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集 黑沉的大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呵呵,这一集是今天的)

    向小强闭着眼睛飞速坠落,耳边呼呼风声,心中什么也不想,按照训练的步骤,数够了数后,猛一拉拉环,“砰”的一声,一股巨大的拉力把他向上一提,风声消失,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凤-舞-文-学-网--

    他睁开眼睛,第一件事仰头看。头顶上巨大的白色伞布张开着,涨得鼓鼓的。他松了一口气,开始往四周看。

    周围很安静,一丝声音也没有,完全感觉不出在下降,好像就是静止的,漂浮在空中一样。这种感觉很舒服。

    远处,十几朵白色的小点分布在夜空中,稀稀落落,有高有低,有大有小。那正是自行车、包裹和他弟兄们的降落伞。

    他数了一下,连人加货,正好十九朵。距自己的距离有多远,他看不出来,不过看起来还可以,不像分布的很散的样子,待会儿应该不太难集中。

    向小强欣慰地出了口气。这是他们跳得最好的一次,比前三天训练时跳的那三次都好得多。

    好兆头。

    ……

    也不知过了多久,远处的十几来朵伞花陆续的飘落到地面上,然后被人一下一下的拉扯缩小,陆续消失了。

    向小强低头盯着自己脚下,看着灰白的地面越来越近,田垄上的两三棵树迅速变大,然后连枯草和土坷垃也看得见了。

    耳边迅速一阵风声,他双腿一缩,关节被重重撞了一下,一骨碌滚在地上,头顶降落伞像大幕一样把他盖住了。

    向小强在伞布下揉揉生疼的腿,庆幸自己第四次跳伞仍然没摔断腿。别看是降落伞,他知道这玩意儿即使是专业伞兵,运气不好也会把腿摔断。

    他双手抓着沉重的伞布,一下一下把自己扒出来。脑袋刚一露出来,便停下动作,屏息倾听了一阵。

    周围很安静。由于是冬天,没有田间夜晚的虫鸣蛙叫。也没有一丝风,《兄弟连》里边那种跳伞下来还被大风拖出十来米的形并未出现。

    向小强迅速理清上的伞绳,脱下跳伞背心,手脚并用,将大片的白伞布归拢成一团。

    他把这团伞布坐在下面,检查了一下腰里的一只大肚匣子,和另一只卢格手枪,又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一根小玉米棒子那么大的消音器,试着旋在卢格上。不错,没撞坏。然后又旋下来装好。

    向小强举目四望,虽然月光很亮,但仍然看不出多远去。十来米外枯树下,有一座大坟,上面荒草萋萋,堆着几块石头,像个人头一样。

    向小强心中一阵糁得慌,掏出一只东厂特制的小哨子,放在嘴上轻轻吹起来。

    寂静的夜空中传出一阵猫头鹰的凄惨叫声。向小强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听着自己的哨声,还是一阵毛骨悚然。

    这种叫声可以传的好远,寂静的冬夜中,很是吓人。他又深吸一口气,轻轻地吹着。

    过一会儿,远处光秃秃的田地里,隐隐传来土坷垃被踩破的声音。向小强立刻抽出快慢机,伏下子,盯着那个方向,咬着哨子,又轻吹了一下。

    远处出现一团白色的东西,一飘一飘的过来了。向小强头皮一阵发麻,扳开机头,指着那里轻声喝到:

    “站住!”

    那边轻声叫道:

    “姑爷!”

    是蜗牛的声音。

    向小强长出一口气,一阵轻松,垂下枪口,坐在伞包上。

    蜗牛肩扛着一大团白伞布,一手推着一辆自行车,歪歪斜斜地过来了。

    “很好,”向小强点点头说,“你是第一个。没伤着吧?”

    “姑爷放心吧,啥事没有!”

    他俩坐在各自的伞包上,蜗牛着检查装备,向小强继续吹哨子,召集着其他人。

    十分钟之内,所有的人都陆续推着车子聚集过来了,最后一个人还拖着一只圆筒大包囊。--凤舞文学网--

    向小强清点完人数,笑道:

    “怎么样弟兄们,这次跳得不错,一个摔断腿的也没有。好兆头吧?”

    大家都显得很兴奋,小声哄嚷道:

    “好兆头好兆头!”

    “没说的!”

    “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向小强点点头,看着这个士气,没必要再来一次战前动员了。他掏出夜光怀表看了看,三点半了。

    他立刻指挥大家打开圆通包囊,把所有的东西都取出来,最后取出一只工兵铲,花了二十分钟时间轮流挖坑,把一堆降落伞和空的圆筒包囊埋在田地里。

    然后开始分东西。每人一只清军步兵背囊,里面装着一老百姓的衣服,一件雨衣,医药包,还有两袋压缩饼干和一只罐头。

    向小强本人、蜗牛和东厂成员“肚子疼”的份是粘杆处军官,腰间明佩卢格手枪,怀里暗插一只威力巨大的大肚匣子。其他人都是士兵,每人一只毛瑟98步枪,50发子弹,腰挂三只清军制式木把手榴弹,怀里暗插一只大肚匣子。

