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集 坦克,前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此刻,树林后面,是一条步兵战壕,战壕前临时拉了铁丝网,几门37毫米反坦克炮架在铁丝网后面,各自分开十几米距离,不时的往清军那边打上一炮,然后赶紧推着小炮到另外一个地方,隔上几分钟再打上一炮。--凤-舞-文-学-网--

    炮的后面是震耳聋、响成一片的发动机轰鸣。几十辆卡车不停的交错开动,一个参谋像乐队指挥一样,不停的发着指示,让某辆车开到某个位置停下,再让某辆停着的车开动起来。

    明军的坦克引擎和卡车引擎都是汽油机,声音差别不算大。再加上这些卡车都打开了引擎盖,声音大了很多,几十辆开来开去的,再配上反坦克炮的不时开火,远处听起来很有坦克集群的效果。

    树林里,几个明军军官观察着树林外几辆冒充装甲车的卡车,每辆车在外面晃上一会儿,躲过几发清军炮弹后,军官们就会给信号,让一辆车撤进来,然后再安排树林后边的一辆卡车开出去,始终保持前方有八到十辆“装甲车”,始终给清军的心头压上一层迷惑和恐惧。

    一声爆炸,又是一辆汽车被清军击中了。几个明军军官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司机满是火滚下来,紧接着被清军打死。机枪手也逃出来了,他运气比较好,猫着腰一路蹿到树林里。

    “长……长官……”他满脸熏黑地扑倒在地,喘着粗气道,“我回来了……我边上那小子……怕是死了……”

    “好,兄弟,辛苦了!”

    两个军官把这个士兵的胳膊架在肩膀上,架着他往后边撤去。同时,树林后边几个兵给一辆卡车副驾驶座位塞上一机枪,从里面把挡风玻璃砸烂,枪管伸出来。驾驶员开车,机枪手就坐在旁边纵机枪,像装甲车那样。

    “好,兄弟们,该你们上了!让清虏尝尝厉害!”

    军官给他们关上车门,引导着这辆车钻过树林,从木板上开过战壕,加入了忽悠清军的行列。

    就在这辆车刚冲出去的时候,南方五百米外,清军的山炮阵地开火了。三十六门75毫米山炮齐声怒吼,小树林和前边这几辆卡车顿时陷在一片爆炸的火光中。

    这三十六门75山炮,是清军八旗第六师携带的最大口径武器。这次他们的任务是轻装快速奔袭,所以并没有带笨重的大口径榴弹炮。那种东西拖累行程,而且从浮桥上运过来需要很长时间,再加上这种浓雾环境,远程火炮用处也发挥不出来。现在这种山炮虽然口径也不算小,75毫米,但山炮的特点就是特别轻便,很大的口径也可以很轻,完全能跟上一线部队,非常适合南京附近的丘陵地貌,也适合浓雾条件下“贴战斗”的需要。

    又是一轮齐,树林里一共吃了72发炮弹,好几处都窜起了熊熊火光,夹着浓重的黑烟,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味,和浓重的汽油味。

    树林里的汽车停的比较密集,一下子就有六辆中弹爆炸。其他的几十辆卡车在军官的指挥下倒出树林,往北撤退。

    对面清军第一步兵团端着刺刀,呐喊着冲过来了。

    战壕里的明军机枪发疯般的扫,冲上来的清兵割麦子似的扑倒在地。本来这种浓雾里机枪作用并不大,清军是冲到很近才能被机枪手看到的。但明军战壕前几米远的那道铁丝网发挥了大作用,清军冲到那里就要停下来,想法过去,不管是钻还是翻,总得停上那么几秒钟。偏偏铁丝网上狼牙刺密布,被钩住衣服的、扯住枪带的,总不能让人顺顺当当翻过去。

    而且铁丝网到战壕的距离,刚好够机枪看见的。一时间铁丝网上鲜血飞溅,扑满了死尸。

    死了几十人之后,后边的清兵不往前傻冲了,原地卧倒,手榴弹雨点般地投过来。明军机枪手赶快把脑袋缩进战壕,一片爆炸过后,又扑到机枪前继续开火,但是很多清兵已经趁机翻过铁丝网,跳到战壕里拼杀起来。

    明军步兵用冲锋枪拼死抵挡,但是战壕里太狭窄了,施展不开,再加上清军不断从前后左右跳进来,明军抵抗了一阵,树林里响起了一声哨子。仿佛听到了信号,明军机枪组爬出战壕,扛着机枪撤退。其他的明军士兵也不再硬拼了,纷纷爬出战壕,跑进树林。

    一千多名清兵冲进树林,端着枪小心翼翼地前进着。因为远远近近的几辆卡车在熊熊燃烧,已经不那么黑了,浓雾在火光照耀下,诡异地飘动着,通红通红,像地狱一样。

    刚才还拼死抵抗的明军,现在都跑得干干净净,只是偶尔在地上看到一辆具尸体。

    枪炮声结束了,现在静下来了,刚才还连成一片的坦克发动机声音,现在也都没有了。

    一个清军紧握着刺刀步枪,一边弯着腰前进,一边咽了口干涩的唾沫,小声说道:

    “喂,前边儿有埋伏吧?”

