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集 女皇进住要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烟幕永远是进攻者的最好盟友。--凤舞文学网--

    尽管清军机枪疯狂扫,但大雾是公平的,刚才明军机枪看不见目标,现在清军机枪也看不见目标。明军在没死多少人的况下,一下冲进清军阵地,展开搏。

    一时间清军阵地上,到处都是喊杀声、惨叫声、刺刀间碰撞的乒乓声。天已经黑透了,加之浓雾,面对面都看不清对方,经常是两个人贴得很近了,才大吼一声,跳开拼刺。或者是两人红着眼睛冲到一起,才发现是自己人。四下燃烧的芦苇和枯树红呼呼的,火光被雾气过滤后,更显得诡异。

    现在这一块江滩的地雷已经被踩得差不多了,大量的清兵正源源不断的弃舟上岸,进入清军开辟出的登陆场,整队,恢复建制,然后排在阵地后面,等待着一轮一轮的进攻。

    两个清兵从冲锋舟上跳下,背上背着什么大东西,艰难地在泥沙滩里划拉着腿,努力行进到江堤边上,暗自庆幸没踩到地雷,然后艰难地爬上去,这两个兵并没有参加战斗,而是猫着腰行进到战场边缘,一个兵爬上一棵大树,架上两只大喇叭,下边一个清军接上无线电,调到预定频道。

    顿时,清朝广武皇帝的声音回响在战场上空:

    “……大清帝国的勇士们!你们的脚已经踏上了南明的土地!朕要向你们祝贺!你们可曾想到,三百年来,第一批踏上南明土地的人,就是你们!……经过一天的浴血奋战,我们已经拿下了南明的三座江心要塞!它们就是:子母洲、新济州和新生洲!我们已经拔除了南明的永备工事25个,机枪火力点32个……我们已经歼灭了南明守军五千余人……我们生俘了南明营以上军官12人,连以上军官31人,班排级军官超过200人,超过6000名南明士兵向我们投降……他们的防线在不断的溃退……

    “这是很好的胜利!但是对于我们无畏的大清勇士来说,还远远不够……朕要求你们再接再厉,奋勇作战,一举消灭南明卫戍军队,最快速的拿下南京!……朕已经安排下了程,两天后的除夕之夜,朕就要到南京城里,和朕的勇士们一起过年了!朕相信你们,一定能帮朕完成这个愿望……当年大金皇帝完颜亮曾经写道:万里车书一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儿郎们,杀入南京吧!天下三百年前就应该一统,今天朕要靠你们,完成当年大金帝王遗恨的事业!朕还要带领你们——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大清的儿郎们,勇士们!勇猛的杀入南京吧!你们的光荣、前程和财富就在南京!朕在这里向你们许诺:第一个攻入南京市内的师,师长抬旗,封贝勒,军衔晋升元帅,颁发一级巴鲁图勋章,赐银元50万块!第一个攻入南京市的师,全体士兵抬旗,每人军衔晋升一级,颁发二级巴鲁图勋章,赐银元100块!……朕的勇士们,朕是慷慨的皇帝,你们是勇敢的士兵!……勇猛作战吧,建功立业的机会就在眼前!”

    虽然在歼灭、俘虏等数字上有很大水分,但满清皇帝的讲话,还是像一针兴奋剂一样,注入了每一个清兵的体内。

    顿时,战场上清兵的喊杀声震天,清军士气大振,苦战了一天的疲惫全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全都不要命的拼杀,再加上生力军源源不断从西案运过来,加入战斗,明军士兵渐渐的出现败像,听着清朝皇帝的讲话,心理和体都支持不住了,接二连三的被挑倒,最后剩下的一部分已是浑带伤,而且是一个人苦战清军两三个。

    广播喇叭里广武皇帝讲话播完后,又开始播放录制好的劝降喊话:

    “明军的弟兄们,你们已经败了,放下武器投降吧!你们已经打得很好了,现在放下武器,谁也说不出什么来了!……大清军队遵守内瓦跳跃,保护你们的生命安全,还给你们治伤,给你们饭吃!……不要死心眼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投过来,好吃好喝,大家敌人变兄弟……”

    五分钟之内,明军剩下的残兵纷纷投降。至此,第26师第一团全军覆没,阵亡一千余人,投降三百余人。

    此刻,北面一千多米外的明军防线上,那些重新拿起枪的逃兵、和26师第二团的士兵一齐跨出战壕,又在哨子声中冲向清军……

    ……

    江面上,西岸到子母洲之间的浮桥已经基本架好,从子母洲到东岸的浮桥,也开始成形。

    一条条铁皮船横排在江面上,一条挨一条,上面清军工兵正在铺木板。铁皮船已经排到了东岸,木板也铺了一半了。因为明军鱼雷快艇的不停扰,进度缓慢。

    虽然缓慢,但进度一点一点还是看得见的。--凤-舞-文-学-网--也就是说,清军浮桥搭成是早晚的事了。

    随着子母洲的全面肃清,清军在洲的北端架设了40毫米防空机关炮,这样从江心正中卡住两侧水道,即使在浓雾中也能看得穿整个江面了。明军鱼雷艇来袭扰了几次,均被40毫米口径的速炮击毁在江中。几翻下来,浮桥铺设速度大大加快。

