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集 我的岳父是大佬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在后世男女一起逛街,大都是男人掏钱给女人买衣服,男人不厌其烦。--凤-舞-文-学-网--但是现在一旦反过来,敢男人心里更不是滋味。

    “……谢谢你,这件不太适合我,收起来吧。”

    向小强再次从试衣间出来,提着一西装,交到售货小姐手上。

    “没关系的。”

    售货小姐态度超好。尽管这已经是向小强说“不”的第五件衣服了,小姐还是笑容可掬,毕恭毕敬。

    就冲这售货小姐的水准,向小强判断,这时候的明朝早已不是“资本主义萌芽”,而是相当成熟的资本主义了。

    “嘎?!”一旁的秋湫瞪大眼睛,早已忍无可忍,“连这件也不喜欢啊?这件可是要比前边几件都好看呀!”

    “嗯嗯……”向小强揽着秋湫,“来来,我们到那边去说……”

    向小强没想到,自己这个很自然的动作,对明朝女孩秋湫来说,意义可不一般。小妮子只觉得有一股温暖的电流,从自己背部肌流向全。刚才攒了半天的火气,一霎那就全流光了。

    “嗯!”秋湫面露红晕,很温柔地应了一声,缩着头,让他揽着走到一旁。

    “秋湫啊!”向小强苦口婆心地道。

    “嗯,我听着哪。”秋湫温柔地道。

    “要不咱别在这买了。”

    “为什么?”

    “你知道这附近有什么普通点的店铺吗?比如说,‘佐丹奴’、‘班尼路’那种档次的就行……”

    秋湫迷迷糊糊地抬起头:

    “班……什么路?”

    “这种……这种地方不是我消费的,”向小强苦笑着摇摇头,“你也知道,我现在只有这衣服,一分钱也没有。嗨,连这衣服也不是我的,回头还得给人家送回去……”

    “我知道呀,”秋湫露出开心的笑容,“所以,不要你花钱呀,我来给你买呀。”

    ……

    向小强张大嘴巴,愣愣的瞧着她。

    一个柔弱的、小鸟依人的女孩子抬起头,对一个七尺大男人说:不要你花钱呀……我来给你买呀……

    向小强只见秋湫口中出一把匕首,准确地扎在他的口上。--凤舞文学网--

    “咦?小强?”秋湫奇怪地望着他,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几下,“怎么啦?喂,你怎么啦?”

    “拜托!”向小强缓过神来,很不爽地低声吼着,“你不知道我是个男人吗?”

    “我……我当然知道。”

    “那你不知道男人都有自尊心的吗?”

    他跟着秋湫逛了半天商场,看到很多很高档的衣服,标价只有几十块钱,也晓得明朝的“明洋”大概就和民国的“大洋”一样,是一种值钱的玩意儿了。他本来想拐弯抹角地吐露一下困难,争取让秋湫主动开口,先借给自己一笔钱,然后用这笔钱发挥聪明才智,不管坑蒙拐骗还是卖矿产,总之赶快弄到第一桶金,把钱还了就完了。

    没想到这妮子这么不上路,直接就要给自己付账。那自己不就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了吗!

    ……

    城南秦淮区,秋公馆。

    宽大肃穆的中式大厅内,青砖铺地,宫灯悬顶,红木香案上,紫铜的大香炉里,三柱粗大的香吐着笔直的青烟,直上房梁。

    香案上供着一尊关二爷像,一手拄着青龙偃月刀,一手捧着胡须,威风凛凛,凶神恶煞。

    “呵……呼噜呼噜呼噜……”

    旁边的太师椅上,一个大胖男人托着茶杯,仰着脖子,喉咙里噙着一口茶水,不住地翻腾着。

    这大胖男人五十多岁的年纪,高八尺,大光头又锃又亮,像个反光的大球胆一样,满脸横,眉如扫帚,眼如铜铃,大嘴张开犹如巨盆,总之是长得比鲁智深还凶。

    他裹着一件宽大的汉服式棉睡衣,后背上绣了好大的一条龙,其余的地方绣满了各式各样的“義”字。睡衣下摆露着一截光腿,浓密的黑毛里,隐约能看见刺青。

    这人脖子上着粗大的金项链,大拇指戴着一只玉扳指,左手托着茶杯,右掌里转着两只大钢球,叮叮当当的响。

    就在他仰着脖子、喉结上下抖动、充分享受空气和茶水交锋感觉的时候——

    “嘭!”

