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集 艇长见艇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漆黑的大海上,一艘远洋潜艇在劈波斩浪。--凤舞文学网--

    伴随着刺耳的柴油发动机声,狭长的潜艇在海面一拱一拱的前进,艇艉拖出长长的白痕。

    夜空沉沉的,海天之间几乎没有一点光线。已经五点钟了,但漫长的冬夜仍然是死黑死黑的。

    指挥塔上,四个穿着厚实的防水大衣的人,各自端着大号望远镜,望着四个不同的方向。脚下的潜艇一起一伏,这四个人站得稳稳的,连胳膊也没有动一下。

    要是在白天,至少要观测六个方向的。但现在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看也看不出多远去,四个人足够了。

    脚边的舱门下面,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喊道:

    “请求上舰桥!”

    “准许!”

    脚边的舱门钻出一个艇员,呼着白气,向艇长报告说:

    “艇长大人,我们到达指定位置了!现在北边两海里外就是青岛山炮台,东边三海里外就是胶州湾入口!”

    艇长吴海琼上尉,端着硕大的海军望远镜盯着北方。这个三十来岁的女人面容冷峻,脸上没有一丝波澜,脖子上裹着厚厚的围巾,紧闭着双唇,嘴角微微翘着,一看就是那种见惯了风浪的大姐头。

    她纹丝不动地盯着北方,命令道:

    “双引擎停车。”

    “是,”艇员向舱口喊道,“双引擎停车!”

    很快,方圆几百米都安静下来,只剩下海水起伏拍打的声音,和空气中微弱的风声。

    潜艇带着惯慢慢减速向前走着,尾后白痕逐渐变淡。

    深灰色的指挥塔上画着一条可的海豚。这说明这艘潜艇属于大明海军远洋潜艇部队,和“蚱蜢号”那种江河侦查潜艇不一样的。

    海豚下边涂着“624”三个白色数字。

    明朝海军,战列舰编号是1字开头,下边战列巡洋舰为2、航空母舰为3、巡洋舰为4、驱逐舰为5,排到潜艇为6。

    蚱蜢号排水量300多吨,乘员12人,而这艘远洋潜艇排水量却有1120吨,乘员70多人。明朝的袖珍侦查潜艇一般用“花鸟鱼虫”来命名,而远洋潜艇却用中国古代名剑的名字来命名。

    这艘624艇名为“工布”。

    吴海琼放下望远镜,说道:

    “很好,先浮在这儿,马上给家里发报说我们到了。把全体军官集合到中央指挥舱,我有重要命令宣布。”

    艇员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是。”

    ……

    昨天大明全国战争动员,东海舰队潜艇基地的若干艘潜艇紧急出海北上,奉命在北方海域巡航,各自寻找并尾随北清货船,一旦接到开战命令,就要进入攻击。--凤舞文学网--

    但是工布号巡逻至山东半岛南面海域时,却收到一封艇长才能看的密电,而且密码还是最高级别的。

    和秋湫那种艇长不一样,吴海琼这种远洋艇长,几乎每人都有一副沉静、内敛、处变不惊的格。叫她去接什么人,她不知道,只知道时间、地点和人员数量。不过这没关系,不管是作战任务还是这种任务,她都会当作训练任务一样,不折不扣地完成。

    十分钟后,工布号缓缓下潜到水下十二米深度,伸出潜望镜,向胶州湾入口处静航。

    胶州湾,是山东半岛南侧凹进内陆的一个大海湾,面积有五百多平方公里,窄口阔腹,象个大肚瓶一样。刚入口的东侧陆地又凹进去一小块,大约一平方公里左右,便是青岛军港。

    青岛港和旅顺港一样,都是中国北方数一数二的良港,也是北方为数不多的、符合军港高要求的港湾。

    ……

    宪兵连长周德才过了潍坊再也扛不住了,困得去睡觉了,现在和其他宪兵一样,睡得死死的。

    向小强翻过煤仓,爬到机车驾驶室。他命令李长贵提速,30公里的时速提到50公里,终于在四点多钟天亮之前,进了胶州站。胶州湾的东边是青岛,西边就是胶州。胶济铁路到了胶州湾北部便分两岔,分别通进青岛和胶州。东边那条,最终会通向胶州湾入口处的青岛军港,西边那条,也会通向胶州南边几十公里的黄岛码头。

    火车稍稍减速,便又飞驰过了胶州站,继续沿着胶州湾海岸南下,离海边越来越近。

    向小强看着表,又看着外面的夜空,焦躁不安起来。他必须赶在出现第一抹鱼肚白之前,控制火车,然后带人徒步到达海边预定地点,等候潜艇。要是天亮了,就很危险了。

    他看时间差不多了,掏出哨子,向后面吹了一下。这是给队员们发信号,叫他们动手控制列车。

    列车呼哧呼哧地缓慢行驶着,向小强借着驾驶室内微弱的红灯看着地图,又眯着眼睛努力看着外面。现在铁路左边几十米远就是大海了,潮湿的海腥味不时扑面而来。远处的胶州湾上,有一点红灯在缓慢移动,他已经从望远镜里看到了,那是一艘夜间巡逻海面的驱逐舰。

    李长贵现在也不给炉子加煤了,也抓着把手,探着子向外望着,叼着烟卷,眯着眼睛。这条线他跑了不少趟了,很熟悉,完全可以信赖。向小强看着他内行的样子,欣慰地想,这次多亏有这么个铁路老手。

    “差不多了,就这儿,”李长贵道,“这儿就是指定地点。”

    他用力转了几下纵杆,火车喷出一阵白气,慢慢停下了。

    向小强让他呆在这儿,自己抓着冲锋枪跳下车,向后边跑去。

    肚子疼从最后一节车厢门探出头,小声喊道:

    “队长,搞定了!”