    突然,漆黑的雾色中,隐约传来一种不同于鱼雷艇的噪声。清军两门大探照灯向北边江面打去,骇然发现,光柱中出现一个缓慢的、比鱼雷艇高的多的影。

    那是一艘潜艇。

    这还不是长江舰队的袖珍潜艇,还是从东海舰队调来的中型潜艇,光雾中,前甲板的75毫米加农炮清晰可见。

    浮桥上工兵惊呼着奔逃,来不及逃的干脆跳下水去,冰冷的江水一时间水花四溅。

    潜艇刚现出,艇艏舰炮就是一道火光,一声巨响之中,浮桥中央一段被炸上了天,碎木片和水花从高空中散落,下面的铁皮船两条当场沉没,周围好几条都被打散,漂浮开去。

    几句清军工兵尸首浮在水面上。

    子母洲北端的40毫米机炮马上“当当当”的喷发着火光,一条条火线结实地砸在潜艇体上。前甲板主炮旁边顿时血横飞,两个女兵血模糊地倒在水里。

    火线不依不饶地继续砸在潜艇指挥塔上,弹片横飞,指挥塔很快千疮百孔,潜艇艇也开始冒着火苗和浓烟。但还是以15节的全速向残留的浮桥冲来。

    这条500吨的潜艇,浑“沐浴”着机关炮的火光,拖着长长的浓烟和大火一头切进了浮桥里,钢铁躯把残存的浮桥撞得粉碎,终于艇艉螺旋桨也被刮坏了。

    潜艇打了个弯,慢慢减速下沉,搁浅在几米深的水里,露着半个指挥塔。

    一个戴着海军军官帽的女孩出现在指挥塔顶,扬手展开一面明黄色的大明国旗,喊了一句什么,马上就消失在机关炮爆炸的火焰中了。

    清军立刻停下了炮火,正要安排抓俘虏,但是……

    几秒钟后,整条潜艇发生惊天动地的爆炸,火球夹着水柱冲天腾起,又是接连几下爆炸,长江两岸都在颤抖,潜艇炸成了碎片,几乎连残骸也没有了。

    ……

    紫金山要塞中央指挥大厅里,此时一片喧杂,电话铃此起彼伏,文职军官奔忙着,传递着各种军,墙壁上的巨型地图下,几名女军官举着长杆,不断标示着南京周围的战局。子母洲北侧一块区域,表示敌军的红色小人,和表示我军的蓝色小人标的密密麻麻,表示明清双方军队在这个区域大量集结,正在殊死拼杀。每个小人表示一个营的兵力。

    每隔一会儿,图上的红色小人就会多出几个,同时蓝色小人就会少上两三个。更要命的是,密集的红色小人在一寸寸的往北方移动,稀疏的蓝色小人则相应的往后退。

    大地图旁的一个女上尉接着电话,眼睛瞟着地图:

    “嗯,是……是……明白,是,马上标出来。”

    她挂上电话,马上指示手下的两个小姑娘,继续从图上取下两个蓝色小人,放上五个红色小人。

    地图下,一个四十多岁的陆军上将右手捏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盯着地图。随着两个蓝色小人被取下,他好像被剜掉一样,嘴角轻轻抽搐着,显出更加痛苦的表

    这人就是首都卫戍司令王汉棠。他盯着正在激战的这块区域,表示清军的红小人已经有65个了。这已经是六个多师的兵力了。而他的首都卫戍部队蓝小人,在这块区域只有32个。

    首都卫戍军共有八个师,现在四个师在南京东北面的栖霞镇,离战场三十公里开外。剩下两个师在战场东侧十几公里远的江宁镇一带布防,扼守住牛首山和将军山两块高低,严防过江的清军向东进。最后的两个师正在子母洲的江边,和优势敌军激战。

    他的目光转到旁边另一幅全大明地图上。整个明军的主力就是驻在苏南和皖南的战略预备队了。离这里最近的,就是第12军,现在驻在溧水县一带,离战场至少有60公里。而且绝大部分都是步兵,就算强行军的话,也至少需要一天。现在统帅部已经命令这个军的所有摩托化单位,尽数抽出来,组成一个摩托化师,急速来驰援。尽管只是杯水车薪,但这毕竟是能在几个小时内赶到的唯一援军了。

