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集 放长线,钓大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哦……”掌柜的脸上的汗立刻滚下来了,先变得煞白,然后涨得通红,干咽了口唾沫,警惕地望了望四周,颤声问,“‘洪……洪记’的老东家,洪老板,体还好么?”

    “唉,过世了。--凤舞文学网--现在整个儿“洪记”,就是俺们家大小姐当家……”

    “哦……”

    掌柜的见暗号全部答上,完全确认了,扯过手巾,擦擦脸上的汗,强笑着说道:

    “‘洪记’的大先生啊,……那没说的,好酒好菜招呼……先上楼,回头让厨房给加两个菜……呵呵……”

    ……

    肚子疼回到楼上雅间内,告诉向小强已经接上头了。

    “不过,佟大人,”他眼睛闪烁着,吞吞吐吐地道,“这个人不是家里直接派过来的。”

    “嗯?”

    向小强盯着他,示意继续说。

    “这个人,”肚子疼望着他,吞吐着说,“好象是您家里的。”

    “我家里的?”

    向小强一想,马上明白了,意思是说这个孙老板不是东厂的人,而是当地天地会的。向小强是天地会的姑爷,自然是“他家的”。

    因为东厂的间谍都配有电台的,但这里没有。孙掌柜根本没接到东厂的通知,要协助来人。所以显得特别突然。

    肚子疼也是个人精,他的意思是,这个孙老板看来比较胆小,再加上徐州城里刚刚屠杀过“南明细”,他也像个惊弓之鸟一样。所以,最好先不要贸然跟他说明任务,赶快回去和东厂联系,要他们再安排一个正牌的东厂间谍。正牌东厂间谍的水平、可靠度等,都不是这些良莠不齐的当地天地会能比的。

    向小强搁下筷子,心中也有些不满。这么重大的任务,有多大的意义,女皇知道,郑侯爷知道,东厂不可能不知道。现在就安排了这么个“土八路”充数。太舍不得本钱了吧?

    肚子疼也看出他的不满,试着解释道:

    “佟大人,那边儿可能也是没办法。要是我们计划不变,落到天津那边儿,那接应肯定都没说的。现在仓促之间,我们又搞了那么一出将计就计,怕是家里也得安排,一时来不及,也是有的。再说,徐州这儿虽说也重要,但人员配备上肯定和京津还没法比的。”

    向小强没说话,捏着下巴琢磨。刚才十一点和东厂联络的时候,告知战俘列车已经开到明光了。这还是十一点的消息。从浦口到徐州算,到明光就有三分之一了。虽说昨夜开得很慢,但白天已经快起来了。照这个速度,最迟今晚就能到徐州。还得在徐州附近选址劫车,现在连在南边还是北边都没定下来。没有熟悉当地的人帮助,根本不可能。

    商量了一会儿,还是没定论。

    向小强看看肚子疼,眼巴巴的在等着自己拿主意。

    他下定决心,说道:

    “不了,那样来不及,就用他了。子腾,去把他叫上来说吧。”

    肚子疼见他下了决心,好像自己也有了主意,一咬牙:

    “行!”

    ……

    孙掌柜双腿都打着颤,几乎是被肚子疼扶着上楼的。一进门,向小强看到这个样子,立马觉得不行,这样的人不好用。肚子疼看着向小强,也是一脸苦相,撇撇嘴,意思是算了。

    向小强正想开口,孙掌柜扶着椅子慢慢坐下,煞白的脸滚下豆大的汗珠,嗓子颤声说到:

    “陛下……陛下还好吧……”

    向小强很意外,和肚子疼对视一眼,心想他怎么知道我见过女皇?或者是表忠心的话?

    “哦,”他笑道,“陛下安好。”

    “安好就好,安好就好……”孙掌柜用袖子抹了一下额上的汗,猛然抬头,眼中放出切的光,“既然陛下安好,就先接到我这里安顿吧,这里吃的好住得好,我来安排房间,保证隐秘……陛下万金之体,在外面风餐露宿、躲躲藏藏的,是我们臣子之罪啊……主辱臣死啊……”

    向小强的心脏仿佛被大锤雷了一下,感到瞬间窒息。--凤舞文学网--他深吸一口气,飞快地和肚子疼对视一眼。

    两人都有数了。

    ……

    他们没给孙掌柜提过女皇的一个字。而且能肯定,孙掌柜也没接到过东厂的任何指示。就是东厂给他指示,也不会让他去协助“救女皇”。

    那么,谁给他的指示呢?

    粘杆处。

    但是,刚才接上头的时候,他怎么没问女皇的事?现在只隔了一会儿,怎么就突然冒出这茬来了?

    还有,刚才接头时,他只是紧张而已,现在几乎连站都站不住了。

    凌晨夜里,明朝女皇座机在清朝空域坠毁,现在已经是中午了,足够清朝粘杆处从本那得到消息,传令各地分署了。从城门上的人头看,徐州刚刚对明朝人员进行过大规模搜捕屠杀,全城的军警宪特都还处在高速运转状态,今天就接到这么“重大”的信息,肯定会相当高效的布置任务,设下圈。这个孙掌柜刚才就是出去通知人去了。现在粘杆处认为来接头的肯定是和救女皇有关,否则不会在刚刚大搜捕过后冒险活动。

    听到要自己参与捕明朝女皇,这个孙掌柜才会吓成这样!

