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集 纵横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今天老猫耳朵发炎,下午发低烧,回到家后状态很差,脑中一片空白,一度想请假的,但还是坚持码了一集,可能有点少。--凤-舞-文-学-网--老猫想早点休息,希望明天体能好,不然影响到明天的状态就遭了。大家别见怪啊。)

    向小强进入御书房,看到朱佑榕两眼红红的,心中立刻认为自己来的不是时候,朱佑榕应该是遭逢开战,还有得到了南京市民的伤亡报告,所以才伤心落泪了吧。

    郑恭寅赶忙笑呵呵地向他介绍广德夫人,向小强先是参见了陛下,然后再对李夫人躬道:

    “见过广德夫人。”

    李夫人也没见过向小强,不过也是久闻大名,知道他是在朱佑榕掌权整件事中出了大力的,属于皇党核心成员,还是忠心耿耿的“死硬分子”。也笑呵呵地点头,口称“向大人”。

    向小强知道朱佑榕是个很有同心的人,眼下为开战、为死伤百姓而落泪,就是明证。他原想添油加醋地形容一下十四格格的惨状,让朱佑榕同一下的,现在却突然警醒,十四格格可是个满清格格!今早清军炮火杀伤那么多大明百姓,朱佑榕恨清军还恨不过来呢,再提十四格格出来,效果可想而知……

    朱佑榕望望舅舅和妈,坐正姿势,问道:

    “向卿有什么事么?”

    向小强硬着头皮把十四格格几乎被人杀掉的事说了一遍,然后说道:

    “辽阳公主猜测,极可能是清虏派对她憎恨之极,故派杀手所为,公主托臣恳请陛下为她作主。”

    朱佑榕听了整件事,倒没往“清朝格格”上想,只是隐隐觉得,明明问题出在内部,硬往清虏上扯,未免有些牵强。

    郑恭寅在旁边说道:

    “怎么我堂堂的大明公主,还会遭到这种事!公主府都没有保镖吗?”

    向小强望了他一眼,知道他在配合自己,便说道:

    “这个,据臣所知,公主府里上上下下的侍女,其实都是东厂派去的女特工,应该可以兼任保镖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

    “臣上次到公主府上拜访过一次,看那些侍女的言行举止……怎么说呢,很是明显。而且,还有两人,臣上次到东厂开会时候就见过。”

    向小强有意的夸大其辞,其实他在东厂见过的就是一个,没有两个。另外那些侍女做的都很到位,要不是在东厂见过一个,光凭眼看他是看不出来的。

    朱佑榕很意外,她倒没想到自己刚册封的公主,东厂就上上下下都派满了人。动作这么快。她想了想也不知道东厂这么做是对是错,只是觉得很不舒服。有一点很明显,辽阳公主连一举一动都在东厂的监视之下了。

    要说辽阳公主原是满清格格,粘杆处的长官,东厂出于谨慎,在她边暗插一些耳目也合合理,不过现在整府上下全是耳目,这就有点过分了,连向小强这种访客也看出来了,那可以想象就是的监视了,连一点体面也没给公主留。--凤舞文学网--

    要是你除了监视,能把保护工作做好,也还说的过去,但现在辽阳公主差点连命都没了,而且显然还是这些东厂特工内部的问题。朱佑榕也不是傻瓜,她想得出辽阳公主也是不敢直接这么说,才硬着头皮说是北边派来的杀手。

    朱佑榕摇摇头,唉,东厂这些人啊,和粘杆处有仇的太多了。弄这么一帮人去“保护”辽阳公主,肯定会出这种事的。她心中烦躁,叹道:

    “唉,还是不要叫东厂管这件事了,把人都撤走吧,换一批真正的侍女过去……至于保卫工作,向卿啊,朕的人民卫队有多少人了?”

    “回陛下,陛下的人民卫队现在除司令部外,共有机动部队两千余人,皆是精锐之师。”

    “嗯,如此便好,”朱佑榕摆摆手,“你抽一些‘精锐之师’去辽阳公主府吧,辽阳公主今后就归你负责了。”

    向小强心中大喜,但仍面露难色:

    “陛下,这恐怕……”

    朱佑榕笑道:

    “正好,今后你也可以经常名正言顺地登门请教辽阳公主了。朕也知道辽阳公主是个难得的人才,向卿一定要把朕的人民卫队好好的发展起来啊。”

    向小强哑然,自我解嘲地一笑,欠道:

    “那……臣只好遵旨了。”

    向小强和郑恭寅对望一眼,都露出一丝胜利的笑容。在政变之前,沈荣轩还和他们这些人是一个战壕里的盟友,但是现在沈掌管了内阁,便自然而然地和他们有了隔阂,甚至是防范的对象。明朝,不管皇帝掌不掌实权,君权和相权永远是一对矛盾。

    但向小强清楚,刚刚这个小胜利,并不是自己多有本事,把十四格格这个资源从东厂手里夺了过来,而是人家沈荣轩根本没功夫跟自己争。沈荣轩要是想争的话,十四格格第一个求助电话,他就知道了,完全能比向小强先一步见陛下,他老谋深算的几句话一打底,朱佑榕先入为主,向小强再来说什么就没用了。弄不好还得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向小强目的达到,正想见好就收,刚刚告退,郑恭寅忽然叫道:

    “小向啊!”

    正好李夫人也叫道:

    “向大人啊!”

    向小强一怔,不知怎么他们俩同时叫住自己。朱佑榕和郑恭寅、李夫人对望一眼,都有些尴尬。

    朱佑榕和郑恭寅都希望向小强能帮自己说话,说服对方。当初正是因为向小强的一番话,才让朱佑榕下定决心,派小分队北上救人的。此后向小强又做了一系列的事,皇党才有机会上位。是以朱佑榕和郑恭寅对向小强的见识和能力都很欣赏,对他的忠诚也很信任。李夫人虽没见过他,但也是早就听说了。他们都希望向小强站在自己这边,帮着说服对方。

    向小强回答道:

    “侯爷和李夫人有何吩咐?”