    王汉棠的目光再度转回南京地图。在那里,就在紫金山南侧,孝陵卫的一小块地方,标示着二十个蓝色小人,还有一个相当醒目的小坦克。

    那是人民卫队。那里有一个师的兵力,其中三分之一都是全机械化部队——第一机械化团。它的中坚力量,就是那个全亚洲独一份的坦克营。

    王汉棠不是没动过要求人民卫队援助的念头但几次都是念头刚一起,就被自己打消了。毕竟那只是一个只有一个是的部队,太少了。就算有一个坦克营,现在这种能见度,坦克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自己的首都卫戍部队有十个师,在现在只投入了两个师的钱况下,就去请求一个仅有一个师的部队增援,这在任何人来看都太无能了。作为一个军人,就算荣誉感也不许他这样做。向小强那小伙子是个暴发户,是靠了自己在关键时候保持中立才有今天的。新年政变时,自己的手只要稍微往内阁那边偏一点,向小强和他手下的人都会粉碎。

    因此王汉棠总认为自己才是新年政变的幕后英雄,不过被向小强抢尽了风头。现在局势还没糟到那个程度,明天和后天,南方的援军就会源源赶来。再说,人民卫队是保卫南京城的,要是调到十多公里外的远郊,市内就没一个兵了。万一清军又在南京北面和西面江面形成突破,那一下就到市内了。

    王汉棠自认为不是那种为了面子置国家利益于不顾的人。万一真到了差这一万人就守不住南京的时候,他会自己一颗子弹之前,请求人民卫队这一万人增援的。

    ……

    突然,一股安静从大厅门口扩散开来,十秒钟后,整个大厅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电话铃不住响着。每个人都从座位上站起来,争先恐后地向门口望。

    一行人走进来,脚步清晰回响在开阔的大厅中。

    走在最前的是朱佑榕。她穿着一朴素的灰色洋装,戴一顶贝雷帽,手上拿一副白丝手,向大家轻轻点头致意。跟在后面的是李夫人、郑恭寅、郑玉璁、等人后面是一排宫女仆人,提着各种行李。这都是几个一定要留在朱佑榕边的“核心成员”了,其他大多数皇亲国戚,比如朱佑榕的外公延平郡王、几个长公主等等,已经坐火车撤到南方了。

    大厅里所有人都激动不已,不少年轻的男女军官都叫出来:

    “陛下!”

    朱佑榕微笑着向大家招招手。她本来想很低调的搬进要塞的,刚才打算不声不响的穿过大厅呢。现在不但搞的全场瞩目,而且不少切的年轻军官已经靠过来了。大家都想近距离看看女皇陛下,要是能说上句话,或者行个吻手礼的话,那真是不枉此生了。

    朱佑榕停下脚步笑道:

    “我住进来已经是给大家添麻烦了,现在大家还是抓紧手上的工作。你们的岗位很重要,你们指挥着整条防线的战斗。前方的将士和后方的百姓都在看着你们。他们可不希望你们停下手中的工作看我吧。”

    轻轻地哄笑在大厅中渐渐响起,上空的广播里一个女声也说道:

    “请大家继续工作……请大家继续工作。陛下,我……我代表我们紫金山要塞全体官兵欢迎您!”

    哄笑声更大了,朱佑榕也抬头笑道:

    “谢谢!”

    女皇陛下的进住,让要塞里的士气顿时高涨不少。男女军官们传递文件跑得更有劲儿了,接电话精神头百倍,中央广播的声音也中气十足,连那些一天多没睡觉、眼睛通红的人也不觉得困了。一种信心像涟漪般地扩散开来,传播到整个紫金山要塞。

    “这是您的房间,陛下。”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上校抑制着激动的心,向女皇陛下介绍这个要塞中最好的房间,也是唯一的间。本来要塞司令官要来陪同参观的,但朱佑榕没让,最后还是找了几个职位相对不太重要的少将、和这个负责要塞中所有女兵生活的女子部主任,一起担任这个荣耀的任务。

    此刻这个女子部主任激动得几乎语无伦次,比划着房间顶说:

    “陛下,陛下您看啊,这个是加湿器通风口,山腹中空气太潮湿了,所以要加湿一下……您看啊,湿空气从这个口抽进去,然后干燥空气就从这个口送出来了。”

    朱佑榕略微点头,明白了她说的“加湿器”大概是除湿器。

    这个间也就是四十几平方,只有一个卧室供朱佑榕住、一个小外间供贴宫女住,还着卫生间和浴室。虽然不大,但布置得舒适。四周不是冷灰的水泥墙,而是明亮的白漆粉刷,挂着几幅画,地上铺着地毯,几件简单的家具露着木色,散发着淡淡的松木香味。

