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集 射到脸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这一集,向小强到了秋湫脸上,吼吼……)

    南京城南,靠近夫子庙一带,有很多专卖秦淮小吃的酒楼菜馆,其中不乏二三百年的老字号。--凤舞文学网--这些菜馆的牌匾上除了大字号以外,家家都还提着小款:“万历始创”、“泰昌始创”、“崇祯始创”、“长平始创”等等,颇有攀比之意。意思是看看,咱这馆子是万历朝时候的老字号,或者是看看,咱这是泰昌时候的老字号。

    在后世的秦淮河畔,向小强只见到过那种十年、最多一百多年的老馆子,充其量也就是“道光始创”、“光绪始创”之类。历史上江南总是富甲天下,也是最不乏老字号的地方。历史的最后几百年,神州陆沉,蒙元、满清两次杀入江南,江河尽赤,十室九空,化、经济总体崩溃毁灭。作为文化经济的重要载体,无数上百年甚至几百年的老字号店铺,也在一片血腥中灰飞湮灭了。后世说明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其实经过这两次空前浩劫,能被后世看到、传承的,只不过是残存的一部分罢了。

    不过眼下这个世界,江南大地虽未逃过第一次浩劫,但却幸运地逃过了第二次,或者说,第二次入侵很快就被赶回去了。所以托它的福,眼下两人吃饭的这家可是大有来头,字号叫做“顺德园”,小款更是夸张,居然是“正德始创”。

    四百多年的老字号,自然是牛的不行。这种馆子还不卖南北大菜,专卖秦淮河畔的夫子庙小吃。什么灌汤小笼、葱油饼、豆腐涝、汤面饺、酥油烧饼、鸡面干丝、牛汤、压面、蟹黄面、牛锅贴、回卤干、卤茶鸡蛋、糖粥藕、鸭血粉丝汤……笼里的、屉里的、盅里的、锅里的、罐里的,若干种小吃的香气巧妙的融合在一起,整间馆子的楼上楼下,都浮动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奇香。

    小笼包子,北方叫小笼包子,南方则把“包子”二字省去,直接叫“小笼”。

    有人说,听苏州人吵架都是一种享受。向小强没听过苏州人吵架,不知道那是不是享受。但听眼前的小美女用地道的南京话讲话,都是一种享受。

    “你看那,吃灌汤小笼要这样……”秋湫笑吟吟地,托着小醋碟比划着,“我们南京说法叫做‘轻轻移,慢慢提,先开窗,后喝汤’……”

    老实说,向小强并不觉得作为江南方言,南京话算是特别好听的,但一种方言好不好听,关键还要看从什么人嘴里说出来。比如说山言,只能那么粗犷了,可如果要是从李清照那张浸了琴棋书画的樱桃小口里说出来,其清雅照样不会输于吴侬软语吧?

    秋湫笑嫣如花,低着头,很温柔地盯着小笼包,仿佛那不是小笼包,而是少女憧憬的幸福生活。

    吃小笼包讲究汤汁,做的时候就是把高汤凝成透明的固体胶质,切碎了拌在里面,气一蒸,就全化成了汤水。好的小笼包皮薄如纸,提来提去还不带破的。向小强学着秋湫的样子,用筷子小心翼翼地把一只灌汤小笼包从笼里提出来,放进自己的醋碟里,笑嘻嘻地看了秋湫一眼,然后很龌龊地把小笼包想象成秋湫,先用筷子在半透明的皮上开一个“小窗”,吹了两下,便凑上嘴去,深深地……

    黏黏的,稠稠的,的,鲜美无比。--凤舞文学网--

    哎呀,秀色可餐呀!

