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集 给女皇当老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向小强虽然大胆地猜测可能是“秃鹰军团”要来了,但只是猜测,眼下只有这么孤零零的一个况。--凤-舞-文-学-网--毕竟“秃鹰军团”是36年7月西班牙内战爆发后,德国像西班牙派遣军团的总称号,现在世界上还没“秃鹰军团”这四个字呢。

    另外希特勒是不是真的打算向大明派遣“志愿”军团?派到什么程度?是只派遣些军事顾问,还是真的派军团过来?即使这样做的话,目的也只有一个:替代英国,跟大明交好,为自己在远东弄个盟友。顺便还能锻炼军队。

    这样的话大明接不接受还是个很大的问题。毕竟大明的传统盟友是英国。当然,虽说英德两国现在不是敌国,但德国毕竟刚刚撕毁了《凡尔赛合约》,公然重整军备了。这个时候它很孤立,肯定渴望结交新盟友的。谁都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大明接受了德国,可能就会失去英国。

    英国在盟友危机时刻的这种做法肯定让大明很伤心,也让外交精明的希特勒看到了良机。希特勒肯定不是今天德华王子回国的时候才意识到的,肯定是清朝宣布总动员、德华王子滞留新加坡的时候,就开始琢磨这事了。

    可是,毕竟明、英两国是多少年的传统盟友了,大明会因为这事“另结新欢”吗?还有,和英法比起来,现在的德国怎么看都是个弱国,人家一抬手就能灭了它的。大明内阁中的那些人大概也会这么看吧。

    向小强暂时不纠缠这个事了,吩咐肚子疼加大力度调查这些德国人,尽量把况弄详细些。他知道,根据希特勒高效率的脾气,这件事他只要想办,几天内就会来正式接触的。

    ……

    昌平侯府,郑恭寅正在主持一场“面试”。

    他舒服地坐在沙发里,大厅里挂着一面黑板、一幅地图。上边一位白发苍苍、戴着老花镜的老将军正在讲课。

    这位老将军全的军礼服,中将军衔,流苏、绶带,白手一尘不染,皮鞋擦得锃亮,前挂满了奖章,颤巍巍地拿着教棒,指着黑板道:

    “兵法有云: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劳者,行于无人之地也……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不攻也……”

    郑恭寅皱着眉头,在沙发里挪了挪。老将军一惊,连忙又道:

    “这个这个……约米尼也曾经说过:对于任何战略位置的必要条件,就是一定要比敌人所占的位置还要紧缩……常常一支军队会被迫必须保持双重的战略正面不可,一方面是由于战场上的地形使然,另一方面是由于每一条攻击作战线在侧翼上都需要保护的缘故……”

    郑恭寅彻底听得不耐烦了,打了个哈欠,呵呵笑道:

    “哎呀,老将军真是中雄兵百万,讲的也是满腹经纶啊……呵呵,好了,先讲到这儿吧,老将军请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啊……”

    老将军知道自己没戏了,颤巍巍地夹着书本教鞭,鞠了一躬,退出去了。

    “唉,”郑恭寅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抱怨道,“我们堂堂的大明帝国,又有陆军大学校,又有陆军部海军部,还有总参谋部,还有那么大的一支军队,还有那么多退役的老将领,怎么想找个会讲课的那么难呢?”

    郑玉璁从屏风后面闪出来,笑道:

    “爸爸你都听了好几个了,我听着他们讲的都很专业啊。--凤-舞-文-学-网--”

    “不行不行,”郑恭寅摇着脑袋,“差得远。你听他们一个个的,一群老朽,讲起来把你绕得头疼。现在咱们皇家自己有军队了,咱们自己不能什么都不懂。这是给陛下开军事课,选教官可不能凑合。陛下从前是一点军事基础没有,这些老家伙一上来就什么约什么尼,克劳塞什么兹的,我都听不懂,陛下更听不懂。再专业也没用,听不懂就是听不懂,到头来还是我这个舅舅办事不力。”

    郑玉璁道:

    “可这都是陆军部和海军部精心挑选人选的呀。”

    郑恭寅哼了一声,冷笑道:

    “陆军部海军部?他们可真是精心挑选!内阁这些人一开始就不赞成咱们陛下开军事课,说什么陛下不需要懂军事,哼哼,不就是看我们有人民卫队了么?现在精心挑选一帮老糊涂派过来,想糊弄陛下,让陛下听得烦烦的,等这股乎劲儿过去了,这事也就算了。这帮家伙,不是我们陛下,他们能上台?上了台又跟以前那届内阁一个样子!话说回来,我要是没听过向小强讲的军事,还真就给他们糊弄了,还真就以为军事就是那么生涩难懂的东西呢!”

