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集 要塞宴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向小强看着关于白色劳斯莱斯的报告。--凤舞文学网--

    第一张是东厂转交来的。据他们说,剪子巷附近小巷如蛛网搬繁复交错,加上有雾,那辆白色劳斯莱斯很快便消失在视野中了。

    当时跟踪时候,东厂的车是轿车,而且是先开的,跟在了前面。人民卫队的是卡车,跟在了后面,转了一个弯就被甩掉了,所以人民卫队这边更是什么也没看到。

    第二张纸是人民卫队保安队对全南京白色劳斯莱斯的调查。

    其实南京的劳斯莱斯轿车还是不少的,但这种纯白色的只有十八辆,基本都是给女眷使用的。经调查,其中八辆都是大型三排座的,就是女皇陛下的哪一种。剩下十辆才是他们看到的那种两排座的。

    这十辆里面,两辆属于延平王府、一辆属于昌平侯府、一辆属于陛下的母广德夫人、一辆属于安庆大长公主府、一辆属于首辅大臣官邸、一辆属于良友百货董事长府邸、一辆属于宁氏矿业公司董事长府邸、一辆属于汉娜-罗斯柴尔德夫人、一辆属于南京摩根银行的经理府邸。

    向小强一个一个看过来,看到第二遍时,目光落在了“宁氏矿业公司董事长府邸”上面。

    宁氏矿业公司?是一个矿业公司啊……难道他们得知了自己与皇室签订的“矿产勘探”计划,所以对自己有兴趣?

    自己当初提的那个矿产计划,在别人看来分明是荒诞至极,当时皇室要不是急着要自己去带队救人,根本不可能答应着这种近似儿戏的东西。何况这些商业巨子,更是精明、实际的人,也会信这种东西?再说,就算他们真的有兴趣,最好的办法也是派人求见,直接谈一谈嘛!这样鬼祟又笨拙的窥探,实在不像他们的手段。

    “就这十辆,没有查漏的?”

    向小强把肚子疼叫来问道。

    肚子疼诚惶诚恐地看了一遍这份材料,又打了几个电话询问手下,然后才很有信心地保证,这种车南京仅此十辆,再无遗漏。

    “很好,”向小强指着上面的宁氏矿业公司吩咐道,“把这个公司给我暗查一下,我怀疑那辆车是他们的。”

    肚子疼有些诧异,犹豫着问道:

    “大人,您能说说为什么怀疑么?属下好查起来有数啊。”

    向小强刚想说“你不必问”,转念一想他说的不错,自己什么都不透露,他们的确不好下手。矿产计划这件事,迟早要搞起来的,到时候大家肯动都知道。现在不要瞒自己左膀右臂了。

    他沉吟了一下,就把他跟郑恭寅和江美庐谈定的那个“矿产协议”说了一遍。

    肚子疼真不愧是肚子疼,尽管一脸莫名惊诧,但一个字都没有多问,也没有用看外星人一样的目光看上司,只是恍然大悟状:

    “大人这样一说,属下就有数了。”

    ……

    “立正——”

    人民卫队军营大院内,向小强一声口令,面前的几名男女军官“唰”地整齐立正,抬首,目不斜视,纹丝不动。

    向小强满意地看着眼前将要随自己参加授勋的几个人。

    机动部队司令李根生中校、机动部队参谋隆美尔中校、第一机步团团长高大义少校、第一摩步团团长张如海少校、第二摩步团团长孙报国少校、第三摩步团团长范伯平少校、第一坦克营营长石胜利大尉,当然,还有自己的宝贝:人民卫队司令副官秋湫中尉、尚秀少尉。

    不得不说,人民卫队的军官们军衔总体偏低了。--凤-舞-文-学-网--从自己开始,哪有职务是司令而军衔只是上校的,就算从麾下的人数来看,也够得上一个师长了,师长一般都还是少将呢。向小强知道,这是由于自己年龄的缘故,二十多岁的将军,毕竟太匪夷所思了。但这样一来,连累的人民卫队里全是一帮低军衔的“高官”。还好外来的隆美尔只是中校,他要是上校,自己还不好指挥他了呢。

    全体都穿上了笔的军礼服,有勋章的都佩上了。带帽花的大檐帽、白手、高统军靴、几个校级军官还挂上了佩剑。这是大明军队和军礼服搭配的制式佩剑,是一种西洋式的轻巧东西。

    队伍最末的秋湫和秀秀穿着蓝黑色的海军军礼服,分别戴上了她们的一级和二级梅花勋章。

    向小强总觉得明军的海军制服要比陆军制服好看,那种深深的蓝黑色总显得面料档次很高,有种很内敛、很一尘不染的感觉。……当然,穿在自己心的两个小妮子上,更是赏心悦目啦。

    “诸位,今晚大家都会见到陛下,见到帝国的很多大人物。陛下还会亲手为你们颁发勋章!……诸位不少都没见过陛下。陛下是很平易近人的,大家不用紧张。授勋完毕后是宴会,宴会完毕后是舞会。南郊大捷靠的是大家付出的勇敢和辛劳,所以,今晚的一切,是大家应得的!……唔,统帅部里那些女军官们都是很漂亮的,大家放开一点,去请她们跳舞吧,不要丢了我们人民卫队的脸!”

