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集 升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一间休息室里,秀秀蜷缩在沙发上,泪痕未干,也不哭了,呆呆地望着对面墙上的画,向小强和秋湫一左一右坐在她旁。--凤-舞-文-学-网--

    秋湫拿着手绢,惜地给她擦着脸上的泪。

    向小强反而显得有些不自在。早上还可以动手动脚、肆意轻薄的未婚妻,晚上就变成了公主,这个变化太大了。

    这个时候本该把秀秀拥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的,向小强却有了一种心理障碍,束手束脚,畏首畏尾,生怕秀秀觉得自己搂抱的不是秀秀,而是这个公主份。

    其实向小强这是标准的以己度人。秀秀此刻缩作一团,双臂抱着子,心中极其孤苦,非常希望向小强能像早上车上那样抱着自己。偏偏这个平占自己便宜的男人,此刻像个柳下惠一样,规矩的不能再规矩。她又不像秋湫那样大胆,主动投怀送抱,她是绝对做不出的。

    “哎呀,看你们两个!”秋湫受不了了,把秀秀往向小强那里推了一下,心中一酸,嗔道,“小强,秀秀那么可怜,你就在那里傻坐着。”

    秀秀就势倒在向小强怀里,脸贴着他的膛,抽了两下鼻子,温柔的像只小猫。

    向小强抱着这个货真价实的琉球公主,心嘭嘭直跳,手也不敢到处乱摸,只是笨口拙舌地安慰起来。

    ……天,这算不算捡到宝了?

    刚才秀秀已经斩钉截铁,拒绝承认琉球王是自己的父亲,只承认自己是妈妈的女儿。向小强问她是如何认得陈妃的,秀秀只是说自己在宁波海军大学校的时候,母亲病重,家里没钱,实在没办法,接到弟弟的电报,说母亲让她去南京尚王府要点生活费。秀秀当时很诧异,不知道母亲染病,为什么能从尚王府要来生活费。转念一想,自己也姓尚,也许是尚王府沾点亲戚也说不定。

    到了南京,怯生生地找到尚王府,报上母亲的名字。谁知跟捅了马蜂窝一样,一位娘娘让人把她带进去,先是像审贼一样审了一番,然后好一通羞辱痛骂,骂她母亲当年跟尚王怎样怎样,说了许多不堪入耳的话。秀秀当时听了如五雷轰顶,根本就不相信。那个娘娘骂完后,让人把秀秀赶出去,不顾秀秀跪地哀求,一分钱也不给。

    秀秀救母心切,接连几天上门哀求,最后世子尚荣出门经过门口,看这个女孩长得和自己真有点像,没准真是自己妹妹,一时心血来潮,从口袋里掏出几明洋扔给她。但就是这像打发叫花子似的举动,终于激怒了秀秀。她扔下那几张钞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尚王府。当时她一边哭一边发誓,这一生都不会再踏进这个地方。

    最后还是回到学校,向秋湫开口。秋湫二话没说,向家里要了一笔钱给秀秀,救了她母亲的命。

    向小强和秋湫对视一眼,秋湫点点头,表示有这么回事。

    秀秀又抽泣起来,对秋湫道:

    “对不起……一直都没钱还,秋湫,我……”

    “说什么呀!”秋湫作势打了她一下,“讨打!”

    向小强问:“那位娘娘就是这个陈妃吧?”

    秀秀点点头。

    至于秀秀母亲是谁,当年怎么认识琉球王尚贵的,向小强和秋湫都很好奇,但他们都知道这事最好不要打听。这是秀秀心中的痛处。

    “向大人。”

    秀秀贴在向小强怀里,小声说着。

    “咳咳,”向小强看着秋湫,讪讪地说道,“秀秀啊,你还是跟秋湫一样,叫我小强吧。”

    向小强明显感到秀秀心跳加快了,过了好一会儿,就听秀秀仍是小声叫道:

    “向……大人。--凤舞文学网--”

    唉,这妮子犹豫半天,仍是改不过口来。也许此刻她和自己一样,越想避开这个公主份,就越畏首畏尾。秀秀何尝不是生怕自己觉得她仗着高贵份,言语放肆?至少在今晚,这件事刚捅出来的时候,她是绝不敢改口叫“小强”的。

    向小强叹了口气:

    “怎么了?”