    向小强又将整只包子夹进嘴里,又望了秋湫一眼,双齿一合,陶醉地闭上眼睛。香醋和甜汁交融在一起,香醋的酸压下了甜汁的腻,鲜味被勾到极致,浸入到舌头的每一个味蕾上,几乎令人不忍咀嚼,直想含着这满口美味直到死去。

    “嗤————”

    黏汁从小强嘴角出来,打到对面小美人的面颊上。

    秋湫正托着香腮,面颊微红,很幸福地注视着小强吃包子,就好像正陶醉地品尝无上美味地不是向小强,而是自己一样。

    突然被向小强到脸上,秋湫表突然有些错愕加无辜。

    半透明地粘稠液体挂在眼窝和鼻梁之间,在皮肤上慢慢滑动。

    此此境,向小强那富有想象力的大脑中立刻作出了非常★▲※●→的联想,满口包子几乎就要喷出来,眼角不断抽搐,表丰富之极。

    眼前的“可餐秀色”很是刺激了他,向小强心说:该出手时就出手,小妮子火候到了,是时候短、平、快地收了她了。

    ……

    望着腮帮塞满食物、一脸“难过”地向小强,秋湫又恢复了眉毛弯弯地花痴笑容,只是低下头,慢慢地掏。

    这时候可没有餐巾纸。掏什么呢?秋湫掏出一方手帕。

    向小强用力把包子咽下,迅速出击,捉住她的手。

    秋湫一怔,低下头去,呢喃道:

    “嗯,你……你干嘛……”

    “呵呵,”向小强微微一笑,注视着她的眼睛,用充满磁地嗓音低声道,“来,我给你擦吧。”

    秋湫面红耳赤,直羞到了脖子根,但也是豁出去了,不但不躲避,还闭上眼睛,将面颊微微往前送了送,吞吞吐吐地道:

    “那……那好吧。”

    ……

    柔软的亚麻手帕在粉颊上轻轻蘸着,向小强嘴巴却慢慢凑到秋湫耳边,贴着她的耳垂温柔地说道:

    “秋湫……”

    “嗯……”

    “你知道吗……”

    “嗯……”

    一根柔软地青丝挠着向小强的鼻翼,很痒。他呼一口气,将那青丝吹到一旁。

    秋湫脖子扭了扭,蚊子般地嗔着:

    “讨厌……真是的……”

    向小强微微一笑,深吸一口气,灵感涌现:

    “你知道吗,来明朝,是我这一生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嗯……”

    “昨天,也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一天……”

    “嗯……”

    “你知道为什么吗?”

    “嗯……?”

    “因为昨天,我遇见了你。”

    秋湫慢慢睁开眼睛,目光朦胧地望着他。

    向小强也注视着秋湫,酝酿着感觉,尽量让自己的眼睛看起来更“深邃”一些。

    ……

    “你知道吗,”这样对视了好长时间以后,向小强叹了口气道,“这是命运,我们逃不掉的……我在清朝那边的时候……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摆在我面前,可是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它的时候才追悔莫及……我经常想,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要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你……”

    “哦……”

    秋湫目光朦胧地不能再朦胧,面颊上如火的红赤退去,换上了醉人地绯红。

    向小强咽口唾沫,嘴唇,继续说道:

    “在清朝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在召唤着我,对我说,那什么,向小强,你要到明朝去,因为……因为,咳,那里有更值得你去追求、去珍惜的东西……”

    “嗯……”

    “所以,我就施展我的全部智慧和聪明的头脑,劫持了一架飞机,向明朝飞去。唔,这个,但是到了半空,飞机没有油了,于是我就跳了下来。半空中我还把老天爷的先人都问候了一遍,我靠,这不是坑我吗……”

    “嗯……?”

    “咳咳,我是说,唔,早知道要摔死,还不如呆在那边不过来呢!谁知道掉到了江里!”

    “哦……?”

    “当时是天寒地冻,天寒地冻啊!就在我精疲力竭,快要淹死的时候,我抱到了救命稻草,一根黑黑的铁管。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潜水艇的潜望镜。”

    “嘎?!”秋湫一呆,“啊!原来……”

    向小强点点头,用温柔的目光止住秋湫,继续说:

    “嗯……那什么,你看过《海的女儿》吗?就是安徒生写的那个……”

    “嗯,嗯!”

