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集 第一场海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哦,蚱蜢号,秋湫,”吴海琼点点头,欣赏地微笑道,“听说过,长江舰队的,你战绩不错的,当艇长两个月就击沉一艘清虏驱逐舰。--凤舞文学网--嗯,我当艇长九年,连一艘货船也没击沉过。”

    秋湫连忙摆手说道:

    “那不同的,长官因为常年在东海舰队,没战事没机会而已……现在不同啦,长官很快就有机会建立功勋,该高升啦。”

    向小强一怔,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秋湫。一直以为她一根筋的,没想到这个妮子嘴巴还那么甜,还会给长官上高帽。呵呵,该刮目相看了。

    吴海琼微微笑着,也显得很满意。秋湫又要跟她介绍向小强他们,吴海琼止住她,目光在这十几个穿着粘杆处军服的人上扫过,特别多看了十四格格一眼,轻描淡写地道:

    “哎,不用。我知道你们任务机密,我就不听了。现在你们在艇上就是客人。阿珍,带客人们去铺位看看。”

    边的水手长也笑道:

    “请。”

    ……

    向小强带着一行人跟着水手长阿珍在狭窄的艇内过道钻行。两边是三层的窄窄铺位,不当班的女兵们就坐在上面,居高临下,都新奇又矜持地望着这十来个大男人,同时彼此交换着目光。他们走过的后,都无一例外传来了羞涩的耳语和嬉笑,夹杂着“你去死啊!”之类的笑骂声。

    向小强涨红了脸,拼命夹着东西低着头,跟在阿珍后边。没想到被女生围观也是那么要命的事。

    后的蜗牛和李长贵,都是三十多岁的大男人了,也臊得跟正太一样,灰溜溜跟在后面。倒是肚子疼,笑嘻嘻地,贼眉鼠眼到处乱飞,尽往人家的铺位上瞅。

    阿珍停下来了,回笑道:

    “秋湫长官,你们十三个女孩就在这里跟她们挤一挤吧。

    “好的,多谢啦!”

    秋湫突然又转头望了一下十四格格。十四格格拍拍小五,笑道:

    “没关系,很好啊,多谢阿珍了。”

    水手长阿珍又多看了十四格格一眼,然后拍两下掌,对全舱女孩子笑道:

    “你们都听好了啊,现在蚱蜢号的姐妹有难,跟我们挤一下,都谦让着点啊,后天我们就回到舟山基地了!”

    这些女孩本来以为这此出海起码得成个月呢,突然听到才出来两天就能回家,先愣了一下,然后齐齐爆出震天的欢呼。

    “嘘————”

    阿珍吓得魂飞魄散,指着头上。欢呼声戛然而止。顿时舱里静得掉根针都听的见。

    向小强此时也吓出一冷汗,开玩笑,现在还在胶州湾里边呢,现在至少有一艘驱逐舰在巡逻,刚才都看见了。人家也会开声纳听的!

    然后阿珍把十一个大男人领到下一节舱室。

    其他人还新鲜,东看西瞅的,但向小强一看通道两边几米长的两人合抱粗的硕大鱼雷、舱室尽头的四个圆形大水密盖和一堆仪表阀门,再看着阿珍脸上满是歉意的笑,就有种不妙的预感。

    “实在不好意思啊,”阿珍脸上的歉意更浓了,“让你们住鱼雷舱……”

    果然。

    ……

    清军大凌河号驱逐舰。舰桥高音喇叭里突然“呜哇——呜哇——”尖叫两声,传遍寂静的海面,接着一个急转弯,瘦削的舰倾侧二十几度,猛然加速,舰艏掀起涛涛白浪。

    水手舱里,不当班的水兵们正在睡觉。突然感觉铺几乎就要侧过来了,地上的鞋子都滑向一个方向,茶缸“叮当”翻到,巨大的惯几乎让睡梦中的水兵们滚下

    传声筒里一阵尖利的海军哨:

    “吱——呀——吱——”