    “我……我不想去领勋章了,我……就想呆在这间房间里。”

    “嘎?”秋湫一听就急了,“这怎么行呀,这可是女皇陛下……”

    向小强止住秋湫,鼓起勇气,捧起秀秀的脸,凝视着瓷娃娃般的皮肤,还有挂着泪花的眼睛,缓缓说道:

    “秀秀,你要勇敢些,根本不要在乎那个什么陈妃,你记住,你就是琉球王国的公主,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外面那些人只会羡慕你,你一出去,他们都会过来讨好你……”

    秀秀轻轻挣开他的手,深吸一口气,很坚决地道:

    “向大人,从今以后,‘公主’二字,再也休提。我和那家人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只是我妈妈的女儿……我从来就没有父亲。我就是秀秀,是大明海军少尉,向大人的副官。我还是……”

    她脸一红,咬着嘴唇,半天才鼓起勇气继续道:

    “还是……还是向大人的未婚妻。”

    向小强心中一暖,感到一阵欣慰传遍全。他再次把秀秀拥入怀,轻轻吻上她的嘴唇。

    秋湫站起来,喃喃地道:

    “我去……我去看看授勋仪式开始了没有。”

    然后便悄悄出去了。

    ……

    今晚的“主菜”——授勋仪式开始了。

    陈妃和世子原以为今晚秀秀来到这里,只是作为向小强的未婚妻,陪他来的,当他们看到女皇朱佑榕亲手把一枚一级梅花勋章佩在秀秀前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至此,秀秀终于和秋湫一样,有了一级梅花勋章。

    人民卫队机动部队参谋隆美尔中校、第一机步团团长高大义少校、第一摩步团团长张如海少校、第二摩步团团长孙报国少校、第三摩步团团长范伯平少校、第一坦克营营长石胜利大尉,每人获得一枚一级梅花勋章。

    人民卫队司令向小强、人民卫队机动队司令李根生、首都卫戍部队司令王汉棠,各获得一枚更高级别的——二级朱雀勋章。

    王汉棠麾下的几个作战得力的师长,也获得了一级梅花勋章。其中就包括第26师师长侯鹤坤,那个羞辱逃兵的师长。他自己也负了伤,吊着膀子来的。

    发完勋章后,这些人佩戴着勋章站在一起,摄影师拍照留影。

    众人正想上前祝贺时,门口高声报道:

    “最高统帅部总参谋长——张照先大人到!”

    众人一阵窃窃私语,纷纷让开了一条道。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元帅捧着帽子,扶着佩剑大步进来。

    这又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众人都在心里猜测,难道是战局又有什么变化,赶来奏报陛下?还是老元帅看不过去陛下这个“勋章派对”,前来劝谏?

    但是看着陛下有成竹的微笑,还有跟在张照先后的两个捧着什么东西的军官,大家又觉得好像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老元帅张照先满面严肃,先向朱佑榕鞠了一躬,然后转过来,望着这排佩戴勋章的年轻人,露出了微笑。

    呼!大家松了一口气,看来不是来找陛下不痛快的。

    张照先命令道:

    “首都卫戍司令王汉棠中将、人民卫队司令向小强上校,请上前一步。”

    王汉棠和向小强都不及多想,抬腿一个正步,整齐地迈出列。

    张照先微微一笑,宣布道:

    “鉴于二位在南京保卫战中表现出的卓越才能、以及突出贡献,经最高统帅部、陆军总参谋部研究,奏请陛下恩准,今晋升王汉棠中将为上将军衔,晋升向小强上校为少将军衔。”

    说着一个手势,边的两个军官捧着两个托盘,各站到向小强和王汉棠边,张照先摘下他们的肩章和领章,又从托盘中拿起新的肩章领章,为他们佩戴上。

    向小强心中一阵狂喜,中跳个不停,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但终于控制不住,咧开大嘴笑了起来。

    往旁边看去,王汉棠也是合不拢嘴,脸上和自己一样的惊喜表。看来他也是事先不知的。

    张照先给向小强佩戴上少将军衔后,和他握握手,微笑道:

    “祝贺你,向将军。”

    向将军!

    自己从此就是将官了!军衔终于和自己“司令”的职务相称了。

    向小强激动的满面通红,紧握着老元帅的手:

    “谢谢长官!”

    接着“啪”地立正,敬礼。张照先也向他敬礼。

    向小强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大明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将军。心中不感慨万千。自己来大明不过一个多月,当初只是个从锦衣卫班房里放出来的“间歇偏执”患者,连件衣服也没有。到了今天已经成为年轻的将军。有个电影不是叫《从奴隶叫将军》么?自己虽然比“奴隶”起点高一些,但也算是“从小强到将军”了吧……

    张照先又从随从手里接过一军服,捧给向小强。向小强恭敬地双手接过。

    王汉棠本来就是将官制服,升军衔只要换下领章肩章就行了。但向小强原来只有校官制服,要发给他一将官制服。

    向小强捧过这珍贵的将军制服,看到大檐帽下,制服叠得方方正正,裁剪、装饰都比自己的高一个档次。而且好象是全毛料的。当然,远不止这么一,还有夏季制服、秋季制服、军礼服、作训服、军常服、大衣、披风、新的佩剑、佩枪、皮靴……这只是走个仪式。

