎自己的炮火了。

    ……

    定淮门观测堡里已是一片死尸了,孙报国抱着电话,挣扎着说了最后一句话:

    “防线……已破,臣孙报国……以死报国!”

    几个清军冲进来,大喝道:

    “快投降!”

    孙报国微微一笑,拔出佩枪插-进口中,开枪自尽。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