    朱佑榕表示很满意,接着又去其他人的房间,看看他们安顿布置得怎样。跟她来的十几个人就没这个待遇了,几个皇亲国戚住着要塞中的标准军官单间,不同的只是简单布置了一下,像朱佑榕的房间一样,显出他们和要塞其他军官的份差别。至于宫女和仆人们,只能和下级军官一样,住几个人一间的屋子。

    朱佑榕正在那几个少将的陪同下参观要塞,熟悉紧急楼梯、逃生通道、防毒防火的气密门……忽然看到走廊尽头有个影。

    几个陪同的少将也看到了,急忙抢上前去,见军衔是个上校,便呵斥道:

    “你是哪个部门的?陛下来了,怎么还挡在这里?赶紧回避!”

    那上校没说话,只是手插在口袋里,凝视着朱佑榕。

    朱佑榕一怔,眼中闪出一丝光彩,微微一笑,拨开前的两个少将走上前笑道:

    “向卿怎么在这里?”

    呵斥他的那个少将吓了一大跳,这才在昏暗的光线中看清对方的领章,明白了眼前的年轻上校就是人民卫队司令向小强。

    向小强微笑着向朱佑榕附带三个少将鞠了一躬,言又止。朱佑榕犹豫一下,对三个少将笑道:

    “呵呵,请回避一下吧。”

    三个少将连忙退出这条走廊。朱佑榕又对向小强笑道:

    “向老师。”

    向小强也一笑,他知道朱佑榕刚才只叫他“向卿”,主要因为边的将军刚出言呵斥过他,要是马上就把“向老师”喊出来,将军们就要无地自容了。朱佑榕的这种细心,向小强非常喜欢。

    “陛下,”向小强收住笑脸,说道,“臣想问一下,你对前线的战况了解多少?”

    朱佑榕有些意外,问道:

    “怎么,出什么事了?”

    向小强继续问道:

    “您知道清虏已经突破长江防线了吧?”

    朱佑榕顿了一下,神色有些黯淡,低声道:

    “我知道,在子母洲是吧?”

    向小强又问:

    “那您可知道清虏已有多少军队过来了么?”

    “多少?”

    “8~9万。”

    向小强轻描淡写地说。

    朱佑榕一脸茫然,她到现在也没明白向小强这么严肃地告诉她这些,到底是想说什么。她呵呵笑着:

    “哦,8~9万。很多了吧。……是不是很多?”

    向小强道:

    “陛下,战争中多和少都是相对的。您知道我们当面迎击清虏的军队有多少吗?”

    朱佑榕没说话,只是望着他。

    向小强咬着牙,说出一个数字:

    “两万。”

    饶是朱佑榕不懂军事,也吃了一惊:

    “怎么这么少?首都卫戍军不是有十万么?”

    “十万人现在都分布在南京周围。四个师驻在栖霞,这是防范清虏从南京东面突破江防用的,大概不能动。两个师驻在江宁。要说眼下能指望增援的,也就是这两个师了。估计王司令正在把这两个师往江边调。但就算这样,加起来也只有四万多人,兵力仍然悬殊很大。最重要的是清军已经分别在子母洲、新生洲、新济州架起了三座浮桥,彻底控制了这一段江面,现在这边兵力正在快速增加。很可能江宁的两个师调来后,要面对的已不是万人,而是十几万。”

    向小强说这段话的时候感到一阵痛心,仿佛十来条鱼雷艇的被击沉、一艘潜艇英勇的自杀式冲撞就在眼前一样。尤其是那艘潜艇,上面的女孩子都是和秋湫她们一样的。他不想,假如秋湫不是自己未婚妻,假如蚱蜢号乘员没有被自己要进司令部,那么今晚执行这个任务的,有可能就是她们了吧?

    朱佑榕慢慢扯着手中的手,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她有些被向小强说的可怕现实吓住了,下意识地把手放到嘴边,刚想咬,突然发现向小强还在边,脸微微一红,轻咳了一声。

    静了片刻,她叹道:

    “向老师,说真的,你告诉我这些,一点用也没有。唉,我要是能跟你再学的长些想必能得出自己的判断来。向老师,你应该把这些告诉外面的人。……跟我说,真的没有什么……“

    “不,陛下,”向小强打断她,坚定地说,“非常有用。有一件事,外面的人没一个能做到。只有你能做到。……只有你。”

    向小强凝视着朱佑榕的眼睛。

    朱佑榕望着他,不由得心跳快了一些,片刻后笑道:

    “向老师,你指的是……”

    向小强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调、用、人、民、卫、队。”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