    战斗警报!水兵都连滚带爬地起来,上衣服戴上帽子,奔赴各自岗位。

    扩音器里舰长的声音传遍全舰:

    “我是舰长。--凤-舞-文-学-网--弟兄们听好了,胶州湾里发现一艘南明潜艇,位置还不确定,但在我们的南边,大概已经靠近湾口了。我们现在去截住它,最好能打沉。听好了,大清马上要南征了,要是我们能击沉这艘潜艇,就立下了全大清的第一份军功,大家升官受赏,指可待!好,就说这么多,弟兄们加油干,都给我卯足了劲儿!”

    五分钟后,青岛军港内的船台边,岸勤人员在飞快地解缆绳,沙河号、滦河号、清河号三艘驱逐舰全舰也响彻着战斗警报。

    很快,这三艘杀气腾腾的驱逐舰掀着白浪,喷着黑烟,鱼贯出港,加入追杀行列。

    胶州湾口,东侧的青岛山上,水泥工事里的210毫米口径加农炮转动着,对准了山下湾口。几门大功率探照灯“嘭嘭”打亮,把山下仅仅两千多米宽的湾口照得雪亮。

    ……

    “全速前进!”

    吴海琼贴在潜望镜上,命令道。

    轮机官咽口干涩的唾沫,下达着分步命令。

    手柄被扳到“全速”这一格上了。电机的声音明显高了一个分贝。本来以4节速度潜航的潜艇,提高到了7节,水下的最高航速。

    在这个速度下,很容易损伤电机,而且蓄电量只够用两个多小时的。

    吴海琼望着潜望镜里,后远处的四条烟带。

    现在天已经半亮了,能看清两条烟带被往不同的方向托拽着,说明两条敌舰在湾内做“之”字形搜索,另外两条烟带长长的拖在后面,看不到烟带的侧面。

    这两条敌舰在拉开高速,笔直的向自己冲过来。

    潜望镜转了个圈,两道山脉出现在眼前,中间是狭窄的水道,几条光柱在上面扫。

    很显然,青岛港的清军是不打算让自己出去了。

    ……

    向小强和秋湫就站在旁边,相互抓着手,望着吴海琼。

    向小强想着吴海琼刚才的一句话,心慢慢地凉下来了。她自己说,当了九年艇长,没打过一仗,没击沉过一艘船。

    也就是说,她的实战经验连秋湫还不如。

    吴海琼贴在潜望镜上,嘴里慢慢说着:

    “两艘敌舰在我们6点钟方向……距离3千米,航速大约15节……两艘敌舰在我们8点钟方向,距离……1800米,航速18节……我们现在航速6节,已经在湾口里了……”

    海图桌边,大副紧张地往海图上标注。

    向小强拉着秋湫凑到海图桌边,盯着图上的形势。

    看着和《猎杀潜航》游戏几乎一样的海图,他仿佛一下子进入感觉了。

    向小强下意识地问:

    “这潜艇水面最大航速多少?”

    秋湫小声说:

    “18节。”

    向小强盯着海图的比例尺,快速计算一下敌我的速度和距离,小声对秋湫说:

    “要是我,就先浮起来,拉开全速冲出去,一出了胶州湾马上紧急下潜。这样速度差得太多了,敌舰很快就能抢到前面,把我们堵死在胶州湾里。”

    指挥舱内很静,这句话很清晰。几个低头忙碌地女兵突然抬头望着他。吴海琼也回头看着他。

    秋湫捏着他的手,脸都变色了,压低声音道:

    “小强!”

    吴海琼快速来到海图桌边,拿着圆规比了几下,又靠着三角板画了几条线。然后抬头望了向小强一眼。

    秋湫结结巴巴道歉道:

    “长官,长官……对不起啊,他……”

    吴海琼没理她,又贴在潜望镜上看着,嘴唇,命令道:

    “出水。”

    一语皆惊,大副惊骇道:

    “艇长,出水会挨炮弹的!”