    麾下的军官们都笑起来了。

    “好,”向小强微微一笑,命令道,“全体——上车!”

    几辆黑色大轿车缓缓开出人民卫队军营,往紫金山盘山公路上驶去。

    ……

    在半山腰要塞入口停车坪上,向小强特地留心了一下停在这里的汽车。——都是黑色的轿车和军车,没有那种白色的劳斯莱斯。

    报告上说李夫人和昌平侯府各有一辆的。他们也住在要塞里。但他们的车即使在这里,也不可能停在这种临时停车坪上,必定是有专门的车库。

    除了向小强本人,跟他来的人谁也没进过紫金山要塞。当他们交出佩枪、排队进入要塞厚重的水泥入口,每经过一个由机枪孔把守的转弯、和一道戴着臂章的卫兵检查时,敬畏之便多了一分。

    向小强扶着佩剑,大步走在深邃的山腹隧道里,脚步远远的回响着。两边每隔几米,就站着一个戴着臂章和钢盔的卫军,见到向小强从面前经过,便“啪”地立正,行举枪礼。

    秋湫秀秀、和李根生那些军官,紧张兴奋地跟在向小强后面,努力保持着长官的尊严,眼睛直视前方,但余光都忍不住四处瞅。

    隆美尔算是这些人中见世面比较多的,年纪也最长。但此刻他的脸涨得最红,昂首,大步流星,摆足了大德意志军官的派头。他是一个把荣誉感看得比什么都重的人,虽然已四十多岁、不再年轻,但此刻早已血沸腾。

    当他们跟着领路军官穿过中央指挥厅时,全都被震撼了。高大、宽广、金碧辉煌,穿梭忙碌的军官、巨幅的地图、此起彼伏地电话铃声、悦耳回的中央播音,像是巨型的蚁巢中心一样,这个帝国的最高指挥中枢把他们全都征服了。

    秋湫和秀秀,两个小妮子自然是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就连李根生一下那几个校级军官也是四处望着,眼睛不够使。

    隆美尔面色通红,摘下了帽子,掏出手绢擦擦鼻翼,激动地说道:

    “我得说,这个伟大的国家是不可被征服的。能来这样一个伟大的帝国服务,我感到很荣幸。”

    领路的军官很有经验,他带过不少第一次进要塞的人。他先让他们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很有礼貌地提醒他们跟自己走。

    穿过中央指挥厅,拐了几个弯,上了几层楼梯,进入了一条通道。通道尽头,推开两扇大门,眼前便是军官餐厅。

    门口充当侍者的下级军官接过请柬,唱名道:

    “人民卫队司令向小强大人到——!人民卫队机动队司令李根生大人到——!人民卫队机动队参谋隆美尔先生到——!……”

    军官餐厅向小强也没来过,但看得出来,今天是特地经过了装饰的。一百多平米的大餐厅布置得金碧辉煌。水泥地上铺着地毯,墙上装着灯,一束束强光向上打着,照在厚重的水泥墙上,形成特殊的效果。大餐厅周围有一些小门,大概嵌着小餐厅、休息室、吸烟室、卫生间等。

    向小强一看就知道,今天搞的是西式的冷餐会。大厅中摆着几张三层的餐台,上面各式各样的中西菜肴、甜点、水果,银光闪闪的餐具和水晶杯在烛台的照耀下发出炫目耀眼。每张餐台旁都停着一辆装满酒品的小推车,最上面是一只黄铜的大冰桶,一大瓶金色香槟埋在冰块中。

    周围散落着沙发,一些宾客已经在聊天寒暄了。因为空间不大,没有室内乐团现场演奏,但餐厅的角落里放着一只电唱机,黑胶唱片转动着,巴赫轻柔的协奏曲从金色的喇叭中传出来。

    其实这一切都是朱佑榕的主意。那些统帅部的老将军们是不赞成在兵临城下的时候搞这种歌舞升平的。但朱佑榕很喜欢搞这些东西,刚住进要塞,便迫不及待的想搞一个party。但就像老头子们说的一样,这种时候确实不适合这样玩。正好向小强给她打出了南郊大捷,江边的战况也在好转,她灵机一动,搞一个发授勋章的仪式,宴会和舞会不过是授勋的附带罢了。有发勋章这件事做“主菜”,谁也说不出什么来了。

    现场宾客只有不到十个,向小强只看到郑恭寅和卫戍司令王汉棠两个认识的,便打了个招呼,带着边的人走过去,笑呵呵地向他介绍。隆美尔是个外国人,自然引起了周围的眼球注意。本来要塞里就很少见到外国人,就算有也是英官。这次大家看到这个外国人制服不同,还戴着铁十字勋章,听向小强介绍是德官,点头微笑后都窃窃私语起来。

    大明军队里是有一些外国顾问和观察员,一般都是英国人,也有少量法国人和美国人,还有一点白俄。但德国人可是从没出现过的。听介绍说这个德官还是被点名来领勋章的,几个头脑灵活的似乎嗅到了一种味道,一种来自德国的、新的味道。

    “郑玉瑭子爵大人到——!郑玉璁侯爵小姐到——!”