    边的同伴头皮一炸,狠狠低声骂到:

    “你丫臭嘴给我闭上!”

    搜索前进了几十米,树林越发密起来,前边黑洞洞的,深不可测一样,感觉不知有什么在等待着。--凤舞文学网--

    “轰!!!”

    火光中一声巨响,最前边一个清兵被炸飞了一条腿,摇摇晃晃地倒在地上。所有清兵立刻趴在地上,捂着头,等待着更多炮弹落下。

    那条残腿在半空转了几个圈,一下砸在后面最后一排的士兵脸跟前,吓得他发出一声怪叫。

    林子静了一会儿,什么也没发生。只有那个被炸断腿的清兵不住的惨叫。一个连长喊了一声:

    “都起来吧,是地雷!”

    然后他命令所有人呆在原地别动,让通讯兵跑到后边去请求团部,派工兵排上来扫雷。

    工兵很快上来了,打着手电筒,慢慢地往前探雷。

    跟着工兵往前看的,是几个来自师部的参谋。他们奉师长命来检查这块区域。

    几个参谋跟在工兵后面,也打着手电筒,照着地面,寻找着车辙和其他痕迹。

    “这边儿都是轮胎印。”

    “我这边也是。”

    ……

    “有人看到履带印没有?”

    “没有。”

    “我这儿也没有。”

    ……

    步兵们坐在地上,靠着一颗颗树,大口喘着粗气,暂时放松着快绷断的神经。很多兵都拧开水壶喝水,还有不少兵掏出没抽完的半截纸烟,划火柴点上,美美地抽。

    “喂,”几个军官开始四下小声吼着,“都别他妈的划火柴,暴露目标!”

    “个熊……妈了巴子的,”清兵们把划着的火柴扔在地上,小声咒骂着,“划根火柴都他妈的这么多事,那些扫雷的还打着手电筒呢,要暴露早暴露了!”

    他们把火柴装回怀里,互相用烟头借火。各种低声的牢谩骂到处都是,攒了半夜的窝囊气纷纷爆发出来。

    “驴!咱这后半夜打的都叫什么鸟仗!”

    “说的是,上半夜的歼灭战打得多漂亮!可下半夜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明军也不堂堂正正拉出来打,就这么一小口一小口的。”

    “小口?一口吃掉咱的先头侦察营,还小?”

    “吃掉活该!侦察个鸟去了,害我们死那么多人,我他……”

    旁边一个大兵扑上来,拽住他领口吼道:

    “你谁?你谁?你小子有种再说一遍?”

    这边眼看要干架,军官赶紧过来喝止,训道:

    “干什么,一个个的?有劲儿是吧?没处使是吧?自己兄弟干架算啥英雄?告诉你们,是爷们儿把劲儿攒着,等咱进南京,到时候随你们怎么折腾!”

    这么一说,这些清兵都不吵了,纷纷发起狠来:

    “等进了南京,老子见人就杀,都他妈别拦着啊!”

    “见人就杀,你有那么多子弹吗。”

    “妈的,老子用刺刀,绑起来挨个挑。”

    “老子一把火把皇宫给烧了。”

    “哎哎,要说南明的好东西,啥最多啊?”

    “啥?”

    “漂亮女人呗!”

    “对对,不错!哈哈!”

    一提女人,这些清兵眼睛都放起光来了,开始满面红光地发誓:

    “的,只要打下南京,挨家挨户搜,咱专上秦淮河那一片儿去找,那儿都是官太太,官小姐。”

    “我一天来一个十七八的,不行,要十五六的,你们都别跟我争啊……”

    ……

    这些清兵说的满面红光,攒了半夜的窝囊气都暂时忘到脑后去了。

    工兵排探了半天雷,探雷器一直穿过这片林子,诺大的区域,只找到另外四枚地雷。看来明军真是撤退仓促,只来得及埋下这五枚地雷。

    而且,地上的轮胎印密密麻麻,相互交错,看来有不少汽车在这开过。但只找到一条履带痕迹,而且根据深浅判断,还不是坦克,只是装甲车。

    后方师部,哈丰阿听到电话里的报告,狠狠咬着香烟:

    “命令一团安排侦察部队向前推进,一团二团立刻穿过树林跟进,山炮营也给我跟上!”