    他在地上转了几步,又抱怨道:

    “璁璁,你说人家向小强是不是因为在英国喝的洋墨水?他讲的军事怎么就那么清楚?人家讲一条是一条,条理清晰,又生动又好懂,战略、战术、机动、纵深的,那些道理现在我还记得,只听一遍,就烂在脑子里了。我就一心想找个像他那样的来给陛下讲课。咱大明就挑不出来这样的人才吗?”

    郑玉璁眨眨眼睛笑道:

    “那为什么不干脆就让向小强来呢?”

    “向小强?”郑恭寅瞥了女儿一眼,摇摇头叹道,“唉,我不是没想过,可人家现在正得意呢,人民卫队蒸蒸上,他有权有势的,咱们也得靠他掌着人民卫队,他哪儿抽得出空来给陛下上课啊。再说了,咱们让他来上课,那他想分出时间来,就得往下放权,不能什么事都抓在手里。我怕他多心,以为咱们想借这个慢慢架空他,把人民卫队从他手里拿走啊。”

    “哎呦爸爸,”郑玉璁笑道,“你看你想的,七拐八拐的,除了你人家谁还会想得那么复杂,给陛下上课,多荣耀的事儿啊!我就是没那个本事,要是有,我打破头也要抢。再说了,咱们要把人民卫队拿过来,还需要慢慢架空他吗?表姐一道旨意,他不交权还能造反吗?”

    郑恭寅吧嗒吧嗒嘴,想了一会儿,说道:

    “也对,中午请他来吃饭,问问他的意思。”

    ……

    向小强接到郑恭寅请他中午过府饮宴的电话,二话不说,立刻让秋湫把他下午的工作全划掉,分给下属去做。

    郑恭寅的酒不能不喝。自从政变成功,他们一起喝了那顿御宴的酒以来,他和郑恭寅再也没一起吃过饭。向小强知道想靠紧朱佑榕,首先就要靠紧郑恭寅。但这些天一件事接一件事,又是打仗,忙得没没夜,另外这几天开战,国难当头,他们这些人也不好置酒高会。今天他突然主动找自己过府饮酒,这是个难得的机会,有多少事也得推掉。

    “小向啊,哈哈哈,”郑恭寅嘻嘻哈哈地按住向小强,硬给他满上了酒,“这些子一直没机会,也知道你忙,咱们都没在一起坐一坐。昨天有人送来一瓶好酒,说还是上世纪的,快五十年了。把我馋得要命,说不得,今天就给打开尝尝了。想着这么好的酒,可不能忘了我们向大司令,哈哈哈……”

    向小强给唬得手一抖,一小杯琼浆玉液差点给泼出去。不知道这郑恭寅满嘴胡扯呢还是真的,要是真的,手里这一小杯可真顶得上一瓶路易十三了。

    “哎呀,真是不敢当……侯爷对学生真是太厚了……”

    “当”地一碰杯,小心翼翼地喝下去。味道怪怪的,不过醇厚,有点茅台的味道,大概是酱香型的,不太喝的惯。

    没说的,郑恭寅今天大中午的把自己请来,还拿这么好的酒出来,肯定有事啊!

    果然,酒过三巡,郑恭寅拐弯抹角地,把想让他给陛下上课的事说出来了。

    向小强心中一下就激动起来了。这真是天赐良机啊!这样天天都能名正言顺地接近女皇了!手里已经有了实权,再能天天接近天子,这是不折不扣的天子近臣啊!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人的!

    这样的好事,怎么就落到自己头上?大明那么多高级将领,还有陆军学院里的老教授,哪个不比自己专业啊!不可思议的是,这种好事,郑恭寅还是摆酒来相请的!