    ……

    九个拿冲锋枪的突击队员,和十个拿盒子枪的潜艇女兵,很容易就把在睡梦中的一百多个清兵都制住了。

    向小强吩咐没让十四格格参加,现在她和小五还在豪华包厢里,由两个女兵陪着。十四格格搂着小五,怅然若失地望着两个突击队员一趟趟地往这节车厢搬步枪。

    这两个女兵一半是监视,一半也是陪伴。十四格格这时候不好受,大家都看得出来。这毕竟是当着她的面缴她祖国士兵的械。

    ……

    后两节车厢里,一机枪和几只冲锋枪的监视下,这些清兵正在被用背包带和皮带牢牢捆在座位上。然后经验丰富的肚子疼又让人把他们的眼都蒙上,嘴巴塞上。据肚子疼讲,这样就能很好地避免他们互相解绳子。

    周德才被捆得像个粽子,气得满脸惨白,喷着气。

    向小强站在车厢口,给他们讲话:

    “我这儿有一机枪,本是打算把你们全打死的。但你们现在捡了一条命。知道为什么吗?是十四格格,她说,如果我把你们杀了,她就不跟我们走,就死在这里。唉,没办法,我只有放过你们。你们应该庆幸,你们有个这么好的格格。她现在要跟我们去明朝,但那是你们都看到了,逆贼篡位,杀了她父兄,又要杀她,没办法才出去躲一躲。换谁谁不躲啊!反正你们记着,自己这条小命是你们十四格格救的,赶明儿报纸上骂她的时候,你们别跟着一块儿骂,就行了!好,弟兄们后会有期,大家别在战场上见着,最好!”

    他一挥手,队员都跳下火车,锁上车厢门。车头锅炉依然烧着,暖气送的很足,冻不着他们。

    十四格格披着大衣下来,靠近向小强,低声道:

    “我都听见了,我……很感动……你不必为我说这些话的。”

    向小强把枪往肩上一背:

    “我不是故意说给你听的。我只是想说这些话。说出来我心里也舒坦些。”

    ……

    黑暗中,海浪拍打着礁石。向小强站在礁石上,提气深吸着冰冷咸湿的空气,感到头脑清醒,很舒畅。后二十多人站在黑暗中,望着海面。

    向小强看看表,离规定时间还有五分钟。这五分钟干点什么呢?唉,把秋湫和十四格格之间的梁子揭一揭吧!

    “秋湫啊,你们知道吧,”他没回头,面向大海,大声说着,“苗翠花现在在浦口的陆军医院里。十四格格没有下令枪毙她。她这么说只是看你们不爽而已。”

    秋湫一怔,随即张着嘴巴,望着十四格格,心里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的滋味。

    话说这小妮子当初被押上十四格格的包厢,一眼就认出眼前人就是抓自己审自己的那个格格,在浦口的时候,她还打电话教唆托津轻薄自己呢!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何况十四格格又是落架凤凰,更不用怕了。再加上她公然挑衅说已经把苗翠花毙了,更是火上浇油。

    就在向小强偷偷摸进包厢之前,秋湫还仗着人多,很是把十四格格欺负了一番。

    ……

    黑暗中,十四格格的眼睛亮晶晶的,望着秋湫。

    秋湫慢慢凑到她边,伸头瞅着她脸上的瘀伤,又低下头,脚尖轻轻踢着石子,叹口气,吞吐道:

    “还疼吧?……回头……回头到了潜艇上,我来给你擦药。”

    十四格格瞥了一眼向小强的背影,微笑看着秋湫,拍了她后背一下:

    “好啦。”

    ……

    “好,时间到!”

    向小强站在礁石上,掏出手电筒,向黑茫茫的胶州湾里发出几下闪光。过了五分钟,又是几下。

    众人紧张地等了十几分钟,远处黑暗中隐约出现一只橡皮筏子,几只桨划着水。

    靠近了,皮筏上一个女孩子声音喊过来:

    “大海啊,全是水!”

    秋湫立刻也喊道:

    “骏马啊,四条腿!”

    艇上女孩又喊道:

    “那蚱蜢几条腿?”

    秋湫喊道:

    “现在一条腿都没有啦!”

    ……

    众人听着这搞笑的暗语,都是忍俊不

    橡皮筏分两趟,把所有人都载到了潜艇上。

    漂浮在胶州湾上的工布号上,艇员七手八脚地给皮筏子放气,装进艇内。

    艇长吴海琼望着已经出现的深蓝色,沉声吩咐道:

    “全体撤离舰桥。”

    “是,全体撤离舰桥。”

    她最后一个下到指挥舱里,吩咐道:

    “下潜至潜望镜深度。”

    “是,下潜至潜望镜深度。”

    轮机官有条不紊地下达着分步命令。

    艇内幽幽的红光下,吴海琼望着面前二十几个满脸兴奋地“客人”,微笑道:

    “呵呵,欢迎来到大明潜艇‘工布号’。我是吴海琼上尉,是工布号的艇长。”

    秋湫带着十个手下一个立正敬礼,大声说道:

    “长官!我是秋湫中尉,是蚱蜢号的艇长!”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