    挂上电话,哈丰阿咬牙切齿地道:

    “我就知道是这样!……那么,人民卫队的坦克都到哪儿去了?”

    ……

    雨花台上,向小强在禅房里死死盯着地图,突然,南方远处传来闷雷般的炮声。听声音并不算很响,好象是山炮。根据抓回来的清军侦察营俘虏交代,这次八旗第六师携带的主要火炮,就是75毫米山炮。

    山炮之中还夹着某种清脆的炮声,应该是外秦淮河阵地的明军在还击,这是中口径迫击炮的声音。

    向小强看着桌上的怀表,现在四点半,离预定的五点钟主力总攻还差半小时。

    五点半以后天才会开始亮,现在还早了点,还是要这边再撑一会儿。要是现在就要隆美尔那边发动的话,那么主要的战斗都将在黑夜中进行,这对装甲集群太不利了。

    这时候通讯兵跑来报告说,清军先头部队已经在外秦淮河一线和我军展开火力接触。

    向小强点点头,又看了一下表,命令道:

    “命令重炮阵地,向预定区域开炮。”

    “是!”

    通讯兵敬礼跑出去,过了一会儿,左右两侧远处传来了密集的闷响。片刻后,南方传来了远近不同的爆炸声。在这里好像都能感觉到大地在颤抖。

    向小强部署在雨花台两侧的重炮阵地开火了。

    36门10毫米榴弹炮的炮弹在空中嘶叫着,扑向外秦淮河以南的清军集结区。

    但是重炮威力虽大,毕竟只有几十门,要覆盖一块25平方公里的区域,杀伤力实在有限。要是没有大雾,又是白天的话,完全可以派飞机观测引导炮击,能让炮弹都集中在清军的集结地。就是不派飞机,单单雨花台上都能观测到很远。

    这时候通讯兵请向小强去听电话。向小强到隔壁禅房拿起话筒,原来是紫金山要塞里,陆军总参谋长打来的。紫金山顶的炮台观测到南方区域有大片闪光,总参谋长特地打来确认,是我方开炮还是清军开炮。

    向小强立刻予以确认,这是人民卫队的重炮阵地再向清军集结区开火。向小强突然想起一个念头,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问道:

    “参谋长大人,目前我部的火炮太少,需要轰击的区域太大,活力过于薄弱,恐不能在坦克冲击前给清虏足够杀伤。统帅部能否命令长江防线上的炮群,掉转炮口,协助轰击这一区域?”

    陆军参谋长犹豫了一下,说道:

    “恐怕不行,长江防线战事正吃紧。不过你等一下,我可以帮你问一下。”

    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了,告诉向小强,调动长江防线炮群参加轰击不现实。一来战事吃紧,那里的火炮要全力向江对岸轰击,二来防线上的火炮都是装在工事里的,界都是朝着江对岸,无法转向后击。至于那些能够360度旋转的全钢炮塔,则口径太小,程不够。

    向小强很无奈地放下电话。看来过一会儿装甲部队的伤亡怕是要大一些了。眼下稀疏的炮弹像挠痒痒一样。

    电话铃突然又响了,向小强抓起电话,里面传来朱佑榕的声音:

    “向卿!向卿你是要炮么?”

    向小强一惊,朱佑榕居然还没睡!看来她今夜也是兴奋了。朱佑榕的声音的确很兴奋,急着问道:

    “向卿你要多少炮?”

    朱佑榕叫自己“向卿”,那就应该是在中央指挥厅打的。她一般不愿在当着文武大臣的面叫自己“向老师”。但她这么问,难道她有炮?

    向小强笑道:

    “陛下,您有大炮?”

    朱佑榕说道:

    “朕想到一个主意,他们都说不行,朕说给你听听!”

    向小强不知她又要搞什么异想天开的事了,苦笑着道:

    “陛下请讲。”

    “朕想,咱们南京城里,还有紫金山周围,不是有几百门高炮么?嗯,是不是可以……”

    朱佑榕说着声音就小下去了。但向小强脑子中立刻出现二战著名的88炮加入陆战的巨大威力。

    南京的那些高炮向小强知道,他每天在城里都见到,是大明自产75毫米口径的,程威力都没问题,应该胜任的。

    他全立刻兴奋起来了,连声说:

    “陛下,可以,一定可以,我知道可以!……就算以前没这么干过,咱们也可以试一下。陛下,您可以帮臣协调一下么?”