    大厅的木雕栅门被撞开,跌爬进来一个人。

    “咕咚,”大胖男人一整口水都咽下去了。

    “老大,大哥,瓢把子,”那人头戴鸭舌帽,穿皮马甲,一骨碌爬起来,兴奋地喊道,“我刚从新街口那边过来,你猜我看见谁了……”

    “瓢你妈了个的把子,”大胖男人抬脚把他踹出一个跟头,“再‘瓢’,踹死你!说多少次了,我们是国社团,别他妈‘老大老大’的乱叫,让人家听着还以为我们是黑社会哩!唔,怎么着,昨天的保护费都收上来了吧?”

    “收……收得差不多了,”那人有三十多岁,战战兢兢地爬起来,哈腰站着,“就是长乐路那边,有家叫什么‘徐记早点铺’,是个小寡妇带着个吃的孩子,和她瞎眼婆婆一块开的。妈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跟弟兄们哭穷,着实可恶!”

    “嗯?小寡妇?”大胖男人脸上肌抖动着,露出狞笑,“不交保护费嘛,就不受保护,这玩意儿天经地义啊!啊?哈哈,蜗牛啊,你看怎么办呀?”

    外号“蜗牛”的手下观察着他的脸,也露出邪邪的笑,讨好道:

    “老大,要不回头我带几个人,把那早点铺给砸了,顺便再把那小寡妇给xxoo了……”

    “x你妈了个的o!”大胖男人又是一脚把他踹出一个跟头,脸上横一抖一抖,“你当我们是黑社会啊?再说一遍,我们是国社团!唔,这样吧,你叫南边堂口的二百多弟兄,还有东边堂口的三百多弟兄,下个月就到小寡妇的店里去开伙吧!唔,你跟她说,我们也不白吃她的,叫她去找陈总舵主要钱去好了!啊?……哈哈哈哈!”

    “陈总舵主?”蜗牛奇道,“哪个陈总舵主?”

    “还有哪个?当然是……”他向香案上一指,正看见关二爷像了,勃然大怒,“这是哪个兔崽子,怎么又把关二爷放上去了?我们是国社团,又不是黑社会,拜什么关二爷?看看,都挡着陈总舵主了!”

    蜗牛吓得赶快跑过去,把关公像搬开,正墙上露出一幅画卷。

    画上是一个古装的青衣文士,背着双手,潇洒飘逸。左上角提着两句诗:

    平生不识陈近南,便称英雄也枉然。

    画的左右各一条对联。

    上联是:

    地震高冈,一脉溪山千古秀;

    下联是:

    门朝大海,三阖河水万年流。

    上额八个大字:

    天父地母。

    反清复明。

    画卷和对联都严重泛黄,多出破损,沾满了灰尘和蜘蛛网。

    “嗯,这还是那么回事,”大胖男人看着画,架上二郎腿,手里转着钢球,惬意地问,“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对了,你说你看见谁了?”

    “老……不是,总舵主,”蜗牛又高兴起来,“属下在新街口看见大小姐了!”

    “妈的,少在我跟前提那小兔崽子,”大胖男人摆摆手,“一提她我就愁得口疼!”

    “不是,大小姐在百货公司里买东西!”

    “废话,今天礼拜天,舰队放假,那小兔崽子没事干,当然会到百货公司买东西,败家玩意儿!”大胖男人一捶桌子,然后挠挠大光头,恨得牙痒痒地道,“妈的,小兔崽子自己薪水大把大把的,还要花老子的钱,当老子收保护费收得容易啊!我秋老虎英雄一世,怎么会生了这么个讨债鬼!蜗牛,大早上就跟我提那小兔崽子,你小子是不是故意气我来了?”

    “不是不是,你猜怎么着?大小姐边……”蜗牛眼里放着光,神秘兮兮地道,“……有个小白脸!”

    “什么!”秋老虎一把抓住他,大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再说一遍!”

    蜗牛看着总舵主一对大牛眼,脸都白了,结结巴巴地说:

    “大……大小姐边……有……有个小……小白脸……”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