    授衔完成,两人向后转,面向场内宾客,接受着如潮水般的掌声。又是几下闪光白烟,摄影师把这一刻拍入影像。

    下面两人的属下们鼓掌最起劲儿,都在为自己的长官叫好。尤其是向小强的人,几乎都把巴掌拍红了,脸也兴奋得通红。他们知道,向小强升了将军,很快就该他们水涨船高了。

    秋湫兴奋地拍着巴掌,满脸都是幸福。秀秀也是笑容绽放,她觉得这好象是上天的补偿似的,虽然今晚自己经历了暴露份的痛苦,但现在马上在向小强上补偿回来了。向小强现在就是自己的全部依靠,还是母亲和弟弟的依靠。以后一旦有什么事,再也不用去尚王府向那家人乞讨了……秀秀含着泪水,从心里为向小强高兴,也为自己高兴。

    核心的授勋、授衔仪式完成,在掌声中,今晚进入了实质上的核心节目。

    冷餐会开始,气氛又恢复到了开始的随意,宾客们端着香槟,拿着餐盘,围着餐台捡自己喜欢的食物吃,三三两两的笑谈。

    话题中心无非是两个:今晚新鲜出炉的最年轻将军——向小强,和神秘的琉球公主——尚秀。

    为了保护秀秀,向小强让秋湫先送她提前回去,然后再回来当自己的女伴。

    众目睽睽之下,挂着勋章的“神秘公主”低着头,裹在向小强的大衣里,由秋湫护在怀里,快速穿过议论纷纷的人群,飘然而去。

    有经验的宾客都意识到,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大明上流社会都有精彩话题了。

    而且,大概明天小报上就会有反应了吧。

    朱佑榕因为来的晚,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觉得此时的注意力中心理应是自己的。但看到所有人都在兴致勃勃地议论尚秀,还夹杂着“公主、公主”的,一问才知道先前的那一幕。

    理智告诉她,自己的份不太适合去打探这种八卦,但女人的好奇心都是非常强烈的,朱佑榕八爪挠心,终于忍不住,把陈妃叫过来,拐弯抹角地问了几句。

    陈妃不敢瞒朱佑榕,但又不甘心承认秀秀就是尚王的女儿,只是说这女孩子曾到尚王府来要过一次钱,谁知道她的底细云云。但朱佑榕联想到尚秀和尚贵、尚荣的长相,一下就明白了分。

    朱佑榕品着口中酸酸的香槟,心中没来由的一丝失意。

    ……看得出来,向小强是很秋湫的。但他再秋湫,秋湫不过是个江湖老大的女儿,地位和自己差得很远。如今他边又有了个尚秀,虽然是私生女,但血统之高贵快要赶上自己了……而且,她的容貌一点不在自己之下……

    朱佑榕失神地把玩着手中的象牙柄折扇,突然惊醒:我为什么要跟她们比?有什么必要跟她们比?真是莫名其妙……

    她下意识地摘下手,攥住冰凉的香槟杯,然后把手心贴在滚烫的脸颊上降温……

    向小强今晚既兴奋又狼狈。因为两个话题都与他紧密相关,他自然成了接下来几个小时的关注中心。

    虽然是西式冷餐会,但很多人还是按照中国人的习惯,过去跟向小强敬酒。向小强被灌了不少杯,秋湫心疼夫君,而出,替他喝掉了不少。向小强这才发现秋湫原来颇有些酒量。

    还好是香槟度数低,要是葡萄酒,这么多杯,俩人非钻到桌底下不可。

    向小强第一次经这种场合,而且还是作为话题中心,自然不是这些沙龙老手的对手,一晚上说了不少错话,也闹了不少笑话。不止一个人戏称他“驸马爷”,郑恭寅更是拉着他的胳膊,嘻嘻哈哈地问,是不是发现手里的东西是宝贝,才赶紧送回家去,怕在这里被人偷走了?郑玉瑭也来拍着他的肩膀,半真半假地向他请教,把一位公主泡到手的诀窍是什么?

    向小强自然是汗颜不止,狼狈不堪。

    跳舞的时候,向小强发现,秋湫除了很能喝酒,舞也跳得非常不错。不但华尔兹跳的好,居然还会跳当时刚开始流行、难度很大的探戈!

    向小强不会跳舞,被郑玉璁和另几位年轻女军官硬拉着,跳了几曲华尔兹、把她们的鞋都踩了一遍后,晕晕的倒在沙发里,看人家跳舞。

    秋湫在场上翩翩起舞,几乎是从头跳到尾,从文雅的英国华尔兹、到奔放的维也纳华尔兹、到狂野的探戈,她是一支也没放过,成为了今晚的舞池明星,几乎把朱佑榕的风头盖过了。

    向小强看着场上的秋湫,脸跳得通红,渗满了汗珠,使尽浑解数在跳舞,忽然感到有些心疼。

    ……她真的是因为太高兴了吗?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