    “不会,”吴海琼面无表道,“我说不会。我们已经过了团岛尖了,前两艘敌舰离我们只有一千多米,但已经隐在团岛尖的山后了。后两艘敌舰还在湾内搜索,现在已经甩开3500米了。这个距离就算看得见我们,也很难打中。……至于青岛山的炮台……210毫米的大要塞炮,打一发要五分钟。除非第一发就打中我们……当然不可能……那我们就出胶州湾了。出水,炮组和第一班瞭望哨准备好。”

    轮机官马上命令道:

    “双水柜注入压缩空气……柴油机注油,准备全速……”

    秋湫抓着向小强的手,不可思议地望着他。向小强揽着她的腰,长出一口气,背上的冷汗都出来了。

    指挥舱里的艇员们都忙碌着执行命令,但都偷看着向小强,眼中闪着惊奇地神色。

    ……

    工布号潜艇冲出海面,立刻拉开全速,速度很快就加到了18节。

    已经进入黎明了,能看清两侧的山,后面海湾里的驱逐舰也看得清。

    潜艇几乎是在海面上一跳一跳地前进,前头海水不时猛扑到指挥塔上,艇长和四个穿防水大衣的艇员端着望远镜监视着远处,指挥塔后部40毫米和20毫米机关炮上,炮组也已就位,把自己绑在栏杆上,摇下炮口,对着后三千多米远处的两艘驱逐舰。

    左边几公里外的山上,一道火光闪过,接着“嗷——”地一声呼啸,头顶上像过了一列地铁似地,几百米外,腾起一股巨大水柱。

    青岛山炮台开火了。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艇外的炮组和观测员咬着嘴唇,还是纹丝不动,坚守着自己岗位。吴海琼紧闭嘴唇,举着望远镜看着后边。

    后灰蒙蒙的雾气中,几千米外的两艘驱逐舰的灰色剪影,头上烟带迅速变换形状,在调整航向追过来,同时,各自闪了一下火光。

    空气嘶叫着,两枚125毫米炮弹先后落在潜艇左右几十米处,掀起水柱。

    潜艇上40毫米高炮还击了,“嗵嗵嗵嗵……”

    曳光弹标着弧形的火线向几千米外敌舰飞去。

    ……

    在水面炮战中,潜艇在水面舰艇面前是绝对脆弱的。水面舰艇可以挨若干发炮弹,打得烈火熊熊、舰体进水倾斜,仍可以还击,向另一侧注水也能保证稳定不沉,最不济也可加速逃离战场。

    但潜艇只要挨一发炮弹,艇壳有一点损伤,就无法再下潜了。在水面上,它那绝对劣势的火力,只能让它当活靶子。

    也就是说,工布号在行险招。非常凶险的险招。

    但是这样毕竟有逃出去的希望。一旦逃出胶州湾这个封闭的大瓶子,进入辽阔的水域,那时候再潜向深处,以现在清朝驱逐舰的技术,再想找到它,就要费一番功夫了,至少是比较公平的博弈了。

    后的团岛尖山后,两艘急吼吼的驱逐舰出现了。看头上的烟带被拖得那么远,舰艏的滚滚白浪,这两艘驱逐舰也拼命了,速度至少飙到了25节。

    而且一出现,就分别向工布号各开了两炮。

    四股水柱分散腾起,其中一股离工布号艇只有几米!

    一个观测员“噗通”摔倒,脸色惨白地爬起来,恐惧地看一眼艇长,继续观测。

    吴海琼脸色也是惨白,口颤抖着。这是她第一次实战。实在太凶险了……

    不,还不能下潜……这里水还太浅……只要一下潜,航速立刻便会降至几节,几乎就像静止一般,会被敌舰瞬间追上,然后就要挨深水炸弹了……在这么浅的水域躲深水炸弹,几乎就是没什么生还希望……

    ……

    40毫米高炮和20毫米高炮同时开火,火线砸在1000米外的两艘驱逐舰上,几乎就能听见“乒乒乓乓”地爆炸声。

    望远镜里,一艘驱逐舰上,几个水手躺在甲板上哀嚎。另一艘舰上已经升起了烟火。

    “打得不错!”