    看到向小强狐疑地神色,郑恭寅心中略略一沉:自己没担心错,向小强果然有顾虑。

    “小向啊,哈哈哈,”郑恭寅又给他满了杯酒,笑道,“你不用有什么想法,放心吧,没事,咱们都是自己人,关上门说话的……”

    他压低了嗓门说道:

    “咱们关上门,贴心贴肺地说,你别见怪啊,原来还真不是一下子就想到你,是想让内阁帮着……结果他们弄了那么一帮老朽……我原就一心想找个你这样的来讲课……所以小向你就不要有别的顾虑了……放心,人民卫队还归你带,我们也找不到比你更放心的人。”

    一番解释,向小强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自己在他和朱佑榕面前讲的那两次军事,还真把这两个大外行给折服了。一次就是第一次见朱佑榕,劝她派兵营救,说潜艇怎么样的,第二次就是劝朱佑榕别死留南京,给她上了一堂扫盲课。

    可自己讲的再生动、再怎么样,毕竟是军迷水平啊!虽然自己这个军迷并不是“迷”在各种武器上,而主要是“迷”在军事著作上,但军迷就是军迷,这要是系统的讲起课来,迟早发现自己是个东郭先生。那就麻烦了。

    但向小强还舍不得给朱佑榕上课这个好机会。他开始假意推辞,说自己只是报官,军事知识比较粗浅,肯定没有军校教官、和军队里的现役军官专业,怕耽误了陛下……

    郑恭寅马上拍脯道,尽管放心,不需要太精深,陛下现在毫无基础,要的就是一个启蒙老师,讲得太深反而不好,要的是广度,海陆空全能讲,而且最重要的是不能枯燥,不能让陛下听不进去。他郑侯爷思来想去,还就是向大人最合适。

    向小强心中暗喜,有这一条就好,这些要求说出来,全大明还真没几个比自己还适合的。反正天子上军事课,学得再好也不要她亲自指挥军队,只是有个大概的了解、不是一窍不通就行了。这样的话,自己还真能胜任。呵呵,要是自己高兴,还能给这时候的大明天子传授一些“秘籍”,领先十年的东西。

    郑恭寅见向小强尽管比较为难,但还是很义气地点头答应下来,很是承,又说了很多近乎的话。两人商定,向小强回去准备两天,第三天进宫为陛下授课。

    向小强酒足饭饱,坐车从昌平侯府出来,心中痛快之极,刚才在酒桌上强压的快意全释放出来了,借着晕乎乎的酒劲,在宽大的车后座上放声大笑,又喷着酒气唱歌,把自己的私人司机吓的好几次停下车来,探讯大人有事没有。

    向小强知道,自己得到了一个让许多人梦寐以求的机会,这还不算,自己还拿捏得恰到好处,让郑恭寅很感激自己。

    这真不是一般的爽。

    朱佑榕要是以前那样不掌实权的虚君,也还罢了,现在她可是有全政大权的,能够经常接近这样一个人,还是作为给她上课的人,这是不得了的。好处太大了。

    爽啊!

    ……

    “秋湫!”

    向小强“破门而入”,进到司令办公室里,一把搂住秋湫,抱头就吻。秋湫“嗯嗯”挣扎了几下,子渐渐酥软了,柔顺地垂在他怀里,迷离着眼睛。

    一通狂吻完了,向小强松开嘴,深吸一口气,大声道:

    “秋湫,我突然发现,我是那么的你,我们结婚吧!”

    “嘎?!”

    秋湫面颊绯红、双眼朦胧地望着满嘴酒气的向小强,双脚一软,坐在沙发里,脸上一阵不可思议,然后写满了露出幸福的羞。

    周围几声干咳,向小强吓一跳,发现四周居然还有好几个人,有肚子疼、蜗牛,还有几个副官秘书之类的。肚子疼脸上先是尴尬,然后又笑得很贼。蜗牛掩饰不住中的激动,高兴得满脸通红。这家伙是由衷的高兴,姑爷终于要名副其实了。

    几秒钟后,噼噼啪啪的掌声就响起来了。向小强豁出去了,咧嘴笑着,向周围拱拱手。然后一个惊人地单膝曲下,跪在秋湫面前,捧起她一只手,用磁的嗓音浪漫地道:

    “秋湫,嫁给我吧!”

    办公室里一阵震天的欢呼起哄,走廊上很多人都跑进来看,短暂地惊诧过后,无一例外地跟着欢呼起哄。

    秋湫羞得抬不起头来,拼命拉着向小强,声音蚊子一样:

    “小强!你……真是的……人家都在看呢……”

    “哎呀,没有戒指,忘了忘了,”向小强一拍脑门,拉着秋湫就往外走,“来来来,诸位都让一下哈,俺小两口要去挑婚戒……喂,谁知道南京最大、最贵的珠宝店是哪一家?”

    完了完了,向小强心底一个声音悲呼:今天一时高兴,借着酒劲,就把宝贵的单生涯给干掉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