    向小强回头望去,郑恭寅的独子和长女到了。

    郑玉璁自然是向小强的老熟人,今晚又是一香奈儿最新款时装,脖子上钻石闪闪,很随意地把狐狸披肩和鸵鸟皮手袋交给侍者,先搂着爸爸的脖子撒地叫了一声,被郑恭寅笑斥一声后,接着笑吟吟地打量着戎装佩剑的向小强,赞许地点点头,笑道:

    “向大人今晚是主角啊!”

    向小强谦笑道:

    “郑小姐不要取笑,今晚主角怎么也轮不到向某啊!向某今晚能来,不过是侥幸罢了。”

    郑玉璁笑嘻嘻道:

    “哎呀,向大人不得了了,嗯,会打官腔了,向某向某的……不行,我得喝一点,渴死了……”

    说着端起一杯香槟,吭哧一大口,呛得直咳嗽,一旁郑恭寅笑骂着:

    “这丫头,在家不喝水,到这儿来跟牛饮似的,存心给我丢人来着……”

    郑玉璁放下杯子,接过毛巾擦擦嘴,一双俏目往向小强后的秋湫和秀秀瞥去。两个寒酸丫头不想在侯爵小姐面前丢脸,此刻都抬头,骄傲的炫着漂亮的制服和前的勋章。

    向小强正想着怎么跟她介绍,郑玉璁微微一笑,转到一边跟其他人打招呼去了。

    郑玉瑭向小强没见过,听说过他的一些“劣迹”,但今晚见了感觉并不是印象中的油头粉面公子哥形象,而很是仪表堂堂,二十七八岁,一高雅的宴会西装,看了向小强,很自来熟地拍拍胳膊握握手,和他攀谈起来。

    门口又唱道:

    “大明帝国番属、琉球王国国王世子尚荣下到——!琉球国王王妃陈妃娘娘到——!”

    唱声未落,满庭的目光都向门口望去。多数人都不知道今晚也邀请了琉球世子和他的母亲陈妃。这可是重量级贵客了。虽然他们不如在场的其他人离权力中心那么近,但从地位尊贵上来说,今晚除了陛下就是他们了。

    一个穿着黑色礼服的年轻人,挽着一位华服璀璨的中年妇人款款步入。这就是未来的琉球国王尚荣,和他的母亲陈妃。

    尚荣二十几岁,又黑又瘦,体藏在黑色礼服里,显得更瘦小了。两只眼睛却很有神,四下寻找着什么。陈妃挽着儿子,雍容大度,四下颔首致意。

    琉球王室流亡大明多年,历代琉球王的后妃又都是中国人,这个家族早已融入了大明上流社会。在场的贵客大部分都认识他们,纷纷上前寒暄行礼。因为是西式场合,男士向陈妃娘娘行吻手礼,女士行屈膝礼。

    郑玉璁明显跟陈飞娘娘很熟,跑过去很调皮地行了个屈膝礼,然后挽着她的手臂,半撒地聊起来。

    郑恭寅呵呵一笑,也起过去寒暄,但郑玉瑭死死盯着琉球世子尚荣,表相当不善,被父亲暗扯了好几下才不愿地过去打招呼。

    向小强他们地位比郑家父女低,得等候他们打过招呼后,才能上前等着被介绍给尚家人。

    此刻向小强摸了一下头发,整整制服和佩剑,扫视着手下人,准备过去见贵客。

    秋湫突然拽住秀秀问道:

    “咦,秀秀,你想干嘛?”

    “我……去卫生间……”秀秀懦懦地吞吐道,一边偏过头,轻轻挣着,“卫生间在哪儿啊?”

    向小强笑道:

    “你等一下再去,马上要介绍咱们了,那可是琉球王妃和未来的国王啊,我得……”

    他压低声音笑道:

    “我得把你以未婚妻的份介绍给人家。”

    秀秀脸上并没出现幸福的羞,反而是苍白,轻声道:

    “我……我不介绍了,我去卫生间,我很急……”

    秋湫嗔道:

    “好啦,你能有多急啊,几秒钟的事……”

    这时候,郑恭寅在后面笑道:

    “娘娘、世子,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们大明朝的一颗新星,这次南京保卫战,他可是大功臣啊!……咦,小向呢,小向啊,呵呵呵,快过来!哦对了,把你的红颜知己也带过来,哈哈哈!”

    向小强笑着答应着,和秋湫一块儿硬拉着秀秀,来到了陈妃和尚荣面前。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