    吴海琼大声夸奖道。炮组不敢懈怠,拆换着换弹夹和弹鼓,继续开火。

    潜艇形低矮,只有一小部分是露在水面上的,目标太小了,周围水柱连连,目前还没一发命中。

    但是,两艘驱逐舰卯足了劲儿,越追越近,工布号挨炮弹只是几分钟内的事了。

    而且,这种125毫米炮弹只要挨一发,工布号就结束了。

    胶州湾的湾口逐渐甩在了后,该下命令潜航了……挨深水炸弹也得潜航了。否则不只是后驱逐舰的125毫米炮,就是青岛山上的210毫米炮,也进入击角度了……

    听天由命吧……

    ……

    突然,前边的观测员报出一声欢叫:

    “前方目标!战列舰!!距离!六千米!!!”

    的一团浓雾中,出现一个伟岸的影。

    那个铁灰色的影喷着黑烟,慢慢的变长。

    它在转向,把舰横列过来,逐渐露出了高高的舰桥、和前后四座巨型炮塔。

    观测员又是一声欢叫:

    “大明战列舰!……啊呀!是永乐号!永乐号!!……又发现目标!大明巡洋舰!!距离!六千米!啊呀,是韩信号!还有蒙恬号!!……又出现一艘,是李广号!!!”

    浓雾中,接连出现五艘军舰,一艘战列舰,两艘重巡洋舰,两艘轻巡洋舰。

    过了片刻,又出现五、六艘驱逐舰。

    工布号指挥塔上一阵欢呼雀跃,很快,艇内也是经久不息的欢呼。

    ……

    大凌河号驱逐舰的舰长脸色苍白,拿望远镜的双手抖动着,干涩地命令道:

    “左满舵。”

    “是,满舵左!”

    “全速返航。”

    “是,全速返航!”

    “放烟幕。”

    “是,放烟幕!”

    他放下望远镜,扶着栏杆,尽力不在已经倾斜的舰上摔倒,又说道:

    “发信号,发现明朝战列舰,让沙河号、滦河号、清河号赶快逃命。”

    还没说完,远方的明朝舰队闪过一片亮点,十几秒后,自己周围腾起密密麻麻的水柱。

    ……

    工布号指挥塔上也不观测了,几个女孩子甩着望远镜带子,边跳边疯狂欢呼。吴海琼软软地靠在栏杆上,也不制止她们,只是露出欣慰地笑。

    艇内秋湫听着上面“嘭嘭”的跺脚声,皱眉不屑咕哝道:

    “怎么都这样啊……真是新手……”

    指挥塔上,一个观测员突然叫道:

    “看,永乐号发信号了!”

    她抓着望远镜,念着远处一闪一闪的信号灯:

    “大明海军战列舰编队……警告伪清炮台守军……若炮台向我大明潜艇开火,我们将轰掉炮台……重复一遍……”

    这个振奋人心的信号传到艇内,又是一片欢腾。向小强也一下轻松了。

    这意味着什么?

    清军青岛山炮台只有三门210毫米炮。而明朝舰队却有一艘战列舰、四艘巡洋舰,也就是说,至少拥有三百多毫米口径舰炮6到9门、二百多口径毫米舰炮12到16门、一百多毫米口径舰炮12到16门。

    而且,炮台岸炮都是人工装填的,速非常慢。战舰上则是机械扬弹机自动装填,速要远远高于岸炮。

    口径、门数、程、速都远远胜出。

    大明舰队火力占绝对优势。

    ……

    指挥塔上,信号员抿着嘴,兴奋得满脸通红,冲着远处战列舰“啪啪”拍着信号灯:

    多谢相救。

    过一会儿,那边信号灯也闪起来了:

    荣幸之至。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