    “我觉得,你就是那海的女儿,而我,我就像那个……”向小强忍住鸡皮疙瘩,面不改色,深地道,“我就像那个落水的王子,被水中的美人鱼托了起来,却浑然不觉,只知道自私地大声呼救,浑不知给子下的美人鱼带来了危险,唉,真是不可原谅……”

    “哦,小强……哦,小强……你……我……我……你……”

    秋湫眼中闪现泪光,感动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当时,你完全可以收下潜望镜,下潜逃开的,但是你没有。我当时就有一种感觉,那冥冥之中召唤我的、值得我珍惜的,就在我子下面……虽然隔着几米海水,虽然隔着一层钢铁……”

    两行晶泪滑落秋湫面颊,估计小妮子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这么煽过。

    “湫……”

    “强……”

    “湫,你说,当时是什么力量让你冒着危险、浮在水面上的?你是不是也感到了那种冥冥中的力量,感到了你的真命天子、你生命中最值得珍惜的东西就在上面,就在那隔着一层钢铁和几米海水的地方?说啊,湫,是不是这么想的?”

    天地良心,小妮子当时只想逃命,哪顾得想这些阿猫阿狗的东西啊。可怜秋湫现在已经被煽得七荤八素了,现在打死她也不会把实话说出来的。小妮子噙着泪,昧着良心,用力点点头:

    “是……是啊!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当时也是那么想的……也许,这就叫心有灵犀吧……”

    向小强暗自嗟嘘,当了那么久的广告文案,忽悠人的功夫总算派上用场了。

    两人隔着桌子,四目对视,四手互握,很是深了一番。

    “对了,强……”

    “嗯?”

    “那你为什么要对军局说假话呢?”

    “军局?”

    “就是锦衣卫啦……”

    “啊,这个……呃……嗯……其实,”向小强沉吟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说道,“亲的湫,现在我也不怕你笑话了,我就说了吧!”

    “嗯!”

    “其实,在我们在浦口共同历险、共同患难的时候,我发现了你是一位那么勇敢、那么坚强、那么聪慧、那么美丽的姑娘,我就觉得……”

    “你……真是的……”

    秋湫咬着唇,又羞又满意地低下头,哼哼道。

    向小强继续道:

    “我就觉得我自己配不上你,我没钱,没地位,没份,既不富有,又不英俊……”

    秋湫用低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哼哼道:

    “谁说你不英俊……你英俊……”

    向小强暗自得意,继续道:

    “所以,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你是一位那样好的姑娘,若是你忘了我,肯定会找到更好、更如意的另一半……”

    “哪有……”

    “……可能是我自作多,也许是我被你的美丽冲昏了头脑,总之,在粘杆处办公室里,在与你的第一眼对视中,在你的目光中,我相信,我看见了一抹的火花……”

    哎呀,麻死啦,向小强自己都受不了了。但看着秋湫那意犹未尽的眼神,还是决定继续麻下去,说不定今夜就能告别单了。

    “但是,我知道,忘记我,会让你更幸福……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啊,强……”

    “为了你,为了让你忘记我这个配不上你的人,我决定下了飞机就编造一离奇的谎言,让大家都认为我是疯子,这样,或许能让你不再想着我……虽然我没钱、没地位,但我毕竟还是有一些魅力,除了这个法子,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你忘了我……”

    “哦,没有用的,强,没有用的,”秋湫抽泣着道,“我怎么都忘不掉你的,真的,你怎么就那么傻……”

    “是的,是的,”向小强惆怅而深地微笑着,“我是很傻,到现在我才知道自己很傻。我曾经那么傻,甚至打算一直在疯人院中祝福你,直到有一天,看到你披上圣洁的婚纱……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是你!是你!一定是你!就是你!强,强,”秋湫哭着握住向小强的双手,乞求道,“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要那么傻了……”

    “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作为证明……”向小强探出子,在秋湫的双唇上狠狠地印上一记狼吻。

    ……

    (嗯……那个……大家别拍我哈,重要的是那种感觉,含蓄,含蓄……投票吧,投票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