    除两个机枪手外,其余每人一只汤姆森冲锋枪。没配那种30发弹夹,配的是两只50发弹鼓,和枪一起装在自行车前大梁下的帆布大袋子里。清军的军用自行车前大梁下一般都有一只邮递员一样的大帆布袋,骑车子的时候,弹药、水壶、打气筒等杂七杂八的东西就装在里边。现在正好装冲锋枪。

    “啄木鸟”机枪,用油布包裹好,夹在一辆自行车的后架上。机枪手的车前袋不装冲锋枪,正好装机枪弹药。

    向小强是上尉,其他两个“军官”是中尉。他们三人每人一只手提箱,一只装着电台,另外两只装着炸药、雷-管、引爆器和其他装备。

    向小强拿到东厂给他们的炸药后很是惊讶,因为他发现并不是他想象的那种一捆一捆的,而是一块一块像火柴盒那么大的东西,沉甸甸的,包装上印着:梨膏糖、云片糕、核桃酥、花生酥、芝麻酥……

    打开纸包,里面不是什么糖什么酥,而是一种浅灰色的类似生面团,或油腻子的物质。

    然后,向小强惊喜地发现,这是塑炸药。他只知道塑炸药第一次广泛使用是在二战期间。不过,那是“广泛使用”,东厂是特务机关,早几年装备这种东西也很正常。

    这种玩意儿像橡皮泥一样,能随意捏成各种形状,塞到狭窄的空间中去。而且能稳定,受、受撞击都不会爆炸,只有插上雷-管才能引爆,而且威力巨大,最适合炸铁轨这种东西。

    最有名的塑炸药要算后来的c4炸药了,那东西能不要太稳定,用枪打、扔在火里烧都不会爆炸,只有用雷-管。向小强不知道手头的塑炸药有没有那么稳定,反正他知道坐在底下、装在车上颠来颠去,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说实话,装备有点多,总荷载很不轻。光毛瑟步枪就七斤半,汤姆森冲锋枪将近十斤,“啄木鸟”二十四斤(好在只有一)。但基于他们的交通方式主要是自行车,不是双腿,二十多斤的重量就不算什么了。

    而且向小强给这次行动的定位还是一次突袭行动,不是长期的敌后游击,因此火力远远比灵活重要得多。

    另外根据报,战俘列车配有四机枪,两水冷马克沁重机枪,两捷格加廖夫轻机枪,就是那种苏式转盘机枪。四机枪一边两,幅铁道两边,火力可以说相当强大。

    所以为了确保压制住火车一侧的两机枪,向小强当时没有挑选轻机枪,而是挑选了稍重一些、但火力惊人的“啄木鸟”通用机枪。所谓通用机枪,就是介于轻重机枪之间,配两脚架就能当轻机枪,配三脚架就能当重机枪。这个时代还只有mg34(啄木鸟)一种,去年德军刚刚装备,可以说还是“概念枪”。

    本来东厂给他推荐的是捷克式轻机枪的,就是抗战片里,动不动就大吼一声,站起来端着扫,然后就中弹牺牲的那种东西。毋庸置疑,捷克式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轻机枪,击相当精准,而且比啄木鸟轻一些。但它使用弹匣供弹,一次只有二十发,速也慢,火力太弱了,根本压不住列车上的火力。而且“啄木鸟”为通用机枪才有斤,它一个轻机枪就9.6公斤,带它真不如带啄木鸟。

    武器装备分配完毕,向小强环视一圈小分队成员,个个精神饱满,脸上带着兴奋,呼着白气,士气高昂。

    他很满意,掏出指南针看看,确定了方向,心中想着:

    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搞清楚自己在哪里,离津浦铁路有多远。这样才能和后方联系,请他们告诉我们如何与当地的地下组织联系,取得帮助。

    但现在周围目力所及,只有农田,不知道最近的村落有多远,在哪个方向。不过十来米外就有一条田间小道,南北走向的。先沿着它朝一个方向骑,应该不久就能见到村落。

    想到此,他命令道:

    “上那条小道,先向南走!”

    一声令下,全体推着自行车,深一脚浅一脚地推到那条田间小路上,跨上车子,向南骑去。

    向小强骑在最前面。虽然有月光,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看得还是很不清楚,要骑得很小心,不小心就会翻到田里。正因为这样,他才骑在第一个位置,给弟兄们做引领。

    这种自行车是老式的28号大黑架子车,很高,向小强勉强能伸腿支住地面。

    北方冬夜的空气冰冷干燥,吸进肺里像灌了铅一样。四野寂静,只有十辆自行车由于颠簸,偶尔发出的叮当声。远处是,茫茫黑夜,眼前只有自己呼出的白雾。

    这种感觉很好,完全摆脱了江南冬天那种难受的湿冷,向小强吸着这种冰冷干燥的空气,有种回到了家乡的感觉。

    ……

    他们这一行人尽管配备了强大的火力,但隐蔽却很脆弱,炸药、电台就在包里,只要简单的搜查一下,就会全部暴露。所以东厂为他们安排了最为吓人的粘杆处份,还配了齐全的粘杆处证件。