    ……

    这些念头在向小强脑子里瞬间闪过。他使了个眼色给孙掌柜背后的肚子疼。肚子疼微微点头,闪出了雅间。

    刚刚片刻,他就退回来了,神色慌乱,在孙掌柜后对向小强使眼色,轻轻比划着。

    向小强明白了,楼下已经来人了。已经走不掉了。

    向小强自己心中也慌乱之极,但还能勉强保持表面平静。他冲肚子疼使了个严厉的颜色,叫他稳住。

    这小子毕竟也是东厂训练出的职业特工,几秒钟后脸就正常了。

    孙掌柜说完话后一直盯着自己的膝盖,下巴上的汗一下一下往下滴,好像是个等待判决的囚犯一样。肚子疼也在盯着向小强,等着他拿主意。

    向小强看着他们的样子,深吸一口气,对自己默默说道:

    你紧张,有人比你还紧张……不要慌,这没什么……那时在浦口粘杆处,处境比这还危险,不是也逐一摆平了么……这算什么?东厂和皇室重金请你来带队,不就是碰上这种事,你比别人行么?冷静,冷静,想对策……

    冒充粘杆处军官,现在貌似不行了,刚刚才用明朝暗号接过头。倒也不是刚接过头就不能再冒充,可要是现在亮出粘杆处的份,就少不了被扣住,一番调查、对质、盘问。那样还是走不了。

    不管怎样,先得从这个酒楼出去。最好能出城。那时候就好发挥了。

    不管是警察查犯罪组织,还是反间谍机关查间谍网,都希望捕到的鱼尽量大,他们都有个特点,只要一天觉得还可能捕到更大的鱼,就一天不会收网。

    现在要的就是他们别收网,放长线钓大鱼。至少别在这个小酒楼里、这个城里收网。那样根本跑不掉。

    ……

    向小强目光一闪,装作有些怀疑地望着他:

    “孙掌柜,我还没提陛下的事,你怎么知道的?”

    孙掌柜一愣,抹了把汗,露出坦然的神色,强笑道:

    “呵呵,这个……你有你的上线,我也有我的上线啊……呵呵,这次要不是陛下出了事,事关重大,上峰是不会让我们这样横向联系的……你说是吧……”

    向小强暗自笑道:你个老狐狸,吓得半死了还能邹出这么貌似合理的理由来。

    他略有些信任地望着孙掌柜,犹豫着道:

    “那你这里条件怎么样?舒适吗?”

    孙掌柜一听,双眼立马放出光来,也不怎么紧张了,抢着道:

    “尽管放心,后边有上好的客房,收拾得干干净净,回头再用好香熏一下,水我让人烧,保证随要随有,十二个时辰不断……吃得也放心,虽不笔大内御厨,也尽是些山珍海味,厨子都是苏北最好的……”

    向小强看他迫切的样子,心中反而笃定了,又关切地问道:

    “这个,最要紧的是,你这儿安全吗?”

    “安全?安全安全!尽管放心!”孙掌柜完全不紧张了,口沫横飞,拉生意的劲头都拿出来了,眼中透着对功劳的渴望,“你看,虽然舒服,可俺这是小酒楼,不起眼,平里客人都不多的,一般的小伙计,我也不让他们往后边跑。要是……要是陛下真来下榻,这段时间我就晚开门,早打烊……总之放心,你跑遍整个徐州城,也找不到比俺这里还安全、还舒服的地方了!怎么样,陛下啥时候来?现在在哪儿?”

    向小强又是很犹豫的样子望了肚子疼一眼,肚子疼悟也够好,马上配合了一句:

    “是啊,陛下总在外面躲着也不是办法,要不跟他们说说,先把陛下接到孙老板这儿来躲一下?回头再跟家里联系看怎么弄,是暂避一阵等风头过去,还是怎么的。”

    向小强又“考虑”了一会儿,仿佛下定决心的样子,点头道:

    “行,马上就去跟他们说,让他们把陛下带来!还得商量一下怎么弄,是化装还是啥的。”

    孙掌柜一听,立马子前倾:

    “陛下现在在哪里?我跟着一块儿去吧?今天看城门的那个排,我里头有人,我跟他们上头熟得很,进门的时候打声招呼就行,保准没麻烦。”

    “是吗?那样最好,那样最好,”向小强很欣慰地点点头,和肚子疼对视一眼,笑道,“这样就更安全了……这样吧,孙掌柜,你现在就跟我们一起去城外接头地点,那两个陛下同飞机的保镖,他们把陛下藏起来了,现在吓的跟什么似的,谁也不相信,连我都防一手,不肯让我知道陛下藏在哪里。孙掌柜,你去跟着一块儿说说,咱争取今天就让陛下到你这儿,吃上乎的,住上暖和的。”