    朱佑榕也显得高兴极了,她发现自己在最关键的时候能帮上向小强了。

    ……

    一道命令传遍南京城内外的高炮部队。十分钟后,所有的75毫米高炮都摇动炮管,瞄准了向小强选定的区域,炮弹拆下延时引信,换上了瞬发引信。

    向小强在电话里一声令下,南京内外几百门高炮吼叫着,喷出火焰,一枚枚75毫米高爆弹打到高空,以曲线的弹道轨迹落在外秦淮河以南、秣陵镇以北的清军集结地。

    这是南明军事史上第一次把加农炮加大仰角,当远距离榴弹炮用。……向小强不知道在世界军事史上是不是也是首次。

    ……

    人民卫队的大口径榴弹炮正在远处爆炸,八旗第六师师部帐篷里,哈丰阿推开参谋递给他的钢盔,斥道:

    “拿开,用不着这玩意儿!怕死自己戴!”

    然后他轻蔑地朝炮声传来的方向瞥了一眼,鼻子里嗤了一下。

    人民卫队的150毫米炮弹是很变态,落下来地动山摇,连这里都感到地颤,但就那么几门炮,这么大的雾他们又不能观测,这零零星星的落在远处,大部分弟兄们连散兵坑都不用进。

    前边外秦淮河,明军快坚持不住了。他们那些小口径迫击炮,根本不是自己这几十门山炮的对手,被压得抬不起头来。拜大雾所赐,他们的重型榴弹炮只敢往纵深击,不敢用来轰河边进攻的我军。那样很容易就误伤到他们自己了。

    现在河北岸的明军已经不大敢守在岸边打机枪了,每一次对岸出现新的机枪点,都会很快陷入山炮的火海中。

    本来哈丰阿打算让自己的工兵现架浮桥的,但攻到河边,发现河上已经有了一条明军的浮桥,估计刚才的明军军车就是从这撤到北岸的。但桥已经炸断了,工兵正在抢修,很快就可以修好了。

    就在这时候……

    哈丰阿好像听到了北边有一片范围很大的、很密集的炮声。

    不对啊,明军现在南京的部队,就只有人民卫队了啊!人民卫队的炮有几门,自己都算过的,哪有这么多?

    再说,北边不远就是南京城了,明军哪有地方摆这么大的炮兵阵地?

    但事实是残酷的。

    片刻之后,头顶上的空气嚎叫起来,大范围的、密集的炮弹冰雹一样砸下来。

    哈丰阿绝望地喊一声:

    “卧倒————”

    刚来的及扑倒在地,周围、前、后、左、右,炮弹像下饺子一样,密集的爆炸。小帐篷瞬间就塌了,参谋们都被帆布蒙在下面,趴在泥地上抱着头,只感到大块的土、石头、树枝、小树干……一下又一下地砸在后背上。

    哈丰阿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刚才为什么要拒绝那个钢盔。

    ……

    高炮轰击了足足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后,炮声戛然而止,最后一颗炮弹也落地爆炸了,一棵小柏树飞到半空,转了几圈,重重落下。

    南方10公里外,秣陵镇。

    李根生站在装甲指挥车旁,望着北方的冲天火光,好半天才喃喃地道:

    “天哪,向大人……从哪儿讹到这么多大炮……”

    然后他看了看表,已经四点五十五分了。李根生接过装甲车里的无线电话筒,沉声道:

    “全体注意……全体注意……我是狐狸,我是狐狸……各单位现在最后报告况。”

    无线电中“咝咝”响着,传出一个又一个声音:

    “大象准备完毕。”

    “狮子准备完毕。”

    “老虎准备完毕。”

    “狼獾准备完毕。”

    “山狗准备完毕。”

    “斑马准备完毕。”

    ……

    李根生听着无线电中的各单位最后报告,心中很是激动。这是自己的机动队、坦克营、机械化团、摩托化团成立以来,首次大规模集群战斗。

    李根生转过头,看到边的隆美尔也是激动的满面红光,一只手叉着腰间皮带,一只手抚摸着领口的铁十字勋章,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雾气中隐现的钢铁影。

    这整个作战计划都是隆美尔构想的。现在是他的“作品”在自己的一声令下,就要变成现实了。

    李根生把话筒举到嘴边,大声道:

    “全体——发动——”

    霎时间,前后左右都响起了引擎轰鸣。一百多辆坦克和装甲车、几百辆卡车的发动机同时震动起来了,脚下的土地也在颤抖。就连边的装甲指挥车,它的钢板门也在轻轻颤动。

    空气很快充满了发动机尾气的味道。指挥车里一个参谋探出头,向他说着什么。但噪声太大了,根本听不见。

    李根生知道这是请他上车指挥前进。他和隆美尔一起爬上指挥车,带上耳麦,然后看着表,对着话筒说道:

    “五……四……三……二……一……全体————前进!!!”

    ……

    一辆闪电3型指挥坦克上高挑着三角小旗,坦克营营长石胜利露出半截子,黑皮手抚摸着炮塔顶部钢板,右臂向前一挥,戴着耳麦命令道:

    “坦克,前进!”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