    他们的证件可不是临时造的假证,可以说都是真的。证件本其实就是一个小本子,没有什么真假,东厂的技术完全能造的和粘杆处自己造的一样。所谓的假证件就是北京的粘杆处总署没有备案,当地粘杆处机关把他们查住之后,打电话到北京去询问,如果说有这个人,那就是真的。没有,那就是假的。

    为了这支小分队在行动前经得住预料中的盘查,包括粘杆处本的盘查,东厂下足了血本,动用了北京粘杆处总署的一个当高官的高级间谍,专门把这十个人的证件编号、姓名等在总署里备案。这样,至少在证件上,小分队无懈可击了。但是代价很大,一旦行动失败,小分队被俘,北京那个为他们做备案的间谍就会暴露。这件事是东厂厂督沈荣轩权衡良久,亲自下的命令。

    所以,在他们动手劫火车之前,只要“粘杆处”的份不被戳破,没人敢搜查他们,只有他们搜查别人。而经过东厂的精心安排,这层份基本上不可能被戳破的。

    除非真够背,行动前居然和十四格格、或者浦口粘杆处那帮人直接打上照面。但如果点子真背到那个份儿上,那就啥也别说了,拉倒。

    ……

    骑了一会儿,前面灰白的地面突然没有了,横出一大块黑乎乎的东西。向小强左手一扬,清脆的捏了个响指,后九辆自行车顿时捏闸停下,他也两腿一叉,停在路上。

    向小强努力观察者前面的一大块黑色。好像还大,绵延一大片,左右都是。

    他向后摆摆手,让他们呆在原地,自己抽出快慢机,小心翼翼地往前骑了几步,大吃一惊,猛然停下了。

    一阵微风吹过,那一大片黑东西上,泛起了粼粼的波光。

    这是一大片水域。

    向小强把枪插回去,下车推行,来到水边。

    现在看得清楚些了,这是一条大河,看起来还大,将近百米宽的样子。这一侧没有大堤,是缓缓延伸到水里的土坡,只有几丛杂草。

    这是什么河?这么宽,肯定不是无名小河。这一带,会有什么大河?

    向小强又向空中捏了个响指,向后轻声喊道:

    “都过来!”

    手下陆陆续续围上来了,都盯着眼前的这条大河。向小强掏出地图,吩咐道:

    “雨衣,手电!”

    军用胶雨衣撑开了,向小强钻到里面,打开手电,照着地图。他看着跳伞前飞行员划拉出的那一大块区域。这是一张清朝东部的地图,很细致,这块区域足足标出了几十条河流。干流、支流,错综复杂,宛如蛛网。

    他看的心烦意乱,喊了一声:

    “子腾!”

    肚子疼钻了进来。

    “子腾,”向小强照着地图,问道,“你说你们东厂这种地图,多宽的河才会标注上去?”

    肚子疼挠挠脑袋,说道:

    “不一定,几十米吧,反正那种田间地头的小河沟上边肯定没有。这么宽的河就肯定在上边儿。”

    跟没说一样。向小强一下把光柱照到他脸上,盯着他。

    肚子疼赶快用手挡着强光,陪笑道:

    “队……队长,不是那个意思……”

    向小强冷冷地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这么回答很有意思是吧?”

    肚子疼一愣,没想到这个毛头小子真拉下脸来了,想想上峰的交代,既要观察这个向小强,又要服从他的命令。但服从是主要的,只要他不投降清朝,就要绝对服从于他。

    他赶快盯回地图,认真想了一下,回答道:

    “队长,你看啊,首先咱们先用排除法。肯定不会是黄河。你说对吧?”

    他说完便盯着向小强,观察着他的眼神。向小强看了他一眼,盯着地图,心里自己分析:

    从跳伞前的大致位置看,黄河的确也在可能的范围内。但黄河下游靠近济南一带主要是山地,现在周围明显是广阔的平原。第二,这条河虽宽,但没有大堤,也不可能是黄河。

    想到此,向小强点点头,看着肚子疼的眼睛道:

    “对,不错。不是黄河。”

    “嗯,”肚子疼看到向小强眼神中的自信,确认了他也得出了自己的判断,然后低头继续道,“队长,咱们再来看,应该也不是淮河。对吧?”

    向小强很不耐烦地盯了他一眼,直接道:

    “你是不是想说淮河流域支流众多、水网密集,而刚才我们跳伞的时候,在高空看到的全是田地,一条河也没发现?还有,淮河流域空气也不会这么干燥?”

    肚子疼一笑,说道:

    “呵呵,是啊,就是这两条。好,现在我们再来看……”

    “杜子腾,你听好了,”向小强把脸一拉,手电照着他,冷冷地说,“我不管你在东厂里什么职位,现在大家同在敌后,生死拴在一起,我是队长,你就是队员。可能有些东西我没你专业,但这里每个人都有专业的地方,有不专业的地方。我问你,需要你提供专业意见,你就要说,而且要一气说完,不准给我卖关子。完成任务回去后,我拜你当老师,专门跟你学都行,但在这里,我只要你说,不要你上课。”

    肚子疼张大嘴,目瞪口呆地盯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囧,雷-管也会屏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