    “哦,这样啊……”

    孙掌柜颇有些意外,他以为跟着向小强他们就能直接找到女皇呢,没想到还得拐这么一个弯,而且听他说的,那头还像个惊弓之鸟一样,不小心就会吓飞了。

    他摸摸下巴,眼珠子转几下。向小强很欣喜地样子,对肚子疼笑道:

    “呵呵,这下好了,起码今天晚上陛下不用在外面过夜了。呵呵,要是回头再能把陛下救回去,咱们立下了这救驾大功,将来调回去,可不是一辈子荣华富贵么。”

    肚子疼也眉开眼笑地:

    “哈哈,是啊,是啊……”

    孙掌柜看看他俩的脸,一拍大腿:

    “好,咱马上走!”

    ……

    三人下到楼下,孙老板突然想起来地说:

    “哎呀,我得给后边交代一下,让人给我看着店。”

    说着跑到后边去了。

    这时候店堂里一个坐着喝闷酒的穿长衫的客人站起来,慢吞吞地踱到店伙计旁边:

    “小二,茅房在哪里?”

    “在后边!进去往右一拐就是!”

    那个大个子点点头,也慢吞吞地踱到后边去了。

    向小强和肚子疼对视一眼,都明白是咋回事。他悄悄打量一圈店内的客人,有那么两三个散客,还有一桌喝酒的,都是穿长衫的彪形大汉,抽着烟,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不时地往这边瞥一眼。

    要是不注意的话,这桌客人也就是普通喝酒的。但现在向小强和肚子疼心里已经有数了,这几个人还是能看出一些破绽。比如,都穿长衫,虽然颜色不一样,但式样、新旧都差不多。而且他们清一色的彪形大汉,块头差不多,不像别的桌那样有胖有瘦。就像相声里说的,河里钓的鱼和菜市买的鱼,一看就不一样。

    向小强和肚子疼都尽量地不去注意他们,还是一副既紧张又兴奋的样子,俩人鬼鬼祟祟的站在店堂里,时不时耳语两句,透着对“救驾之功”的期盼。

    过了片刻,孙掌柜笑嘻嘻地跑出来,说道:

    “行了,咱走吧!”

    到了外面,向小强回过头,装着看这家酒楼的招牌、再确认一下店名的样子,余光瞥到刚刚到后面“上厕所”的那个“散客”,也慢吞吞地出来了。

    ……

    三个人,两辆自行车,孙老板坐在肚子疼的后座上。为了求真,他一路还不时地回头张望,看有没有人跟踪。要是连头也不回,明显太假了。

    ……不过不管真假,向小强还真的没发现被跟踪的迹象。

    直到出了城门,仍然没发现有人跟着。他心中一阵狂喜,回头望着渐渐远去的城墙,顿时有种虎归深山的畅快感觉。

    放长线钓大鱼,自己抛出了这条大鱼,对方还真的把线给放长了。嘿嘿,且不管你是钓鱼线还是钢丝线,到客店里给你一老虎钳剪断。

    ……

    “大……大人!”

    肚子疼的自行车靠近自己,犹豫着叫道。他想叫向小强“大人”的,马上想到现在份不是粘杆处军官,而是“南明间谍”。但他马上脑子一转,想到南明间谍也是叫“大人”的,就把这个“大人”叫了出来。

    向小强瞥了一眼他后座上的孙掌柜,答道:

    “嗯?怎么啦?”

    肚子疼犹豫一下,喉咙干涩地道:

    “后面好像有辆汽车。”

    向小强猛地回头,看到后几十米远,跟着一辆军用卡车。

    他立刻紧张起来,中嘭嘭打鼓。这辆军车是不是跟踪我们的?难道他们要收网?不等钓出“南明女皇”了?

    要是跟踪的话,话说有这么跟踪的么?不要说大军车,就是小轿车、自行车跟在后面都显眼得要命!这可不是后世二十一世纪!

    他迅速望向孙老板。孙老板的脸“唰”地变白了。

    向小强一咬牙,正要让肚子疼往旁边小巷子里拐,就听后一阵凌厉的喇叭声,他回头一看,那辆军车越开越快,几乎就直冲着他们撞过来。

    两人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大军车“呜——”开过去了,卷起一阵呛人的尘土。

    向小强和肚子疼都是一阵轻松,出了一后背冷汗。看看孙老板,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看看向小强,强笑道:

    “呵呵,可把我吓坏了,还以为要被捕了呢,呵呵……”

    ……

    没想到几分钟后,后面又是“呜——”地驰过一辆大军卡,夹着灰尘冲到前边去了。

    三人虽说各怀鬼胎,但都是分外奇怪。这是怎么了?

    但很快就有了答案。

    两人同时捏住车闸,目瞪口呆地望着前方。

    两辆大军卡停在路边,还停着一辆小轿车。几十个荷枪实弹的大兵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

    向小强看得出来,还不是一般的大兵,都带着袖章,是宪兵。

    而他们围住的地方,正是小分队住的客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