    郑恭寅看看朱佑榕,朱佑榕没啥反应,默许了他跟向小强求助,便嘿嘿笑道:

    “小向啊,你也是为陛下的卫队司令,有个事儿啊,你得帮着劝劝陛下,陛下年轻,有些事不知道厉害,偏偏又对你很是信任……”

    于是说了朱佑榕犯倔,死不愿走,还要在今晚向全国讲话,要和南京共存亡的事。朱佑榕呢,也不朝这边看,在那里装模作样看讲话稿,竖着耳朵听。

    向小强一听,正中下怀,他本来正担心朱佑榕不走,他也要留在南京陪葬的,如今要能劝动朱佑榕离开南京,那岂不是皆大欢喜?至少不用跑路了。

    但转念一想,自己这么急切地也跟着劝说,岂不是显得自己也早就想撤出南京?这个朱佑榕虽然不工权谋,但也绝不是傻瓜,她知道劝她走的人多半是自己怕留下,但那都是她最亲的人,她不会计较。自己可是个外人,这时候的态度就很重要了。但要是旗帜鲜明站在朱佑榕这边,且不说自己不想打肿脸充胖子,就是郑恭寅和李夫人也要恨自己了。

    向小强沉吟着说:

    “呃,臣只是陛下的卫队司令,无论陛下到哪里,臣都会誓死保卫在边,陛下的去留臣是插不上嘴的。不过,陛下和侯爷可愿意听臣站在中间说几句?”

    郑恭寅赶快说道:

    “但说无妨。”

    朱佑榕也道:

    “你说吧。”

    “臣不知陛下是要与南京共存亡,还是与大明共存亡?”

    他这一句话说出来,郑恭寅和李夫人眼睛都是一亮,觉得这个话头有戏。朱佑榕一怔,说道:

    “这……有区别么?南京市大明的首都,与南京共存亡,自然是要与大明共存亡。”

    向小强道:

    “臣知道,陛下之所以留在南京,一是要表明抵抗到底,绝不向清虏屈服的决心,二是想以此激励南京守军将士,人人死战,确保南京不失守。是不是这样?”

    朱佑榕说道:

    “正是。”

    向小强道:

    “其实,依臣看来,陛下在不在南京,南京都不会有失……”

    他滔滔不绝地解释着,南京段的长江防线固若金汤,是各段中最坚固的,清军即使突破也不可能从南京突破,所以朱佑榕留在南京对战局起不到什么作用……

    然后,又向朱佑榕灌输了一通战略概念。战略纵深的可贵,这代表有着更大的回旋余地,是各国梦寐以求的东西。反之硬说某个城市是“国门”,还要君主留在这里守,这等于是主动放弃了背后广大的战略纵深,把自己在死地,正是敌人梦寐以求的……接着,又向她灌输现代战争的目的,已经不是古代战争那样争夺一城一池的得失了,而是要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现在已经不是一战时期了,由于飞机、坦克等新式武器大量参战,战争已由原来的阵地战,变成了运动战……真正防守的要诀,不是固守一条防线,而是组建高速机动的摩托化部队,在要防守的国土上和敌人周旋,合围、吃掉敌人……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坦克要集中使用……清军人数多不怕,我们少但更精锐,机械化程度更高……

    云山雾罩的一通讲,讲的口干舌燥,朱佑榕听得晕晕乎乎的,但看得出她在竭力地消化。以前从没有人对她讲过这些东西。可以说是向小强的这通侃,才给朱佑榕补上了军事知识的第一课。而且还是观念很先进的一堂课。

    郑恭寅和李夫人虽然也听不太懂,但都面露喜色,觉得向小强这个专业人士来劝说效果就是不一样。他们自己劝说,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朱佑榕根本就是油盐不进。现在向小强来了,人家一五一十,战略、战术、纵深、合围、有生力量、机械化……说的头头是道。郑恭寅毕竟是男的,在这上面理解能力还强于她们,听的是频频点头,打心眼里觉得是这么回事,甚至都比陆军的那些老将领们说的还在理。

    “所以说,陛下,”向小强口沫横飞,“真正有魄力的君主,应该是带领全民与敌人奋战到底、焦土抗战,南京失守了,带着军民撤到江南,江南失守了,带着军民撤到四川,撤到广袤的内地……但是决不投降,绝不媾和,哪怕打到世界末,也要打下去,绝不屈服,直到打赢……而不是早早地把自己绑在一个死地,敌人攻进来便殉国,然后全国群龙无首,闪电般地崩溃。陛下,您是全大明的天子,不是南京一地的天子。您应该同整个大明共存亡,而不是同某一个城市共存亡。”

    朱佑榕呆了半天,喃喃地说:

    “向……向卿……所言极是,我……我是应该重新考虑一下……”

    郑恭寅几乎是用钦佩地目光望着向小强了。他甚至怀疑向小强修习过战国时期的纵横术。就是苏秦、张仪那帮靠嘴皮子左右天下大势的家伙修炼的东西。

    李夫人仰面望天,喃喃地说道:

    “谢天谢地,这孩子总算开窍了……”

    然后,她感激地望了向小强一眼,弯腰搂着朱佑榕,轻轻说道:

    “好孩子,这就对了……”

    向小强谦逊地低下头去。

    朱佑榕害羞地挣开,咳嗽一声,说道:

    “向卿啊。”

    “臣在。”

    “嗯,朕今晚的讲话稿,你给改一下吧。”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